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決戰之救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決戰之救兵字體大小: A+
     

    看着聯軍的三萬先頭部隊在慢慢的癱軟,毫無反抗之力的倒在了地上的時候;佩斯瞬間眼神睜得大大的,不明白這是爲什麼?然而,僅僅是一個呼吸之後,佩斯同樣發現,自己的雙腳居然支撐不住上半身,同樣慢慢的向着下方倒了下去,不甘的眼神,看着那個南宮凌天。他不是傀儡嗎?這是爲什麼?。

    “不爲什麼?到了地獄的時候,別忘了告訴閻王,你們是蠢死的!”看着道格爾那不甘往下倒的身體,南宮凌天的眼裏沒有絲毫的憐憫,那冰冷的聲音讓在場的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南宮凌天,現在你是不是該爲我們大夥解釋一下,這西方防線究竟發生了何事?爲什麼他說凌天一號?爲什麼這些先頭部隊會毫無防備的在你們帶領下來到這防線深處?所有這一切的疑問,還請南宮將軍爲我等解惑。否則,我等只好是先得罪西方防線的前將士,我們可不想真在和聯軍拼命,後方被自己人偷襲!”上官無浩動了動身子,發現自己在吸收了那些霧氣之後,被藥物所禁錮的元氣居然已經能夠暢通無阻,很是輕鬆的就掙脫了身上的枷鎖。

    “還請各位同仁稍安勿躁,你們想知道的事情,我會一一給大夥解答。但在解答問題之前,還請大夥聽從我之建議,把所有陣法開啓到最佳狀態。我知道大家還在懷疑我西方前防守將士,但請大家記住,我們是華夏人就可以了!”南宮凌天看着前方那五十幾個合一高手,無奈的說道,只是他的無奈在衆人眼裏卻是不解。

    “好,那請你西方前將士所有人員待在這裏不動;你說的這些我立刻安排!大夥想必都知道西方防線的危及情況,還請大夥儘管防線,我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待。現在,還請大家按照原有各自前往各自的崗位。”上官無浩看了眼南宮凌天,再回頭看了眼身後這近五十個合一修士。劍他們都共同點着頭的時候,上官無浩迅速的發號了司令。

    “上官兄,小弟有一個不情之請;還請你通知大夥,這次前往各自的崗位者,誰也不許幫助誰。否則,但奸細論處。至於爲什麼,待會一起解釋。”看着正要行動的各方修士,南宮凌天急忙的說道。

    “好,再信你一次!”雖然不明白南宮凌天這麼做是什麼意思,但上官無浩還是選擇相信南宮凌天所說的話;選擇相信南宮凌天的依據,僅僅是他說的,不管他是誰,他都是華夏人。僅憑這點,上官無浩就選擇相信了他說的話。

    一分鐘時間不到,剛纔在這裏密密麻麻的人羣,轉瞬就就只剩下孤零零的近四萬五千人留了下來,地上躺着三萬二千人左右站着的人數大約有一萬三千人。

    “好了,現在改說說是怎麼回事了吧!南宮凌天,你應該知道,如果給出不了合理的藉口,將會有什麼後果降臨。”上官無浩等候其餘人全都離開了這個據點廣場,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崗位,這纔看着前方的南宮凌天冷冷的說道。

    “上官兄大可不必如此,你想知道,我會慢慢給道來。”南宮凌天幽幽嘆惜一聲,擡頭看了眼天空,轉而無奈的說道。

    此刻的這西方防線的最深處,據點上有着近四萬五千人;可卻是沒有一點聲音傳出,而有的,只是南宮凌天一人的嘆惜之聲。

    “即使你們不問,我也會告訴你們這裏說發生的一切情況。如果真要算的話,那西方防線早在一個說月前就已經被攻陷了。就在南方大捷過後沒兩天,西方防線全面崩潰。一度淪落到聯軍之手長達一個月的時間。”南宮凌天的話,除了癱軟在地上的道格爾等聯軍高層以及西方前防守將士清楚明白之外,其餘之人猶如是霧裏看花和莫名驚訝。

