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章 墨家谷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一十章 墨家谷昌字體大小: A+
     

    正如南宮明浩所說,陳天羽接下來看到的那纔是大跌眼鏡。在陳天羽和南宮明浩進入那三隻獅子把守的大門後,又向前行走了半個小時,再次遇見了一道大門。

    只是這道大門沒有把守之人,有的只是一層半透明的光幕;沒有去管這個光幕,南宮明浩直接架着陳天羽向裏面行去。

    過了這個光幕,陳天羽終於見識到了南宮明浩所說的精彩。這光幕之後,有的不是 什麼動物,這裏有的全是人,一個個活靈活現的人。

    只是這人有些奇怪,猶如是剛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子那般,在哪裏蹣跚的走着;見到陳天羽和南宮明浩的進來,同樣學着南宮明浩的樣子,把旁邊的同伴給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這樣的場景,陳天羽看的真是目瞪口呆。

    “別看了,這些都是父親的失敗品;如果你被製作失敗,那這裏就有你一員。”見到陳天羽東張西望,南宮明浩微微一笑說道。

    沒有去搭理南宮明浩的話,陳天羽任由他把自己架着繼續往裏面行走;十分鐘後,陳天羽發現這裏的這些人比先前看到的那些要正常許多,但還是如五六歲的孩子那般。這讓陳天羽皺起了眉頭,這些是怎麼回事?

    雖然疑惑,但陳天羽就像是不知道那樣;什麼也不問的就和南宮明浩向着裏面走去。但每隔十分鐘的路程,陳天羽所看到的人都會有一個明顯的變化,那就是智力的體現。

    直到陳天羽被南宮明浩架着來到一道精緻的大門前,距離門前二十米的地方都出現一片真空地帶,這裏的那些人,沒有一個願意接近這到大門。

    放下陳天羽,南宮明浩上前,伸手觸碰到精緻大門上。只見那大門咔咔幾聲清響,一道電子掃描儀瞬間出現在了大門之上。發出一道光線瞬間把南宮明浩包裹掃描。

    “滴,身份確認無誤,允許進入!”一道電子合成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的響在了陳天羽的耳邊。

    “咔...嗤嗤..”隨後電子門開動的聲音,不斷的傳來,這讓陳天羽疑惑不斷?這裏不是地下嗎?這裏怎麼會有外面纔會擁有的高科技?

    不等陳天羽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就再次被南宮明浩架着向這道大門裏行去。進到大門之後,陳天羽這才真正的見識到了什麼叫科技。

    只見大門之後,擺滿冷冷各種各樣的電子儀器;每臺電子儀器之前,都有着一個年約中旬的中年男子的聲音站立在哪了。

    看他們身穿的白色袍子,身後都繡着一個大大的數字;從一開始起數,至於到結尾是什麼數字;就連南宮明浩也是茫然的搖着頭。然而,讓陳天羽更加呀然的是,但這些人從那些電子儀器前轉過身的時候,陳天羽不有得張大了嘴巴。

    這...這不就是自己的禁術大道分身嗎?這這麼可能?

    “想不到吧!這些可都是父親的結晶,他們都是父親的分身,都是父親以自己爲原型,創造出來的克 隆體。是不是很不可思議?”看着陳天羽那驚訝的表情,南宮明浩一臉得意的說道,好像這些就是他製造出來的那樣。

    “這還是科技嗎?”陳天羽不由得心有餘悸的問道,如果...如果這項技術公佈於衆,那所造成的結果會是什麼?

    如果這些正在工作的人是機械人的話,陳天羽不會驚訝,不會覺得驚奇;可這些人是真正的人啊,和正常人一模一樣的人,而且還是同一個人,這如何讓陳天羽不驚訝?

    “是,也不是;聽父親說,這些還達不到他理想的目的,這些人,在父親的真身面前,毫無任何的反抗能力。這種級別的產品,父親只是把他麼稱爲A級產品。而我們這類和你在最後據點裏面看見的那些,只是被他稱作S級產品。”南宮明浩無奈的搖着頭,不斷的苦笑;到了這個地方,他也不需要再掩飾些什麼。

    “你們這類還只是被他稱之爲S級產品?”南宮明浩的這個只是,讓陳天羽更加的疑惑,就連南宮明浩這種被製造出來的人都只是S級,難道還有更高級別的嗎?

    “對,說來很可笑;我們這種產品,拿到外界,不管你是用什麼科技都不檢測道我們與原來的那個人有什麼不同;可就是這樣的產品,卻還只是被列爲S級。聽你說話的語氣,你好像早就知道我們的底細?”南宮明浩一邊走,一邊無奈的說道,說着說着,還轉頭看着陳天羽。

    “算是吧,,只是現在知道你們的底線有什麼用?”陳天羽苦笑一下,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丹田。

