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章 完美傀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章 完美傀儡字體大小: A+
     

    (PS:收藏訂閱何時漲.........)

    或許陳天羽的理由太過牽強,還沒有想好反叛的臺詞就不算是反叛,這是什麼理由?亦或者說這是什麼理論?

    當陳天羽說出中州之後,谷昌先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陳天羽,然後驚訝;再然後……好吧!再然後就是谷昌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着陳天羽。

    “話說,你今天沒吃藥,用你的話來說,你是來找我給你治妄想症的?”任你山河變色,我自處事不驚。小子,就你這兩把刷子就想來套我的話,你認爲是你傻還是你笨?谷昌那眼神,讓陳天羽真的……

    “老頭,你腦袋沒病吧!”陳天羽嘴角不停的抽慉,得,今天算是遇見對手了。

    “我沒病,是你有病!年紀輕輕,好的不學,去學什麼幻想?實話告訴你吧!現實總比你想象的要殘酷千倍萬倍!”谷昌搖搖頭,擡頭望着洞頂,語氣很是無奈。

    “你沒病,我不信!我看你有老年癡呆綜合症,外加健忘症!還有倚老賣老症!還有……”陳天羽一臉的沉思,很是認真的說着。

    這些都是什麼?這哪是病,這純粹就是這個小子故意搞出來的。

    “停、停、停,小子,你是王八吃稱坨吧!你不覺得你說的很離譜嗎?”谷昌有些無奈的看着陳天羽,一臉饒有興致的看着陳天羽。

    “不,我只是在訴說事實而已!幻想也好,現實也罷。人若沒有幻想,那他已經離死不遠了!老頭,您說是也不是?”對於谷昌的諷刺,陳天羽只是微微一笑,看着這個墨家的谷昌。

    “幻想,誰都有,也是誰都存在。只是我與幻想無緣,你說即將身死,或許,那裏纔是我最大的歸宿!”谷昌搖搖頭,一臉無奈,或者說是一臉的坦然。

    生人說死話,茫茫兩無知;是生還是死,誰曾可言清?陳天羽不知道谷昌有着什麼祕密,但陳天羽可以肯定,他絕對有什麼不可向外人訴說的祕密。

    “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那不知道你是屬於哪一種?”陳天羽微微一笑,想要這個頑固的老頭幫自己,那可得廢一般功夫才行。

    “對於我來說,泰山之重猶如鴻毛,鴻毛之輕去重於泰山。你想要的是那一個?”谷昌今天的心情很好,從墨家機關城離開幾十年,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有趣的小子。

    “我不想知道你的鴻毛和泰山是什麼,,但我想知道你究竟幫不幫我?”懶得和這個老傢伙打口水仗,陳天羽有些無語的直接問道。

    “我說了,我已經反叛出墨家,不會再幫你的!”谷昌搖搖這,嘆了口氣說道。

    “我同樣也說了,你還沒有想好叛逃的臺詞!”陳天羽有些生氣,這個老傢伙就是這麼頑固;可陳天羽更加明白,用武力,直接現在還不是這個老傢伙的對手。

    “我很好奇,你爲什麼口口聲聲說我沒有叛逃的臺詞?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叛逃!”谷昌擡起頭,看着陳天羽,他真的懷疑,這個小子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這裏不是中州!”當陳天羽第二遍說道中州的時候,谷昌終於是放下了微笑的臉,轉而一臉嚴肅的看着陳天羽。

    “你是誰?中州的祕密這個世界知道的人不會超過雙手之數,而且靠的還是口口相傳;還有一點,現在知道中州之密的全是些老傢伙,我在他們中間算是最年輕的。何時多出了你這麼一個小子?”谷昌不在掩飾,而是直接冷聲的問道,因爲,中州可以說是一種禁忌。