    “南宮兄,你...你....你說什麼?西方防線早就崩潰了,那...那...那現在...”上官無浩指了指周圍,好像不明白南宮凌天所說的意思。

    “不錯,的確就是這裏!所有的事情,地上的道格爾最是清楚明白!如果我說的是假,今天爲何會是我西方防線的將士去把這三萬聯軍帶領到這廣場上;如果我說的是家,那爲何他們會不費一兵一卒的就來到了這裏。我想,你們的疑問應該是這個吧?”南宮凌天看着人這些合一高手皺着眉頭的的神色,無奈的苦笑一下說道。

    一個月前的那天,聯軍趁西方防線的將士在接連作戰,疲憊不堪的情況下。共計出動兩萬五千精英軍隊,對其西方防線進行全面總攻,意圖一舉拿下西方防線。

    臨近開戰之前,聯軍卻是分出八千精英軍隊,在這個道格爾的帶領下,前去狙殺只有兩百人左右的隊伍。看到如此情況,南宮凌天下令,與聯軍決一死戰,縱然身死,也絕不讓這些聯軍精英好過。

    可誰知道,聯軍居然邊站邊腿,好似忌諱與盟軍將士拼命這般。一路上,不斷的有聯軍被擊殺,可能是很久不曾有

    過勝利,當時誰都沒有想到這會是聯軍的陷進。但即使是想到了,盟軍也還是非追不可。因爲,有不知名的兩百來個朋友正北八千聯軍精英狙殺;他們要做的,就是去援救這兩百來人。

    “南宮兄,你說的是不是各方戰線上出現的一隊奇怪修士;多則上百人,少則幾十人。從不和我們見面,但只要我們和聯軍開戰,他們都會伺機給予聯軍重擊。往往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讓聯軍每次的進攻都左顧右盼。”聽到了南宮凌天說有一隊兩百來人的奇怪修士,這些合一老怪瞬間就來了精神。

    “上官無浩,你說從不與我們見面。我看你是迄窺人家的功法吧,只要以禮相待,誰說他就不會去到我們據點做客。我南方防線能取得打劫,就是靠了這幫朋友的幫助;特別是哪個統領,嘖嘖,那才叫一個厲害!離體後期的修爲,殺合一期的怪物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就在上官無浩感慨着說完,他的身後有一人就不同意了他的說法,瞬間反駁說道。

    “蘇慕飛,你少吹牛了行不行,南方大捷的時候你還在家裏面抱媳婦了,你怎麼會知道那羣人去過你南方防線做客。你問問這些人,有誰不清楚那羣人的作風習慣,有誰邀請到過那羣人去做客的?吹牛也不看看是什麼地方?”就在那個被稱作蘇慕飛的中年剛說完話,就再次被人嘲笑的打斷。

    本來應該緊張的場面,但當南宮凌天說道戰場上這羣怪異之人的時候,大夥都不再那麼緊張,反而是活躍的談論着。

    “咳咳....大家還是先聽我把話說完,再繼續討論那羣人的事!我們這一追,就追出了十里左右的距離。不僅是沒有救到那羣人,自己等人反而是被困找了一座陣法裏面;被聯軍投下了特殊迷藥,全身癱軟武力,隨之昏迷過去,所有西方防線將士通通被生擒。

    直到我們醒來,那已經是十多天前的事情。那時,我們才知道,還有另一個我們的存在;另一個我叫南宮凌天一號,也就是先前道格爾所叫的那個人。因爲我們都沒有死。只是被控制住,留在族裏的靈魂玉簡不曾碎裂,所以這西方防線被攻陷之事,外人毫不知情!”南宮凌天看了眼地上的道格爾,眼神裏有這淡淡的微笑。