    這樣的動作,讓南宮明浩微微一笑,也不再去架着陳天羽,反而是慢慢的向前走去;任由陳天羽自由觀看這裏的一切。

    十分鐘後,陳天羽在南宮明浩的帶領下,終於是來到裏面的一個大廳,只見裏面很是寬敞,有這很多的鐵籠子。

    籠子裏面關押這很多人,但陳天羽

    向這些人看去的時候,發現這些人都很熟悉;當然熟悉了,這些人就是原來在最後據點裏面看見的那些人,不多一個不少一個。

    讓人奇怪的是,這些人就這麼盤膝坐在籠子裏,微弱的呼吸,就好像這些人處於冬眠期那樣。不至於死亡,保持着身體的一些機能正常運轉。

    仔細看去,陳天羽在這些人裏面發現了南宮明浩,還有南宮凌天;還有荊離難的師叔顧尋等一干墨家子弟。

    “哐當”一聲響傳來,陳天羽轉頭看向了響聲傳來的地方。發現這個南宮明浩打開了關押真正南宮明浩等一干南宮家子弟的牢房門。

    “這裏的關押都是有分類的,各家的各關在一起。本來想把你單獨光的,因爲你和南宮清清的關係,所以就把你關在南宮家的這裏。另一個原因就是你的丹田被我打碎了,不足以支撐牢房的運轉。擔心你死了會給我們帶來麻煩,所以就便宜你了!”南宮明浩打開了牢房們,對陳天羽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還順便說了五十米要把陳天羽和南宮家的人關在一起的原因。

    搖搖頭,陳天羽無奈的向着牢房裏面走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你在這裏等一下,我這就去找父親;讓父親再製造一個你出來我帶回去,否則南宮清清可就要開始起疑了!”看了眼苦笑的陳天羽,南宮明浩隨即吩咐了一聲,就向着那些儀器羣裏面穿了進去。

    至於他到哪裏去找他的父親,陳天羽不清楚也不想清楚;飯而是饒有興致的打量這這籠子裏南宮家的人。全都眼睛緊閉,微弱的呼吸。現在還不是喚醒他們的時候,同樣學着他們的樣子,默默的坐了下來。

    直到此時,陳天羽這才明白,爲什麼南宮家族的這些人只是安靜的坐在這裏,只有微弱的呼吸保持身體機能不壞。原來,這個大籠子有着玄機。

    看似普通的大籠子,卻是在無時無刻的吸收這裏面之人的元氣,以保證這大籠子的真常運轉;只是會留下少許的元氣,讓裏面之人得以保存生機不滅。

    即也明白是何原因,陳天羽就不再去理會哦,而是盤膝而坐,默默的修復被那個家南宮明浩說打碎的丹田。如果說,陳天羽所修習的東西和他們基本上一樣,用下丹田儲存元氣的話,那今天被南宮明浩的偷襲那將是致命的打擊。就如同南宮明浩說想的那樣,即使陳天羽是故意尋到這裏來的,若是沒有元氣作爲支撐,那他的一切想法皆是徒勞。

    不知道過了多久,輕微的腳步聲再次傳來;而現在陳天羽他丹田,還病沒有全部修復完畢,想要修復,那還得安安靜靜的呆上三天才可以。

    “父親,這就是我新帶來的人!還王父親多多費心,等會我帶着另一個他出去。”南宮明浩的話讓陳天羽睜開眼,看着他。只見南宮明浩跟在一箇中年人的身後,那個中年人,陳天羽見過。

    那就是先前在來的路上,那些站在精密電子儀器之前的中年男人。略微的小鬍子,一頭打這結的齊肩長髮,眼睛上還有一副精緻的眼睛。

    “在下谷昌,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稱呼?”看着牢籠裏面盤膝而坐的陳天羽,谷昌來到牢房們,微微的抱拳對着陳天羽說道。

    “小子龍吟,給谷昌前輩請安了!若有得罪之處,還請谷昌前輩見諒!”陳天羽並沒有起身,而是睜開眼,淡淡的躲着說來的谷昌說道。

    “無妨,聽明浩一號說,你是專爲這研究基地而來,不知是否屬實?”看着陳天羽那不卑不亢的態度,谷昌扶了一下鼻子上的眼鏡,微笑這問道。

    “呵呵....與其說是爲這祕密研究基地而來,那還不如說是爲你而來!”擋陳天羽看到這個谷昌的時候,陳天羽同樣一臉的微笑。

    但聽到陳天羽說是爲他而來的時候,谷昌微微楞了一下;看着陳天羽,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饒有興致的看着陳天羽。

    “爲我而來,有意思!不知道你來找我有何事?是請我出手治病還是請我製造傀儡?”像陳同樣這麼有意思的人,谷昌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見過了。

    “都不是,但我不想你和談;難道前輩你就用這個身體和我談嗎?你確定你的這個身體知道我要談的事?還是說,你這個身體知道前輩的一切?”陳天羽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谷昌淡淡的笑着說道。

    莫名其妙的話語,讓跟在谷昌身旁的南宮明浩錯愕的擡頭,看着身旁的谷昌,然後再看一眼關在籠子裏悠然自得的陳天羽。

    這個人不是他的父親,而是如同他一樣的是個傀儡,那且不是說,這個傀儡還要比他更高級?因爲他看見這個傀儡的時候,他生不出一絲反抗的意志。如果說,這個不是傀儡,那裏面的那個人爲什麼會這麼說?

