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決戰之希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決戰之希望字體大小: A+
     

    (PS:求訂閱,收藏.........)

    看着蘇紫嫣那驚恐的眼神,陳天羽根本就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情況發生了?還是說自己變成了龍形?貌似這些都不可能啊?

    “紫嫣,你這是怎麼了?”疑惑的看着蘇紫嫣,陳天羽不由的有些奇怪的問道。

    “小羽,你的...你的丹田?”蘇紫嫣看着陳天羽,一臉不可思議的問到;陳天羽的丹田不是破碎了的嗎?那爲何現在卻是沒事了?

    雖然丹田是無形無影的存在,可卻又是真實的存在於人體之中。如果丹田不在,那總會感覺那個人缺少一點什麼,空蕩蕩的感覺。如果丹田存在,那丹田處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片混沌,朦朦朧朧。

    蘇紫嫣可是很清楚的記得,陳天羽的丹田處,在昨天給他的感覺是四分五裂那般散亂不堪,甚至是比四分五裂還要嚴重那樣。可現在,蘇紫嫣卻是發現,陳天羽的丹田出,沒有了破碎感,有的只是一片平靜的湖面。

    “我的丹田嗎?纔剛剛修復;還得再過五天才能圓滿的修復完成,現在只是勉強讓其縫合罷了!”陳天羽說得很輕鬆,給了蘇紫嫣一種這是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那樣。

    可在蘇紫嫣的眼裏,修復丹田絕對不是那麼輕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或者說,在蘇紫嫣的記憶中,就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的丹田破碎之後是還能修復或這是重生的。

    “如此最好,這樣我也就放心了!”不管陳天羽是真簡單也好,好是假輕鬆也罷;只要是陳天羽的丹田能修復,那一切都將安好!

    “丹田雖然是修復了,可卻是不穩固,隨時都有再次碎裂的可能;接下來的幾天,我會把丹田徹底的穩固並且恢復了修爲再有所行動,否則,這樣樣子太被動了。”看着遠方防線出的滾滾濃煙,陳天羽去是搖搖頭說道。

    蘇紫嫣這麼問自己,陳天羽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說句實在話,陳天羽真的不想再去管這次的大戰是因何而起,誰勝誰敗。既然他們已經到了不需要他人的幫助,自己又何必還要去湊這個熱鬧了?

    “紫嫣,你想多了,這五天內我不可能動手的,只要丹田裏的元氣流動過快或者受到震盪,那之前所有努力等於是白費。”陳天羽搖搖頭,苦笑不已。這不是陳天羽故意找藉口,而是確實如此;可在蘇紫嫣看來,陳天羽的心裏確實是有那麼一些見地,就算是陳天羽找理由或是藉口不幫西方防線的盟軍,蘇紫嫣也無話可說。

    他這麼做,純粹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萬一陳天羽真的幫了盟軍一方了?把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不是的,小羽,你誤會我了!”見陳天羽話說道這個份上,蘇紫嫣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看着陳天羽說道。

    “行了,跟在我身邊這麼就,你想什麼難道我還不知道嗎?說真的,這幾天真的不能動手,那羣傢伙下手忒過狠毒。不僅是打碎我的丹田,還在我身體裏面下了一種頑固的毒素;如果不是我修行的方法和你們都不相同,那我現在可能早就被他們肢解,分發一空了!”陳天羽搖搖頭,這種結果,他可不想出現。

    “好了,我答應你,我與他們之間的事情,不會在這種時候爆發就好;但這只是我單方面的保證,如果他們主動來找我,那就另當別論。好好,我答應你,如果可能,我儘量幫助聯軍一方就是!”陳天羽嘆了口氣,看着蘇紫嫣那祈求的眼神,陳天羽真的很無奈。

    如果,陳天羽不是早在幾年前就見過她,並且還給自己留下了好感。否則,陳天羽都不知道在多年後的今天,還會不會像這樣寵溺着蘇紫嫣。

    等到了陳天羽的親口承諾,蘇紫嫣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因爲她知道,這個傢伙絕對不會做事不理的;按照他當年的性格來說不管有沒有,不管有沒有自己的祈求,他到了時間都會出手的。只是當得到了他的承諾後,蘇紫嫣不那麼擔心而已。

