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18 完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18 完敗字體大小: A+
     

    完敗

    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發現,生命太過短暫,想要做的事卻太多太多。

    ———2-13

    樹上已經開始有葉子落下來,飄飄蕩蕩的灑在泥土上,與腳下的大地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秋天讓整個世界陷入一片蕭瑟和荒涼,心情也會隨之變得惆悵起來,頭頂上原本繁茂的大樹開始變得光禿禿,枯葉如同雪花一樣正在漸漸落盡,寧舒收回視線,重新看向膝蓋上那本已經放了半個小時卻沒看進一個字的書,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天晚上之後,李嚴熙再未出現。

    想到他說“我明白了”的時候,那落寞又低沉的口氣,彷彿有一口鐘在心上敲擊,一下又一下,無法停止。

    對口實習的日子在漸漸臨近,心卻如同亂麻一般理不出頭緒,他抱着頭使勁的揉了兩下,在心裏罵自己的無用,他想要的人生只是父親安好,生活幸福,僅此而已。

    李嚴熙從來不在他的預設範圍內,現在,這個人卻在他的心上投下了一枚石子,濺得水花四起,無法平息。

    陽光已經完全隱沒在了山的那一端,四周的光線開始逐漸暗了下來,他擡頭看了看天,然後從長椅上起身,將書收起來夾在腋窩下面,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櫻樹林。

    林蔭路從櫻樹林一直延伸到了紀楓高中的學校大門,路兩旁是被譽爲全市最好綠化的灌木花叢,即使是晚上,也能透過燈光看見花朵們美麗的身姿。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寧舒停下腳步,轉身看向身後的學校建築,教學樓裏還有很多窗口亮着燈,隱隱約約還能聽見學生讀書的聲音,有些人一生都在疲於奔命,這個社會決定了人類的生存法則,小時候,他不太明白爲什麼生他的母親會狠心離去,不明白父親爲什麼要日夜操勞,不明白爲什麼巷子裏的同齡人會避他如蛇蠍,不明白……

    有太多的疑問在腦海裏徘徊不去,歲月經歷磨鍊,時間被擱淺。

    他終於懂得,有些人有些事從一開始就無法改變。

    就如同今天的他會站在這裏,一臉平靜的看着身後曾經努力過的地方,而不是站在十二年後的那個大雪紛飛的冬夜裏,細數瀾珊。

    “寧舒啊,怎麼這麼晚還沒回去啊?”學校門口的張大爺看見他,笑着打招呼。

    寧舒回過神來,笑道:“是啊,剛剛有些事耽擱了,現在就回去。”

    “回去的時候要注意點啊,聽說最近這一帶很亂啊,上面都下達了通知,要學生結伴而行,千萬不要落單。”張大爺上了年紀的臉上出現了擔心的神色,寧舒心裏一暖,笑着點了點頭,“謝謝張大爺,我會的。”

    從學校出來便是寬敞的馬路,因爲地處偏僻,所以馬路上並沒有多少車子經過,路兩旁的路燈發着不太明亮的光線,看上去有些昏暗,寧舒站在路旁,盤算着怎麼回去更加便捷,公車站就在前方一百米的位置,若走路回去的話大概要二十分鐘,他看了看公車站前面的一片空蕩,最後決定走路回家,這樣的話還可以省下點錢。

    一道尖銳的剎車聲在安靜的馬路上突地響起。

    “嗨,寧舒。”

    寧舒被迫停下來,看向身旁突然出現的寶藍色跑車,長相妖嬈的少年正趴在駕駛座的車窗上一臉笑容的看着他,單鳳眼中泛着濃烈的笑意。

    “幹嘛呀?昨天才見過面的嘛,今天就不認識了?”景風朝他揮了揮手,那一頭酒紅色的頭髮在路燈下格外耀眼,身上的衣服似乎也已經重新換過,由襯衣變成了褸空的黑色針織衫,這個天氣只穿一件這樣的衣服讓人看着都覺得冷,景風卻依舊一臉平常的模樣,絲毫不覺得晚秋的冷風有多刺骨。

