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決戰之算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決戰之算計字體大小: A+
     

    (PS:這章過後,小羽就更新了一百萬字;從開始到現在,我還真沒有想過,小羽能堅持到現在。但這離不開各位夥伴的支持,謝謝你們對小羽一直以來的支持,小羽感激不盡。厚顏求一次訂閱、收藏好嗎?成績差到爆了......)

    請君入甕?陳天羽難道還有什麼計劃嗎?可爲什麼韓瑜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情?

    “請君入甕嗎?小羽,這次你有多少把握?”雖然不明白陳天羽說的是什麼,但蘇紫嫣還是選擇無條件的相信他說的話。

    “把握?如果我告訴你,除了這西方防線之外,其他七處站場有八成的擋下聯軍,六成的反攻機會,四成可能殲滅聯軍。而這西方防線,能守住的可能性都不足兩成。而這兩成的機會,還要這次的計劃成功,否則。唉....”陳天羽擡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

    現在午時兩點左右,按照離殤的情報來計算,聯軍對西方防線的進攻時間應該是在下午三點半到四點之間。

    而現在,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準備,希望這次計劃能夠順利吧!谷昌,希望你這個墨家衛道者不會讓我失望。

    “小羽,只有兩成嗎?”看着陳天羽那凝重的表情,蘇紫嫣有些不敢相信的問到。

    她可還記得,當初陳天羽去到南方防線的時候,用區區五百人就破滅了倭寇一萬聯軍。雖然當時的損傷有點慘重,但那點損失和和那次取得的成果就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現在,西方防線這裏有了將近十萬大軍,而對方聯軍僅僅纔是己方的三倍。這可比當初的二十倍差距比起來簡直是小了太多太多。可看陳天羽的表情,不在是當初那麼自信,二是深深凝重。

    “是啊,或許連兩成的機會都不到!但這有能有什麼辦法?如果這次防守失敗,那就意味着,華夏修真界已經名存實亡,等待我們這些人的就將是無休止的追殺。直到,全部滅亡爲止;那接下來,就該輪到普通人。被當成牲口一樣的販賣,被當成牛馬一樣的勞作,即使陽光明媚,那也是暗無天日。”陳天羽看着天空,說這一些很是消沉的話。

    “小羽,真的沒有一絲翻盤的機會嗎?”蘇紫嫣當然明白陳天羽說的是事實,可他就是不願意相信。

    “沒有一絲翻盤的機會,但我從來不信命運,我也不信上天註定。所以我要博取那不可能中的可能,製造一絲翻盤的機會。”突然間,陳天羽眼神凌厲,看着天空,好像哪裏有什麼人值得她關注那樣。

    “走,迅速趕往南宮家據點,和南宮凌天等主事者商議一下具體的行動計劃。我怕有人聽說了這裏是三十萬聯軍時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突然間,陳天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等蘇紫嫣說話,拉着她就快速離去。

    下午,兩點五十二分

    西方防線第十八道陣法處,一男一女出現在了這裏,看着閃爍這五彩斑斕的光幕,陳天羽滿意的點點頭。自南宮凌天從祕密研究基地出來之後,想是彼岸了一個人似的;迅速組織人手,快速的構建陣法。不計損失的把原有七道防線,改變爲了現在的十八道防線;不僅是如此,這些防禦陣法可都是攻防幻三重陣法的結合,這讓陣法的效率大大提高不少。

    “這位兄弟,在下龍吟,特趕來略進綿薄之力;還望小兄弟通傳一身!”站在陣法外,陳天羽對着裏面守護陣法的修士說道。

    向着前方看去,陳天羽還是比較滿意的點點頭,每道防線之後,都有這將近百人在吃守護。只要一有什麼情況,後方之人就能迅速的趕來支援。

    “龍吟,沒有聽說過有這麼一號人物會來防線;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交出身上所有東西和你旁邊的這人個女人;然後,滾,要麼我們就要抓聯軍奸細了!”然而,原本以爲這些人不知道自己,也可能會通知一下主事之人。

