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章 決戰之詭異迷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二十章 決戰之詭異迷局字體大小: A+
     

    (PS:求點收藏、求點訂閱...)

    按照離殤的話來說,他和蘇紫嫣所在的位置距離西方防線還有些距離,再加上他們兩人刻意隱藏的身形,應該不會隨便被人發現纔對。可現在不僅是被人發現,還被人找上門來,這就不得不讓人去懷疑這些人的目的。

    “那好,離殤注意保護一下紫嫣。小六你們加緊撤離,我看這次戰爭的目的好像不是爲了進攻華夏,進攻華夏只是這次目的的順帶產品罷了!大家做好一切應對準備,預防即將到來的大動亂時代。”陳天羽的聲音有些冷漠,還有一分擔憂。

    “好,我們明白!即使我們願意放下,可昊天也不會放下;即使昊天放下,迦釋同樣不會放下。這個結局,早在當年就也註定,不可更改!”韓愈搖搖頭,無奈的說到。

    不等陳天羽回話,小六韓喻如同離殤那般,就主動切斷了和陳天羽的聯繫。

    收起傳音玉簡,陳天羽慢慢的回想着這件事情的始末。

    從七年前的三月十八日開始,聯軍進攻華夏的目的就是爲了找到自己的屍體。他們一直以爲,自己在冥族所設計的那次捕獵中隕落,身體被華夏所得。所以八方壓境,目的是爲了逼華夏交出自己的屍體。

    可華夏修真界並未讓各國聯軍滿意,於是就爆發了正面衝突。華夏爲了守護領土安全,全力抵抗;聯軍爲了在這末法時代生活得更好,絕不能讓華夏獨自活的那具屍體。於是,就有了這場戰役的目的。

    那麼,是不是可以說,第二次修者大戰的目的就是爲了自己。不管是生還是死,他們都目的始終都不曾改變。

    而現在所要確定的就是,這次的佈局,是誰的主使?是誰在暗中操控這一切?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不多,但能知道自己身份的人都不可能出賣自己。那究竟是誰?誰在主導者一切?

    不再去多想這件事情,不管這場戰爭的目的是覆滅華夏修真界也好,還是以覆滅華夏修真界爲藉口把隱藏在暗處的自己尋找出來也好;但最終的目的都是要把自己尋找出來,捕獵自己,獲得自己的本源,在這末法時代同樣有法存在。

    不管怎麼說,華夏修真界也好,華夏之外的修真界也罷,這些人的目的都是相同。原本戰利品就只有這麼一點,若是少一方分割,那是不是要好一點了?

    想到這些,陳天羽嘴角輕微一笑,不管是誰在幕後算計自己,哪他就要做好承受自己怒火的準備。

    不再去想其他的,陳天羽再次盤膝坐好,閉上眼;有使以來的第一次認真調動體內的元氣,修復自己被那個傢伙偷襲給擊得粉碎的丹田。

    直到三個小時之後,陳天羽的耳裏傳來了一些響聲;有人來了,這是陳天羽的第一直覺。瞬息之間收攻,平躺在哪冰冷的鐵牀之上。強行讓自己的臉色變得蒼白,氣息混亂,就連剛剛銜接起來的丹田,陳天羽同樣讓它破碎。

    “小羽?你怎麼了?”突然間,一聲急促的呼喊傳來,讓陳天羽有些驚訝的睜開眼,看着鐵門方向。

    “紫嫣,你怎麼來了?”回頭,看着蘇紫嫣那焦急的模樣,陳天羽驚訝的喊道。

    “南宮清清,這就是你告訴我的沒事?哈哈...枉我把你當朋友,枉他把你當朋友;原來,這就是你這個朋友說的沒事,一切都好!”看着陳天羽那蒼白的臉色,混亂的氣息,蘇紫嫣轉頭,就對着南宮清清冷冷的問到。

