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4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41章字體大小: A+
     

    重生之寧舒

    遠方除了遙遠,什麼都沒有。

    ———2-27

    “把小土養死了。”

    寧舒琢磨着這句話,不知道那個小土到底什麼,便聽李嚴熙的聲音傳來,語氣說不出的沉重:“那可能會被判死刑吧。”

    唐軍翎聽了臉色有些發白,寧舒看着他,心裏的疑問越堆越高。

    “有解決方法嗎?”

    李嚴熙沉吟片刻,搖搖頭。

    “們那邊說什麼?”李風擎突然問道,幾個看過去,看見他臉上的表情十足的兇狠,寧舒只得壓下心裏的疑問,慢慢的走過去坐下,李嚴熙看了他一眼,對李風擎說:“跟軍翎這麼久沒見,敘敘舊嘛。”

    “哼!還敘什麼舊,老子要跟他離婚!”

    !!!!!!!

    寧舒心裏的驚歎好比城牆一般,多得重疊了一起。

    離……婚?!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啊?校長結婚了!而且是跟一個男?!!

    “小風,別生氣了,小土死了們可以再養嘛。”李風擎的話一出,唐軍翎立刻奔過去,只差沒跪地求饒了。

    “別跟提小土,他媽的就是個王八蛋!不就走了兩天嗎?兩天就給把小土養死了,是不是存心的!看着喜歡小土不理了,故意把小土養死的是不是!說!”寧舒聽見校長高分貝的怒吼,若不是這房子的結構夠牢固,屋頂怕早就被掀翻了吧。

    唐軍翎立刻告饒,一臉委屈的模樣,“真的沒有,真不是故意的,請原諒吧!”

    寧舒覺得自己的承受能力不斷攀升,看着一個溫文而雅的男跪地上請求原諒,俊美的臉上還擺着一副被拋棄的小媳婦似的表情,果真是不可貌相啊。

    “要原諒是吧?那得答應一個要求。”李風擎翹着二郎腿,脣畔突然露出一絲笑容,寧舒看見身邊的李嚴熙臉上明顯寫着大事不妙四個字,可是唐軍翎卻毫無察覺,還因爲李風擎的話變得開心起來,“說,別說一個,就算是一百個都會做到。”

    李風擎看着他,一字一頓的說道:“把、小、土、還、給、!”

    BINGO!

    果真猜對了!

    “不如們再養一個小土吧,一個新的!”唐軍翎沉默了一會兒,提出意見。

    李風擎斜睇了他一眼,“沒門!”

    李嚴熙始終雙手環胸,站一旁,雖面無表情,寧舒卻覺得這個鐵定是看好戲,心裏恐怕都樂翻了吧!也不知李風擎交了這麼個朋友是幸還是不幸。

    “校長,小土到底是什麼?”眼見情況越來越糟,寧舒只得開口問道,而且,他對小土這個名字也確實是好奇得很。

    正說得火熱的兩個同時看着問話的少年,均是一愣,李風擎慢慢說道:“是種的櫻桃樹啦。”

    寧舒嘴角忍不住抽搐兩下,他一直以爲小土會是什麼小動物,只是,沒想到兩個三十幾歲的大男會因爲一顆櫻桃樹吵得不可開交,這世界好像變得越來越陌生了。

    “前段時間去省裏開會,就去了兩天,回來小土就被養死了,”他轉頭看着身邊的罪魁禍首,咬牙切齒,“唐軍翎,還小土!”

    “校長,把小土種哪兒了?”

    李風擎看了他一眼,慢慢說道:“廢話,當然是盆子裏啊。”

    寧舒嘴角再次忍不住的抽搐兩下,這年頭,竟然還有不知道櫻桃樹應該種地裏的存,他不得不懷疑,李風擎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被譽爲天才的不可能這麼笨的吧!

    “校長那棵櫻桃樹是剛種不久的吧?”

    “怎麼知道?”

