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棋子與棋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棋子與棋手字體大小: A+
     

    陽光是如此的豔麗,溫暖如曦;殺氣是如此的強烈,寒若冰霜。

    對於道格爾這個紅衣大主教,陳天羽根本就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他在此次的西方聯軍中擔任什麼角色;反正陳天羽知道,這個傢伙,幾天前見過。

    “大叔,名字什麼的很重要嗎?”不去理會這些密密麻麻的人,陳天羽依然悠閒的翻着燒烤。

    “不錯,確實是不怎麼重要!或許你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吧!”對於自己的到來,道格爾可是相當的驕傲。

    “我確實是沒有想到,你們的效率會這麼慢?我一直以爲,你們回去後的第二天就會再次帶人到處搜尋我的,沒想到卻我讓我在這裏一連等了這麼多天。我現在都有點懷疑,你們的司令是在想什麼事情?明知道華夏各方勢力都被牽制在各自的防線內不能出動,離我最近的西方據點也同樣被你們拿下,在我的人重傷的情況下居然給我們留下了時間休養。你說,你們的司令是笨蛋還是蠢?”陳天羽一邊翻着燒烤,嘴角帶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今天在這裏的這些人不是你們原來的人?雖然你們的人數讓我有點驚訝,可你們還是逃不過今天的結局!”聽了陳天羽的話,道格爾雖然憤怒,但只是臉色陰沉,冷冷的說道。

    然而,回答道格爾的只是陳天羽那冷冷的一笑,看也不去看道格爾這兩萬多人的合圍。縱然他們的殺氣實質,讓這裏猶如的寒冬臘月那般;就連天上的太陽都不願意看着這裏的情況而躲進了雲層,可對於陳天羽來說,他們這點殺氣,還不能影響到自己什麼。

    “前面那個紅衣老頭,我們在這裏找到了一點稀奇古怪的東西,我們都給你,放過我們好不好?”就在道格爾陰晴不定,準備進攻的時候,離殤去是站了出來,對着道格爾說道。

    看着這個人的出現,道格爾終於是發現了點不對;這個傢伙他幾天前可是見過的,雖然修爲只有七級的波動,可道格爾卻是記得,這個傢伙能短時間內和自己對戰而不落下方。可現在這個傢伙的話,是不是有點....

    “哦,是嗎?那你拿來我看看,若是東西的分量足夠的話,那爲什麼不可以?”雖然不明白這個人是怎麼了,但若這樣纔是這個人的本來面目了?這又該如何說?道格爾只好是淡淡的開口說道。

    得到道格爾的答覆,離殤很是開心的把他認爲稀奇古怪的東西拿了出來。什麼木板、釘子、凳子、等等,反正都是些隨處可見的常見品。

    看着這個人不斷拿出的東西,道格爾的臉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自己是來收垃圾或者是廢銅爛鐵的嗎?即使是廢銅爛鐵也總比你的這些東西好吧,可你丫的還一副肉疼的表情?你這是幾個意思?

    這些東西是稀奇古怪,那什麼東西在你眼裏纔是正常?道格爾很想去問眼前的這個人,雖然不知道他

    叫什麼名字,但道格爾卻是能明白,這個傢伙是在調侃自己,拿自己等人尋開心。

    “大叔,你看,這些都是我的的收藏!我就知道,你們人是最好的,只要有東西給你們,你們就不會和我們斤斤計較的。”對於自己拿出的東西,離殤很滿意,當然,他滿意的東西,他面前的這個傢伙同樣也很滿意。

    爲什麼這麼說,你沒看見這個傢伙因爲太高興都讓臉變色了嗎?不是,什麼不是,他這分明就是高興才把臉色變得如此的。看着道格爾那憤怒而變得扭曲的神色,離殤很是滿意的點點頭,對於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

    可離殤的表情,在道格爾的眼裏去是變成了另外一種意思,另外一種理解。原本就不相信這羣人會亂做一團的,現在看來,果真是如此,他們如此做果然是故意的。

    “全軍聽令!進攻!”懶得看着羣人的娛樂表演,或許他們的表演很滑稽,但是,道格爾一點也笑不出來。

    拿這些常見物品來當着稀奇寶貝之物,那在他們的眼裏,什麼纔是正常的食物?道格爾想不明白,也想不通這羣人的世界觀。

    “喂,大叔,你這樣做不厚道啊!我們都同意把自己的收藏奉獻給你們了,怎麼還要打打殺殺的啊?”離殤不明白,這羣人怎麼這麼難伺候。

    可是,道格爾根本就沒有理會離殤說道話,依然冷酷的下達這進攻的命令;短短兩百米的位置,在這些普遍七級高手的眼裏,也僅僅是三兩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兄弟們,這羣人類好難伺候!五行戰陣,準備!”看到自己的話根本就沒有取到絲毫的作用,離殤回頭,對着身後之人一聲大喊。