    明眼人都知道,陳天羽根本一點就不好。可南宮清清剛纔去是告訴自己,陳天羽沒有什麼大礙,已經恢復了。所以蘇紫嫣這纔會一同與南宮清清來到這裏,想要把陳天羽弄出去。

    不去理會南宮清清的目瞪口呆,蘇紫嫣憤怒的對着這道鐵門就是一掌揮出。灰色的元氣帶着點黑色的感覺,讓人覺得有種涼風陣陣。

    在蘇紫嫣揮出的霧氣過後,鐵門就像被腐蝕了那般,坑坑窪窪,不見了蹤影;露出了一人進出的空隙。

    來到裏面的鐵牀變,蘇紫嫣更是憤怒;這裏裏面,沒有一滴水不說,就連陳天羽身下的鐵牀,真的就像是鐵牀。沒有枕頭,更沒有被子和棉絮;有的,只是一張薄如紙片的牀單鋪在這鐵牀之上。

    手一接觸到上面,全是金屬般的寒冷;別說是一個受了重傷的人,恐怕就連一個正常人在這裏都不能好好的休息吧!

    “小羽,走!我們離開這裏!”看着陳天羽慢慢坐起來的身子,蘇紫嫣不由分說的就把陳天羽架了起來,向着牢房外面走去。

    至於同樣跟着蘇紫嫣進到房間裏面的南宮清清,看着這樣的場面,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他所知道陳天羽沒有大礙,一切已經安好的情況;還是南宮明浩給她說的。至於是不是這麼回事,南宮清清也不是很清楚。

    哪怕是蘇慕飛,同樣皺着眉頭的看蘇紫嫣扶着陳天羽離去;就是不知道他的皺眉,是因爲陳天羽受到了這種待遇而皺眉了還是因爲蘇紫嫣不言不語的離去而皺眉。

    “南宮清清,我答

    應你的事情,我送小羽回去後會轉告那個人的;至於人家肯不肯幫忙,那就是人家的事了;我也無權做出任何決定。”走了幾步,蘇紫嫣聽了下來,同業不會的冷聲說道。

    “謝謝你,紫嫣姐姐!”聽到蘇紫嫣的回答,南宮清清歡快的說道。

    “不用謝我,我只是牀話罷了,至於人家是怎麼想的,那我就不知道了。還有,從此以後,我和你南宮清清不再有任何的關係,你是高高在上的南宮家大小姐,我們只是一些卑微的小老百姓!”不等南宮清清回答,蘇紫嫣頭也不回的說道。

    原本以爲蘇紫嫣會說些什麼,沒想到蘇紫嫣卻是說了這麼一出讓南宮清清皺眉的話。

    “紫嫣姐,我也不知道他會是這樣的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們給他一些補償不就可以了嗎?他不是做什麼生意虧了嗎?我們十倍補償他好不好?不好的話,我們百倍補償他也可以啊?你怎麼....”南宮清清有些不明白,蘇紫嫣爲什麼會說這樣的話;還說出沒有關係的話語。

    他們八大家族的人,誰和誰會沒有一點關係啊?可蘇紫嫣今天卻是爲了一個稍微關係好一點的人就這麼和她說話,這不是無理取鬧嗎?

    不僅是南宮清清不理解蘇紫嫣的做法,就連蘇慕飛同樣不明白蘇紫嫣爲什麼要這麼說。難道僅僅是因爲一個朋友收了傷,就要和八大家族的成員翻臉嗎?難道蘇紫嫣不知道,能和其他家族的成員成爲關係比較好的朋友,這是多麼難得的事情。所以,當南宮清清說完,蘇慕飛同樣認可的點點頭。

    “我不怎麼,我只是在說,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高攀不起你們這些大家族大勢力之人罷了!再見!哦,說錯了,是再也不見!”南宮清清的話,讓蘇紫嫣愣愣的停了下來,頭也不會的就對南宮清清說道。

    可陳天羽知道,對於南宮清清的話,蘇紫嫣是有多麼大的打擊;身體不禁的顫抖,是在說明她沒有想到南宮清清卻是說出這麼幾句話。

    “紫嫣姐,你這是怎麼了....”看着不斷離去的蘇紫嫣和陳天羽,南宮清清還是一臉的迷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師叔,這是怎麼回事?”想不明白的南宮清清,只好是回頭,看着同樣一臉迷惑的蘇慕飛。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可能是因爲他的朋友受傷了纔會這樣的吧!你也別放在心上,我們跟上紫嫣,看看他去哪裏找那羣人,然後我們親自求他!”蘇慕飛有些無奈,只好是如此回答南宮清清。無奈的搖搖頭,只好出此下策;畢竟,只有蘇紫嫣知道怎麼聯繫那羣人。

    此時,蘇紫嫣扶着陳天羽已經走出了這棟關押他的樓房,不高不大;卻是有着陰寒冰冷的氣息散發而出。這是一處陰寒之地,若是修煉水屬性功法的女生在這種地方修煉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之外,其他人到了這裏就沒任何的好處。

    男性屬陽,陰盛陽虛,男生到了這裏,時間長了都會出現一些不必要的症狀,更何況是重傷之人?

