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決戰的序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決戰的序幕字體大小: A+
     

    (PS:收藏能不能別掉啊,嗚嗚............)

    看着陳天羽那微笑的眼神,大道分身不敢肯定,這個傢伙是在故意引誘自己露出本性了還是這個傢伙是在裝腔作勢。縱然有一半的機率可以賭對,但大道分身不敢賭;要是自己賭錯了的話,那後果可是不敢想象的!

    “好了,告訴我是什麼任務,也好讓我有個底唄!”大道分身咧嘴一笑,看着陳天羽溫和的說到。

    “我還以爲你會不顧一切都動手,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反客爲主了。沒想到,你居然會在緊要關頭退縮。你的任務很簡單,就是代我演幾天而已;至於地點,敵人大本營。”撇撇嘴,陳天羽譏諷一笑的說到。

    “敵人大本營?”大道分身嘀咕了一下,隨即就就反應過來,自己要去的是什麼地方了。

    “嗯,不錯,就是到敵方大本營去轉轉。貌似,他們知道我的身份!”陳天羽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到。

    不僅是要到敵方大本營,而且敵方知道他是敵人的身份;這還怎麼玩?大道分身不停的搖着頭,這個任務可幹不了。

    “不幹,不幹!這樣我可幹不了!你這不是叫我去送死嗎?不幹不幹……”大道分身一邊向後退,一邊擺着雙手。

    “瞧你那慫樣,放心吧!只要我還在這裏坐着,他們就不會拿你當敵人!”看着大道分身的樣子,陳天羽真的很無語。

    “他說的不錯,只要他還在這裏坐着,你在哪裏就是安全的!”谷昌有點看不下去了,這是什麼分身,居然敢和本尊討價還價。而且還是這麼一副慫包的樣子,就和一個真正的人完全沒有兩樣,但這就是谷昌的畢生追求。

    得到谷昌的保證,大道分身這才半信半疑的點點頭;疑惑的看着谷昌,好似在說:你丫的要是敢騙我,你就知道什麼是後果。

    送別了這個有些麻煩的大道分身,陳天羽這才鬆了一口氣;沒辦法,真不知道龍吟在哪裏搞來的這種禁術,用着着實是可怕。

    在大道分身和谷昌離去之後,陳天羽就安心的養起傷來;剛纔,如果大道分身果決一點,雖然自己是開元把他給鎮壓下來,但自己卻是要付出一些代價。

    兩個小時之後,谷昌再次回到了這裏,這次與他同來的還有那個傀儡南宮明浩一號。這次,他們要做點就是讓狸貓換太子,讓真的南宮明浩代替這個假的南宮明浩。

    有谷昌這個傀儡宗師的幫助,控制住這個家的南宮明浩根本就沒廢多大的勁;只是讓真的那個南宮明浩配合自己,花了陳天羽一個小時的時間這才讓南宮明浩半信半疑的相信陳天羽所說的話。這才姍姍來遲的帶着大道分身離去,前往西方防線的最後據點處。

    在假的那個南宮明浩的記憶裏,陳天羽他們幾個獲得了西方聯軍準備在六天後對華夏進行全面的總攻。以西方防線爲突破口,打開通往華夏內陸的大門。

    得到此消息之後,陳天羽急忙和谷昌商量如何應對!在人數上,華夏一方怎麼可能和整個修真界的人數相比;再說戰力,敵人可是華夏戰力的數倍。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華夏的失敗都在所難免。畢竟,敵人的數量和質量都是華夏方的幾倍甚至是更多倍。

    如同陳天羽那樣,不願意相信華夏方會就此失敗的還有很多的人,那就是各方戰場上的守衛者;如此辛辛苦苦堅守了幾年,現在來說會失敗;既然要失敗,那當初還艱苦守什麼?

