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決戰之雷斯克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決戰之雷斯克爾字體大小: A+
     

    (PS:接下來的這幾章很精彩哦....)

    “哈哈哈....火焰,你是不是失心瘋發作了?在絕對黑暗之下,任何法術都起不了什麼作用!大神術,死神降臨!”對於陳天羽的話,雷斯克爾不予以理會。

    不是他不願意相信陳天羽的話,而是他不相信陳天羽的新術能在他的絕對黑暗之下起到絲毫的作用。在陰冷的狂笑聲中,再次揮動手裏的法杖。

    “黑暗收割..”

    “黑暗裁決...”

    “魔龍刺...”

    僅僅是在剎那間,還能使用法術的聯軍,全都對着陳天羽釋放出了他們現目前能使用威力最大的法術;不管是小題大做也好,膽小謹慎也罷,聯軍衆人知道,只要這個半途冒出來的火焰被熄滅,那華夏同樣垂手可得。否則,他們將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雷斯克爾,你們沒有感覺到,你們的生機正在快速的流逝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流逝?如果說,你們的意志已經消散,那你們的術還有什麼作用?”擡頭,看着聯軍的攻擊,陳天羽就像是沒有看到那樣。

    淡淡的話語,好像雷斯克爾一定會散掉自己的法術;篤定的眼神,讓雷斯克爾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至於他的死神降臨,雷斯克爾沒有消散,反而是同樣的對着陳天羽衝擊而來。

    然而,讓雷斯克爾大跌眼鏡的是,他們的攻擊,居然在陳天羽五米外開始慢慢的變淡、變慢;除了雷斯克爾的死神降臨對着陳天羽揮出一記死神鐮刀之外,其他人的法術在臨近陳天羽一米左右距離之時都已經消散一空。

    低頭,雷斯克爾疑惑的看了又看,並沒有發現陳天羽所說的生機流逝;疑惑的擡頭,看向陳天羽,正想追問陳天羽的時候,雷斯克爾卻是聞到了一股屍體腐爛的臭味。

    那種味道,鋪面而來,就像是已經死去了好久的人那般。轉頭,想要問是誰在衆人戰場上不注意形象,亂放屁。

    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雷斯克爾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後方一股聯軍。

    發現有人看向他,這個聯軍疑惑的擡頭,看着雷斯克爾,滿臉的疑惑!教皇大人這是怎麼了?

    “你沒有哪裏不舒服嗎?如果你還有爲了的心願,就給說出來吧!”看着這個合一初期的修士,雷斯克爾淡淡的問道。

    “教皇殿下,您這是...”聽到雷斯克爾的話,這人疑惑的問道。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到了不對的地方,自己的手怎麼像是腐肉那般,而且還散發着惡臭?

    轉頭,看向同伴!

    不看還好,這一看,他卻是驚慌的一聲大叫!

    “啊....”沒有了下文,就這麼向着後方倒了下去;愣愣的,看着前方,好像是在詢問,這發生了什麼?

    “教皇大人,救....救...救....我....砰,嘩啦!”看着自己的前方,那些離體期與合一初期的修士,身體就

    像是屍體那般腐爛惡臭,倒在水面。

    回頭,看着陳天羽,直到此時,陳天羽的新術施展僅僅是過了三十秒左右。即使是被自己的死神用鐮刀劈了一記。

    但那也只是把他劈飛五米左右,讓他接連狂噴黑色的血液;可他那奇怪的手勢,依舊沒有變化。

    “火焰,去死!”見到這種情況,雷斯克爾收起了法杖;被他收起來的黑色長劍,再次出現在他的手裏;隔着老遠,對着陳天羽就是一劍斬下。

    黑色的劍光,猶如是狂奔的黑龍,剎那間就到了陳天羽的面前;撤掉手印,左手捂胸,再次噴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右手快速的變幻,右腳輕踏水面,向着旁邊閃去。

    “轟....嘩啦啦!”看着雷斯克爾的攻擊,陳天羽眼神凝重的看着雷斯克爾,眉頭微皺,好似在思考什麼問題。

    “你不是合一期,你是大乘初期,不對,這是大乘中期的氣息!”搖搖頭,陳天羽被自己所說的話語給驚得一愣一愣的。

    大乘期啊,還是大乘中期的高手,難怪,難怪能在雷劫之下保住那麼多離體修士,難怪在雷劫之下也只是狼狽不堪。原來,這個黑暗教皇,是大乘中期的絕世高手。

    大乘期的高手,體內的元氣已經在開始向着仙氣轉變;如果說,用仙氣和元氣施展同樣的法術,那元氣施展的和仙氣施展的比較起來,那就是小孩和大人比力氣的區別。

    再加上雷斯克爾的身份,保命之物絕對是珍貴,在經過他那部分已經轉化的仙氣催動保命之物,在這雷霆之下保住性命,還是有一定的把握。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本來,這大乘中期的修爲,是要留給你華夏的那幾個老怪物的。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出了你這麼個另類打破了我們所有的計劃,你說,你要如何去死才能解除我心頭之恨?”對於陳天羽的話,雷斯克爾沒有反對,淡淡的話語,向前走動的步伐,自身氣息緩緩的攀升。

