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自作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自作孽字體大小: A+
     

    擡頭,看着這個全身同樣沒有一點氣息散發,漫不經心的陳天羽;洛瑤敢肯定,如果不是自己早就知道了這個人是誰的話,那洛瑤敢篤定,這個傢伙就是個裝逼貨。

    “小羽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雖然沒有我說的那麼慘,但也相差不是什麼太遠,恐怕一兩年內,我的修爲是別想有絲毫的寸進了。這次來找你,是因爲東方家主戰場東方防線東海那邊有個熟人拖我過來看看你。她說幾年不見,不知道你身邊又有多少鶯鶯燕燕?是否已經把她遺忘!”洛瑤平靜的看口,但那輕微的話語,讓陳天羽皺起了眉頭。

    東方防線?八大家族之一的東方家,自己認識的就只有一個東方明,而且只能算是一個普通朋友。關係不好不壞,雖然關係和南宮清清差不多,可東方明不是女生,自己就沒必要對他那麼好。

    “東方家的人不應該有人知道我纔對,更不可能會有人知道我在這裏!其次,如果你說的是她,那她不可能在東方家的防線,否則我早就收到了消息!說說吧,你在哪看見她的!”陳天羽搖搖頭,否定了洛瑤的話。

    “看來你還真是小心翼翼啊,替她跑一趟路可真不值。不僅是沒有得到什麼好處,而且還讓人家這麼不信任,也讓自己差點搭上了道心。他的確是在東方防線,東方防線可不止有東方家一家的存在!”洛瑤微微一笑,那笑容,讓陳天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說說吧,你在哪看見她的!”陳天羽端起面前的茶杯,再次茗了一口;擡頭,看着這個瑤池而來的洛瑤。

    “好吧!看在你如此求知若渴的模樣,那我就免爲其難的告訴你把。這件事,還得從七年前說起....”洛瑤喝下了杯子裏的茶水,向雲惜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的茶杯也是空空如野。

    看到這種情況的雲惜,轉頭看着陳天羽,只見陳天羽默然的點點頭。都囊着一張小嘴,很是不情不願的給洛瑤到上茶水。

    原來,在七年前,瑤池有人無意見在山下遇見一對父女;女兒傾國傾城,父親中年帥氣。只是當時卻是身受重傷,奄奄一息。而這兩人,父親合一初期修爲,女兒只是一個普通的化丹境。

    如果這兩人被發現晚上那麼一時半刻,那就再也沒有救治的任何希望但就是如此,也消耗了我瑤池不少東西才把這兩人救活。但這也是兩個月後的事情了,也就是說,瑤池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真正的讓這兩人脫離了鬼門關。

    但有經過了兩年,這兩人的傷勢這才得以好轉,勉強可以下地走動。也就在這時,洛瑤驚愕那個女孩成爲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也讓洛瑤對着個女生產生了極大的好奇,爲什麼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卻是對他瑤池的幾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一點也不在意。

    在這兩人上得瑤池第三年,兩人傷勢終於完全康復;不,應該說是那個父親的傷勢全部痊癒了,至於那個女孩的傷勢,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完全康復。

    爲了彌補瑤池因救她父女兩說消耗的資源,瑤池的封御長老要求她嫁給他的孫子封廷皓;或者是嫁給段南山長老的外孫洪興武或者孫子段明德,還有就是蔡心怡長老的孫子斐義。在加上幾個執事的孫子兒子之類的,共計有十五個年輕才俊讓她選擇。

    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這十五人中她必須選擇一個來做爲丈夫;瑤池的東西,從來沒有給予外人使用的到理。

