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零八章 帶你去個好地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百零八章 帶你去個好地方字體大小: A+
     

    深夜,是讓人寧靜放鬆的時刻;然而,在這西方防線的最後據點之內,今夜卻不是那麼平靜。南宮清清的尖叫,讓整個據點之人都皺起了眉頭;這聲音也太大了點吧,誰不知道今天有個小男人來找你了!

    無奈之下,衆人只是忘好的方面猜測,否則這深耕半夜的,怎麼會有如此聲音傳出來了?這孤男寡女的獨處一室,難免讓人浮想聯翩啊!

    然而,在南宮清清的房間

    南宮清清看着看着自己面前的衣服裳的污漬,濃重的久違不停的從上面散發出來,身子卻是不停的顫抖,不知道是激動的還是興奮的顫抖。你丫的有病是吧,如此情況下會興奮?

    “陳天羽,你混蛋?”南宮清清看着自己面前衣服上的污漬,那冷冷的聲音不像是先前那般驚叫,而是細微到只有陳天羽一個人可以聽清而已。

    當然,現在的陳天羽要是能聽見南宮清清的那低微到冷漠的聲音,那纔是真正的怪事。只是很順從南宮清清的攙扶,已經移到了南宮清清的牀邊而已。至於南宮清清今晚上睡的是哪裏,陳天羽不知道反正是不會和自己躺在一張牀上的,要是是的話,陳天羽一定會哭出來的。

    事後,他一定會哭着說:想當初,有着一個美女睡在了自己的旁邊,自己卻是沒有好好的把握;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那我一定不再和那麼多酒。

    這天晚上,陳天羽有些倒黴;他做夢了,夢見了雨傾城那丫頭。只是那丫頭說他老是花心,老是去沾花惹草,於是就爆打了他一頓,而且他還不敢還手,也不敢做任何的防護,只能是默默的承受。畢竟,雨傾城說的也想那麼點事實,貌似自己和某幾人的關係有些道不清說不明的感覺。

    可能是陳天羽的夢太過真實,也可能是陳天羽的身份讓他做的夢有些真實的成分在裏面;反正第二天陳天羽悠然醒轉過來的時候,發現全身痠痛無比。

    齜牙咧嘴的活動了一下自己那周身硬邦邦的身體,全省的疼痛讓陳天羽很是鬱悶。靠,雨傾城,你也不用這麼狠吧!再說我也沒怎麼的啊,就算我有點什麼,那水叫你玩失蹤就這麼幾年了?

    對,誰叫你玩失蹤的,害得我到處去找你都找不到。陳天羽一邊活動昨晚在夢裏被雨傾城暴打而出現痠痛的身體,一邊在爲自己看見美女就移不開眼睛而找到合理的藉口。

    “喂,清清,你那什麼眼神?”這個房間的氣氛怎麼那麼詭異了?陳天羽發現了點不對,擡頭,看着斜靠在另一邊的南宮清清。

    只是南宮清清臉上哪怪異的微笑,讓陳天羽很是迷茫與疑惑,她這是什麼表情?好像有着點同情,也有這點幸災樂禍的表現。

    “啊...沒什麼?我只是聽見你醒了,所以過來看看!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是故意詢問那般,南宮清清看着陳天羽,一臉微笑的問着,手裏拿着一個蘋果在啃,好像是故意來看陳天羽笑話那般。

    只是陳天羽不明白南宮清清爲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表情,皺着的眉頭一直很疑惑的看着南宮清清,好似想要衝南宮清清的臉上看出點什麼。

    然而,陳天羽去是無奈的發現,南宮清清只是帶着點幸災樂禍的表現;其他的,什麼都看不出來。算了,看不出就看不出吧,搖搖有些還在發暈的腦袋,陳天羽慢慢的下傳,卻是發現身體還有些搖晃,有種不由自主的感覺。看來,喝酒真不是羽哥好東西啊?