    看着面前這個比自己大了三歲的美女,陳天羽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在很多時候,陳天羽都有種想要把這個丫頭給就地正法的衝動。可理智告訴陳天羽,絕對不能那麼做。

    現在的陳天羽,已經夠混亂的了;前不久剛出現的雲惜,當看見自己之後的那種嫵媚,陳天羽卻是記憶猶新。這個雲惜是如此,可其他那些傢伙就不會想雲惜那樣了嗎?陳天羽可是記得,三千王衛中,有三分之一的女生啊?和那該死的龍吟關係比較曖昧的就有十幾個,而且都是大美女級別的。那種道不清說不明的感覺,讓陳天羽真的很投降。

    不說龍吟的舊事,就說現在的陳天羽;幾年前,看見雨傾城漂亮,對他有些感覺。畢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這也說得過去。可你丫的給人家治病,這麼就把人家給變成了你的女人?還有那個王玲,說真的,關係是極度曖昧。還有一個他放不下的劉嬌,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當年往事。

    就在陳天羽有些無奈的時候,蘇紫嫣卻是雙手掉在了陳天羽的脖子上;一雙明亮的眼神,看着陳天羽。從她的眼睛腫,陳天羽甚至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這麼如此明顯的動作,陳天羽豈會有不懂的?可他有這心裏的擔憂和無奈。雙手環在蘇紫嫣那嬌柔的仟腰上;陳天羽發現她卻是一陣不由自主的顫抖,但隨即恢復平靜。

    低下頭,輕輕的吻在了蘇紫嫣的脣上;亦如當年在夢境裏面那般,吻上那個紫衣的靜兒。那種淡淡的香,那種澀澀的甜;猶如是剛剛出現過那般,不斷的探尋這那芬芳的所在。

    在這喧囂的戰場,在這紛亂的修真界,在這繁華而又可憐的歲月,在這隔絕紅塵的深山老林;陳天羽慢慢的擡起頭,不捨的和蘇紫嫣分開。陳天羽真的不知道,此後該怎麼去對待蘇紫嫣好了。

    到了這種情況,陳天羽還能去說什麼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蘇紫嫣向自己的懷裏抱得更緊一些了。其實,陳天羽真的不真的,他這麼做,是對還是錯!

    “嫣兒,你先和大哥他們聯繫一下,看看南方戰線情況如何?我得抓緊時間療傷,希望能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時間!”陳天羽溺愛的在蘇紫嫣鼻子上颳了一下,把他放開。就在這洞口,獨自盤膝坐到了地上,緩緩的呼吸着天地間那一絲絲薄弱的靈氣。

    這一座,就是半天的時間,等陳天羽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四十三分。此刻的西方防線,激烈的廝殺,依然沒有半點減弱,反而還變得了更加洶涌澎湃。

    “嫣兒,南方戰線如何?現在的西方戰況了?”陳天羽沒有睜開眼,依然閉着眼睛,淡淡的問到。

    “南方戰線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雖然倭寇一方再次聚集了三萬大軍,可依然不敢冒然對我方動手,這兩天一直處於膠着狀態。至於這西方防線,情況不算好;昨晚加緊趕建出來的第八到防線,只是堅持了兩個小時就再次被聯軍攻破;只是此次在最後階段,盟軍中有人強行把陣法爆開,給聯軍造成了一定的損傷。

    雙方現在依然鏖戰在第七道防線出,然而,第七道防線已經岌岌可危,盟軍能不能守住第七代防線還是未知數。”蘇紫嫣臉色有些陰沉,在這西方防線上,也有這她蘇家修士正在拿戰場上拼命。