    在洛瑤說道這裏的時候,她的眉頭皺了起來,因爲他發現陳天羽的殺氣很可怕。即使這殺氣不是對她散發的,洛瑤同樣感覺到了如墜地獄般的感覺;那種冷,遍體生寒。

    “小羽,你別這麼大的殺氣,等我把事情說完你再發火也不遲。”看着陳天羽那殺氣,洛瑤皺起了眉頭,無奈的說道。看來,她說的可是實話啊!只要他想,即使我瑤池再隱祕,也不可能逃過他的有心追捕。如此一來,瑤池滅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見到陳天羽殺氣收斂,淡淡的點頭時;洛瑤再次開口繼續說道。

    然而,就在瑤池衆人逼迫那個那才無論如何也要選擇一個做爲夫君的時候;卻是看見那個女孩微微的一笑,一臉不屑的看着瑤池的重爲高層。還以爲是自己眼花,看錯了這個人的表情,卻是沒有想到,這個女還的父親同樣一臉不屑的看着瑤池衆位高層。

    還沒有等瑤池的人反應過來,那個女孩的父親就平淡的開口說道:我從來沒有想到,瑤池的衆位高人,卻是欺負我師徒兩人單勢弱。既然如此,那就請瑤池的衆人考慮好後果。是大家和平相處了還是我們師徒兩今天死在這裏,從此你瑤池覆滅。你們要是認爲我這是威脅,那就算是威脅,我古通天可不會在乎這些。

    當古通天之名出現在這瑤池大殿的時候,衆人知道這事情恐怕很難善了了;畢竟他們已經把事情做到了前面。隨

    即只好將錯就錯,以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爲藉口,由逼婚該爲提親。但無論如何那個女孩都要選着一個瑤池兒郎,否則瑤池同樣不會顧及古通天那縱橫家的名頭。

    可這時,那個女孩開口說話了。她說:你們這可是自掘墳墓,現在聯軍大舉入侵,你們去是在這裏逼迫他人,看來,瑤池真的離滅亡不遠了。

    但那個女孩說道這裏的時候,古通天就扔出了兩大堆東西;識貨的人都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可比救治古通天兩人說消耗的資源價值更高几倍。

    “瑤池救治我師徒兩這事,我古通天感激不盡;些尋補償,不足掛齒。但你瑤池逼我徒兒雨傾城下嫁你瑤池之事,你們若是給不了一個滿意的交待,那你瑤池真的如我徒兒說的那般,滿意存在的必要了。告辭,小雨,我們走!”古通天說完,轉身就像瑤池大殿之外走去,身後去同時跟着雨傾城。

    “放肆,我諾大瑤池,傳承於仙古西王母之手,如今也過萬萬年之久,豈是你個小門小派之人可以比擬的。這件事情,你是答應了也的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蔡心怡長老就大拍桌子,站了起來向古通天兩人吼道。

    不僅是蔡心怡,就連同段南山、封御幾人同樣如此說道;但這樣凌厲的話語,只是讓這師徒兩冷冷一笑,看向瑤池的眼神更加的充滿了鄙夷與不屑。

    “小雨,我們走吧!和失心瘋之人說話,我們要多多擔待,要以包容之心來對待!”沒有去理會蔡心怡幾人的叫囂,古通天只是微微一笑的看着雨傾城,帶着他繼續向瑤池外面走去。

    可讓古通天和雨傾城沒有想到的是,封御幾人在他們師徒兩的飯菜裏面下了毒,就在這兩人快要離開的時候,蔡心怡一狠心,就讓這毒發作。只是,這樣做所帶來的結果就是,惹得這兩人咳血狂笑。

    而就在這時,我師父瑤池洛婉清從閉關之處終於是趕到了這裏,強行攔下了正欲出手的段南山七人。文明瞭事由之後,卻是兩難。最後卻是給了那個女孩五年的時間考慮,五年之內,她必須得有個選擇。

    於是,他們師徒兩就在瑤池有了貴賓的名義,時常有着瑤池之人作陪;實際上卻是被軟禁在了瑤池。直到這次大決戰的爆發,瑤池不得不派人出來協同作戰。

    可能是機會的到來,華夏衆多勢力的參與,怎麼可能沒有縱橫家這一門派;在洛婉清的強力推薦之下,縱橫家所剩的兩個人就這麼從瑤池下來,到達了東方戰線,協同東方家共同抵抗倭寇、棒子、降頭師和西方的一部分聯軍。

