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決戰之局中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決戰之局中局字體大小: A+
     

    (PS:謝謝辰原兄的打賞,感激不盡,無以爲謝...)

    不是三十七人,可在陳天羽的感知裏面,這裏明明就只有三十七人?不,是剛來到這裏的合一老怪只有三十七人。難道,還有一人或者幾人是比合一老怪還....

    不等陳天羽想到其他的人在哪裏,或者是誰;突然間,陳天羽眼神凌厲的看着自己前方的低下,哪裏隱隱有這些許不同,和先前的地面有那麼點差異。難道...

    剛想到這,陳天羽就發現地面一陣蠕動,還沒等陳天羽回過神來,一個人影就已經出現在了陳天羽的面前,一掌拍在了陳天羽的丹田處。

    陳天羽應掌而退,蹬蹬的幾聲,就已經向後退了五米左右。而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從這些人來到這裏開始到陳天羽被突襲後退,全程也不過是在三十秒左右。如此時間內,南宮清清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陳天羽已經向着後方退去。

    看到陳天羽被突襲,蘇紫嫣一個閃身,來到陳天羽的身旁,伸手扶住了搖搖欲墜的陳天羽。只見此刻的陳天羽嘴角不斷的有鮮血流下,氣息極度的不穩。

    “哇...”在蘇紫嫣扶住了陳天羽之後,不過是三秒鐘的時間,陳天羽就噴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擡頭,冷冷的看着這些人。

    “小羽,你沒事吧!”蘇紫嫣有些慌了神,修士最重要的就是丹田,當丹田破碎之後,那這個人等同於一個廢人。而現在,陳天羽的情況正是如此。

    不知道陳天羽有沒有事,反正他用幻術幻化而出的一身白色長袍,現在已經消失無蹤。改而換之的是一身有些破舊的衣服,帶着點滄桑的面孔。他,已經不能維持幻術的存在,恢復到了原本的面目。

    “咳咳....我想知道,你們是故意針對我的了還是什麼?我想知道是不是我太傻?”陳天羽沒有去責怪出手偷襲他的這個人是否卑劣,是否有爲道義。如果雙方是敵人的話,那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能見到效果的那就是好方法。

    “可以這麼說吧!請君入甕,請的就是你!只要你到來,那麼後面的一切事情就好辦了!小子,別拿我們這些人當傻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趁我心情好,一併說出來,看看我有沒有什麼心情替你解惑!”看到陳天羽的疑問,上官無浩一臉鄙夷的看着陳天羽,不屑的說道。只是他那不屑的臉上,總是透露這自信的微笑。

    “嘿嘿....有,我怎麼會沒有疑問?但是,你們認爲,這樣就可以抓住我了嗎?我是我把你們當蠢蛋,而是你們太高看了你們自己!走!”陳天羽慢慢的脫離了蘇紫嫣的攙扶,搖搖晃晃的獨自站立在哪裏。在做完這一切之後,陳天羽的手瞬間抓住了蘇紫嫣的手臂,一聲大喊,看似陳天羽就把蘇紫嫣給扔出了包圍圈。

    (PS:向大夥推薦一本好書《十界輪迴》:該來的即將到來 該走的即將要走 逃不過的是輪迴 躲不過的是心魔 一位下山少年,步入繁華的世間,想要持劍走天涯,卻步入一盤巨大的棋局,而佈局之人卻是他自己,他在棋局之中攪動天下…………)

    看着蘇紫嫣被陳天羽拋飛而去,瞬間就有兩個合一修士跟了上去;好似要把蘇紫嫣給抓回來這麼簡單,可惜,被陳天羽扔出去的蘇紫嫣,好似速度很快那般,眨眼就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而做完這一切的陳天羽,同樣也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昏迷過去。

    當陳天羽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好幾天了,還是過了沒多久。只是被關押在牢房裏的陳天羽慢慢的坐了起來,一臉沉默的閉上眼,細細回想這直接被抓進這西方據點之事。

    希望蘇紫嫣能夠逃離吧,否則,自己可真的沒救了。

    就在自己發現丹田被擊碎的時候,陳天羽主動消散了鏡花水月的效果,以免讓人看出端倪。爲了把蘇紫嫣送出去,陳天羽用丹田被擊碎時還沒有消散掉的元氣,把她送到了地底;那看似被陳天羽扔出去的影子,只不過是陳天羽用元氣製造的應該幻影罷了。

    但是,這些傢伙爲什麼會出現在哪裏?這和自己與谷昌商議的計劃不同啊?計劃里根本就沒有這一步驟?這是怎麼回事?