    “好,你帶我去近些的地方看看吧!這樣也好判斷一下,盟軍好有木可能打破這個該死的局面。”陳天羽站了起來,看着遠方的戰場,皺起了眉頭。

    西方防線,已經經過了三天的激烈對戰,雙方可以這麼說,都是死傷慘重;尤其是華夏一方,這種慘痛的代價,他們真的是有點不願意承受的感覺。每天,各方戰線加起來,死亡人數可以說是超過兩萬人那麼多。別看華夏修真界現在人數卻是有那麼幾十萬人,可這都是經過時間積累而來的。

    如此沉重的打擊,幾百年內,華夏修真界都將處於一種青黃不接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整個修真界命在未來的幾百年,都將處於青黃不接的狀態。

    二十分鐘之後,蘇紫嫣帶着陳天羽來到了一處山上;看着前方兩裏外不停廝殺的雙方,陳天羽有種麻木的感覺。

    “這次戰爭是爲了什麼?大家都是爲了向更高出金髮?爲什麼要彼此相互敵視?相互殘殺?”看着下方不斷倒下的人羣,陳天羽不由自主的低聲問到。

    “不爲什麼?只是不遠看到有想同的人出現。當着個世界就只有一個修士之時,你說還會有爭端嗎?當這個世界就只有一方修真的時候,那你就認爲沒有了戰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有爭端,有爭端就必定會有戰爭!”聽着陳天羽的詢問,蘇紫嫣臉色平靜的說道。

    “我明白,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天。一直以爲這些都是傳說,可沒想到,自己也會是傳說的一部分!”陳天羽搖搖頭,無奈的感慨着,看着前方震天的喊殺聲,有些悲哀的搖着頭。或許,,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適者生存。

    現在的連點三十六分,盟軍的第七道防線已經面臨崩潰;可盟軍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願意把這道防線就這麼白白的給了聯軍。

    “殺...殺光這羣異教徒!爲死去的兄弟姐妹們報仇!”聯軍中,不斷有人高喊這此類口號,前仆後繼的對着盟軍防線衝擊而來。

    倒下了,沒死就繼續爬起來,對着防線發起攻擊。不管盟軍的防線如何精湛,可這都影響不了聯軍的季節性。

    此次,聯軍的進攻人數可是高達三十萬人,而且,後方還會有人加入到其中。反觀華夏一方,中共能參與到作戰的不就是那麼五六十萬人。可因爲要同時應付八方戰線的問題,這就導致了華夏方不的不把人數精力分散到各方戰場,這就給聯軍制造了勝利風機會。

    不說把華夏各個防線擊破,但只要有一個防線被攻破,那麼華夏都將面臨失敗的顆能。所以,

    此刻的華夏是十分危急的。

    “兒郎們,大家加把勁,齊心合力的收好防線,我們已經想找到了那羣人的存在。並且答應幫助我們共同對抗這羣狼心狗肺的東西,大家加油,一定要堅持到他們的到來!那麼想象,我們的身後,能給這些傢伙糟蹋嗎?”看着人一個個疲於應付的盟軍士兵;盟軍前線的應該指揮官就好生喊道。

    他的話,猶如是一陣強有力的興奮劑;讓本就禿廢的盟軍瞬間一個激靈,鬥志再次高漲;好像要是瞬間就復活了那般,充滿了活力。

    “殺光這羣狼崽子,讓那些傢伙看看,我們也不是孬種!殺啊!”聽到那羣人正要趕來支援他們,盟軍這些人瞬間一個個紅了雙眼。他們知道,夥伴來了,戰鬥至今,他們不是孤軍奮戰。

    “人活着,就怕失去希望!只要還有希望,人的動力就將是無限大!”看着下方那回光返照的激動,陳天羽很是平靜的點着頭。

    “沒用的,小羽!這幾天大戰下來,盟軍高層已經用了好多的辦法,但面對哦氣勢如虹,並且是自己幾倍人數優勢的聯軍,盟軍將士已經身心疲憊!直到現在還沒有倒下,那是因爲身後是他麼的家園!”蘇紫嫣搖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沒有說話,陳天羽深吸了口氣,看着下方的戰況。果真如蘇紫嫣說的那樣,僅僅是兩分鐘過後,這些人瞬間就恢復了理智,面對這洶涌澎湃的聯軍,聯軍衆人卻是在一邊抵擋進攻,一邊慢慢的後退。