    卻是沒有想到,這些人不通傳不出奇;而且還趁機敲詐勒索,阻攔其他人之路。這樣的話,讓陳天羽很是平靜的安靜了下來,不再用微笑的言語看着這人,反而是冷冷的看着這個人。

    “是嗎?原來這就是你們這些新來的所做的事情,你們這是爲聯軍減輕負擔啊!給...”然而,沒有等陳天羽把話說完,陣法裏面的那個守衛者就不聽的喊道。

    “看來你是不想交出來了,兄弟們,又來了一個奸細!還有一個女奸細哦,哈哈....”見到陳天羽嘰嘰歪歪,這個守衛陣法的人瞬間嘿嘿一笑。

    這樣的情況,是陳天羽萬萬沒有想到的;他從來沒有想到過,到了現在的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人在想別的心思。

    或許吧,人各有志,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爲在這混亂的歲月,誰都不會知道當大戰結束的時候,他們還能不能看見明天的太陽。

    “這就是你說的商量事情?”看着陣法內不斷叫囂的人,蘇紫嫣好奇對着陳天羽說到。

    “這……”陳天羽無語的抓抓腦袋,不知道該怎

    麼回答蘇紫嫣。

    “商量事情?我看你是來聯繫同夥的吧!說,你的同夥是誰?”聽到蘇紫嫣說來商量事情,像是踩到了這個人的尾巴那般,指着陳天羽不停的大叫。

    同夥?如果真要算的話,那就非南宮輕輕莫屬了,可南宮輕輕算是奸細嗎?

    而此時,看着陳天羽才兩人,這道防線之後的人瞬間就跳出陣法,把陳天羽兩人給攔了下來。

    “想走?你以爲這裏是你家還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兄弟們,大夥一起上,把這對狗男女抓起了,”見陳天羽兩人久久不說話,這人帶着裏面的防守在眨眼間就把陳天羽兩人給團團圍住。

    “我不想傷你們,現在我要去找南宮輕輕,是你們給我通報還是我自己進去?”陳天羽皺起了眉頭,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短短的半天時間,這西方防線全給變了一個樣?

    “傷我們?哈哈……你以爲你是誰?隨隨便便跑出一個啊貓啊狗要我通報就通報,你算老幾啊?”陳天羽的話,不僅是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反而是讓這人更加的肆無忌憚。

    “你們如此做?對得起你們自己的良心嗎?還是說,對於這場大戰毫不在乎?”對於這幾人的表現,陳天羽只能說是悲哀,一臉陰沉的問道。

    “你說對得起?哈哈……小子 你就別逗了;你不看看,有那個修士是願意死的?至於名錘千古,陰靈永在存?那你還是去告訴小朋友奧特曼來了,來拯救大夥於水生火熱之中。”這個人鄙視的看了眼陳天羽,眼裏帶着濃濃的不屑。

    “如果說,每個人都向你這般,豈不是整個修真界都亂套了?”對於這個人的思想,陳天羽真的不明白,也不懂。

    “嘿嘿……別給我說什麼大道理,我只知道在這次戰役中撈點好處,然後找個地方安心的修煉。管他日月變遷還是滄海桑田,我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勝利!好了,你待會安心上路吧。誰要你這麼倒黴,偏偏遇上了我們。”只見這人手一揮,圍在陳天羽旁邊的十幾個大漢瞬間就像陳天羽兩人撲了過去。

    然而,就在陳天羽準備出手的那一刻,一道聲音就傳進了這個人的二里。

    “你們這是在幹嘛呢?想造反?”看到防線外的情緒,南宮輕輕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這些人,是今天早上剛換上來駐守的修士,可他們的做法就有些不敢恭維。

    對來到陣法外想要進入陣法參與的修士來說,這些人的做法無疑就是敗類種的敗類。想要去到防線報道,好啊,叫出一定的寶物就可以進去;不交,可以啊,你不是來參與防守的嗎?那你就在陣外防守好了,如果你想構建防禦陣法,可以啊?不會,不會可以向我們買啊?