    “景風。”寧舒看着他,吐出兩個字來。

    聞言景風臉上的笑容更歡了,一把拉住寧舒的手腕,開心的說道:“今天我有個朋友過生日,一起去玩吧。”

    寧舒看着眼前那少年眼裏晶晶亮的光芒,差點就要點頭答應了,只猶豫了一秒,便又回拒了,“不好意思,我等下還要打工,就不去了。”

    景風的臉立刻垮了下來,撇嘴道:“今天週末也要打工嗎?”

    自從去李風擎那裏複習之後,他對日期的概念就變得愈加模糊起來,很多時候都會忘記哪天是週末,等跑到店裏準備工作的時候,才發現這天是休息日。

    寧舒臉上的神情讓景風又突然揚起了笑臉,拉着對方的手晃了晃,“寧舒,一起去玩吧,人多熱鬧嘛。”

    “真的不行,我爸還在家裏等我,你們玩得開心點。”寧舒抽回手,看着景風說道,他還是不太能適應這種與才見過兩三次面而且只知道姓名的人出去玩,流落在北方的那些年,他已經見過太多人性的骯髒和醜陋,所以,即使景風擺着一副溫和無害的表情,他也不能輕易的卸下防備。

    “KAO!爲什麼啊,難道你不相信我嗎?”景風自然不依,毫無形象的大叫出聲。

    寧舒擺擺手,正想說話,後面又一輛車子開了過來,看見那輛車挨着景風的車屁股停下,寧舒覺得自己今天是不是太背了。

    那輛車的車門很快就打了開來,一個穿着白色休閒服的年輕男人下了車,徑直朝寧舒走來,邊走邊說道:“我說怎麼看這身影這麼眼熟,原來是你啊,寧舒。”

    寧舒朝來人點點頭,溫和的笑道:“張律師,你好。”

    張曉拍拍他的肩膀,“叫我名字就行了,張律師聽着多見外啊。”

    寧舒只覺嘴角在無意識抽搐,又聽張曉繼續道:“我跟景風正好要出去玩,跟我們一起吧。”

    一旁的景風看到張曉彷彿看到救星似的,立刻叫道:“靠!我剛剛已經說了,可是他死活不肯去,張曉,快想想辦法。”

    張曉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無框眼鏡,看着寧舒,“我聽說你要來天陽實習是嗎?”

    見寧舒點頭,他繼續道:“今天剛好是天陽的一個同事生日,要不你先過去熟悉熟悉,這也能給不久之後的實習帶來一些幫助。”

    寧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車裏的景風,“我要先回家一趟,不然我沒回去我爸會擔心。”

    “靠啊!你不會打電話跟你爸說一聲啊?!”

    寧舒看着滿嘴髒話的景風,一臉平淡的說道:“我家沒有電話。”

    “手機呢?”

    “沒有。”

    景風完敗。

    寧舒讓景風和張曉將車停在街尾,自己下車走了一條街回家,跟父親說了一聲便又出了門,畢竟兒子大了也有自己的世界了,所以寧懷德什麼也沒問,寧舒也就自然什麼也沒說了。

    上了車後,景風還在抱怨,“我真沒見過你這麼孝順的兒子,我靠!”

    寧舒看了他一眼,閉目養神。

    張曉的車就跟在後面,其實他更願意坐張曉的車,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已經成年而且是一名律師的張曉都比未滿18歲便開着車子滿城亂跑的傢伙來得可靠,可是,無奈景風太過彪悍,說出的話讓他沒辦法再上張曉的車。

    景風說:“寧舒,你不上我的車,難道是因爲你看上張曉了?”

    這話自然讓寧舒和張曉兩人同時被口水嗆到,看着寧舒面色平靜的上了自己的車,景風終於扳回一局,心情大好的將油門踩到了底,好在現在不是高峯期,否則絕對會出現連環追尾事故。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