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零九章 地下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零九章 地下城字體大小: A+
     

    陳天羽有種感覺,今天,這個南宮明浩就會帶上自己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就是不知道這個傢伙會用什麼樣的方法帶自己過去。

    “真的?那明浩哥你等一下,我給清清說一聲!”不等南宮明浩同樣,陳天羽轉身就像南宮清清的房間內走來。

    僅僅是一兩分鐘的司機,陳天羽就快速的出來,跟在南宮明浩的身後,時不時的回頭看一下自己的身後,生怕有人跟上來那般。

    只是,陳天羽不主動的是,在他和南宮明浩離去的時候,南宮清清輕輕的打開門內,看着陳天羽和南宮明浩離去的身影,無奈的搖搖頭。

    “唉,還是走到了這一步,這可該怎麼辦纔好啊?”南宮清清的呢喃,讓他覺得今天這據點格外的淒冷。或許,過不了幾天,這最後據點就會作爲各國修真界聯軍突破華夏盟軍的突破口。

    或許是有些心灰意冷,或許是有些不知所措;南宮清清在陳天羽和南宮明浩離去沒有多久,就獨自一人出了房間,來到這據點內。看着這據點之內的守軍,在不斷的運送各種各樣的物資到達各需要處,南宮清清卻是覺得這一切好假好假。

    明明只是一些有着這據點內之人的一些外貌和記憶,現在說做的事就像這些人是原來的那些人那般;口口聲聲說準備預防聯軍的最後進攻,可南宮清清卻是知道,這是在等着西方聯軍來接手這最後的據點。

    或許,這就是一種悲哀吧,南宮清清不有得如此想到。他本來是想把陳天羽送出這最後據點,好讓他去通知其他的人來解救這最後據點,可奈何陳天羽像是不懂事那般,和那個南宮明浩混在了一起,這讓南宮清清的饑荒爲之落空。

    就這麼默默的看着最後據點之內的人來人往,南宮清清只能是選擇眼不見心不煩的概念,轉身,向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而這時,陳天羽終於是和南宮明浩離開了這所謂的最後據點,向着這據點後方的一座大山行去。山不高,大概有海拔四道五千米左右,坐落在這成片的山脈之中;山與山之間,中間所相連的地方有着一處一處平坦之地。

    而此刻,龍吟和南宮明浩的目的就是最後據點西方方五十里外的一座山腳下;這裏山脈都沒有,雜草叢生,也沒有什麼任何怪異氣息的波動。難怪自己是一直找不到這祕密據點在何處,原來,隱祕得是如此的普通。

    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做安全的地方,雖然陳天羽想過他們把祕密基地放在了這附近的某處,但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些傢伙會把這據點放在這國界處如此近的地方。向東,只要再前行二十里左右就到了華夏地界。

    “明浩哥?這裏是什麼地方,有什麼好玩的?”明知故問,雖然明白南宮明浩帶自己來的這裏是他麼的祕密基地,可現在還沒有進入祕密基地,沒有見到真正的南宮明浩等人之前,陳天羽可還不敢輕舉妄動。

    因爲,哪怕是到了這個所謂的祕密基地的地方,陳天羽依然沒有找到進入的洞口,也沒有發現或是察覺此處有什麼詭異地方的存在。

    “這裏,這裏好玩的地方可多了;待會一定會讓龍吟老弟玩到嗨的!”看着陳天羽那茫然的樣子,南宮明浩眼裏碧鄙夷的神色毫不掩飾的看着他。

    “哦,是嗎?可這裏不是什麼都沒有嗎?”對於南宮明浩的鄙夷,陳天羽裝個沒有看到那般;在這山腳下不斷的四處尋找,觀看,還是沒有什麼發現。

    “不用找了,這裏是你的葬身之地!我爲你選擇的地方還不錯吧,當然,你也不會第一時間就會死去,你還能苟延殘喘十天的時間。”南宮明浩那冷冷地的聲音,讓陳天羽不由自主的聽下了手裏的凍住。

    就連臉上哪嬉笑的眼神都瞬間消失,恢復到了陳天羽原本那冷漠的臉孔,回過頭,冷冷的看着這個南宮明浩。

    “我想知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你別告訴我說,是我演得太過真實?”不再去裝傻充楞,也不卻說什麼:明浩哥,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這類似的話語,而是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嘿嘿...看來,南宮凌天那傢伙的猜測果真如此,你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你來這裏的目的,果然是爲了找到我們的祕密研究基地。”聽到陳天羽聲音的變化,南宮明浩只是嘿嘿冷笑,平靜的說出了陳天羽來吃的目的。那毫不擔心的神情,好似一點也不在乎陳天羽是否有能力破壞掉他們整個的研究基地。

    “既然知道我來的目的,我很好

    奇,你爲什麼還要帶我來這裏?我想,這裏距離你們的祕密研究基地已經不遠!”陳天羽轉過身,一臉微笑的看着這個南宮明浩,有些好奇這個南宮明浩的做法。明知道自己來此的目的,居然還敢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過自信?還是不把陳天羽凡在眼裏?