    “一號,下去,天黑前來這裏帶着你想要的離去!”谷昌皺起了眉頭,看着陳天羽,眼

    裏有這淡淡的殺意流轉而出。

    “是,父親!這個人的丹田已經被我廢了,父親可以不用擔心這個人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南宮明浩恭敬的彎腰,行了一禮,緩緩的向後退去。不管這個谷昌是真還是假,但在他南宮明浩一號的眼淚,這個人就是谷昌,是他的父親。

    見着南宮明浩的離去,站在籠子門前的谷昌像是沒有了靈智那般,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去做什麼的好。

    “好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誰了吧!爲什麼敢斷定那個人不是我?就連西方神庭的光明教皇和黑暗教皇都沒有認出了的,你爲什麼敢這麼說?”就在這時,先前南宮明浩走過來的小路上,再次慢慢的走來一個人。

    那個人和站在牢籠前面的這個人外貌上沒有任何的區別,有的只是前面這個帶着一副眼鏡,剛出來的那個沒有帶眼鏡。

    “很簡單,對於一個修士而言,身上任何一個裝飾品都有這絕對的價值纔會佩帶在身上。誠然如此,所以每件物品必定是不凡之物,可他帶的這幅眼鏡,,沉淪矯正視力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出。你說,作爲一個修士而言,這個東西拿來有何用?”看着新出現的谷昌,陳天羽微微一笑,平靜的說道。

    “小子,說人話,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理論!”聽着陳天羽的理由,谷昌皺起了眉頭,一臉不悅的看着陳天羽。

    “他沒有本源,修士所存儲元氣的地方;他丹田處的靈石可以迷惑別人的眼睛,但還瞞不了我!我想,你的這些傀儡,是從不動手的,只要一動手就可能露餡!”撇撇嘴,陳天羽指着帶眼鏡的谷昌說道。

    “呵呵...看來我那個作品又失敗了,沒人能看穿的東西,在你眼裏居然如同虛設。說吧,找我什麼事,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會幫你!”搖頭苦笑一下,谷昌真不知道要這個 小子說實話的後果是好還是壞。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把在華夏西方最後據點類的傀儡都停下。”既然谷昌已經說了什麼條件儘管開口,陳天羽當然不會客氣。

    “不可能的,上面據點內的傀儡,我只是提供了一些記憶結晶和切割好的靈石,至於身體的行動和控制,還是屬於他們的!再則,你的要求我辦不到,我早也反出墨家,而墨家之人已經出現在戰場上。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的兩個老東西答應我,只要我幫他們攻破華夏的防線,那他們就會替我建造一個全新的墨....小子,你那什麼表情?我說得很好笑什麼?”正在慷慨激昂演說的谷昌,突然間發現陳天羽那一臉鄙夷和嘲笑的神情,這讓谷昌有種暴走的衝動。

    “喂,你能不能說點有新意的臺詞啊?怎麼每個反派的臺詞不是說給錢就是給權的?能不能有點新意?”陳天羽一手撐着下吧,一臉無趣的看着谷昌。

    “這個啊?貌似也是如此;你稍等一下,我想一個新鮮的反叛臺詞!”聽到陳天羽的話,谷昌一愣,貌似還真是那麼一回事。對於他這個科學狂人來說,這種塵腔濫調確實與他的身份很不相符。

    等等,谷昌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爲什麼自己會絕對這個小子說的話是對的,還很主動的去配合這個小子。

    “你是誰?”擡頭,谷昌的眼裏寒光一閃,今天,,如果這個小子不給個合理的解釋的話,那絕對不能讓他多活一分鐘。這個人,很危險!這是谷昌反應過來後的第一感覺。

    “我說李蘭,我是龍吟!”好像沒有看見谷昌的殺氣,亦或者是不再乎谷昌的殺氣;反正陳天羽就是那麼懶散的看着谷昌,一點也不在乎谷昌那近乎實質的殺氣。

    “龍吟,很熟悉的名字,就是不知道在哪聽說過!”谷昌閉上眼,認真的回憶李蘭一下這輩子說見到過的人,並沒有一個叫龍吟的,即使是有,有人沒有那個是如此年輕的。但谷昌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對着個龍吟絕對認識或者說是熟悉,但就是想不起自己在哪裏見過。

    “別管熟不熟了,言歸正傳,我的要求你能不能辦到?”擺擺手,陳天羽可不會在乎谷昌是在想些什麼,而是嚴肅的看着谷昌。

    “唉,我說了,我已經反 叛了墨家,反 叛了華夏,你莫要再和我如此說話。我看你還蠻合胃口的,待會就讓明浩一號把你帶出去好了!”再次聽見陳天羽的話語,谷昌收起了眼裏的殺意,再次強調他的目的。

    看着谷昌的表情,真的 是讓陳天羽很無語;這風傢伙............頑固不化。

    “你不是還沒有想好你反叛詞嗎?在你的反叛詞沒有想好之前,你就還算不上反叛。再說,你認爲我會相信墨家之人會叛變?亦或者,你告訴我這是中州?”看來不出大招是不行了,否則這個傢伙是不會出手的。被逼無奈的陳天羽,只是是嘴角嘰訪的看着谷昌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