    “謝謝你啊,清清!”不管怎麼說,南宮清清昨晚在自己喝醉之後,居然還什麼都不顧的把自己帶到了她的房間,這無疑表明,他知道整個據點的情況。

    “啊...不用謝不用謝!只是舉手之勞罷了,再說,這也沒花費我多大的力氣!”聽到陳天羽的謝謝,南宮清清先是一愣,然後就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

    只是,陳天羽看着南宮清清的回答,怎麼有種答非所問的感覺了?只是,陳天羽根本就不知道南宮清清所的舉手之勞是什麼,是讓自己在他的房間休息,還是點其他的什麼?

    微微一笑,轉身向着洗手間走去,洗漱一番之後,陳天羽的腦袋總算是清醒了過來;看來,以後可不能在以這種方法了。要是直接喝醉後,來個胡言亂語,說了一些不該說的事情,那結果....

    陳天羽不敢去想那種結果,那樣的後果有些嚇唬人;出的洗手間,看向南宮清清,直接有些事情必須要確定。列如:直接昨晚是不是說了些不該說的事?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自己的計劃可都全給泡湯了。

    “清清,我昨晚有明有說過什麼話來這?”看着依然斜靠在牆壁上,悠閒吃着蘋果的南宮清清,陳天羽不有得問道。

    “啊....沒有啊,昨晚你說的最多的就是啊和哦!”聽到南宮清清的話,陳天羽的腦門子上面佈滿了黑線。啊和哦,自己又不是在叫 牀,怎麼可能會發出這兩種聲音。

    無奈的搖搖頭,陳天羽對南宮清清開始重新評價;這個漂亮的女人,絕對是個不好惹的女人。

    不在去理會南宮清清,陳天羽塗開房間的門,閉上上,享受這陽光從東邊升起時慢慢變熱的溫暖。

    然而,不等陳天羽享受躲久的陽光,他的享受就被人給無情的打斷了。

    “龍吟老弟,沒想到你氣得這麼早啊!昨晚你可真是賣力,讓這據點內的三成的人都聽見了你幸福的喊聲!”就在陳天羽享受陽光的時候,南宮明浩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看着陳天羽,一臉饒有深意的說道。只是,南宮明浩刻意把幸福二字加得特別的重。

    什麼意思,幸福的喊聲?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昨晚雨傾城在暴揍自己的時候,自己那裝着被打的很慘的叫喚被這些人聽到了?可這又和幸福有什麼關係?

    “啊...我懂,我懂!都是過來人嘛,豈會有不知道的!只是我沒想到老弟你這麼厲害,我還以爲你要中午才能起來的,沒想到這麼早就起來了!”看着陳天羽那疑惑的眼神,南宮明浩那一副我明白的表情,讓陳天羽更加的找不着北。

    這是什麼情況?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妹,不知道你可否起牀,二叔要我來看看!早餐的時間快過了,要時候過了的話,今天可就沒有早餐了!”不主動南宮明浩是什麼意思,站在陳天羽的身後就對裏面的南宮清清喊道。

    然而,南宮明浩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着南宮清清拿着一個蘋果,慢慢的啃着蘋果來到了門前,用那冷冷的眼神看着南宮明浩。

    “啊,原來小妹已經起來了,我還以爲你要多休息一會兒!”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南宮清清,南宮明浩伸手抓了一下腦袋,訕訕的笑着說道。

    “南宮明浩,別做得我好像和你很熟的樣子!我的事,你最好是少談論!”看着一臉訕訕笑容的南宮明浩,南宮清清的聲音很是冰冷。

    看着南宮明浩的表情和南宮清清的神色,陳天羽很納悶,昨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抓了抓腦袋,疑惑的看了下四周,發現在南宮清清房間周圍的人都對自己指指點點的,有的還對自己豎起了大拇指。陳天羽已經快要瘋了,這是什麼情況,誰能來告訴我?