    “如此說來,那你這東方戰場,應該不只你一個大乘期纔對!否則,這裏不可能作爲你們兩大重點戰場之一。”看着雷斯克爾那淡淡的微笑,一副吃定了自己的神情,陳天羽的表情,從來沒有過如此的凝重。

    “嘿嘿...是又如何?可惜,你已經看不到了!既然你火焰是華夏不敗的神話,那今天,我就打破這神話,讓華夏的衆人失去所有的抵抗之心。既然如此,那我就請你品嚐一下,黑暗魔劍士的戰力!不知道你能撐過幾時!”站立,看着臉色蒼白,左手捂胸站立喘氣的陳天羽,雷斯克爾那輕佻的話語,讓陳天羽暮然的擡頭,看着他。

    “再看也沒有用,看劍,弒神!”既然修爲已經暴露,雷斯克爾不再隱藏,對着陳天羽就發動了前所未有的攻擊。

    見到雷斯克爾行動,陳天羽右手自然下垂,呈半握之狀。一道光芒在陳天羽那半握的手間一劃而過;等光芒熄滅,就見陳天羽的手上,出現了一柄古樸而又滄桑的長劍。

    古樸的紋路,彎曲的線條,再加上滄桑的氣息,一看就是久遠至極的寶物;上面流轉的線條,好似勾勒出山水的畫面,又好似勾動日月的流轉;再一看去,卻是發現這些流轉的線條好似組成了兩個古老的字。

    彎彎曲曲的線條,好似組成‘輪迴’二字,仔細看去,又像‘宿命’;可就是分不清,這兩個字是‘輪迴’,還是‘宿命’。

    “殺...”簡單的兩個光字,陳天羽提劍而上,對着雷斯克爾的攻擊迎擊而去。

    此時,在陳天羽的枯榮之下,離體期與合一初期的修士全部死亡,在雷劫下受了重傷的離體中期聯軍,也在枯榮下接近全部隕落。

    剩餘的人數不多,雷斯克爾這個大乘中期,只是在雷劫的衝擊下受了重傷,但不管怎麼說,人家也是大乘中期的高手;即使是受重傷,也不是合一後期或者是接近大乘期高手能夠相比的。

    共計還有五十人左右,但陳天羽知道,這五十人,纔是所有聯軍的重中之重;不說雷斯克爾,就是剩下的那五十人,也不是他陳天羽所能對付得了的。

    “乒、乒、乒、譁、譁、砰、砰....”的聲音不斷的傳來,這讓圍觀的這五十人面面相覷,他們認爲,陳天羽這個離體初期的小修士,在雷斯克爾那大乘中期的攻擊之下,應該很快拜下陣來,被雷斯克爾一劍斬下首級,結束這場無謂的鬧劇。

    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雷斯克爾那狂暴的攻擊下,陳天羽居然能硬撐到這個時候,雖然才短短的幾十秒,這也也足夠讓聯軍剩餘的這些合一勾手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陳天羽的身體倒飛而回,身體在水面足足滑行出上百米,這才堪堪的停了下來。

    “哇...”迅速翻身,半蹲在海面,陳天羽噴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液,臉色蒼白如紙。

    擡頭,看着百米之外笑意炳然的雷斯克爾,陳天羽的臉色凝重無比。剛纔,如果不是他剛剛凝聚木之本源,明悟了生機,那麼他在雷斯克爾的這次攻擊之下已經遊戲結束。

    “火焰,縱觀整個修煉界,不得不說,你都有足夠自傲的本錢;不只是在年輕的這一輩,即使你的上一輩中,現在的你都可以算得上是前幾的存在。雖然,殺死你這種妖孽我有點於心不忍,但你必須得死!”看着還能起身半蹲的陳天羽,雷斯克爾臉色陰沉至極的說道。

    此時的雷斯克爾,心裏猶如是打翻了五味瓶,如果,如果說這個火焰不是華夏人,那麼,他一定傾盡所有來培養。可惜....

    “那不重要,我很好奇,你就連一點詔安我的心思都沒有嗎?”看着雷斯克爾一步一步像着自家走來,陳天羽微微一笑的問道。

    “哈哈哈....詔安?對不起,你這樣的人,有着自己絕對的思想,詔安,那只是給自己留下禍患。所以,你還是去死吧!魔神術:黑暗剝奪!”隔着幾十米,雷斯克爾一聲怒吼,對着陳天羽就是一劍揮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