    “那從此之後,知道中州之謎的可不就是雙手之數,而是三千之數!”終於是看見這個老傢伙鬆口,陳天羽終於是不用再和他打口水仗。

    “三千之數?你這是在哄小孩嗎?你是誰?”對於陳天羽所說的三千之數,谷昌嗤之以鼻;但三千這個數,讓谷昌驚疑不定的問道。

    “我已經說了,我叫龍吟!”陳天羽兩手一攤,無所聞的表情讓谷昌想開門進去揍他一頓。但谷昌卻是忍了下來,眼神冷冷的看着陳天羽。

    “你不是龍吟,你是誰?”谷昌肯定的搖着頭,看着陳天羽,殺意再次顯露無疑。

    “就像你說的,你認爲我是,那我就是;你認爲我不是,那我就不是。是與不是,那就要看你怎麼去認爲了!”對於谷昌那再次顯化而出的殺意,陳天羽裝個沒有看見,用他的話來回答他。

    陳天羽以爲,他這樣說谷昌會讓他拿出證據來證明他是或者不是;然而,對於陳天羽的話,谷昌只是不屑的一笑。

    “那你怎麼肯定我沒有反叛,你別忘了,我可是做了顧尋等人的傀儡!”谷昌一直在強調,他已經反叛;可事實也是如此,他所做的事確實是想一個叛徒說做的事。

    可奇怪的就是在這裏,既然你已經是叛徒

    ,那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你是叛徒。那是不是想要告訴陳天羽,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首先,如果你是叛徒你就不會強調你是叛徒;其次,我從不相信墨家之人會做叛徒,更何況是墨家這代的衛道者!”陳天羽的聲音不大,但去是讓谷昌倒吸一口涼氣。眼神冷冷的看着陳天羽,這個傢伙是敵人還是自己人?

    “看來,你知道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多,如果你能說出始末,那我幫你又如何?雖然上面的那些傀儡我不能完全控制,可我卻能讓記憶晶石失效!”到了現在,谷昌已經再也沒有那個狡辯的必要,現在唯一所要的就是證明陳天羽的真實。

    “你想要我說,那我就說說吧!仙古一戰,你墨家站在昊天一方。三千王衛在你墨家當代矩子的帶領下,用傀儡術爲引,讓從來不曾有傷亡的王衛死傷五百餘人。惹出了傳說中的那位親自出手,用比你墨家更高明的傀儡破滅了了傀儡陣。

    本想就此覆滅墨家的存在,可你墨家矩子去的用那五百人的殘魂和一條消息報全了墨家。世人皆知墨家在那場戰役中取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卻是不知,墨家從此一分爲二。仙古墨家爲明,另一脈爲暗!而你,就是隱遁而去的那一脈,帶着墨家老祖所的精髓而隱遁。不知道我可有說錯?”陳天羽幾句話就說出了他墨家的一些隱祕之事,這件事,除了當年的那批人外,能知道的就只有衛道者。

    而當年的那羣人,爲了保全墨家;在做出那件事,留下了各自的傳承。就集體殉道,不在這世間有滴點存在的痕跡。爲的,只是能讓墨家永存世間。仙古一戰,不管誰勝誰敗,他墨家的傳承卻是保存了下來。

    “不錯,仙古一戰,墨家確實兩分。中州一脈爲主要力量,在那一戰銷聲匿跡的一脈爲輔;這方世界的墨家,可以說是當年隱遁的那一脈。你全然說的不錯,可我爲什麼要相信你,爲什麼要幫你?別忘了,你現在丹田已經破碎,而且還成爲了我的階下囚!”聽完陳天羽的敘述,谷昌淡然一笑,看着陳天羽問道。

