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決戰之背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決戰之背叛字體大小: A+
     

    (PS:求訂閱、收藏........)

    李欣然的舉動讓南宮清清有些不知所措,他們所做的究竟是這麼回事?難道他們這麼對陳天羽,目的是爲了更多人的安穩嗎?

    “李師叔,我真的無能爲力!蘇紫嫣能去哪,我真的不知道!”現在的南宮清清很是迷茫,不管李欣然說什麼,他找到陳天羽的目的又是什麼,她能做的就是置身事外。

    她不是救世主,更不是滅世狂;除去修士的身份之外,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女人而已,同樣有這普通人的夢想。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邂逅一個氣質帥哥,再像普通人那樣選個日子嫁爲人婦。南宮清清的臉色有些微紅,不再去看 跪在地上的李欣然;轉身,如同蘇慕飛那般,向前方行去。

    “這個臭婊子,要是時機適合,一定讓你嚐嚐不合作的滋味!”看着南宮清清離去的背影,李欣然恨恨的說了一句。

    而此刻,身處地底的陳天羽臉色更是蒼白;至於這個被蘇慕飛稱爲李欣然的合一修士,陳天羽還不打算找他的麻煩!第一是因爲他受傷嚴重,第二,幕後之人絕對不是這麼一個蠢貨。第三,那就是陳天羽還有自知之明,即使他出現在李欣然的面前,他的王八之氣也不能讓李欣然束手就擒的,也不能讓李欣然道出幕後之人。反而,他纔是應該束手就擒的那個。

    撇撇嘴,只是他那蒼白的臉色,加上那撇嘴的笑容;就好像是因爲傷痛的原因而咧嘴,這到是讓蘇紫嫣不斷的用眼神詢問。

    “沒事,我們走吧!”看着蘇紫嫣那詢問的眼神,陳天羽回頭,拍了怕他的雙手,轉身向着另一方走去。

    直到一個小時之後,陳天羽這才和蘇紫嫣來打了西方防線之外十里處,從地底鑽了出來;聽着後方的喊殺聲和慘叫聲,陳天羽只是平靜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方向,就不再去理會哪裏的事情了。

    現在的西方戰線,已經成爲離開真正的絞肉機,無時無刻都有修士死去,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慘烈廝殺。

    “走吧,找個清淨的地方去養傷,我們暫且不能去小六他們哪裏,另外找個地方!”看了眼面無表情的蘇紫嫣,陳天羽淡淡的說道。

    “嗯,好!我記得前方二十里處有一個洞穴,我們可以在哪裏兩個躲藏一段時間。”蘇紫嫣點點頭,扶着陳天羽向着那個方向走去。

    “紫嫣,我問你!這次我究竟是不是做錯了?如果不是我的出現,那是不是就不會有這場戰爭爆發,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人無辜的傷亡?”現在的陳天羽很迷茫,他不知道他的出現,是對這個修真界好還是壞。

    “錯了嗎?或許吧!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次沒有你的出現,難道你認爲西方修真界就不會和我華夏修真界爆發衝突?還是你認爲倭寇等周邊鄰國的狼子野心就不會顯露?還是說沒有你的出現,華夏修真界就真的一切太平?呵呵....小羽,你別天真了;這個世界,沒有你照樣運行。沒有你,他媽想要做的照樣會去做,只是換個不同地的藉口而已!”蘇紫嫣冷冷的一笑,對着陳天羽輕聲的說道。

    她沒有想到,如此多年過去了,陳天羽還是很當初那樣;說這那卑微可憐的夢想,談論着自己那遙不可及的願望。或許,這就是他與衆不同的地方吧!回頭,只是打量了一下這個樣貌普通的男孩,蘇紫嫣卻是一臉的滿足。只是,眼裏有這一絲擔憂劃過,但隱藏的極好。

    “紫嫣,大哥哪裏不用擔心!恐怕再過幾天,所有的戰線都會向着這西方戰場移動。這裏,有可能會成爲最終決戰的之地!其他幾方戰場,只是小打小鬧罷了。”陳天羽擡頭,看了眼天空,夕陽西下,今天已經快要接近了黃昏。