    “道格爾將軍,可否請你幫他們說一下,我說的可是事實?還有,你能出現在這裏,那兩百人的情況如何了?雖然我已經猜到了結局,可還是要你親自說一下比較好!”看着道格爾,南宮凌天那微笑的表情有些冰冷。

    “南宮凌天,你TM的是故意的吧!縱然你猜到了結果,爲什麼要我親自來說?雖然我今天是敗在了你們的手裏,可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就殺了我,別拿着些事情來侮辱我!”讓衆人沒有想到的是,聽南宮凌天提到那兩百人的道格爾,瞬間發飆罵人。

    這讓一直以紳士而著稱的西方人直接開口罵人,這得讓對方憤怒到什麼地步?還說士可殺不可辱的話語出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道格爾將軍,我們並沒有讓你說你們聯軍的計劃,我們想要知道的是,那兩百人的情況如何了?這對於你來說是無關緊要的事情!”被這個老外直接開罵,雖然不明白爲什麼,但南宮凌天還是皺着眉頭,耐着性子的再次說道。

    “南宮凌天,別給我活下去的機會,否則今天的恥辱,我會加倍奉還給你們這些卑鄙無恥的華夏人。你們不就是想要聽見我親口說,我八千精英聯軍被兩百人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嗎?我八千精英只剩兩千被嚇破膽的殘兵敗將,和一萬七千精英生擒一萬多華夏軍相比;那不就是最大的笑話?不就是天大的恥辱?”道格爾基本上是咆哮着喊了出來,對於這件事,他可是一直耿耿於懷,至今也想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與道格爾的憤怒相比,癱軟在地上的聯軍那一臉的冷漠算是給了道格爾的面子,可南宮凌天那些人錯愕的表情,就是比殺了道格爾還難受。

    “你說,你八千精英聯軍,被兩百不知名的人打得只剩兩千,確實是夠恥辱的。六千精英換兩百不知民修士的,確實是個天大的笑話!如此看來,那羣人還自己幫自己抱了仇,這也能讓我等安心不少!”南宮凌天肅然有些惋惜,可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又能如何?只能願他們在那一邊一切安好。

    “那請問你把他們葬在哪裏的,若是此戰過後我們能活下來,我們需要去祭拜一下這些不知名的勇士!”聽到這樣的結局,蘇慕飛的話有些沉重。

    “想要知道啊,你們自己去問他們葬在哪裏的?你們可以去問問他們什麼時候死?如果有那個死了,記得告訴我一聲;若是此戰過後我能不死,我一定會去祭拜他們,一定會好好招待一下他們!”扭頭,鄙夷的看了眼蘇慕飛,難得和這些華夏人說廢話。

    好像有千萬只烏鴉飛過那般,讓在場的衆人那袋有些

    眩暈;這個道格爾的話也太嚇人了吧,八千精英聯軍,損失了六千人,居然沒有能留下一個人?這是什麼概念?

    衆人倒吸口涼氣,呼吸有些沉重,眼神有着些許灼熱。此時,衆人瞬間明白,若是華夏方能把各方戰場上的這些人聚集在一起,那人數加起來是多少?若道格爾說的是真的,八千精英聯軍狙殺兩百人,不僅是沒有狙殺成功,反而還被反殺了六千。那按照此種情況算下來,若是能找到這些人助陣,那此戰的結局....

    “南宮兄,我知道大夥都在想什麼,那還請南宮兄爲我們大夥解釋一下。在你們被捕之後,這西方防線具體出現了什麼變故?”上官無浩低下頭,沉思了一下問到。

    “怎麼說了,或許應該說那是個無聊的傢伙吧!好像和清清認識,具體的事情,就由清清來和你們解釋一下。因爲清清是這西方防線唯一沒有被關押的人員!”南宮凌天皺了一下眉頭,有些無奈的把南宮清清推了出來。