    “無所謂,既然你來吃是想要找我們的祕密研究基地,那告訴你又有何妨?而且,我們還是光明正大的帶你去,不會像其他人那般先弄暈了再帶過去。”南宮明浩的話讓陳天羽皺起了眉頭,他們這是依仗什麼?居然敢如此行事?

    “不把自己弄暈了待過去?怕是沒有任何的機會吧?我可是記得,我剛來的那晚,你說安排的酒菜有些與衆不同哦?至於這幾天帶我遊玩,恐怕也是爲了確定我來的目的何取得我的信任?或者說是取得南宮清清的信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二頭,陳天羽平靜的看着南宮明浩說道。

    “嗯,說得不錯,可你沒有聽說過嗎?你知道太多了的後果是什麼?”沒有去回答陳天羽的問題,反而是微微一笑,說出了一句讓陳天羽啞然無語的話。

    “好,算我自作聰明吧!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是如何確定我來這裏的目的?”陳天羽有些疑惑,這個問題貌似要弄清楚的好。

    “都說過了,你是自作聰明。雖然你一開始來到這最後據點時說表現出來的都是爲了美色而來,這幾天你所表現的也正是如此。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自作聰明到用龍吟這個名字出現。剛開始聽到你說叫龍吟的時候,我們也只是覺得熟悉,卻是忘了在哪裏聽到過。直到昨晚,南宮凌天這纔想起來,對面要我們警戒一個叫龍吟的人。”看着陳天羽那鎮定的模樣,南宮明浩只是很簡單的說了幾句話。

    如此一來,果真和南宮明浩說的那樣,自己果然是自作聰明;五來的搖搖頭,沒想到,居然會是自己告是了他麼自己是有目的來此的。

    只要證實了自己抱着別有目的來此的身份,那自己爲何而來到這最後據點的目的就顯而易見了。這裏,除了他麼的祕密研究基地之外,並沒有什麼值得自己關注的地方。

    “那好,走吧!”陳天羽無所謂的兩手一攤,對着南宮明浩說道。畢竟,不到哪裏面,自己還沒有動手的必要。

    而且,現在自己動手可不一定能討到什麼好處;畢竟現在自己可是陷入到了南宮明浩早就爲自己說準備的陣法裏面。而且,周圍還有這幾股隱晦氣息的波動,自己一旦動手,可不見得能安然離去。

    “嘿嘿...果然夠膽識,不愧敢一個人來這裏,探尋這最後據點的一切祕密!”南宮明浩說這,上前走了幾步,一掌就拍在了陳天羽的丹田處。

    “你....”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宮明浩,陳天羽低頭,看着自己丹田上那隻手掌。只是簡單的來得及說出一個你字,就這麼愣愣的看着南宮明浩。

    “明知道你來這裏的目的,還放任你的修爲存在?哪怕你只有養靈波動的修爲,可我們也不願意冒這個險。世上最安全也是最穩妥的辦法,那就是廢了你的丹田。如此一來,你就是再有任何的本事,也於事無補!哈哈....”南宮明浩慢慢的收回自己的手掌,看着陳天羽嘴角掛這流淌的血液,滿意的大笑出聲。

    原來,這纔是南宮明浩等人風依仗,廢了你的修爲,忍耐聰明蓋世,任你智力無雙;一切的陰謀詭計,,我只需要一拳破之。

    “你好狠!”看着面前得意狂笑的南宮明浩,陳天羽用手撫摸這丹田處,一邊冷冷的說道,眼裏滿滿的都是憤恨之色。

    “嘿嘿...不狠,我只是在爲自己的安全考慮而已,你唉怎麼認爲就怎麼認爲!現在,我們走吧!”南宮明浩說這,架起陳天羽,向着那面崖壁走去。

    這讓陳天羽皺眉不已,南宮明浩明明沒有用任何的元氣防身,好像不知道哪裏是崖壁那樣;在先前的時候,陳天羽可是主動觸摸過哪些崖壁,那裏顆是真實的石頭,並且是全天然的石頭。就這樣直接走了過去,頭不會碰一個大包嗎?

    然而,讓陳天羽大跌眼鏡的是,南宮並明浩就這麼扶着他,對着岩石走來。輕輕鬆鬆的就穿過了岩石,好像那些岩石就像不存在那樣,有如空氣那般,陳天羽兩人就這麼直接穿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絕對能肯定,剛纔自己所穿過的岩石,那絕對是真實的岩石,不像是虛假的存在。開外是,爲什麼在南宮明浩架起自己向這裏走來的時候會像不存在那樣?難道這個南宮明浩身上帶了什麼特別的東西嗎?