    就在剎那的時間,他們這將近的五百人,瞬間就五五合一,組合成了戰陣之勢,向着衝來的聯軍攻擊而去。

    看着離殤他們的行動,陳天羽不由得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磨合時間終於是到了嗎?若是再晚上那麼幾秒鐘的話,這些傀儡恐怕就得全部交待在了這裏。

    “大夥小心,魔法師,限制類法術,戰士騎士,頂住他們的攻擊!”看到這些人再次組合成怪異的組合,道格爾急忙的指揮這衆人。

    而就在同一時刻,陳天羽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人,西方人的模樣;看其外貌,年紀不怎麼大,大約在五十左右!白皙的皮膚,好似沒有受到過什麼陽光照耀那般。和善的微笑,讓陳天羽有種深深的忌憚。這個人,絕對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答。

    “小哥,如此場合下燒烤,不知是何感覺?可否容小老二品嚐一二?”看着對面依然認真翻着燒烤的陳天羽,這個有些和善的中年人微笑着說道。

    “大叔,請便即是!在下不知大叔喜歡我華夏的殘羹冷炙,否則的話,就應該叫那些傢伙多給留下一點吃食之類的!”看着這個一身白色休閒裝的中年男人,陳天羽一邊翻烤着自己的面前的燒烤,一邊把旁

    邊剩下的一些東西遞給了對面的這個中年男人。

    “謝謝,小哥你應該知道,有時候的殘羹冷炙可比山珍海味還要鮮美!”對於陳天羽的話,中年男人沒有過多的反駁,反而是平靜的說道;默默的接過陳天羽遞過來的東西,同樣如陳天羽那般認真的烤了起來。

    “嗯,大叔說的不錯,有時候,殘缺的那纔是美;太過於完整,也是一種缺陷!”陳天羽點着頭,回答着這個怪異大叔的話語。

    “看來,你對着個世界有這自己的認知!或許我們的觀點不同,但我們的理念卻是相同!”擡頭,看了眼面前這個年輕人,很是欣慰的點着頭。

    “給,你的要好一會兒才烤好,先吃我的這個吧,否則你就白來一場了!”陳天羽沒有理會怪異大叔說的話,反而是遞上了一對自己烤好的雞翅。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陳天羽遞上這對翅膀的瞬間,有意無意的看了眼這個怪異大叔的身後。

    “大叔,我的世界觀如何,恐怕就連我也不知道,你又怎麼會明白?在我看來,這個世界,有黑必定有白,有生就註定有死,有黑暗的存在,才能體現光明的偉大。我不反對邪惡者的存在,如果沒有邪惡者,就不能體現正義的偉大。我更不反對侵略,因爲侵略才能讓世界進步。大叔,您明白我在說什麼嗎?”陳天羽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大堆,微笑的看着這個怪異的大叔。

    “我不知道我今天的出現是對還是錯,但是我想說;這次的侵略看似我們已經取得了勝利,其實我們距離失敗已經不遠。能放任我們如此做的,是雙方高層默許的結果;想要結束的,也是雙方高層的意思。看來,我們都只是那些掌權這的棋子而已!在這浮世中爭渡,卻也在這浮世中沉淪;這就是這個世界!”聽了陳天羽的話,怪異大叔愣愣的接過他遞過來的雞翅,拿在手裏看了又看。

    “或許吧!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遊戲,誰都是棋子,誰都是棋手;有着太多太多的牽連,太多太多的因果。就如你不想吃這雞翅一樣!”陳天羽嘆惜一聲,看着對面拿着雞翅看個不停的怪異大叔。

    “那不重要,重要的我就是一顆棄子,前來牽制你的棄子!”並沒有否認陳天羽的話,怪異大叔就這麼平淡的看着他,淡淡的笑着說道。

    詭異的場面,詭異的對話,或許只有身爲當事人的陳天羽和這個怪異大叔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兩個縱然明白,卻是不想明白。

    “所以了,不能和你聊天了;大叔,希望下次見面我們不會兵刃相見,再見了!”陳天羽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不再去理會那些和正在鏖戰的戰場。轉身,整備離去。

    “我倒是希望有下次見面的機會,可惜!這裏方圓四里之內都被佈下了禁空領域,任何空間波動都不能離開這方圓四里的範圍。”看着站起身的陳天羽,這個怪異大叔微笑着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