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零四章 七情幻殺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零四章 七情幻殺陣字體大小: A+
     

    (PS:未曾修改,又是一大章.......)

    臨近午夜十二點,陳天羽離開了呂其洋的家;就如沒有來過來那般,離開這個有些壓抑,有些煩悶的地方。

    消除他們一些不快的印記,就讓他們在這浮世中宿醉,何嘗也不是一種幸福。至於張大山的後臺是誰,陳天羽沒有去理會,也沒有那個功夫去理會。

    這個世界,沒有永恆的絕對;沒有永恆的公平正義,亦沒有永恆的黑暗邪惡。沒有黑暗、邪惡;如何能體現光明、正義的偉大。這些瑣事,就留給政府吧!彰顯光明、正義纔是他們應該做的事。

    回頭,看了一眼還守候在呂其洋家門口的一羣小動物,默默的排成一條線,齊齊的跪在哪裏,好像是在祈求些什麼!

    但陳天羽卻是不予理會,轉身向着無痕的方向走去。既然無痕能這麼引誘自己出來,想必這裏離自己的家鄉已經不遠;或許就在這附近的某處,就是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小縣城。

    陳天羽一直在想,處理完無痕的事件之後,自己是不是該去看看王玲那個丫頭在幹嘛了?貌似自己已經好久都不曾見過她了。許久不見,還是有種想念的感覺!

    想到許久不見,陳天羽的腦海裏浮現了應該清晰的畫面,那個帶着幾分幽怨眼神的面孔,帶着幾分俏皮的身影,縱然如此多年不見,但始終不曾在陳天羽的心裏消退。

    雨傾城,你究竟在哪?停下身子,擡頭望着這漆黑的天空,陳天羽只得是在心裏不斷的發問。閉上眼,默默的把這份思念藏在心裏最深處。

    現在的陳天羽分不清方向,不知道這是哪,但也不想讓老朋友無痕知道自己的到來。因爲,和無痕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對自己過去了若指掌的王義。

    這兩個傢伙的聯手,讓陳天羽不得不警惕;他們清楚自己的弱點,他們會打出超倍的暴擊傷害。就如這做城市上空的怨與很,以王義對自己的瞭解,他知道若是自己察覺到了這裏的異狀,必定會第一時間來吃查看。

    不想被別人牽着鼻子走,陳天羽有種後悔從呂其洋家走出來的衝動;唉,這慢慢長夜,自己是該如何渡過了?

    想明白了整件事,陳天羽也不急着一時去找無痕的麻煩!反而是在爲今晚的去處做打算,就身上這兩個錢,還不夠自己吃幾頓飯了,還是省着點吧!難道今晚,自己又要流落街頭?除此之外,好像沒有什麼更好的解決辦法了。

    就在這安靜的夜遊蕩,找個安靜的地方就如此將就着湊合過一夜吧!無奈的陳天羽,只得是尋找這麼一處公共場合來過上那麼一晚了。

    ....

    第二天早上八點,陳天羽出現在一個早餐點的門口,要了份早點,默默的吃了起來。小子,老實交待,昨晚去那鬼混去了?好吧,陳天羽不的不承認,昨晚像個幽魂是的飄着飄着來到一家網吧門口。

    然後飄着進了網吧,開了太電腦,玩了個通宵;其實了,這個傢伙是開着電腦在哪裏睡了應該覺,畢竟今天還有事情要做,養好精神那是得必須的。

    吃完早餐,伸了個懶腰,然後看着人來人往的車上車下的城市,陳天羽突然間覺得,這個城市和自己那麼的陌生;算了,陌生就陌生吧,反正自己也只是這個城市的過客,沒人知道自己的來,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去。

    就像徐志摩所說: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貌似自己帶走了那片雲彩,好像自己爲這個城市增添了一些生氣,帶來了一絲安寧吧!

    揮揮手,告別這座城市,繼續踏上自己的旅途。走在這繁華的街道,自己去是在路邊的廣告裏無意間看見。

    今天早晨,新開發區出現了一件怪事;釘子戶呂其洋家門口有這二十幾只動物在哪裏守着,不斷的向着呂其洋這家人扣頭。

    當這些動物扣頭的畫面被播放出來的時候,陳天羽真的很無語;算了,誰又會去在乎一些阿貓阿狗的動物和一些可愛的小白兔了?只是當衆人看過新奇就要消散的時候,那隻汪星人居然在地上寫起了字。

    會寫字的狗?這也太牛逼了吧!然而,接下來,不進是那隻汪星人會寫字,就連那些可愛的小白兔同樣在寫字,包括那些貓星人。這不會是被鬼上身了吧?圍觀風路人都在心裏面疑惑不斷。當有人認出了汪星人些的是什麼後,衆人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看見了什麼?他們看見,汪星人說寫的是一長篇大論。

    交待了自己就是專門負責給開發區居民籤合同的張大山,交待了自己說犯下的一切事情;求呂其洋讓他們變回原來的樣子,他不想做畜生。

    但衆人看向呂其洋的時候,只見呂其洋一臉迷茫的看着地上的這羣小動物;滿臉淚痕的看着地上那歪歪曲曲的字跡。打賞呼

    喊上天開眼...