    這是誰?居然下此狠毒之手,看來,這一切,是別人早有的算計。

    剛剛離開這棟特殊的牢房,陳天羽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雖然自己的丹田還未徹底恢復,不能動用元氣。可自己的本源還在,而且還在無時無刻的運轉;神識、感知等什麼的都勸人在身邊。

    可在這緊急時刻,聯軍正在不斷的加大攻擊力度;可陳天羽卻是發現,有上合一高手,時候離體期的高手正向着這個據點急速趕來。看其架勢,好像是衝着蘇紫嫣而來的。

    轉頭,看了眼蘇紫嫣,發現蘇紫嫣根本就沒有發現前方快速行進而來的修士,這讓陳天羽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紫嫣,快點,我們快些離開這水泥地面,到那個地面上去!”雖然不知道這幾個人是不是衝着蘇紫嫣而來,但陳天羽可不想和這些人見面。轉而快速的高手蘇紫嫣,自己向要去的地方。

    “啊,哦!”不知道蘇紫嫣在想些什麼,反正蘇紫嫣驚愕了一下,就按照陳天羽的吩咐向着旁邊的空地上行去。至於陳天羽有什麼目的,蘇紫嫣從來都不會問的。

    十五秒之後,蘇紫嫣帶着陳天羽來到了這塊沒有混泥土的地面;在蘇紫嫣不注意之間,陳天羽就用土之本源帶着蘇紫嫣就來到了低下三米左右的地方。

    這裏,不淺也不深;如果修士用神識掃描地面,不刻意掃描的情況下,一般的深度就在兩米左右。而三米的距離,剛好能聽見地面上的 人說話;當然,這指的是陳天羽;蘇紫嫣是不是能聽到,那就不清楚了。

    五分鐘左右的時間,陳天羽去是聽到地面上多了十幾雙快速行走的腳步聲;看其樣子,應該是陳天羽發現的那些人到來了。而就在同一時刻,陳天羽同樣聽見了蘇沐風和南宮清清到來的腳步聲。雖然他們的步子很輕很輕,可在陳天羽的耳裏卻是如此清晰明朗。

    “蘇慕飛,聽說你們找到了蘇紫嫣?請問他現在在哪裏?”來然好像是看到了蘇慕飛,停下身子,有

    些焦急的問道。

    “走了啊,李欣然,怎麼了?”蘇慕飛看着來人,一臉疑惑的問道。有些搞不懂,明明緊張的前線,爲什麼還要抽出這麼些高手回來過問這見事情。

    “那牢房裏關的那個小子了?”沒有去回答蘇慕飛的問題,李欣然閉上眼,好似在感應着什麼,但隨即就睜大了眼睛,一臉憤怒的問到。

    “被蘇紫嫣帶走了啊?蘇紫嫣說了,想要他幫忙聯繫那羣人,就得把那個小子給放了,否則他就不會管!”蘇慕飛隨口就說了出來,有些迷茫的看着這個李欣然。

    “蘇慕飛,你壞我等大事!只有蘇紫嫣知道那羣人的聯繫方法又如何?先前是苦於找不到她在哪裏沒有辦法,可只要她出現了,就能有辦法從她口裏拿出聯繫那羣人的方法。可你...可你爲什麼要把那個小子交給蘇紫嫣帶走?你...你...你...現在他們走了多久了,還不快把他們追回來!你們 好愣着幹嘛!快去追啊?那個小子丹田破碎,還中了奇毒,跑遠的。快去追,不管什麼代價,都要把那個小子找回來!”聽到蘇慕飛的話,李欣然一聲長嘆,不聽的埋怨蘇慕飛。隨即轉身,對他身後這十幾個人憤怒的喊道,好似陳天羽對他們很重要那般。