    “嗯,希望吧!”對於陳天羽的話,蘇紫嫣從來都不會質疑,扶上陳天羽,向着他所說的山洞走去。

    一個小時之後,陳天羽和蘇紫嫣終於是來到了她所說的這個洞穴;山體不高,有一面天然形成的石壁,大約就十米高;呈內凹壯地勢,四周被小灌木和喬木所遮擋;洞口被一層層從山頂下垂下來的藤蔓遮掩,把洞口封得嚴嚴實實的。若是不仔細觀察,很難第一時間想到那後面有一處洞穴。

    在蘇紫嫣風幫助下,陳天羽和她一同來到了洞內。還好,洞內停乾燥的,不大,寬就十來個平方左右;高去是有二十幾米。旁邊石頭雜亂無序,有一處稍平整的石頭,好似可以用來做牀鋪休息。

    點點頭,陳天羽廢力的爬到了石頭上坐下,本想開始修煉養傷的陳天羽,去是發現蘇紫嫣在哪裏低低的哭泣;這反到是讓陳天羽有些莫名驚慌,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紫嫣,你怎麼了?”陳天羽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生怕自己的詢問是她不想聽見的傷心事。

    “對不起,小羽,我沒用!我這裏沒有修復丹田損傷的藥,就連我爸爸哪裏都沒有。對不起,小。要

    是可以的話,我把我的丹田給你。嗚嗚...”看着陳天羽那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蘇紫嫣正的不敢想像,那個修士的丹田被擊得粉碎之後,還能像個沒事的人一樣。

    “沒事的,丹田的破碎雖然是壞事,但對於我來說,可不一定是什麼壞事!有可能我會因爲這次丹田破碎進階還說不定了。”陳天羽有些無語的搖搖頭,沒想到蘇紫嫣擔心的是這個事情。

    “好了,別擔心了,如果真的有事的話;我還會這麼風輕雲淡。只是這次被他們傷得有些重,在這個地方,可能要三五天才能恢復!這幾天,就要辛苦你了!”見蘇紫嫣那半信半疑的眼神,陳天羽只好再次說道。

    “真的?”還是不相信陳天羽的話,但這是這個人說出來的,這就讓蘇紫嫣有種莫名的想要去相信。可她從來沒有聽說過,或是從史記中看到過,丹田被廢之後還能修復。

    丹田,那可是一個虛無的存在;可以這麼說,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天然的大陣;而丹田說在的位置,就是這個大陣的源泉或者說是陣基;但這個源泉或者是陣基被破,那這個大陣所能存在的時間就不是太長,可是是幾年或者是幾十年那般。這就是那些普通人只有幾十年壽命的原因。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陳天羽盯着蘇紫嫣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嗯,好吧!我相信你說的話就是!這幾天我會守候在你身邊,寸步不離,直到你恢復爲止!”肅然還在迷茫,可蘇紫嫣還是點點頭,對陳天羽說道。

    微微一笑,點點頭,陳天羽準備盤膝坐到這塊平整的大石頭上;慢慢的修養身體。可就在這時,蘇紫嫣卻是要陳天羽先從石頭上下來。

    不明所以的陳天羽從石頭上下來,卻是看見蘇紫嫣拿出一條棉絮方在了石頭上,,這才讓陳天羽繼續做到了上面療傷。

    直到天黑,陳天羽都沒有醒來;可是沒多久,陳天羽就睜開了眼,藉着昏暗的光,看向洞外。

    “進來吧!別老是站在外面!”陳天羽低聲的話語,讓蘇紫嫣疑惑不斷風看着動外;在他的感知力,根本就沒有什麼人的存在啊。

    “龍吟,你這身....”剛一進到洞穴之內,離殤就看着龍吟疑惑的問到。

    “受了點傷,沒什麼大問題,修養幾天就好了。你來此是有什麼消息嗎?”陳天羽繼續閉上眼,緩緩的運行着自己的元氣,修復體內的丹田。

    “現在的戰況不妙,聯軍花了一天的時間,並沒有攻下第道防線,反而和盟軍發生激烈衝突。依靠陣法輔助,聯軍今日損傷四萬餘人,盟軍損傷一萬五千餘人。到目前爲止,聯軍攻擊損傷十萬人左右,是盟軍傷亡情況的三倍。 шωш▲ тт kдn▲ c○

