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6 心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6 心跳字體大小: A+
     

    心跳

    什麼是現實,就是與所有的夢想和幻想相反的那一面。

    ———1-22

    他站在原處,看着李嚴熙的背影,那身影修長而挺拔,帶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強勢。

    電梯門打開了,那幾個戴着墨鏡的男人站在門的兩側,他看見李嚴熙邁步進了電梯,側臉冷硬而深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門後,其他人才陸續的進了電梯,電梯門復又關上了,走廊又恢復了安靜。

    看着那些人謹慎小心的模樣,寧舒突然有些明白了,卻又覺得有些訝然。

    出門要帶上保鏢,那是在說明什麼呢?

    容易被暗殺還是真如人們所說的那樣總統級別的待遇。

    “這李先生啊真是好人,不但不追究我亂闖紅燈的事,而且,那麼有錢的人竟然一點架子都沒有,還叫我伯父呢,今天人家還特意抽空來看我,真是難得的好人。”寧懷德半躺在牀上,手裏拿着寧舒剛剛遞過去的杯子,邊喝着溫水邊說道。

    寧舒看了看父親眉宇間的笑意,復又低下頭去看書,看得出來,父親的心情很好,因爲李嚴熙的到來。

    不久前看見的那個人,一臉溫和的模樣,全身卻透着令人壓抑的氣息,那種感覺並不強烈也不是對方刻意而爲,卻硬是讓他有一種壓迫感。

    只是一起普通的車禍,硬要說起來還是他們自己的錯,爲何李嚴熙會主動承擔所有費用並且到醫院來看父親?

    所有的事情合在一起在腦子裏絞成了一團亂麻,怎麼理都理不清,寧舒有些煩躁的撫了撫額頭,書裏的字一個都沒看進去,遇見這個人,竟讓他莫名的覺得不安和焦躁,卻又說不出原因。

    “爸,你工廠那邊的人怎麼說的?”過了一會兒,寧舒從書裏抽出視線看向自己的父親,出了車禍這麼大的事,鞋廠竟然連個人影都沒見着,十幾年爲這個廠做牛做馬,一點都不值得。

    寧懷德臉上的笑容有些僵,隨即說道:“前兩天我們主任來過了,說讓我傷好了就去結工錢。”

    寧舒暗暗的握緊了拳頭,平靜的說道:“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不用,那麼點兒工錢難道還有賊惦記啊?”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再躺一會兒。”寧舒沒再看父親的臉,重新低下頭去看書,臉上一副平和的樣子,語氣卻非常堅決。

    寧懷德看他一眼,沒再拒絕,只是笑着應了一聲。

    半個月後,寧懷德的傷口拆了線,只有一條玫紅色的疤痕橫在腹部上,看上去有些可怖。

    天陽集團預繳的一個月醫藥費被退回了一半,寧舒將那袋現金放進貼身的衣物口袋裏,感覺沉甸甸的,他沒有張曉的聯繫方式,連怎麼還回去都找不到辦法,每天揣着這筆數目不算小的錢也不安全,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去天陽集團走一趟,雖然可能沒辦法將錢親手還給李嚴熙,但是至少能找到張曉。

    其實這個城市很美,路旁有綠幽幽的樹木,樹木下有簇擁着的綠草,傍晚的風從耳邊吹過,給這個盛夏帶來了一陣涼爽的氣息,他下了公車,周圍是行色匆匆的人們,他們臉上的表情漠然而生疏,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是這個世界的穿行者,永遠只會顧忌自己身邊的事物。

    這個社會教給了他們很多東西,同時也教會他們學會冷漠。

    寧舒站在公交站牌下,看着街道兩旁的高大建築,那些建築像海浪一樣一層一層的拍打過來,連太陽的光芒都被說數遮擋了去,只留下一片不太厚重的陰影,放在口袋裏的手無意識的緊握成拳,良久才慢慢鬆開。

    從這個位置看過去,穿過寬大的馬路,對面就是張曉口中的天陽集團,那是一幢高達六十多層的建築,整棟大樓靜靜的聳立在這個喧囂熱鬧的繁華地段,給人一種遺世獨立的感覺,建築的外圍由堅實的防彈玻璃拼合而成,夕陽的光輝照在上面,會折射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天陽集團幾個大字在落日的余光中熠熠生光。

    腦海裏猶地映出那幾個跟在李嚴熙身後的黑衣男人,現在看起來,出門帶上保鏢似乎是明智的選擇,擁有這樣一家公司的人若被人綁架了,後果應該會不堪設想吧。

    現在是下午四點半,離公司的下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寧舒在天陽集團門口徘徊了一陣才擡腿擡階而上,寬大簡約的大堂看似簡潔,卻處處都透着奢華,精緻到了連角落的垃圾桶都光可照人。

    寧舒抿了抿脣,走到櫃檯前,前臺小姐看見來人,立刻揚起禮貌的笑容,“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我找你們張律師。”

    前臺小姐的笑容頓了頓,隨即笑道:“請問是哪位張律師呢?”