    而與之同行的,還有封廷皓、段明德、孫興武、斐義、仲宣、程湘宏、程翔宇、歷東明、白嘯風等十五個瑤池年輕才俊;其中,這九位的實力與背景最爲雄厚,身後撐腰之人皆是長老。其餘六人的長輩同樣也是掌權執事,否則也不會有這個資格參與進來。

    而這十五人的任務,就是在此次戰役中英雄救美,抱得美人歸。不管他們用什麼方法,,戰役結束之後,他們這十五人中有一人必須得成爲雨傾城的夫君,這是瑤池高層所給他們的任務。

    “洛瑤,那我是不是好得加上一句,此次同行之人,還有瑤池聖女洛瑤同行;作爲監督此事的執行了?”陳天羽的聲音已經完全變得冷漠,這讓洛陽苦笑不斷。

    “小羽,你說的不錯,這次我的任務除了幫助協同作戰之外,就是監督此事的進行。可是,我沒有想到,纔剛剛降臨東方家據點,東方明就認出了雨傾城和古通天。很是欣喜的找到了這兩人,卻是沒想到被封廷皓十五人攔住。”洛瑤苦笑了一下,看着陳天羽,再次無奈的開口說到。

    當東方明被封廷皓十五人攔住的時候,東方明眉頭一皺,對着雨傾城就說道:小羽,林源和張子成兩人這幾年在四處打聽你和古叔的下落,就連海外他們也不斷的尋找。始終不曾找到你們身在何處,這幾年你們去了哪裏?

    然而,還沒有等雨傾城說話,封廷皓就厲聲呵斥:東方明,小羽豈是你叫的;這可是我瑤池之人,你最好放尊重一些。否則,我會讓你見識到瑤池爲何叫瑤池。

    封廷皓的話只是讓東方明眉頭皺了起來,看着雨傾城和古通天那一臉的無奈,瞬間就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於是,東方明就淡淡的說道:想不到瑤池如此家大業大,居然連狗都管不住;唉,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

    東方明那毫不避諱的話語,讓同行而來的蔡心怡等七個長老和執事面色難看;就想要找東方家的長輩來說事。可當東方明的術數東方御天來教訓東方明的時候,東方明嘴角一撇,對雨傾城和古通天微微一笑,轉身就走。

    經過此事一鬧,瑤池和東方防線的主力東方家就明顯的有些過節。可這還不算什麼,就在我們安排好住宿的地方之後,雨傾城來找我。

    洛瑤姐,我來找你,是來給你提個醒。如果你真的把我當姐妹的話,我姐下來和你說的事就爛在心裏,否則你瑤池將不復存在。

    本來洛瑤是不想相信雨傾城說的話,可雨傾城他們師徒兩說瑤池覆滅已經說了不下兩次;況且,這次雨傾城來在洛瑤時的神情是那麼的嚴肅。即使是不相信,但這也讓洛瑤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你說吧!我不對外說就是!”雖然不願意相信雨傾城說的這些,但洛瑤還是如此對雨傾城說道。

    “現在,我給你這個東西,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西方防線處去尋到這個人!如果你找不到,那這次前來協助作戰的瑤池弟子我不知道能不能有人能夠活下來。”雨傾城那悲哀的臉色,讓洛瑤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他發現,這次真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雨妹妹,你別嚇唬我好不好!這次我們合一高手就來了近二十人,養靈境以上就三千來人。如果沒有幾個人能夠回去,那...”一想到這樣的結果,洛陽記憶有點頭皮發麻。這樣的損失,他瑤池可有些承擔不起。

    “洛瑤姐,如果我告訴你,你瑤池這次如果能損失這一半的人馬挽回你瑤池覆滅的危機,你會選着哪一個?”雨傾城搖搖頭,對於瑤池來說,除了某幾個人外,即使全部覆滅了他也不會有絲毫的心痛。