    “你說的不錯,我的丹田的確是被那個南宮明浩給打碎,我是不能證明什麼,但我有這個!”陳天羽話還沒有說完,就雙手結印,向着胸前一合。

    不見得陳天羽有什麼言語,只見從陳天羽的身體裏面飛出一個和陳天羽一模一樣的人。這反倒是讓谷昌愣愣的看着這兩個一模一樣的陳天羽,沒有一點區別。

    “可你的丹田也破,如何能做到的?”看着陳天羽結印用出的法術,谷昌皺起了眉頭。丹田可是中中之重,既然已經破碎,爲何這個傢伙還沒有事。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現在還有什麼需要我說明的嗎?”不去看旁邊的自己,陳天羽淡淡的問着谷昌。

    “好,我想知道,爲什麼南宮家的那個小丫頭製造不出傀儡分身,上次來一個小丫頭同樣如此?按照當年墨家老祖所留下的典籍來說,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製造,但只有某個人是未知情況。我想知道這是爲什麼?”看着另一個陳天羽的出現,谷昌瞬間明白陳天羽是誰。但南宮清清和蘇紫嫣身上出現的狀況,讓谷昌寢食難安。

    “很簡單,當年我曾在南宮清清身上留下了一縷神魂印記,所以你製造的傀儡失敗。至於蘇紫嫣,那丫頭身上有着我的幾滴精血,你認爲你複製得了我的神魂和精血?”看着谷昌那疑惑的神情,陳天羽淡淡的一問,反到是讓谷昌苦笑不斷。

    “是了,當年墨家矩子敗在你的手裏,現在我這個衛道者還是敗在了你的手你!小子,有什麼需要就儘管吩咐吧!我能辦到的,就不會說一個不字!”谷昌搖搖頭,看着陳天羽,臉上寫滿的都是無奈。

    雖然現在這個傢伙看其來武力值不高,可谷昌不敢賭,也不想去賭。當年那人能夠留下墨家矩子,說提的要求就是當他自己找上墨家的時候,墨家將無條件的服從他的命令。當然,他的承諾就是隻要他在,墨家的傳承就不會低於中州那脈。

    “謝謝你,谷叔!現在沒什麼要求,等會就是把南宮明浩的傀儡給消滅掉,讓真正的南宮明浩去上面。我想請君入甕,不知谷叔可有什麼建議或是意見?”見到谷昌終於是點頭同意,陳天羽也放心不少。

    有了墨家這個衛道者的幫助,那可就等於是如虎添翼了;若是能讓這個老傢伙給自己當軍師,那可就是完美中的完美。畢竟當年,可自由墨家矩子成功擊殺過五百王衛。

    “小子,收起你那點小心思!我人老了,還想多活幾年,別動不動就讓我損耗腦細胞!如果你能把大道分身當做禮物賄賂我的話,那就另當別論!”谷昌冷哼一聲,轉過背就想離開,可就在轉身的時候,再轉過頭來,看着陳天羽,一臉討好的笑容。

    谷昌的模樣,

    讓陳天羽的嘴角抽了抽,這個老傢伙果真是打自己大道分身的主意。莫非,這老傢伙說的完美傀儡就是自己的大道分身?

    “老頭,你在想什麼了?你不看看你那吊樣,一臉的賊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還有那猥瑣的動作,一看就知道是小電影看多了;再看一眼,咦,哪家醫院出來溜風的,趕緊報上名來!”還不等陳天羽說話,他旁邊的分身就上下的打量這谷昌說道。

    這不僅是沒有讓谷昌生氣,反而是更開心的跑了過來,打開了牢房們,走了進來,一臉喜笑顏開的打量這大道分身。對於這個大道分身,谷昌說表現出來的興趣比對盤膝做在地上的陳天羽有興趣多了。

    “哎呦喂,果然不愧是傀儡界的最高藝術,最高傑作!堪稱是與大道比肩的存在,果真是不同凡響。光是看着老祖留下的典籍說大道分身是如何如何,墨家要是能製作做像大道分身那般的傀儡,那墨家就真的登堂入室了。分身大哥,有什麼需要小老頭幫忙的嗎?”在陳天羽面前如此高傲的谷昌,在大道分身開口的瞬間,就像變了一個人那樣。

    傳說,科學家都是瘋子;原本還不願意相信的陳天羽,今天確實是不得不相信,科學家都是瘋子了。因爲只有瘋子,纔會有一些和普通人不一樣的見解。原來,瘋子與科學家就在那一念之間。

    “真的嗎?老頭,那你能不能幫我找兩個美女啊?我到現在還沒有嘗過美女的滋味了?”聽到谷昌說要幫忙,大道分身可是樂壞了;趁着本尊有傷在身之際,嘿嘿...