    時間,就這麼一天又一天的過去,直達第三天,也就是陳天羽來到西方據點的第七天,進入到研究基地的第三天。陳天羽被那個假南宮明浩所傷的丹田亦也完全恢復,這讓他面對達到分身時不再那麼擔心。

    三天的時間,在谷昌全面的配合下,西方防線被聯軍所掉包防守修士,再次被陳天羽和谷昌用同樣的方法掉包回來。

    只是讓陳天羽沒有想到的是,那些傀儡守軍,把據點的防禦陣法給改得亂七八糟;看似堅固無比的陣法,其實在幾個養靈境的攻擊下就能全面瓦解,這讓真正的南宮凌天臉色難看至極。

    好在有墨家顧尋師兄弟,再加上據點原有陣修,日夜趕工的情況下可能會在兩天的時間內把防禦陣法改變完畢。

    在第七天,陳天羽從研究基地出來,找到了正在一羣鶯鶯燕燕種嬉笑的大道分身;讓陳天羽無語的是,這個傢伙居然無視旁邊的南宮清清,轉而是左擁右抱的在和其他門派的女修士嬉戲,這讓很多修士看陳天羽的眼神都很不善。

    看到這種情況,陳天羽很是頭疼,看來,自己又得從這據點消失了;否則,自己將會成爲衆始之矢的。無奈之下,陳天羽只好是傳信南宮清清,要她把大道分身這個傢伙帶到她的房間。

    在南宮清清的注視之下,在大道分身那幽怨的眼神之中;聽着南宮清清給自己說着這分身

    這幾天的所謂,陳天羽的嘴角不停的抽了幾抽。

    聽着南宮清清的話,陳天羽甚至是不想融合這個傢伙這幾天的記憶;轉而在大道分身那幽怨的眼神裏,消散了大道分身的存在。

    只是,大道分身消散的時候所說的話,讓陳天羽的身體卻是不斷的抽慉,讓南宮清清不停的掩面大笑。過了很就,陳天羽都還記得,南宮清清一看到自己,所說的就是達到分身消失前說的那句話。

    再見了,我的愛妃們;本王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卻是留下你們在這孤守空房!清清愛妃,我不會建議你給這個冒充者打的小報告,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一定不會冷落你的!再見,愛妃們!這是大道分身消散前的一句話,讓南宮清清記了很久。每次看到陳天羽,都會問陳天羽他的愛妃們如何了。

    逃也似的離開了南宮清清的房間,陳天羽再次來到地下研究室,找谷昌聊天去了。當陳天羽問道他這裏的點如何來的時候,谷昌像看白癡一樣看着陳天羽。

    堂堂墨家衛道者,難道就連最簡單的點都不會製造嗎?如果說墨家之中誰是最厲害的人,谷昌不敢逞強出頭;但如果說誰是墨家最博學多才的人,谷昌說他的第二,就沒人敢說是第一。

    和谷昌聊天,陳天羽主要想知道那天他和假南宮明浩來到這祕密研究基地時所進來的地方;那座崖壁明明是實體,爲何陳天羽和假南宮明浩能穿透而過,就像在水中穿行那般。

    讓陳天羽很生氣的是,谷昌只是平靜一笑,根本就不理會陳天羽,轉身就走了;這讓陳天羽有種跳腳的感覺。

    陳天羽想不通,如果那是法術的結果,可陳天羽並未在哪裏感知到任何法術存在的痕跡;可如果不是法術的結果,那谷昌是如何做到的?莫非,這個傢伙是運用了光學原理?

    用時間差和光的照射程度來改變岩石的結構,在特定的時間和條件之內,用光照改變了岩石的分子結構,只要不觸碰到岩石,那就不會發現岩石的祕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谷昌在哪了安放了一些特殊的設備,當南宮明浩通知了他之後,他再利用事先準備好的手段降解岩石結構,等陳天羽兩人進入之後再次關閉降解原,那樣就不會有人發現那岩石的祕密。

    不管陳天羽如何猜測,但谷昌這個頑固老頭就是不給陳天羽說這是怎麼回事,這讓陳天羽抓狂不已。

    在陳天羽和谷昌在研究基地裏閒扯的時候,南宮清清終於是開元安心的休息了一下;以前的那些防守修士又回來了,只是這裏又少了一個很喜歡女生的‘陳天羽’,就是不知道這個傢伙又跑到了那裏去。

