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寧舒 » 3 背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寧舒 - 3 背景字體大小: A+
     

    背景

    那餐廳的老闆就是隔壁李嬸的兒子,跟父親商量之前他早已經打好招呼了,畢竟是多年的鄰居,對方也知道他們家的情況,對於父親的爲人也非常瞭解,自然滿口答應了,如今眼前最大的顧慮消除了,他才能靜下心來做自己的事。

    這是一場意外的重生,沒有任何預兆的突然發生了。

    無論如何,他定要把握住這重來的人生,好好的活一場。

    多年打工的經驗讓他很快找到了一份兼職,在不耽誤複習的情況下賺些生活費,父親骨瘦如柴的身體養活自己已經困難,他又何必再讓自己成爲父親的負擔。

    那是一家24小時的便利店,在離家不到兩千米的地方,走三條街就到了,從晚上十點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回家休息兩個小時再去學校剛剛好。

    寧懷德知道後自然反對,“你晚上不睡覺,白天哪還有精力去讀書啊,你想明年繼續落榜嗎?”

    “爸,我十八歲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寧舒迎上父親沉着的臉,緩緩的開口,父子倆無聲的角逐着,最後寧懷德終是敗下陣來,無奈的嘆氣:“你啊,跟她一個性子。”

    寧舒一愣,正想開口,父親已經進了屋。

    雖然寧懷德已經答應辭掉鞋廠的工作,可是,根據鞋廠的規定,他得在一個月後才能結工資離開,這一個月還是得照樣上班,寧舒聽了直皺眉,寧懷德無謂的笑笑:“這十幾年都幹下來了,還等不了這一個月嗎?”

    寧舒沒再說什麼,只是暗暗注意着時間,努力的不讓悲劇重演。

    複習的課程比高中三年的正常上課速度要快一些,那些忘記的知識如今重新拾起來,份量相當的重,好在他的意志夠堅強,始終緊咬着牙關不鬆懈,依着笨鳥先飛的規律,很快就找到了竅門,更何況,寧舒並不笨,他只是在這個社會遊蕩得太久太久,久到都快忘了,原本他還是這麼喜歡讀書。

    坐在教室裏,與一羣比他小了十幾歲的孩子們一起學習,讓他沉寂的心慢慢的活絡起來。

    十二年前的他不該輕言放棄,若那時就這樣堅持下來,人生一定會大大的不同吧。

    知識並不僅僅只是改變命運的工具,它也是能讓自己變強的利器。

    看見原先的班主任老師一臉焦急的站在教室門口時,他的心突然“咯噔”一下,直到聽見任課老師叫他的名字,他才急急的起身走了出去。

    不好的預感包裹着心臟,緊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父親死時蒼白的臉,烏黑的嘴脣在腦海裏浮現出來,清晰得令他的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剛剛警察局打電話來學校,說你爸被車撞了,現在正在醫院急救……”

    “哪家醫院?”寧舒急促地開口,打斷了對方的話。

    班主任頓了一下,說道:“第三人民醫院。”

    話剛一說完,眼前已沒了寧舒的影子,從教室到學校大門有一段很長的距離,雙腿快速的奔跑着,極速的風從耳邊跑過,帶起一陣強烈的聲響,他的腦子裏裝不下任何東西,只覺前方的路似乎沒有盡頭,漫長得令人絕望。

    那些剛剛滋長出來不久的希望在一點一點的破滅,彷彿沉寂的天空容不下一丁點的星光,正在殘忍而快速的將它們掐滅,最後只剩一片寂靜和黑暗。

    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有兩個穿着警服的人等在了手術室門外,手術室的燈亮着,映在他眼裏,成了微弱的希望。

    “你好,我們是警察局的,請問你是寧懷德的親屬嗎?”年輕的警察看着眼前這個跑得滿頭大汗的少年,語氣平靜的問道。

    寧舒收回視線,深呼吸了幾下纔回答道:“我叫寧舒,他是我父親。”

    “是這樣的,今天下午一點二十五分,寧懷德騎自行車經過蘭花街的時候與一輛黑色轎車相撞,寧懷德當場昏迷被對方送至醫院,對方的律師正在趕來的途中,這期間我們先帶你去看一下當時蘭花街的監控錄像拍下來的畫面,到時候再由你們雙方來決定選擇哪種解決方案。”

    寧舒聽了沉默了一下,說道:“我想先等我爸從手術室裏出來再說,可以吧?”

    兩個警察對視了一眼,均點了點頭。

    當年的肇事司機明明逃逸了,爲什麼現在卻主動將人送來了醫院,而且,還請了律師過來,寧舒靠在牆上,垂眸沉思,無論哪一種情況都與當年的情況無法重疊,難道這是那次真正的車禍前的一次意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室的門在兩個小時後終於開了,寧舒一個健步跨上前去,病牀上的父親雖然緊閉着雙眼,但是臉色還算正常,看來已經脫離危險了。

    “肚子上破了那麼大一個洞,如果再晚來幾分鐘就遲了,值得慶幸,病人大概要在醫院住上一段時間,這期間要加強營養,他的身體太差了。”醫生看着他,溫和的說道,寧舒點頭道謝,隨後跟着護士將父親推進了事先準備好的病房,意外的是一間單人病房,環境清幽,佈置得當,看來,那撞了父親的人沒打算逃避責任。

    對方的律師在寧懷德被推進病房的時候正好到達,寧舒看見那個戴着無框眼鏡的年輕律師臉上掛着和熙的微笑,正與門外的兩個警察握手,然後那人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禮貌的說道:“你好,我是天陽集團的律師,我叫張曉。”

    寧舒伸出手去與對方交握,然後不着痕跡的抽回手,“你的當事人沒來嗎?”

    張曉微微怔忡,隨即揚起招牌笑容,“李先生臨時有些急事需要處理,稍後就會過來,現在先由我代表他來處理這件事,你不會介意吧?”

    “那我們先看看監控錄像吧。”寧舒看了看麻醉未醒的父親,輕聲說道。

    張曉自然無異議,“爲了不打擾到寧先生休息,我們到外面談吧。”

    這一層的所有房間都是單人的,在走廊的最裏處有一間休息室,待幾個人都在沙發上坐下後,張曉隨即打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將監控錄像的視頻打開來,“來之前我已經去警察局調了當時的監控錄像,若你不相信的話,我們也可以去警察局確認信息。”

    驚訝於對方的強大背景,寧舒臉上依舊一臉平靜的模樣。

    雖然對交通法規不甚瞭解,但是最基本的紅燈停綠燈行的規則還是知道的,畫面上的父親騎着自行車在紅燈的情況下橫過馬路,與另一邊正常行駛而來的轎車正面相撞,他看見父親的身體快速的向後飛去,身體在空中劃下了一道拋物線,然後重重的摔在了柏油路上,接着轎車的門同一時間打了開來,一個司機模樣的人將倒在路上的父親抱起來帶進車裏,然後轎車迅速駛離案發現場,全程不超過兩分鐘。

    張曉按了按控制盤,畫面立刻靜止,“如果你要確認這個錄像的真實性,我們再去一趟警察局也沒事。”

    寧舒搖搖頭,轉過頭來看着他,“這件事的主要責任在我父親,替我謝謝李先生能及時將我父親送到醫院救治,所有費用由我們自己承擔。”

    眼前這少年一臉平靜,說出來的話條理分明,以一個十八歲的孩子來說,這樣沉着的表現太過突兀,更何況,裏面躺着的是自己的父親,調查顯示,寧懷德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所以,不止是那兩個警察,就連見慣大場面的張曉也不由自主的吃了一驚。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