    寧舒看着他,險些背過氣去,過了一會兒才慢慢說道:“櫻桃樹屬於果樹,應該春天栽種,冬天天氣太過寒冷,不太適合種植,加上校長那棵櫻桃樹只是幼苗,冬天存活的機率基本上爲零,所以,小土會死是必然結果,而且,盆栽的面積太小,土壤也無法供給櫻桃樹所需的養分,還是種地裏比較好。”

    李嚴熙一旁輕輕微笑,“寧舒說得對。”

    連唐軍翎都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看來,他們都是知道的呢,只是陪着校長瞎鬧罷了。

    李風擎開始變得有些沮喪,半天都不說話,寧舒見了,忙安慰道:“家院子裏就有一棵櫻桃樹,等到春天的時候,校長可以去看看。”

    見李嚴熙也一旁作證,李風擎才勉強走出了失去小土的痛苦中,但是對於某還是持不原諒態度。

    唐軍翎苦笑着搖頭,對於目前的狀況無可奈何。

    飯菜幾個說話的時候全數擺上了桌,滿桌子的菜就算再來幾個也吃不完,寧舒拿着筷子不知該先吃哪一樣,種類實太多,而且每一種菜都各有特色,看得眼都花了,身旁的男笑了笑,然後拿起筷子替他佈菜,這讓寧舒有些不自,當着校長和唐軍翎的面又不好拒絕,只得坐椅子上看李嚴熙拿着筷子的修長手指,直到聽見那說:“軍翎這店裏的主廚的先代們是皇帝的御廚,所以今天有口福了。”

    寧舒驚訝的看着唐軍翎,看見他笑着點了點頭。

    入口的食物就如同李嚴熙說的那樣,果真美味得讓連舌頭都想吃下去,一頓飯幾個竟然吃了整整兩個小時,寧舒注意到,李嚴熙吃得很少,一直都給他夾菜,而唐軍翎也差不多,校長面前餐碟裏的食物就從來沒少過,每當他吃掉一些,唐軍翎立刻就會補上,真是個體貼溫柔的情。

    飯後,一行從包房裏出來,剛好與一個路過的男打了個照面。

    那穿着合體的昂貴西裝,頭髮一絲不苟的梳於腦後,看上去非常年輕,只是眼底的滄桑泄露了祕密,那個看見了李嚴熙一行,忙堆滿笑容道:“李總,真巧啊。”

    李嚴熙微笑着點頭,“倒沒料到會這裏遇見王總。”

    “這是嚴熙生意上的競爭對手,好像叫王偉明來着。”寧舒看着李嚴熙微笑的側臉,那笑容怎麼看都覺得太過虛假,便聽李風擎他耳邊輕聲說道,他微微點頭,怪不得兩的語氣都有怪,原來是競爭對手的緣故。

    王偉明聽了這話仍是笑,轉眼看向唐軍翎,自是一番好話,“唐先生開的這飯店真是個好地方,來了一次就想兩次,怕是要栽這裏了。“

    他這話雖聽着恭維,卻讓覺得不舒服,唐軍翎只微微點頭,聲音平淡:“承蒙王總青睞。”

    大概也感覺到了李嚴熙和唐軍翎兩的刻意疏離,王偉明有些訕訕,隨即看見站兩身後的寧舒和李風擎,忙說道:“這不是李校長嗎?紀楓高中的先驅啊,真是聞名不如見面。”

    寧舒皺了皺眉,眼睛看着這個叫王偉明的,莫名的生了一絲厭惡,也說不上是爲什麼,只一眼,便討厭起眼前的這個男來,隨即聽見身側的校長不鹹不淡的說:“王總真是愛說笑,李某隻是個教書的,紀楓的先驅們從來只有那些已經故去的前輩們,可不敢高攀。”

    這次王偉明是真的笑不出來了,李風擎這話說得滴水不漏,明白卻立刻就能聽出裏面的諷刺,王偉明只得摸摸鼻子離開,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看了一眼站最後面的寧舒,然後才轉頭大步離去。

    “王偉明最近是不是又不老實了?”李風擎看着王偉明離開的背影,輕聲說道。

    李嚴熙雙手插口袋裏,笑道:“只是一塊地皮上有些摩擦。”

    寧舒垂眸跟後面,沒說話,事實上,他們說的那些他也根本插不上話,只得好好帶着耳朵聽。

    聞言,李風擎嗤笑一聲,聲音突然變得狠厲,“真是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混蛋,去年那事兒要不是攔着,早就讓做了他!不然他今天哪還有命站跟前!”