    幻想着三天後聯軍進攻據點時的場景,南宮清清就沒由來的鬆了一口氣;來到這戰場七年,從來沒有那一次的戰役會像這次這般輕鬆。

    理想很美滿,現實去是很骨幹;在第八天中午時分,陳天羽得到南宮清清那焦急的傳信:西方聯軍集結三十餘萬修士大軍,將於明早清晨時分對華夏這最後的據點發動總攻,務必要求南宮凌天多搬來援軍,一次性把華夏修真界打殘。

    在西方聯軍進攻西方據點的同時,其餘七處防線同樣會收到各進攻方的進攻;讓華夏八方戰場全面應敵,做到不能彼此相互呼應的狀態。

    而此次的進攻,西方聯軍參戰人數最少五十餘萬人,是華夏方參戰修士總人數的三倍還多。除了西方據點主戰場的三十萬修士,其餘七方戰線的參戰修士兩道四萬人數不等。

    不知道是西方聯軍是無意還是無意,他們居然在總攻之前就把消息傳了出來,並且大張旗鼓的做着大戰的準備。原本南宮凌天還在爲如何找藉口向各方說明情況的時候,卻是沒想到各方將領首先向他詢問此次情況的真假。

    如此一來,南宮凌天就很是順利的把陳天羽的計謀給傳達了下去;但這樣冒險的做法,讓各方勢力懷疑不斷。但聽到南宮凌天說這是墨家高人的安排時,各方統領卻又安靜了下來,默默的接受了墨家此次的作戰計劃。

    於是乎,細作的不斷行動,探明各方情況;可能是陳天羽不知道此次大戰意味着什麼,反正他是沒有太過擔心些什麼。他最擔心的是,這次華夏所有勢力正在和聯軍較勁的時候,,華夏內陸的幾大族羣趁機勢起,那樣可就麻煩了!腹背受敵,有可能敗得一塌糊塗。

    但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此次華夏方共計參戰人數十五萬,除了西方這道防線之外,其餘的防線標準配給是一萬作戰人員;剩餘之人,全部集中在西方這道防線之內。

    在南宮凌天和各方修士街道了聯軍決戰通知時,各方加緊把各自的防禦陣法、法器丹藥等等的一切物質分發下去,遣散個防線內非戰鬥人員;若是留下亂來者,將會自動成爲你作戰人員參與到戰爭之中。

    在如此情況下,華夏方的作戰人數激增到了十

    六萬多一點;每個防線上留下來的非戰鬥修士,就各自編到各自所在的防線,不再做任何的調動。

    在各方都緊張鑼鼓之時,陳天羽同樣的從谷昌的研基地出來,向着韓瑜他們所在的地方趕去。這次,陳天羽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只是做個騷擾而已。

    當陳天羽來到韓瑜他們所在的據點時,雲惜卻是趕在了蘇紫嫣的面前,炫耀似的掉在了陳天羽的身上,回頭,不停的向蘇紫嫣做着鬼臉。

    “好了,雲惜,通知小六他們,有事商量!”有些無奈的陳天羽,拍了拍雲惜那揉揉的細腰,,溫柔的說道。

    “紫嫣,南方據點將有一場和倭寇方的大戰,你是再此與我們一起還是回到南方據點?”當雲惜離開之後,陳天羽看着蘇紫嫣,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陳天羽從來沒有想過,西方聯軍會如此決絕,把決戰之日率先拉上議程,這讓華夏方措不及手的同時,也讓聯軍一方顯得有些倉促。