    “是!李將軍!”李欣然身後,那時候離體期的高手,轉身就向着據點之外搜去。

    “喂,你們幾個!注意別傷到了我侄女啊?否則我大根會找你們拼命的!”對於李欣然所說的不計代價,蘇慕飛生怕這些人遇上蘇紫嫣後遭到蘇紫嫣的抵抗,急忙的喊道。

    “別聽他的,誰若阻攔,不停勸告者,殺無赦!”李欣然皺了一下眉頭,轉而對那幾人喊道。

    “星將軍、伍將軍,爲預防不必要的麻煩出現,還望兩位跑一趟!”不去理會蘇慕飛那憤怒的眼神,李欣然想了一下,覺得還不夠穩妥的再次吩咐道與他同來的兩個合一高手。

    “好,我們兩個就跑一趟!老星,我們走吧!聽說還有一個漂亮妹子哦!哈哈....”那個貌似是伍將軍的人轉身,對着他旁邊的夥伴說道。

    “李欣然,你要是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你李家,就等着承受我蘇家的怒火吧!”聽到這些人毫無顧忌的話語,蘇慕飛用手指這李欣然,惡狠狠的說道。

    “哼,蘇慕飛,別裝腔作勢的了;這件事,你家某位老祖可是同意了這樣做的。難道你是要當婊子還要立牌坊來顯示你的偉大嗎?哈哈...別那蘇暮武來壓我,如果蘇暮武真大方來了;爲了大事,他也活這麼做的!嘿嘿.....白癡!”看着愣愣出神的蘇慕飛,李欣然冷冷的一笑,轉身就在附近搜尋起陳天羽和蘇紫嫣的存在。

    “你們這樣做,難道認爲蘇紫嫣會配合你們去尋找那羣人的幫助嗎?”蘇慕飛的身體隱隱的有些顫抖,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修士;視人命如草荐,想殺就殺,想奪就奪。還以爲,在現在的這個年代,修士不再是以前記載的那樣。可爲什麼,還是沒有一點的改變?難道,別人的命就不是明瞭嗎?

    發現陳天羽身體的顫抖,蘇紫嫣急忙把陳天羽的手給握得更緊了。他不知道陳天羽是因爲傷重而顫抖了還是因爲被氣得顫抖,但她知道,陳天羽卻是有些生氣。

    “嘿嘿...蘇慕飛,你傻了不是吧!難道你認爲,就她一個賦神後期的小修,能擋得住合一修士的手段?他不出現便吧,只要他一出現。有的是辦法讓她開口說出這麼去聯繫那羣人。如此強有力的武力,怎能容許掌握在一個女孩子的手裏!”;李欣然輕蔑的一笑,轉而看向遠方。

    “很好,李欣然,這差事我不幹了,你們誰要是有本事的話,你們就去辦吧!”聽到如此說話的蘇慕飛,額頭上青筋直冒;不再去看李欣然一眼,轉身,袖子一甩,向着前線而去。

    “蘇慕飛,你這是給臉不要臉!”看着甩袖而去的蘇慕飛,李欣然那猙獰的臉孔,用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清清侄女,照現在的情形看來,也只能是靠你帶我去找到蘇紫嫣了!侄女放心,我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的,畢竟,我可是一個華夏人!”看着蘇慕飛的離去,李欣然轉頭,一臉和藹的看着南宮清清。

    看着李欣然那微笑的表情,南宮清清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再看看蘇慕飛離去的背影,南宮清清心裏冷冷的一笑。小要把我南宮家拉下水嗎?可你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明顯了?

    “李師叔,對不起啊!之前我們能找到蘇紫嫣了,是因爲她自己來找我們的,不是我們找到她的。可現在要我去找她,我還真是沒辦法!”蘇紫嫣一臉的苦笑,無奈的說出了先前找到蘇紫嫣的經過。

    “可是,清清侄女;蘇紫嫣可關乎着整個華夏修真界以及平民界的安危啊!如果,找不到她,受苦受難的就將是你我的親人啊?清清侄女,求求你了,我代天下百姓謝謝你了!”李欣然說着,雙膝跪了下去,跪在了南宮清清的面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