    寧舒微微側目,心裏有些驚訝,王偉明到底做了什麼事,讓李風擎竟然想除掉這個?

    況且,身爲民教師,校長這行爲是不是太黑社會了一點?

    “不到萬不得已,不想動粗,這是原則。”李嚴熙臉色微沉,語氣明顯有些不悅,李風擎扁扁嘴不說話,唐軍翎悄悄牽了他的手握了握,寧舒後面看得真切,心彷彿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般,變得柔軟起來。

    這麼一個小動作,便已能看出唐軍翎對校長的用心。

    幾個這時已經走到了飯店門口,寧舒上了李嚴熙的車,李風擎則留了下來。

    車子滑出去老遠,後視鏡裏還能看到校長和唐軍翎站一起的身影,寧舒看得出神,突然說:“校長和唐先生真的結婚了嗎?”這個社會應該還沒有開明到同性戀也能結婚的程度吧?

    李嚴熙點點頭,笑道:“美國。”

    寧舒疑惑的看向他,聽到男繼續說道:“美國已經允許同性結婚,他們是美國註冊結婚的,只是,國內畢竟還沒有這麼前衛,所以風擎和軍翎纔沒有公開,這也是爲了風擎着想,若被知道紀校高中的校長跟個男生活一起,肯定會翻天。”

    “那他們的家呢?”寧舒看着車窗外,輕聲問道。

    即使美國結了婚,家裏肯定是知曉的,那麼,他們的家是什麼想法呢?

    李嚴熙沉吟片刻,平靜的說道:“有沒有跟說過,風擎是六叔的事?”

    寧舒驚訝的啊了一聲,顯然對於李嚴熙的話感到相當震憾,李嚴熙的聲音是如此平靜,彷彿說着再平常不過的話語,可是他心裏卻擊起了一池湖水,漣渏止不住的往外擴散,雖然兩都姓李,但是這世上同姓的多了去了,而且一個是校長一個是頂級商,這職業差別太大,也難怪他從沒想到這層關係上,這個事實讓他消化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說:“沒有。”

    “他從出生就一直美國,他的爸爸與爺爺是兄弟,雖然是一個媽生的,但是年齡卻相差了近二十歲,們叫他三爺爺,他喜歡上了一個外國女,祖父當時強烈反對,可是三爺爺他很堅持,所以便跟三奶奶一直生活美國,六叔十歲的時候纔回國,後來考上了北大,便再沒離開過,他考上北大的那一年就跟家出櫃了,坦言以後他會跟一個男結婚,他跟說他其實不是同性戀,只不過剛好愛上了一個男而已,”李嚴熙始終都笑,說到這裏他突然轉過頭來看着寧舒,眼睛裏閃爍着微弱的光芒,如同塵星一般,明明滅滅的看不真切,“這世界上這麼多,喜歡就是喜歡了,又哪來的同性異性之分,寧舒,說對嗎?”

    寧舒怔怔的迎上他的目光,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李嚴熙明明還是往常的模樣,他眼裏卻成了一切光源的啓點,那麼明亮而耀眼,那笑容是如此溫柔,透着一股說不出的親膩和寵溺,這個不算寬敞的車廂裏,漸漸的濃郁起來。

    “或許是因爲美國生活久了,三爺爺和三奶奶對於六叔的離經叛道並沒有多大反應,對軍翎這個女婿還相當滿意,好祖父也已經不世了,否則家裏又得好好鬧騰一番。”

    寧舒點點頭,長久以來的鬱結心情似乎因爲這個事實得到了一絲舒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