    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自己的計劃重要!轉身,去拍上南宮明浩的肩膀,猶如是多年未見的朋友那般。

    “喂,明浩兄,可不可以帶小弟我去玩玩啊?”看着南宮明浩,陳天羽一臉微笑的說道。看到陳天羽的如此表現,這讓南宮清清有種想殺了陳天羽的衝動。

    她千方百計的讓陳天羽遠離這據點內的其他人,可這個傢伙到好,不僅不快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反而還主動和南宮明浩和南宮凌天等人接觸,這不是送上門的肥羊嗎?這讓南宮清清欲哭無淚,這該怎麼辦是好啊?

    “想玩那到是可以,只是這裏有很多地方的是軍事重地,你能玩的地方可能不會有太多!”南宮明浩低下頭,深思了一下,有些無助的說道。

    “沒事,你帶我在可以玩的地方玩玩就可以了,至於那些軍事重地,那就算了吧!我也沒有什麼興趣!”陳天羽的嘴裏說着沒有什麼興趣,可他的眼睛裏卻是冒着濃厚的歡喜光芒。

    “可是 ....”南宮明浩的話沒有說完,轉而就看着前面行走的南宮清清。

    看到南宮明浩如此明目張膽的暗示,陳天羽那還有不明白的道理;這個傢伙是要告訴自己,南宮清清一定會攔着他不準帶陳天羽到處去玩的!

    “哦,這個啊!小事,看望的。清清,明浩兄說帶我去見識一下這裏的一些祕密,待會我就會回來!”不等南宮清清反應過來,陳天羽已經跟在南宮明浩的後邊,跑的已經直流下了一個背影給南宮清清。

    “你....”看着陳天羽離去的背影,南宮清清只能是無助的喊出一個你,然後就一跺腳,臉色瞬間陰冷下來;看着陳天羽離去的方向很是憤怒,好像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在裏面。

    不管南宮清清是如何的表情,反正陳天羽就是這麼的跟着南宮明浩跑了出去;至於去到什麼地方,陳天羽完全不在意。表現出一副興致濃郁的表情,什麼都很好奇的那樣。

    下午六點,陳天羽再次回到了南宮清清的房間;這讓陳天羽很是鬱悶,難道就因爲自己是找南宮清清才進來這防線據點的, 所以自己就只能是在南宮清清的房間?這樣的情況讓陳天羽百思不得其解,然後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着南宮清清。

    然而,看着陳天羽的回來,這讓南宮清清不可思議的驚叫了一下,上下不停的打量了一番陳天羽,發現這個傢伙果真是陳天羽的時候,讓南宮清清一個勁的在嘴裏嘀咕:着不可能啊?這沒有道理啊?

    不僅是南宮清清覺得沒有道理,就連陳天羽同樣覺得也沒有

    道理!難道是直接的表現太過真實,讓他們察覺到了自己就是故意送上門來的?

    如果他們真的察覺到了自己是故意來到他們的,可他們早就應該集合所有的人馬,對自己無情的出手纔對,那爲什麼會到了現在都還在不懂手了?

    陳天羽坐在旁邊的一張凳子上,不停的思考着怎麼才能讓南宮明浩或是南宮凌天把自己送到那個克 隆實驗室。今天這麼慢好的機會,這個南宮明浩居然沒有出手,這讓陳天羽有些疑惑不斷。

    在陳天羽的疑惑中,就這麼慢默默的思考着自己該如何才能潛入南宮凌天等人說守護的祕密基地之是,南宮清清同樣疑惑南宮明浩爲什麼不把陳天羽帶去祕密基地。

    算了,想不同就不想了,想着傷腦筋;陳天羽只好是在心裏面這麼給自己說道,然後去到洗手間,隨便衝下腳,準備上牀睡覺。

    知道現在,陳天羽才發現,這裏只有一張牀,還散發這淡淡的清香;貌似這是南宮清清的地盤吧,自己這樣會不會....