    在黃昏時刻,聯軍撤退,在盟軍十里外的地方安營紮寨;以免被盟軍突襲而沒有還手之力。依我來看,聯軍向要攻下 這西方所有防線,損失可能達到二十萬人左右!”聽見陳天羽說沒事,離殤就沒有再多去過問;就主動把前方戰線上的事情給陳天羽說了一邊。

    “好,我明白了!那個谷昌有沒有聯繫你們?”像是想到了什麼,陳天羽轉身問到。

    “有,說來也很奇怪!今天早上我街道谷昌發來的消息;他說,要我們隱藏好一點;據他所得的資料分析;聯軍有可能會分出一隻隊伍,專門針對我們的存在。”離殤很是疑惑,一臉迷茫的給陳天羽說道。

    然而,離殤不知道的是,更加疑惑的當屬陳天羽。一直以來,他先懷疑的人就是墨家的這個衛道者谷昌。可聽離殤的話,在聯軍未曾出動的時候,他就先提醒過離殤他們。按照谷昌是出賣者來說,離殤他們屬於陳天羽的人,那他們的損失不正是谷昌想要看到的嗎?可爲什麼要去提醒他們?這和出賣者的情節對不上。

    “嗯,我明白了!如果谷昌有給你們發消息或者是命令什麼的,第一時間通知我。離殤,這幾天你多注意一下戰場情況,以防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變化!”陳天羽心裏越來越沉重,這個幕後者是誰?

    “好,我明白!那我先去了,這幾天你注意安全!我和小六他們可能估計不上你!”離殤看了眼陳天羽,點點頭,轉身向着洞外走去。

    看着離殤離去的背影,陳天羽限入了沉思之中;這些人究竟是誰?是哪個勢力在這些修者的身後,在默默的推動這一切的發展?

    龍吟現在不得而知,也不明白是誰獲勝哪個勢力在針對自己;但龍吟知道,這羣傢伙善於利用人心來說事。就好比進攻華夏,那個幕後之人卻是算定自己一定不會坐視不理,所以才請君入甕。

    算了,明知是陷進,還非跳不可;陳天羽去是無奈的搖搖頭,轉而看着洞頂。龍吟,你又跑哪去了?自己貌似也有好幾年沒有見過他了吧!閉上眼,再次默默的運轉功法療傷,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回覆自己那破碎的丹田。

    一夜無話,蘇紫嫣也沒有去打擾陳天羽的

    修煉;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陳天羽的修煉是什麼樣子,原本以爲會和其他人那樣 ,周圍的元氣都是緩慢的向着那個人移動。可陳天羽的修煉,讓蘇紫嫣徹底無語;平淡無奇,不想其他修士那般掠奪天地元氣,而是和天地元氣達成共識,這些天地元氣歡快的融入到陳天羽的身體裏面。

    第二天八點左右,陳天羽被一陣激烈的鼓聲給吵醒;急忙睜開眼,看着站在洞口的蘇紫嫣;很討厭翻身下牀,來到洞口。

    看着洞外那濛濛細雨,陳天羽皺起了眉頭;看來,天公不作美啊!這樣的天氣,可不是誰都喜歡的。

    輕輕的來到了蘇紫嫣的身後,本想作賤般的從蘇紫嫣的身後抱着她,可陳天羽看了眼這倩麗的背影,還是無奈的搖搖頭。有時候,陳天羽真相給自己一巴掌,爲什麼一看見漂亮的女人就移不動腳?