    “吃飯了!”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進了陳天羽的耳朵裏。聽其聲音,帶着不解與疑惑,可陳天羽不知道他不解的是什麼?疑惑的又是什麼?

    看着來人,二十五六的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大。只是他的皮膚沒有自己的黑,衣着比自己的光鮮好幾倍。

    “謝謝,小哥,請問一下我昏迷了多久?外面戰事如何了?”陳天羽微微一笑,來到了鐵門這裏,把給自己的飯菜接了過來,微笑着問到。

    “你昏迷沒有多久,已就一個晚上多一點!現在是中午十二點二十八分,正是午飯的時間。至於外面的戰事,唉,別說了,一面倒的局勢啊!十八重防禦陣法,現在已經只剩下了七重....”這個送飯的小哥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背靠着鐵欄,淡

    淡的開始說道。

    原來,昨天下午,自己被上官無浩帶人擊碎丹田昏迷之後,上官明浩就吩咐防線之人好生守護陣法,若再出現張鐵蘭事件,定殺無赦。同時,全員處於一級戰備狀態。做完一切的安排,上官無浩就帶着昏迷的陳天羽離開了這裏。至於地底的蘇紫嫣,此時卻是在五里外的某個地方從地裏面鑽了出來。

    看着這四周陌生又熟悉的環境,雖然蘇紫嫣敢確定自己距離這西方防線不遠,可蘇紫嫣目前還不能確定自己是在哪個方向。看了眼天上的太陽,辨別了一下方向,蘇紫嫣來到了西方陣地,隱藏在了一座山丘上,默默的觀察西方陣地的狀況。

    當蘇紫嫣再次回到這西方防線的陣地之是,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聯軍的三萬先頭部隊早也和華夏的盟軍短兵接觸,戰況雖說不上什麼慘烈,但也讓人莫名的後怕。

    當西方三萬先頭部隊達到時,盟軍之中竟然有兩萬餘人突然反叛,從防線內部一路殺出一條血路,打開了十八座陣法,讓三萬聯軍如入無人之境。不費一兵一卒的就殺到了盟軍在西方防線的司令部,一舉擒下了盟軍高層五十二個合一高手。

    可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五十二個合一高手被擒下的時候,居然又有五人再次宣佈叛離。這讓那些被擒下不肯叛變之人臉色難看。剛纔大夥在商議如何應對的時候,口口聲聲說哪怕身死道消,也絕不做出這等遺臭萬年之事。

    可僅僅過了幾分鐘,就再次有五人叛離;錯了,是四人。因爲有一人是早就叛變了的,只是一直跟隨在盟軍高層,就是爲了在關鍵時刻取到大作用。所謂的關鍵時刻,就像是這樣,一舉拿下華夏盟軍所有高層。

    爲了可以拿下這五十二個合一高手,聯軍可是煞費苦心。辛辛苦苦發明了一種藥劑,無色無味,專門抑制修士元氣的運轉。所有,這五十二個合一高手,瞬間就沒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

    至於離體、賦神以及養靈期的子弟,同樣是這種藥劑的功勞。幾萬人,全都城了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至此,聯軍僅僅是用了三萬先頭部隊,就攻破了西方防線,取得了歷史性進展風一幕。十萬華夏盟軍,在西方三萬聯軍之下就這麼敗了;而且,並沒有傷到聯軍一兵一卒。