    華夏人很聰明,不管是修士也也好,普通人也罷,他們都很聰明。樹大必定招風,出頭鳥必定先死;這些他們都知道,他們也運用得比較純熟。

    當聽見說那羣神祕的修士參加了戰場時,他們怕所有的功勞被那些人搶走;所有他們要奮勇的反抗,都獲得一些功勞。反之,他們就不會那麼拼命,只要能活下去,那就是最大的功勞。他們想要希望,卻有怕希望的降臨,他們害怕失望,卻總是在默默的接受着失望。

    或許,這就是華夏人;聰明過度的華夏人!

    “他們需要點刺激,否則,華夏必定死傷慘重!永無翻身的機會!”看着下方的戰場,陳天羽雙手環抱與胸,平靜的說道。

    剛纔,挑頭出來奮勇反抗的那個修士,在聯軍五個同階高手的圍攻中不敢隕落,這讓他的戰友們沒有因爲他的隕落而發狂,反而是漸漸清醒後退。

    “怎麼刺激?難道就我們兩個人嗎?可就算是我們兩個人,對着幾萬大軍也去不到什麼作用啊?”蘇紫嫣明白陳天羽說的是什麼,可現在拿什麼來給盟軍刺激?

    “小六,你們在那個方位?”沒有理會蘇紫嫣說的話,陳天羽反而是拿出傳音玉簡,發消息問着韓瑜。

    “龍吟,你醒了。我們現在距離西方戰場十里外的一座山上觀看下方的戰役;找如此情況發展下去,對華夏方很是不利啊?”不等陳天羽介紹戰場的情況,反倒是韓瑜先說出了防線的狀況。

    “嗯,我知道!如果你們隔戰場近的話,就給他們來一些見面禮!不要多,殺個一兩千人就走!別做任何的停留,明白我說的意思沒有?”聽到韓瑜說他們, 離得不遠,陳天羽就知道,這些傢伙又不安分了!

    “我明白,給他們一些教訓是吧!我這就帶着方林他們去。”聽到陳天羽的意思,韓瑜瞬間就帶着那近五百人的隊伍,隱匿身形向着聯軍後方而去。

    僅僅是五分鐘的時間,韓瑜等人組成了一個五行大陣;在聯軍專心對付前方華夏軍隊的時候,從其後方插了進去。就像是把尖刀那般,直接殺到了聯軍指揮官的地方。

    等聯軍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指揮官向着地上倒了下去;那一臉的迷茫,好像到了死也沒有想明白自己爲什麼會到下。

    愣愣的回身,看着身後所倒下的那一片人,聯軍終於是反應過來被偷襲了。可就在聯軍派兵圍剿這羣人的時候,這羣人卻有快速的向着戰場外行去。

    “兒郎們,撒啊!那羣人到了!拿出你們的氣概來,給他們瞧瞧!”當盟軍指揮官看到聯軍後方混啦的時候,瞬間一聲大吼,身先士卒,提劍上陣。

    到了此刻,若華夏的衆人還不明白是有援軍到了的話,他們都可以伸長了脖子等着敵人來隔斷好了。

    “走吧!這裏已經不關我們的事了!今天,盟軍算是取得了一個勝利!只是希望他們永遠不要放棄希望的好!”看着盟軍像是打了雞血那般撲向有些慌亂的聯軍,陳天羽回頭,給蘇紫嫣說道。

    然而,就在陳天羽轉身的時候,他的傳音玉簡傳來了震動。這讓陳天羽站在原地皺起了眉頭,能和他用傳音玉簡聯繫的人不多,而且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用傳音玉簡和他聯繫的,除非到了緊要關頭。

    可這是誰在聯繫自己?陳天羽疑惑的再次把玉簡拿了出來,查看裏面的信息,眉頭瞬間皺成了一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