    至於有人詢問呂其洋認不認識張大山的時候,張大山說的還算是和地上那個汪星人說的一樣;只是矢口否認昨晚見過張大山,也矢口否認見過什麼怪異且沒有吃藥的年輕人。這讓地上那羣小動物嗚嗚的哭泣畜生,不斷的拉着呂其洋一家不斷的哭訴。

    至於結果如何,陳天羽沒有去關注;反正他只要做點自己認爲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留給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去煩惱吧!反正自己就是一個匆匆過客。

    搖搖頭,微微一笑,不去理會這些人所說的怪異且沒有吃藥的青年,就讓這事隨風而散吧!擡頭,看了眼東邊升起的太陽,辨別了一下方向,隱去自己的身形,向着西邊的某處地方行去。

    有了太陽的參考,陳天羽終於是弄明白了自己所處的方位。這裏離自己的家鄉果真不遠,只有千多裏的距離,自己極限速度也只需要半天時間而已。

    花了一個時辰,陳天羽循着無痕的氣息,終於是來到了一座不大的森林;唯一的優點就是這裏遠離人煙,即使是發生點什麼也不會有人知道。

    來到這片山林中間的一處空地上,探查着這個地方隱隱約約的氣息,貌似無痕這傢伙爲自己準備了一份大禮吧!

    “老夥計,出來吧!難道還要我請你啊?”無所謂的一笑,陳天羽看着前方隱晦氣息的地方淡淡的問到。

    然而,等待陳天羽的除了風聲之外就只剩下了風聲;淡淡的吹過,吹起陳天羽耳邊那一絲頭髮的飄動。

    “無痕,就這麼不願意看見我?”今天的陳天羽,根部就沒有用鏡花水月改變自己的形態,也並沒有改變自己的衣着;就是自己那最原始的裝扮,普通到不能普通的樣子。

    “我一直琢磨不定,你究竟是誰?直到今天,我依然沒有找尋到我要的答案!”無痕的..不,應該說是王義的聲音從前方陰暗出傳來,聲音裏面包含着滿滿的不解與疑惑。

    “我是誰?就像當年,我一直在苦苦追尋我是誰,可到頭來我依然不知道自己是誰。所以,這一世,我不再去追尋我是誰,我只知道我就是我自己,我並不是誰!我現在很好奇,我應該是叫你王義了還是無痕?”看着前面的王義,和他身上所散發出那淡淡的離體威壓,陳天羽很是疑惑的問到。

    當年,因爲自己的無知,讓無痕這個傢伙帶着自己的鬼丹逃掉;尋找到了王義這個臭味相投的人,捨棄鬼丹與王義融合,害得自己一直拿這個傢伙無招。

    記得最後一次見面,還是那次送蘇紫嫣離去時,王義不聽無痕的勸告主動跳出來找自己的麻煩,再次從自己的手裏跑掉後就一直沒有在出現過。就是不主動,這麼多年,這傢伙一直躲在哪裏修行。

    “哼,很重要嗎?你們這羣卑微的人類,無知的修仙者,哪會知道我等鬼族的偉大!今天,就讓你這個渺小的人類先爲我等的歸來奉獻上那可憐的靈魂吧!”對於陳天羽的質問,王義是一點也毫不在乎,看着陳天羽就是一陣陰冷的狂笑。

    伸出手,撓撓頭;陳天羽很是不解,這王義怎麼會有這種心理啊?

    “王義,我有一事很是不解!我記得,從小到大都是你一直在欺負我,我並沒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爲什麼你對我的成見是那麼的大?當年在縣城汽車站,爲什麼你要突然間向我發難?”來找着個無痕,亦或者說是這這個王義,陳天羽是懷着別樣的目的來尋找他的。

    可以這麼說,這幾年自己外出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尋找這個王義;沒有誰會明白,王義能帶給自己的危害是有多大。所以,陳天羽無論如何,都會找到王義,把這個定 時 炸 彈全給處理完成自己纔會安心。

    “得罪?就你也敢得罪我嗎?不知道從哪裏得到一點術數的修煉之法,就真的以爲這個天下就是你的了;真的就以爲這個天下無人制衡你了嗎?你想得太簡單了,即使誰都相信你,可我就是不願意相信你!所以我要做那惡人,讓你明白,這個天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王義的話讓陳天羽愕然的看着他,這是什麼理論?