    這次,反叛的勢力分別是西方據點南宮家族;確切的說是這西方據點一直在這裏駐守的修士。而另外一部分人,則是一些無名無派的修士。五十米說是兩夥人?那是因爲南宮凌天領着聯軍三萬先頭部隊殺進來的時候,發現這一萬來人時表情有多麼的驚訝。

    “哈哈....我道格爾前段時間的連連失利,終於是在今天洗涮掉了所有的恥辱。哈哈....我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了防衛森嚴的華夏西方。哈哈...”昨天,就在南宮凌天率領前西方防線的所有修士帶領這三萬領軍先頭部隊到達據點的時候,那個身穿紅衣的西方人流着眼淚狂笑。

    陳天羽看着這個有些落寞的背影,靜靜的聽着這個送飯小哥的述說。

    “後來...”送飯小哥繼續開口,慢慢的說道。

    “凌天一號,你的功勞堪稱逆天,我現在就通知費爾,讓他把那些傢伙處理掉,以後你們就是真正的你們了!”在一衆不解的眼神中,道格爾看着南宮凌天,很是自傲的說道。

    “嘖嘖...八萬盟軍,如果有這是八座陣法的依託,想要拿下這西方防線,那還真是不簡單啊!只是現在,我就區區三萬人,不費一兵一卒就解決了你這八萬盟軍,這是何等逆天的戰功!這次的功勞,不僅是凌天一號功勞大,佩斯你的功勞也不小,回去後我會像教皇大人給你們請賞的。”道格爾看着前面的那個華夏人,一臉滿意的說道。

    “道格爾閣下,這幾人說想要加入我們,您看?”就在道格爾說完話之後,那個被他稱作佩斯的人急忙的說道,順便指了指身後的四個人。

    “參見道格爾將軍,將軍大名如雷貫耳,我四人甘願歸於您之座下,爲牛爲馬在所不惜!”佩斯剛剛說完,這四個人就先跪到了地上,不斷的恭維這道格爾。

    “哦,是嗎?我想,你們以前聽過我的大名,都是在不屑的嘲笑我吧!不過了,我也不是居泥於小節的人,只要你們能證明你們的用出,我當然可以考慮你們的歸順。否則,你們還是下地獄去吧!”看到這四個人,道格爾冷冷一笑,對於這些貪生怕死的華夏人,道格爾滿臉的不屑一顧。

    “謝道格爾將軍的開恩,我等這就爲您證明!”聽到道格爾這門說,這四人歡快的站了起來,看着身後被束縛起來的四十八個合一高手,一雙眼睛在不停的打量。

    “勾墨,你想幹嘛?”就在這四人轉身看着這些被束縛住的合一高手中,有一人凌厲的看着其中一人。

    這個被人稱作勾墨之人,看了眼那個人,眼裏閃過一絲懼怕之意;但隨即就冷冷一笑,好像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那般。

    “道格爾將軍,剛纔說話的這個人,別看他現

    在沒有修爲波動;可這是個荊手的傢伙,全盛時期有合一中期修爲,但哪怕是合一後期的修爲,對他都忌憚頗深。因爲他擅長隱身刺殺,八大守護家族歐陽家的歐陽無風,修真界之人稱之爲冥殺者.歐陽無風。”對着道格爾抱拳,勾墨一臉恭敬的說道。

    “冥殺者?原來就是你啊?還有,你叫勾墨是吧,可你說的這些沒有任何的價值,因爲這些人都是死人!不管是誰,都沒有任何的作用;再給你等一個機會,若是再證明不了自己的價值,那你們都一起去下地獄吧!”道格爾看了眼這個人,一臉不屑的說道。

    對於將是之人來說,知道這些人的各項擅長有屁用,人都死了,難道還能再爬出來和他道格爾對着幹不成?