    “雨妹妹,你什麼意思?”洛瑤不明白雨傾城在說些什麼,但她知道,雨傾城不會騙她。

    “信不信隨便你吧,看在這幾年羅耀傑和洛掌門對我還不錯的份上,希望你們能逃過此劫吧!信不信就隨便你吧,我先走了,洛瑤姐!”雨傾城說完,給洛瑤扔下一劍指引玉盤,然後就離開了這裏。

    “你要找的人見過一面的,見到了你就明白那是誰了!”走了幾步的雨傾城,站在了那裏,再次平靜的所到。不給洛瑤再次說話的時間。

    看着雨傾城那悲哀的背影,洛瑤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轉身拿着他說給的雲盤,轉而向西方防線而來。因爲雨傾城說的話,多以纔會有洛瑤一進門來變着法子的和陳天羽論道,目的就是爲了測試陳天羽。

    “這些,就是這次我來找你的主要原因,也是她要我來找你的!”擡頭,洛瑤看着一臉冷漠的陳天羽,不主動他在想些什麼。

    “原來是被你瑤池控制住了,還敢逼婚!你瑤池是不是認爲這天下間就沒有人敢對你們出手了,這可真做得不錯,很好!真的很好!”陳天羽那冷漠的話語,讓洛瑤有種感覺,這次,她瑤池的真正劫難開始了。

    幾年前就預感到的劫難,一直在想辦法規避這次就連普通人都不能逃避的劫難,沒想到卻是從她瑤池先行開始。不,不是他瑤池,是整個修真界。據大能者推算,這次的修者大戰,只是這次大劫難的一更小小序曲而已;真正的大劫難,就連普通人都不能迴避。

    有時候,洛瑤一直在想,這次的劫難會不會是那些人爲了保全自己而杜撰出來的;目的僅僅是爲了不讓自己身死,不用去面對西方的大批聯軍。可直到這次大決戰的序幕拉開,洛瑤否定了心中的這一想法,可現在,這種想法,卻是變爲了:這次修者大戰的目的,恐怕就是爲了阻止這次大劫難的爆發而開啓的。

    只是,到了現在,雙方都已經忘記了此次修真者大戰的主要目的。當然,若是在混亂中能夠趁機覆滅華夏修真界,那又有何不可了?

    “我知道,這次是我們瑤池某些人自以爲是,做了些不該做的事。雨妹妹告訴我,想要解決此次瑤池危機,必須得着到你纔可以。你可以幫我的,是嗎?”現在的洛瑤,再沒有了剛到這裏時瑤池仙子的風範,反而是個受到了驚嚇稍顯無助的笑姑娘。

    “幫你啊,可以啊!不管予哪方面來說,我都應該幫你一幫。畢竟,我們是朋友。可是,你應該知道,最近這西方防線會爆發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戰役;我恐怕不能前往東方戰場幫到你什麼了!”陳天羽有些無奈,畢竟他說的是實話。

    洛瑤轉頭,四處的看了一下,發現在他眼裏的不過就兩三百人,再次皺起了眉頭。你就兩三百人,還說參加這次戰役;難道你不知道這次參展人數是多少?修爲最少是養靈境,而且是炮灰。賦神只是小兵,離體是主力,合一是對決。

    洛瑤不知道,陳天羽在想些什麼,但她知道,雨傾城說只有他能解她瑤池危機,那他就有一定的可能,現在,他寧可信其有也不願信其無。既然雨傾城說他能就能吧,即使沒有這回事不也是來看看老朋友。可萬一要是真的了,那不就是未雨綢繆嗎!

    “天羽,我擔心如果我不在哪裏,封廷皓那羣王八蛋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你看....”洛瑤不知道該怎麼讓陳天羽去到東方戰線,但只好拉出雨傾城這個擋箭牌。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