    什麼?多少錢?這種保命的東西是能用錢來衡量的嗎?要靈石,靈石懂不?沒有靈石,沒有靈石你來駐守個屁啊?要麼滾,要麼你是聯軍的奸細。

    如此種種的做法,讓很多的人見不慣,紛紛向上面反應;可上面要加緊制定出應對聯軍這次的作戰計劃,這些小事情就交給了年輕一代。

    但是,年輕一代誰也不服誰,這麼可能有一個統一的意見;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更讓人可氣的是,一些年輕一代還大肆的宣揚真要如此做。

    現在的南宮清清,和她同輩的人太多了,能與他比肩甚至是超過她的,也有不少的存在;而且,就連身份,也不會比她低。就如面前攔住陳天羽的這位,這是八大家族李家派來的一隊修士,身後之人是李家的應該嫡系公子:李耀文。

    李耀文仗着自己離體期的修爲,在年輕一輩中也屬於高手的存在;隱藏,根本就不把其他人放眼裏,對於其他人所說的事情,這個李耀文依然是我行我素,從來不曾有一點收斂。

    就半天的時間,已經有不下兩百人反應,李耀文的這個僕強行收取他們的寶物,還把他們當奸細抓起來。其中有一個賦神後期的年輕散修收不了這種窩囊氣,就像李耀文反抗,可他賦神期怎麼和立體期的高手相提並論。結果不用說大家都知道,那個年輕人被李耀文打陳了重傷,當成了奸細給關了起來。

    南宮清清之所以來這裏,一是來看看發現出是否有和異樣,二是預防上次那個年輕人所發生的事情再次發生。可是,令南宮清清沒有想到的是,這纔剛來到這裏,就看見了李耀文這個狗腿子張鐵蘭把陳天羽和蘇紫嫣攔了下來。

    以蘇紫漠的脾氣,誰敢對他妹妹出手,就是合一老怪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才行;可這個張鐵蘭,卻是看也不看一眼的就想對着兩人出手。至於跟在蘇紫嫣旁邊的陳天羽,現在卻是一身白色的長袍,微長的頭髮在微風中輕輕飄揚。

    看到陳天羽這幅裝扮出現,南宮清清就知道,他還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他是誰;可現在的情況,不管是他反抗張鐵蘭也好,不反抗被張鐵蘭抓起來當奸細也罷。到了那時,他不想被人記住都難。

    “南宮

    小姐,我這是在抓這對奸細了;您來了就順便幫我們一下,這次的功勞我們全給您就是!”看着南宮清清的到來,張鐵蘭嘿嘿一笑,不繼續向陳天羽兩人抓去,也不向後退開,就這麼把陳天羽和蘇紫嫣攔在了那裏。

    他那看着南宮清清的表情,好像就認定了陳天羽兩人是奸細。不讓開,就是要看你南宮清清如何處理。一個不好,那你南宮清清就是是同奸細的罪名。

    “清清,現在我不想管這些人是誰,這西方防線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敗類;但是你立刻帶我去見南宮凌天他們,遲則生變啊!”陳天羽不想去理會這個把自己攔下來的人,因爲陳天羽想到了一種可怕的結果。

    這次的十萬大軍裏面,真的有可能有奸細的存在;如果不能在最開始的時候把奸細給抓出來,那後果就不用猜了。尋找這批奸細和無聲無息吃下聯軍這三萬先頭部隊,就是請君入甕的目的。

    “呦,還清清,你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熊樣,也配....”然而,這個張鐵蘭的話瞬間就沒有了,轉而是一陣喝咯喝咯的聲音傳來。