    “道格爾將軍,我能爲您提供華夏東南方防線的情報!您看....”這時,在勾墨碰壁之後,又再次有一人站了出來恭敬的對道格爾說道。

    “混蛋,李浩,你這叛徒,你要是敢把東南方防線的情況賣給敵人,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然而,不等道格爾說話,在勾墨四人的後方,就又有人再次憤怒的喊道。

    “嘿嘿...這樣纔有意思,也只有這樣,才能體現你們的價值!你們上了?是不是都有同樣的情報?”道格爾的話,無疑是在表明,這個叫李浩的人已經獲得了他的認可,有活下來的機會。

    “是,我可以把北方戰線的情報彙報給道格爾將軍!”到了這個時刻,這幾人都知道,若是不給一些相關的東西出來是很難活命的。

    “趙炎罡,你這是在自尋死路,你北方趙家看來是想一舉除名了是吧!”勾墨後方的四十八人中,再次有一人再次冷冷的說道,聽其聲音,好像是爲少婦。

    “東方明玉,我就是在自尋死路又如何?只要我不死,我就可以再建一個趙家,可我若死了,即使北方的趙家保存了下倆,還不是同樣的名存實亡!哈哈...無論我做何選擇趙家都是一個結果,我何不選取一個對我利益最大的那條路!”趙炎罡回頭,冷冷的看了眼東方明玉,轉頭對着道格爾滿臉的恭敬。

    “哈哈...不錯不錯,你們華夏不是有句古話,叫做識時務者爲俊傑嗎?看來趙道友和李浩道友可是深得這之中的精髓啊!哈哈....”聽到如此話,道格爾滿是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這就是華夏人,可憐而又可悲的華夏人!他們不爲自己的出生考慮,不爲自己的後代考慮。他所要做的就是,只要自己活着。怎麼可能會去爲了那點不切實際的利益,而把自己的生命搭上去,那纔是最大的不值。

    “呂岩、劉暉,你們兩個要是敢把東方防線和北方防線的情況給說出去,我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不等接下來的那兩個人說話,找勾墨四人後方就有人再次喊道。

    “哈哈....看來,你們去確實是有點用處的嘛!既然如此,那我就免爲其難的把你們留下來吧!佩斯,下面的人都控制住了沒有?我們先接手這西方防線吧,把倉庫守護好,預防不必要的事情發生。”看着佩斯點頭,道格爾很是滿意。

    讓道格爾沒想到的是,這十萬大軍,有兩萬居然是他麼聯軍的人馬。那也就是說他五萬大軍不費一兵一卒隨隨便便就解決了華夏西方防線的八萬大軍。這樣的戰績,恐怕歷史上都不曾有過吧!

    “道格爾將軍,那我做什麼?我們的人都出現了嗎?”這時,南宮凌天恭敬的站了出來問道。

    “凌天一號,我們在西方盟軍中的人已經全部出現了,現在就等大部隊開來,直接攻入華夏復地,消滅所有膽敢反抗的勢力和個人!”轉頭,看着南宮凌天,道格爾很是滿意的點着頭。

    “哦,那這樣挺好的,從此以後,就再誒華夏修真界,全球所有勢力屬你西方教廷最大,其餘附屬,這也實現了你西方教廷多年以來的願望。如此一來,你西方教廷終於可以合二爲一,成爲至高無上的勢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南宮凌天很是滿意的點着頭說道,只是他的話,讓道格爾皺起了眉頭。

    疑惑的回頭,看着這個南宮凌天,道格爾覺得哪裏有不對勁的地方。看着南宮凌天那平靜的眼神,道格爾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凌天一號,你什麼意思?”雖然心裏有疑問,但道格爾不想相信這是真的,因爲他不相信費爾會叛變。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在說,謝謝你爲我找出了這些叛徒的存在。否則,那將是不可想象的損失!還不動手,更待何時?”南宮凌天手一擡,瞬間出現一個明亮的小光球,大概只有三分之一風雞蛋那麼大小,向着地面就不斷扔去。

    “轟轟轟...”的聲音不斷傳來,在南宮凌天那前西方防線的駐守軍手裏不斷的有光球扔下,一層霧氣不斷升起,把這在場的十三萬人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這是爲..爲..爲什麼....”霧氣中的道格爾,身體逐漸的沒有力氣,在倒下的瞬間,向着南宮凌天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