    雖然雙方都還沒有準備好,可聯軍一方的準備無論如何都要比華夏盟軍的準備充分得多;這次的戰役,有可能華夏一方會被打得永世擡不起頭來;這真是陳天羽擔心的地方。

    不管是華夏方獲勝還是聯軍一方獲勝,陳天羽所要面臨的結果對他來說都不那麼好!聯軍方獲勝,陳天羽的三千多人除了已經覺醒的,剩下未覺醒的還能有一半就得燒高香了。若是華夏方獲勝,陳天羽他們說要面臨的就是被華夏方所消滅;而唯一的路途,那就是銷聲匿跡;否則他們內部再鬥上那麼一斗,那就是給聯軍看到了希望。

    那接下來,陳天羽將成爲衆始之矢,面對這獵盟的追捕,各修真者的獵殺;如此種種,讓陳天羽頭疼不已。

    你說不幫華夏吧,如果真的輸了這次戰役,那困難的將不是陳天羽他們這兩三千人,而是華夏那千千萬萬的普通百姓。你說幫了華夏吧,萬一勝了,那華夏的那些隱世門派和八大家族的人就將對自己展開第二次追捕。

    有可能做得更絕的是,這次的追捕,將是西方聯軍和華夏盟軍共同聯手,對陳天羽他來上那麼一次全球通 緝的的遊戲。

    頭疼啊?陳天羽自嗨的揉着自己的太陽血,默默的等着韓瑜他們的到來;至於蘇紫嫣,他雖然還沒有回答陳天羽的話,但看她的神情,陳天羽也進知道了她是做的什麼選擇。

    “咦,你這次沒迷路了?路癡大哥!”人還木到,小六韓瑜隔着老遠的距離就對陳天羽喊道,這讓陳天羽那頭疼的腦袋瞬間佈滿了黑線。這些傢伙,能不能讓自己有點省心的機會。

    “好了,小六,有那個沒有一點缺點,你別老是抓着人家這點不放!”對於陳天羽迷路的個性,,柳河也是很無奈,只好是對着韓瑜說道。

    只是,,無論陳天羽怎麼去聽,都發現這兩個傢伙是在故意調侃自己了?

    “喂,你們兩個有點良心好不好,,人家剛來這裏,你們就這樣說人家!要是把他說的不耐煩了,再次玩個失蹤,看你們道哪找去!”雲惜看不下去了,不顧衆人那鄙視的眼神,再次掉在了陳天羽的胳膊上,幫着陳天羽說話。

    “雲惜,你過來,我保證不打你的!你自己說的,這個傢伙要是迷路了就別再和你說話話;你怎麼能把自己說的話給忘記了?”方林擼了擼袖子,指着雲惜,一臉狠厲的說道。

    “我就是忘了你要咋的,有本事的話,你當着他的面欺負我啊!看他不欺負你!”有人說,女人這種生物,還是最好別去招惹的好,否則你就是有口也說不清。就先現在的方林,反而是進退不得。

    “你怎麼老是和他們幾個過不去啊!來找你們,是有事和你們商量!”陳天羽伸手,拍了拍雲惜那豐滿的翹臀,惹得她嘟囔着小嘴哦了一聲。

    對於陳天羽對待雲惜的動作,蘇紫嫣就像是沒有看見那樣,一臉的微笑,好像在看什麼有趣的事情那般。如果真要說起來,他和陳天羽除了比較熟之外,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所以,在這種關係不明的情況下,陳天羽做什麼那都是和她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我想,在離殤的情報之下,你們都應該知道,明天清晨,聯軍將會對華夏八方防線進行全面的總攻!對此,你們有什麼計劃沒有?”看着這幾人,陳天羽不再嬉笑,而是一臉嚴肅的問道。

    “還能怎麼辦?聯軍出動五十萬大軍,就說這西方防線的聯軍就高達三十萬,就是站着讓我們殺我們也會殺到厭煩的程度。況且,人家也不會站着等我們殺!對於這種情況,在你沒來之前我們就已經合計過了!”韓瑜兩手一攤,有些無奈的說道。

    “報,秉公子,據點外有人自稱是您朋友,來自瑤池,說帶着你想知道的事情!”就在陳天羽和韓瑜等人商量應對之策的時候,在據點外警戒的一人快速的來到陳天羽等人的面前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