    “對於你這種人渣,留在這世上就是浪費糧食,死了是浪費土地,修仙是浪費資源,取媳婦是浪費女人。如此一無是處之人,留在這世上還有何用?”陳天羽那冰冷的表情,右手捏在了這個人的脖子上。喝咯喝咯的聲音,正是從他的口裏發出來的。

    “你...你知道我家少爺是誰嗎?還不快放了張隊長,跪下祈求原諒,否則我家少爺李耀文不會放過你的!”看着陳天羽手裏的張鐵蘭眼睛都已經鼓了出來,跟着他一起出得陣法的人不斷的喊道。

    只是,他們卻是一邊喊一邊向後退,身體不斷的在顫抖。這種場面,自從他們跟了李耀文之後,何時經歷過?即使是經歷,那也是看着別人被他們如此。

    “李耀文嗎?我還以爲是李耀武,要是想找我麻煩,叫李耀文來找我!”陳天羽的話很冰冷,冰冷到南宮清清都一陣發寒。他知道,陳天羽生氣了,不是一般的生氣。

    南宮清清看到。陳同樣的右手輕輕用力,那個不可一世的張鐵蘭瞬間就歪向了一邊;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到死都不明白,陳天羽爲什麼敢動手。

    看着張鐵蘭的身子就這麼軟軟的倒在地上,和他一起出來的那十幾個人瞬間一聲尖叫,連滾帶爬的向着防線後方的據點行去。

    “小...”南宮清清真要開口說話,但去是被陳天羽阻止,雖然不明白陳天羽這是做什麼,但南宮清清還是安靜了下來,看着陳天羽的眉頭慢慢深鎖。

    “不好,聯軍的先頭部隊已經來了,大概還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清清,快點通知南宮凌天他們,按計劃行事!”好像是明白了什麼,陳天羽聲音有些焦急的喊道。

    “好,我....”然而,南宮清清才說道兩個字,就再次被人打斷了。

    “好,好什麼好!哪裏來的奸細,還不束手就擒,老實交待,你們究竟還有多少奸細的存在?否則,我會讓你體會到生與死的區別!”就在這時,一箇中年漢子的聲音出現在了那到防禦陣法前方,一臉冷冷的看着陳天羽。

    看到這個人的出現,陳天羽的心瞬間有點冰涼;能如此快速的移動到這裏的人們,那除了合一老怪之外,可就不會有其他的人存在了。

    “小羽,這是八大守護家族上官家的上官無浩,合一中期修爲!這種老怪,這麼會跑到這裏來了!”看着陳天羽一臉皺眉的樣子,蘇紫嫣就對陳天羽小聲的說道。

    這種時候,如果蘇紫嫣選着傳音,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合一老怪能輕易的截取到傳音的內容。若真的到了那時,這合一老怪是可以輕易改變傳音內容的。若是真被這些老怪截到了傳音內容,再隨便改一下,那陳天羽和蘇紫嫣就是跳到了黃河也洗不清了。

    “既然都是前輩高人,來了何必要躲躲藏藏了。出來露個相,讓我們這些小輩見識見識也好啊!”擡頭要,陳天羽看了眼前方,再左右掃了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

    “呵呵....小輩可真是厲害,就憑你這一手,現在年輕一輩中都可以算得上天才之人人。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居然能發現我們這羣老傢伙的存在,現在我到是懷疑,你是不是隱藏了修爲?”就在陳天羽的話落之後,有一箇中年婦女的聲音響了起來。

    緊接着,陳天羽的周圍居然出現了三十左右個合一高手,瞬間把他和蘇紫嫣圍在了中間。不讓他們兩個有一絲逃脫的可能。

    “各位前輩,你們可真看得起我啊?爲了小子區區一人,居然勞動你們三十七人共同出手。這是小子我的榮幸了還是各位前輩的....”似笑非笑的話語,讓這三十七人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小子,你說錯了,不是三十七人,而是....”就在這時,陳天羽的前方,那個上官無浩嘿嘿冷笑這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