    進入石壁,大概走了五米左右那麼遠,陳天羽才和南宮明浩從石頭裏面走了出來。好似知道有人來了那般,當陳天羽和南宮明浩出得石頭的那瞬間,他們的前面就嘩嘩的聲音傳來

    。前看去,原來是一條向下的石梯,兩旁有這一個一個直立在木架子上的火盆,就在陳天羽和南宮明浩進來的瞬間,貨盤就像是被點燃那般嘩嘩的冒出火光。

    這裏的照明,照明還和古代那麼相信?沒有人來給陳天羽解答這個疑問,至於扶着陳天羽的南宮明浩。好像是見怪不怪,看也不看陳天羽一眼,只是扶着陳天羽沿着石梯忘下走去。

    直至半個小時之後,陳天羽這才和南宮明浩走完這石階,來到一處好似地下宮殿般的地方。足有四米寬六米高的道路,讓陳天羽驚訝不已,好像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丹田在半個小時之前被南宮明浩給毀掉了的事情。看着兩旁明晃晃的電燈,陳天羽有種來到城市般的感覺,能在大地之下有着這麼一處地下城池,那可真是...太爽了。

    再次向前走了半個小時左右,陳天羽和南宮明浩來到了一道鐵門之前。門前並未守衛,只有兩隻身上佈滿灰塵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石頭獅子在這裏看守;其中,有一隻獅子的爪子下面還抓着一隻小獅子。

    “兩位獅兄,在下南宮明浩,這次抓到一個想要來毀滅這祕密研究基地的人族一個,特來向谷昌父親彙報!”南宮明浩嘴角抽了抽,來到這兩隻獅子的面前,很是恭敬的對着兩隻石獅行禮說道。

    南宮明浩的話讓陳天羽驚奇不已,這兩隻石頭獅子是貨物?他們叫谷昌爲父親?那是不是說,所以的傀儡人都會這麼稱呼谷昌?

    然而,就在陳天羽疑惑的瞬間,南宮明浩的話說完之後,前面那大門前的兩隻獅子;居然抖動了一下眼皮,搖晃一下碩大的獅子腦袋,拳頭大的眼睛不斷的注視着面前恭敬的南宮明浩。

    然而,就在兩隻大獅子動了的瞬間,那隻小獅子就像活了過來那般;在南宮明浩話落的瞬間,那隻小獅子瞬間就從大獅子的爪子一翻身而且,抖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饒有興致的看着面前的這兩個人。

    當看到陳天羽的時候,這個小傢伙眼睛一亮,三兩下的就跳到了陳天羽的肩膀上。就在這隻小獅子跳到陳天羽肩膀上是瞬間,陳天羽發現了一個很是不得了的事情;別看這個只有三十公分左右長,十公分左右高的小獅子,他全身的重量差點讓陳天羽摔了一個跟頭。

    這那是什麼小獅子啊?這分明就是一塊石頭,要不然怎麼會那麼重了?可是,就是這麼一塊石頭,讓陳天羽無語的是,除了重量和顏色不說之外,這分明就是一隻活蹦亂跳的小獅子嘛!

    然而,讓陳天羽更加無語的是,這隻跳在他肩膀上的小石獅,看到陳天羽嘴角那帶上的鮮血之時,居然伸出了自己的舌頭,舔在了陳天羽嘴角的血液之上。

    那揉揉的帶着點溫度,上面還有一些到此的感覺,這讓陳天羽很是納悶,這還是石獅嗎?並沒有去理會這隻小獅子舔食自己留出來的血液。陳天羽反而是用手去摸了一下這這小獅子的身子,這完全就是一塊石頭啊?

    “吼!”就在陳天羽還在猜想這隻小石獅究竟是獅子還是石頭的時候,那兩隻大獅子一聲怒吼,把陳天羽給驚星了過來。

    擡頭,向着兩隻大獅子身後看去,發現在這兩隻獅子的吼叫之後,那後面的大門居然在緩慢的打開。而同時,陳天羽肩膀上的笑獅子轉瞬間跳下了地面,撒歡的向着先前那隻大獅子跑了過去。

    瞬間再次落到了大獅子的爪子下面,只是怎麼這隻小獅子和先前風睡姿有所不同;先前是趴在那隻大獅子的下面,而現在是仰躺在那隻大獅子的下面。

    疑惑的搖搖頭,看着這兩大一下的獅子再次恢復成爲了石頭的模樣,疑惑的看上了那麼一眼,就又被南宮明浩給架着往那到大門裏面走了進去。

    只是,南宮明浩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架着陳天羽從這三隻獅子中間走過的時候,那隻被大獅子按在爪子下面的小獅子,那對眼睛一直盯着陳天羽在不停的轉動。最後還是因爲他身上的抓子向下壓了壓,這才老實的回頭,看着洞頂。

    沒有去理會這三隻石頭獅子,陳天羽被南宮明浩架着走進了大門之後,陳天羽這纔算上大開了眼界。

    只見大門裏面,全都是一些到處亂動的傀儡;有兔子、喵星人、汪星人、還有蛇、猴子、老虎等等各種各樣的動物,完全遵循着大自然的生存發展。狗攆兔子到處亂爬,蛇依然在陰暗處吐着舌頭到處遊動。還有隨時準備捕獵的獅子、老虎等等的一切動物。

    如果不是這些動物行動的時候,不斷的發出金屬摩擦的咔咔聲,那陳天羽一定會認爲,自己這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別看了,你待會將看到的比這裏的還精彩百倍萬倍!”架着陳天羽的南宮明浩,發現陳天羽的眼神一直在四處觀看,不由得出言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