    “紫嫣,情況如何?”來到洞口,與蘇紫嫣一同向着西方防線看去。卻是發現,在這濛濛的細雨下,就連十米開外什麼也看不清,更別說是幾十裏的距離。

    “剛離殤傳來消息說,現在情況不明;聯軍這次用五萬人壓向了第八道防線,好似要把第八道和底氣道防線打開。”蘇紫嫣淡淡的解說着,看了眼陳天羽。

    “第八道防線是昨晚盟軍冒死搶修出來的,應該能擋住聯軍一時半刻!”看着陳天羽的疑惑,蘇紫嫣好像知道陳天羽想要問的是什麼。不等陳天羽開口,蘇紫嫣就先說道。

    “既然只能擋住一時半會,那何必要啓動?只要聯軍的人數還在,你就是千座防禦法陣,還不是擋不住他們。既然建造防禦陣是治標不治本,而且有非要建設不可,那爲什麼不把這些建造好的法陣主動關閉,然後自爆。即可殺傷敵人,有不浪費資源,把有限資源最大話利用,有什麼不好的?那總別被聯軍一點一點拆去的好啊!”陳天羽很是無語,爲什麼這些傢伙就是這麼看不開了?

    “用在南方防線的那招嗎?讓聯軍投鼠忌器,這才能爲盟軍制造出有利的機會。”蘇紫嫣雙眼一亮,她不是沒有想過這招,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不能說有機會,只是說,這麼做的話比被聯軍慢慢的把法陣拆掉來的有意義。但不是所有的陣法都會被放棄,如果是我來指揮,那麼做第十八道防線開始,我就會加固前兩道防線,讓聯軍攻破的難度真假。緊接着,把三、四、五到防線隱匿,做好自爆的準備,加強第五和六到防線地的防禦。隱去第五道,特別加大第六道防線。命令大部分人員在第六道防線處加緊抵抗,給聯軍造成殊死一搏的假象,讓聯軍以爲,這道防線就是重中之重。

    在聯軍加緊攻擊第六道防線,無心防備之時,引爆第五道防線,那就能給聯軍的後方造成不可想象的傷害。再如此進行一次,聯軍就會小心謹慎。不管如何,他們明知道是陷進,還要望裏面跳;但第三次之後,這個方法就再無任何用處。那等聯軍的進攻到現在的這個地方,那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那聯軍的傷亡,應該還能增加三分之一左右。那是,盟軍的壓力可就不會像這麼緊張了!”陳天羽淡淡的說道,讓蘇紫嫣眉頭都皺了起來。

    利用這些人的心裏來做文章嗎?俗話說: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利用他們的警戒心理,製造一些勝利的機會。就如同在南方戰線那樣,利用倭寇的高傲輕低,慢慢一步一步的磨死他們。

    “好,我現在把消息傳給蘇家在西方防線的最高負責人,由他給盟軍高層提議,放棄第八到防線,啓用自毀裝置。”蘇紫嫣聽到了陳天羽的分析,點點頭。雖然陳天羽所說的不是最好的辦法,但卻是現階段最實用的方法。

    “現在沒用了,現在採用這個方法,取不到什麼好的效果!”陳天羽搖搖頭,不建議盟軍再用這種方法。

    “那現在改怎麼辦纔好?”看到陳天羽發對,蘇紫嫣有些疑惑的轉過頭來問着陳天羽。

    “現在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唯一能辦的,就是用武力強行把聯軍給打散,否則,沒有任何的辦法。照現在的情況發展下去,盟軍連一成勝利的機會都不到。而那一層勝利的機會,除非是老天瞎眼,降下成片的雷劫在聯軍的陣營。否則....”陳天羽搖搖頭,看着前方喊殺聲鋪天蓋地傳來。

    “真的就沒有機會了嗎?難道,上天也要滅掉華夏修真界嗎?”看着陳天羽那低沉的臉,蘇紫嫣瞬間明白,陳天羽這次是不會再出手幫助華夏這一方了。

    畢竟,誰會在幫助要自己性命的人了?況且,陳天羽最初的目的是卻幫助華夏一方;可卻是被華夏盟軍如此對待,打碎了他的丹田。如此情況下,陳天羽不幫助聯軍一方進攻華夏,那他就算是高義人士。否則,陳天羽真的那麼做了,也是無可厚非的。

    “小羽,你...你...你...”就在蘇紫嫣想到陳天羽這兩天的待遇是,卻是驚訝的叫了起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