    伸手扶一下額頭,揉揉有些發暈的太陽穴;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你這是什麼跟什麼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你不滿意我這麼做,所以你要找我的麻煩?”陳天羽真的很無語,自己只是想知道他針對自己的原因,可他告訴自己的這個算是什麼理由。

    “隨你怎麼認爲,反正你今天來也是死,不來也是死!既然來了,那你就早死一點吧!”陳天羽的迷茫,是王義最看心最快樂的事情。

    “難道,就連因爲什麼都不敢說嗎?你就這麼的膽小?”對於王義的話,雖然陳天羽不放在心上,但陳天羽還是提高了警惕,因爲這個傢伙體內還有一個活字典,鬼族無痕。

    “嘿嘿...告訴你又能咋眼!你本該接受那種低能的命運,你只配給大夥當笑柄。可你憑什麼要來上學,憑什麼你身邊有那麼幾個女生,憑什麼你會術數?這些,是你這個矮醜窮配擁有的嗎?不,你不配,你一點也不配!我要告訴所有的人,還有着麼一個人在你之上,哪怕你會術數有如何?”看着陳天羽,王義的話說得是越來越激動,一邊不停的大笑。

    難道自己就這麼讓王義不爽嗎?又或者說,自己真的不受待見?陳天羽不明白,更是不明白,王義爲什麼會這麼想。

    “算了,今天你把我招來,可不是爲了敘我們那無聊的友情。說吧,爲什麼要拿普通人來說事?”搞不懂就不去想,這是陳天羽一慣用的方法;轉而問到這個鬼族無痕。

    “拿普通人說事,我就那麼做了你又要如何?你又能如何?”對於陳天羽的質問,王義的回答很簡單,簡單到陳天羽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

    看着陳天羽那愣愣的表情,王義就很是開心;只要能讓這個人失落失望,那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樂趣。

    “放心吧,我還在這裏爲你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保證你會喜歡;爲了給你準備這件禮物,你可要知道我準備了兩年了,希望你能喜歡我給你準備的禮物!”無痕那微笑的話語,讓陳天羽無所謂的撇撇嘴,他能給自己準備什麼好東西,無非就是想把自己殺死吧!

    “七情幻殺陣,開!”陳天羽那無所謂的表情,讓無痕或者是王義很是不爽,站在那陰暗出,雙手結印,輕聲低喝。

    僅僅是幾個呼吸,陳天羽四周方圓二十米就涌現出一層七色的彩霧,把他包裹在了中間;此刻的陳天羽,猶如是進入了一個七色的 波瀾世界。

    七情幻殺陣,記得在仙古年間,這可是昊天那一系的殺陣之一;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再次看見,卻是在鬼族的這裏看見了這個手段。想當年,就這個七情幻殺陣可是給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了,不知道今天又會是怎樣的結果了?

    七情,有人說是喜、怒、憂、懼、愛、憎、欲;也有人說是喜、怒、憂、思、悲、恐、驚;亦有人說是喜、怒、哀、懼、愛、惡、欲。

    但不管哪種說法,這七情幻殺陣的主要目的是勾起人的七種自然情緒,讓人不由自主的陷入在這幻陣之中。

    想要佈置這七情幻殺陣,不僅需要佈置陣法的方法,還得去普通人中間收集這七中情緒;爲什麼不在修者之中收集七種情緒,按理來說,修者的情緒質量更容易佈陣。

    雖然話這麼說,爲什麼修者是修者,因爲他們比普通人更懂得剋制自己的情緒,不隨便讓自己的情緒爆發。一般情況下,有修士佈置七情幻殺陣的時候,都會到普通人中間去收集七種情緒。

    這也就是無痕會跑到這座城市去搞這麼多事情的原因,無非就是爲了收集普通人的七情,爲自己佈下這七情幻殺陣。

    這次的陳天羽,不再像上次那般,主動逃避這七情的困擾,反而是主動陷入這大陣中;默默的體會着這七情幻殺陣所帶給自己的環境。

    至於陳天羽在這大陣中經歷了什麼,沒有人知道;至於在大陣外守候的無痕,只是聽着大陣裏面陳天羽時而癲狂的大笑,時而驚恐的怒吼,時而甜言蜜語、時而柔情似水、時而低聲下氣、時而霸氣臨人。

    王義不知道陳天羽在這大陣種經歷了什麼,但他聽着陳天羽的聲音,臉色都變了幾變;他很想進去看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情況,可他不敢,不敢接近這七情幻殺陣。

    七情幻殺陣的威力,沒有人會比他更清楚;聽着陳天羽在大陣內的嘶吼的那種情景,王義在陣外看着都有種驚心動魄的感覺。雖然不是在大陣之內,但他還是被大陣的絲絲氣機所影響,臉色都不斷的扭曲。

    就在王義臉色陰晴不定的時候,大陣內的陳天羽已經沒有了任何聲音的傳出來,安靜得像是沒有人那般,沒有一點生息。

    疑惑的看了看,王義勉強鎮定自己的心神;驚疑不定的定下心神,喘着粗氣。雙手結印,一聲低喝:解。雙眼欣喜的向着七情幻殺陣裏面看去,好似裏面有什麼值得他高興的存在。

    然而,讓王義意想不到的是,裏面有一雙微笑的眼神正在看着他;好像這個情景有點相反,怎麼看自己都像是在七情幻殺陣裏,裏面的陳天羽纔是在這大陣之外。

    “嗨,好就不見!十分想念,不知道你有沒有想我啊?”看着大陣之外的王義,陳天羽就像是老朋友那般的對着王義揮手,這讓王義愣愣的看着大陣裏面的陳天羽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好。

    “你...你...你怎麼可能沒有事?”看着大陣裏面那臉色沒有一點變化,微笑這和自己打招呼的陳天羽,王義就像是見了鬼一樣的看着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