    然而,大道分身的話讓谷昌一臉愕然的看着陳天羽,發現陳天羽卻是滿腦門的黑線,這個傢伙難道...轉頭,再看着大道分身,發現這個分身卻是一臉的得意。這一刻,谷昌有些迷糊了,誰纔是分身,誰纔是本尊啊?

    “你別看他,這個傢伙和女人親熱的時候,都是把我解散了的;更可惡的是,這個傢伙,每次放我出來,都把我的能力給壓制得幾乎沒有。而且,每次都是給他背黑鍋;老頭,你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無奈的本尊啊!”看着谷昌一臉疑惑的樣子,達到分身再次給他說道。

    然而,這讓谷昌倒吸了口涼氣;這還是傀儡嗎?這還是分身嗎?這簡直就是另一個自己啊,要是可能,這個傢伙說不定會反客爲主。

    “如果,你再敢給我胡言亂語,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用你!你說水系本源的就是一個娘娘腔,有損你的形象,那我就沒有凝聚水系分身。但我覺得土之本源還可以,一定會是老實忠厚之輩。”對於這個大道分身,陳天羽真的很無語了;不是他真的捨不得這個火系大道分身,而是陳天羽不敢凝聚其他兩系分身,萬一再出來兩個奇葩怎麼辦?萬一三個傢伙一起來坑自己怎麼辦?

    陳天羽可不敢保證,在三個自己的面前,還能安然無恙!畢竟自己能想到的上傢伙都能想得到,如果真出現那樣的局面;陳天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不再去想這種結果。

    “哎呦,你很小氣唉!我說錯了嗎?你那次和女人親熱的時候我在場,那次不是把我屏蔽!我本來就是你,你憑什麼不讓我知道;你這樣做,你對得起你自己嗎?”不去管陳天羽說打要製造其他分身,這個分身就先給陳天羽造起了反。瞬間跑到谷昌的身苟,躲在谷昌的後邊,不斷的對陳天羽說道。

    對得起自己?陳天羽真的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被另一個自己問自己是否對得起自己;這是什麼破理論?

    “看來,你真的是想歸還於天地!”對於這個大道分身,陳天羽真無話可說了。

    “唉,別啊,我就是開個玩笑,你別當真。你是本尊,你想怎麼辦都可以,但你別把我打回原形好不好?”聽着陳天羽的聲音了那了下來,這個傢伙瞬間哀求就哀求道。這讓一旁的谷昌,看得是眉開眼笑,心花怒放。

    “這纔是完美傀儡,這纔是墨家的傀儡技藝說追求的最高巔峯!哈哈...如同真人的傀儡,簡直就是如出一轍。這...這...”谷昌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畢竟這個纔是他的畢生追求。

    “行了,這次讓你出來,是有事情要你代我幾天!如果這幾天你敢給我生事,你可要知道就不是消散那麼簡單的事情了!”陳天羽也是被逼無奈,如果不是那個假南宮明浩打碎自己的丹田,自己何必要讓這大不省心的傢伙來頂替自己。

    “嘁,就知道你放我出來沒有好事!話說,你的丹田還能修復嗎?要不要我幫你一把,徹底把丹田打碎?”大道分身蹲在了陳天羽的面前,用手撐着下巴,看着陳天羽的丹田說道。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話,你可以試試?如此一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反客爲主了!”陳天羽微笑的看着這個大道分身,四目相對,彼此相互微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