    “小女子南宮清清,見過各位叔叔伯伯以及各位長輩;事情還得從西方防線崩潰的那天說起,但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回到了這據點裏面自己的房間,卻是完全想不起那天追出去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我表哥南宮明浩卻是告訴我說,那天我被敵人傷到了頭部,造成了一些記憶混亂,軍醫說需要多休息。可後來的幾天,卻是發現了了南宮明浩和南宮凌天的不同,與其不同的還有整個西方防線的作戰修士....”南宮清清一邊皺眉,一邊把當初發生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遍。

    這也讓衆人明白了聯軍的人造修士,和這西方防線說發生的劇變,居然讓外人沒有一點察覺。

    “清清侄女的意思是說,那個叫龍吟的傢伙故意來找你,爲的就是混入他們的研究基地,解救被困在基地裏面的真正防線修士。狸貓換太子,把傀儡人和真人對換?”上官無浩摸着下巴,有些不可思議的問到。

    “然後等着聯軍的先頭部隊到來,你們主動去迎接,表示你們是傀儡。而你們去是知道,我們之中有纖細,一定會想辦法用上次對付你們的那種毒藥,讓我們八萬作戰修士癱瘓。做到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華夏防守最是嚴密的西方戰場;以此來打擊其他幾大防線的士氣,做到最小傷亡的進入華夏內陸!”蘇慕飛接過上官無浩的話,平靜的說道。

    “你說的不錯,鑑於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那個龍吟就冒充墨家之人和我們商議,定下了這個請君入翁之計。算定了聯軍奸細混入我方會用當初那個方法把我們全部生擒,於是就從墨家哪裏弄到了一份相對的藥劑。把那個毒藥改變成了現在這種毒藥的解藥,於是當我們給他們放毒的時候,卻是在給你們解毒。而我們這些人的解藥,卻是另外配置。”南宮凌天再次給大夥解釋了這些聯軍癱軟在地上的原因。

    “嗯,那這些人該怎麼辦?”上官無浩想了想,看着地上的這三萬聯軍,皺着眉頭問到。

    “先把這些人全都封印,待會用得着!清清,封印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幕飛兄,聽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南方防線曾經請到過那羣人做可是吧!如果是真的話,那還請你幫個忙,由你出面,看能不能請到這羣人的幫忙!”南宮凌天看向了蘇慕飛,現在這西方防線能不能守住就要看那羣人願不願意出手了。

    “呵呵...南宮兄,你也太擡舉我了。我蘇家的南方防線確實是請到過他們去做客,可確實就像忘王明生所說的那樣,那時候我還在家裏抱媳婦,那會知道具體的經過啊!但是,如果你們能找到我大哥的女兒蘇紫嫣的話,她可能有辦法!因爲,上次就是她請到那羣人出手的。”蘇慕飛苦笑了一下,搖着頭說道。可看着衆人那殺人的眼神,蘇慕飛只好是把這個事情推給了蘇紫嫣。

    “大侄女啊,你不能怪叔叔,叔叔也是被這羣人給逼得沒法了;要是可以的話,我絕對不會出賣你的。”蘇慕飛只好是在心裏面不斷的給自己說道,好似在表明自己的無辜。

    “你侄女,蘇紫嫣?貌似先前我們好像見過你侄女?那你侄女在哪啊?如果在南方防線的話還請她來這西方防線,聯繫一下那羣人。”就在蘇慕飛說完話,王明生一臉思索的模樣,好像在回憶着什麼那般,只是他的話語好像不那麼肯定。

    “她在哪我不知道,貌似南方大捷之後,就已經不知道了去向;畢竟都那麼大的人了,誰還過問她去哪裏啊?”蘇慕飛搖搖頭,滿臉的無奈。

    “我知道她在哪裏,先前她還來到過我們西方防線,只是各位前輩把他們當着奸細圍了起來;結果就是一抓一逃,而逃跑的正是蘇紫嫣,被抓的那個丹田被廢。”原本正在抓緊時間封印那些聯軍的南宮清清,抽空的跑了過來,簡明的說了一下之後就跑了,留下一衆面面相覷之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