    “我先睡覺了,你不介意吧!”看着一臉疑惑的南宮清清,陳天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指着牀,淡淡的說道。

    “你說了?”南宮清清忍者自己不發貨的衝動,淡淡的問道。雖然說自己和這個傢伙是朋友,可以關係也沒有好到這種可以同牀共枕的地步吧!可看這傢伙的表情,好像就是這個意思。陳天羽接下來的話,讓南宮清清明白了這不是好像....

    “要不,我們一起...”陳天羽的話沒有說完,而是用手不停的比劃着。只是他的看着南宮清清那吞嚥口水的表情,讓南宮清清的嘴角不停的抽慉,這個傢伙,果真....男人正不是一個好東西。

    “你找死!”南宮清清一直在忍者讓自己不發火,可忍無可忍時就無須再忍。只見南宮清清袖子一挽,提上一對秀拳,快速的對着陳天羽而來。

    “不會吧!”看着南宮清清那憤怒的面容,陳天羽有種很是無語的感覺,自己是不是用武力把這個漂亮的小妞就地正法了?

    可隨即,陳天羽就把他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給泯滅在搖籃之中;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那他簡直真是禽獸不如了,只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不過,這種想法也只能是這麼想想就好,不能付諸行動的。

    第二天,陳天羽還是早早的起牀,錯,說是起牀,那還不如說是從地鋪上爬起來,把被子收拾起來放回原處。一想到昨晚南宮清清那母老虎般的發狂,陳天羽就在爲南宮清清以後的老公默哀:祝能能活過三個月,這丫的還是女生嗎?

    昨晚上被南宮清清的一頓暴揍,讓陳天羽有種恍惚的感覺,貌似自己喝醉的那晚上就是這麼被揍的,難道那晚上就是這個臭丫頭揍的自己,而不是直接夢裏的雨傾城。有些疑惑的陳同樣回頭看了眼南宮清清的房間,疑惑的去找南宮明浩去了。

    不管如何,自己一定得讓南宮明浩把自己帶入那個祕密據點,這樣自己的計劃才能實施;否則,所有的安排,這一切都是水,說不定還會被聯軍抓住這次的機會,一舉把華夏各派聯盟給一網打盡了。

    然而,讓陳天羽鬱悶的是,今天,南宮明浩還是帶着陳天羽到處遊玩,甚至是帶陳天羽參觀了兩處軍事重地,這可大大的滿足了陳天羽對軍事基地的好奇之心。

    可讓陳天羽不滿意的是,這個南宮明浩好不見的動手,就是這麼帶着陳天羽到處去遊玩;這讓陳天羽恨不得告訴南宮明浩說:大哥,你快點把我打暈也好,給我下點迷藥也好,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我都會配合你讓你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把我帶去你們的祕密基地的。

    但陳天羽忍住了這種衝動,如果陳天羽真的這麼告訴了南宮明浩,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第三天,南宮明浩還是帶着陳天羽去軍事基地裏面遊玩,這讓南宮清清都一度以爲這個南宮明浩就是哪個南宮明浩。

    到了第三天,南宮明浩終於是帶着陳天羽把這據點內的所有地方都給有了一遍;讓陳天羽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個南宮明浩爲什麼還不動手?這幾天下來,別說是南宮清清懷疑這個南宮明浩是那個南宮明浩,要不是陳天羽對着個南宮明浩的那種詭異感覺還在,恐怕就連陳天羽都會認爲這個南宮明浩是那個南宮明浩,否則,他怎麼會這麼幾天都不懂手了。

    在陳天羽來到這南宮家據點的第四天,南宮明浩還是照常來到南宮清清的房門口,等着陳天羽的出來。

    “明浩哥,早啊!今天帶我去哪玩?”看着南宮明浩的出現,陳天羽隔着老遠的打着招呼!幾天的接觸下來,陳天羽把明浩兄的稱呼變成了明浩哥。

    “這幾天我帶你把這據點都逛遍了,那今天我就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保證讓你眼睛一亮!”看着陳天羽那微笑的臉,南宮明浩同樣微笑的說道,只是那微笑的眼裏有這一絲狡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