    “張曉。”

    對面漂亮的前臺小姐笑着應道:“請稍等。”然後低下頭去查看電腦,過了一會兒她擡起頭來,“不好意思,這位先生,張律師現在正在開會,大概要一個小時後才能結束。”

    寧舒神色一頓,看着前臺小姐問道:“那你們總裁在嗎?”

    或許是沒料到眼前這衣著普通的少年會指名找老闆,前臺小姐愣住了,連臉上的笑容都不自覺的隱了下去,“請問你有預約嗎?”

    他愣了一下,隨即搖搖頭,“算了,沒事了,謝謝你。”說完轉身便走,還未走出兩步,便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轉過身去的時候,剛好看見張曉從一側的電梯裏走出來,他的身後站着這棟大樓的所有者———李嚴熙。

    李嚴熙也看見了他,寧舒衝他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李嚴熙原本面目表情的臉上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朝他走了過來。

    “你怎麼來了?”張曉手裏拿着一臺微型筆電,邊走過來邊笑着問道。

    寧舒才這想起來這裏的初衷,在看見李嚴熙突然出現的時候竟然給忘了,他將口袋裏的牛皮紙袋拿出來遞給張曉,“我爸出院了,這是醫院退回來的錢。”

    張曉笑着看他,並沒有伸手去接,隨後走過來的李嚴熙則雙手插在口袋裏,眼眸微閃,“伯父的身體還好吧?”寧舒只覺眼角一跳,心裏堆起如山高的疑問。

    心裏雖然一百個問號,臉上仍是平靜,“謝謝李先生關心,我爸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這要多虧李先生的大人大量,不追究我爸的責任,這些錢是醫院退回來的,請李先生務必收下,那張借據上的錢我也會想辦法儘快還上。”

    李嚴熙看了看他,伸出手來接過了他手裏的牛皮紙袋,隨即將袋子遞給身旁一臉錯愕的張曉,“年輕人有衝勁是好的,我聽說你在複習?”

    寧舒心裏一頓,然後點了點頭。

    “好好努力,以你的成績可以上不錯的大學。”對方低柔的聲線從不遠處傳來,使得這整個大堂裏的其他聲音都低了下去,那種帶着笑意的聲音像絕望中的一束光,微弱卻強大。

    寧舒看向說話的男人,在那張俊美的臉上看到了一種叫鼓勵的神色,他微低下頭,聲音堅定的傳來:“謝謝,我會的。”

    這一生,絕對再不重蹈覆轍。

    “到晚飯時間了,寧舒,一起吃個飯吧。”張曉在一旁提議,連想都沒想,拒絕的話便脫口而出:“不用了,我爸還在家裏,我要趕回去給他做飯。”

    張曉並未生氣,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真是個孝順的孩子,你爸有福氣了。”

    寧舒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福氣這種東西不是說有就有的,驀然想起很多年前的父親死時的模樣,蒼白得讓人心寒的臉瞬間浮現在腦海裏,簡陋的不能稱之爲葬禮的葬禮,沒有任何裝飾的墳頭,冰冷潮溼的地底,那具掉漆的棺木泛着微弱的冷光,他不記得當時的自己有沒有哭,只覺得心像被什麼東西一層一層的剝了開來,鮮血直流。

    李嚴熙看着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轉頭對張曉說:“你送他回去。”

    張曉驚訝的轉過頭去看了看李嚴熙,隨即笑着說:“好。”

    剛剛已經拒絕了一起吃飯的要求,如果現在再拒絕就顯得有些矯情了,寧舒沒再客氣,跟李嚴熙道別之後便跟着張曉出了天陽集團大樓,快走出大堂門口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回頭看了一眼,李嚴熙依舊站在原來的地方,一雙眼正看着他所在的方向,眸子裏有明滅不齊的光芒,他忙轉過頭,跟着張曉走了出去。

    天陽集團的停車場設在地下,張曉去取車的時候,寧舒就站在公司大門口等着,剛好到了下班時間,那些從大樓裏走出來的女子個個光鮮照人。

    那種自信的笑容使得她們更加美麗優雅,寧舒站在雄偉的門柱旁,看着她們從身邊一一經過,有人看見了他,對他輕輕微笑,他微點一下頭,同樣報以笑容,這樣的世界是他所陌生的,從容、優雅而溫和。

    眼前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美好,天陽集團有着強大的國際市場,在國內也名聲斐然,有誰會想到,五年後的某一天,這個諾大的商業帝國會隨着金融危機的到來而分崩離析,又有誰會料到,李氏一族也因此沒落。

    第一次從張曉口中聽到天陽這個名字時,只覺得莫名的熟悉,如今,當他真正的站在這棟宏偉的建築面前,才驀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在那張報紙上看見的消息,這個世界的規則雖然既定,卻也有着意外的時候,或許李家的人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一場金融危機會將整個天陽全數吞沒,企業負債高達上百億,李氏一族的所有人爲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當時的報道就李氏一族的人後來的去向僅用隻言片語帶過,但是,結局可想而知。

    即使優秀如李嚴熙,怕也就此淪落了。

    想到那個人臉上優雅絕然的笑容,寧舒突地一陣心悸,心跳沒來由的快了幾分。

    撒花~~~~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