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什麼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什麼鬼字體大小: A+
     

    參見六統領?此刻格萊爾的心情是可想而知,自己召喚出來的異界夥伴,居然害怕自己的對手,而且是怕到在地上跪着都顫抖不斷。這演的究竟是哪一齣?這和劇本上寫的不一樣。

    格萊爾的心是崩潰的,猶如千萬個草泥馬瞬間飛過,那種心情,比讓格萊爾吃翔還要難受千輩萬倍。

    “夥...夥...夥計,你..你....你怎麼給他跪下了!”雖然不明所以,雖然心裏難受,可這畢竟是自己的契約夥伴,格萊爾還是斷斷續續的問道。

    然而,讓格萊爾更加難堪的是,他的夥伴黑色巨狼班苣,居然沒有理會他說的話;格萊爾到現在都還記得,和這個夥伴締結契約這麼久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見這個傢伙的名字。那是不是說,自己在這個夥伴的眼裏,還沒有眼前的這個人重要。

    沒有人去理會格萊爾,也沒有人去在乎格萊爾是什麼感受;韓瑜皺着眉頭看着面前這個自稱叫班苣的傢伙。

    “你認識我?”韓瑜那冰冷到毫無一點感情的聲音,讓跪在地上的巨狼班苣顫抖得更加的厲害。

    “識的識的,哦,不認識....不認識!”班苣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從先前的認識瞬間轉變爲不認識,這反到是讓韓瑜皺着的眉頭更加難看。

    “你究竟是認識還是不認識?”對於面前班苣的回答,韓瑜陰沉着臉問道。手上的長槍光芒不斷的旋轉,好似班苣一個回答不好的話就會發起凌厲的攻擊。

    “我沒有見過見過你們真人,我只是在仙元影像裏面見過你們留下的影像!所以...”班苣的話讓韓瑜感嘆不已,擡頭望着天空,好似在回憶些什麼。

    “仙元系統嗎?好久遠的事了,久遠到我已經忘記了還有這麼一回事!”韓瑜那淡淡的話語,好似在陳述着什麼。

    “可是...可是..”班苣看着韓瑜的臉色,支支吾吾的說着。

    “別給我可是不可是!想死還是想活?”韓瑜看着這個班苣,如果有可能的話,他還真不想和這個傢伙動手。

    同一時刻,另一邊

    荊離難已經和假顧尋纏在了一起,不知道西方聯軍用了什麼詭異的辦法,居然讓這個假顧尋擁有真顧尋的實力和一切手段。只是,熟練上要比真顧尋差一些;如果這個假顧尋到了其他的地方,那完全可以找藉口掩蓋爲什麼墨家的手段會用得不熟悉。

    不去管荊離難和假顧尋間的戰鬥,陳天羽一手抱着昏迷過去的蘇紫嫣,一邊看着炎界內移動如蝸牛般據點修士。

    看着他們奮力的向前移動,陳天羽的眉頭就從沒有好看過。這些傢伙好像對死亡沒什麼感覺,或者說,根本就不懼怕死亡那般。

    右手不斷揮動,只見炎界之內飛出了一些火焰,不斷的凝聚成各種各樣的動物,對着裏面的人不斷的撲去。

    然而,讓陳天羽更加鬱悶的是,這些人在接觸到火焰凝聚而成的動物時,居然在剎那間就變成

    了熊熊燃燒的火焰。好似他們就像是汽油類似的易燃物品,在接觸到火焰之後瞬間燃燒,在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就化爲了灰燼。

    看着地上的灰飛,陳天羽的眉頭再次深鎖,因爲他發現,這些灰燼,居然還帶有頑強的生命力;也就是說,他們哪怕是變成了灰飛,也還在是活着的。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陳天羽就看見炎界內的五十餘團灰燼不斷蠕動,好似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重生出來那般。

    “哈哈...還以爲要在哪具孱弱不堪的身體裏面待一輩子,沒想到啊!居然這麼快就能再現天日。喂,前面的那個小子,就是你把我們放出來的嗎?爲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們一定會慢慢品嚐你那鮮美的身體。”就在陳天羽還在疑惑這些是什麼的物種的時候,一道帶着優雅磁性的聲音從那灰燼裏面傳了出來。

    看着從個團灰燼裏面慢慢凝聚出現的人,不管男女,全身一絲不掛!就這麼冷笑的看着前方的陳天羽。

    “我好像明白你們是什麼鬼了!”看着前方出現的人,除了一絲不掛的身體外,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身上的氣息和先前所看見的一模一樣;並未有半點不同。

    “哈哈...你知道又如何?知道了還不是要死!殺...”見陳天羽眉頭舒展開來,這些從灰燼裏面爬起來的人就像陳天羽攻擊而來。

    不再受到炎界的影響,就這麼快速的衝過炎界,向着陳天羽而來;貌似他們在炎界裏化作灰燼,在裏面重生,自身就帶上了炎界的特性,所以不再收到炎界的影響。

    “既然如此,那這個又如何了?”陳天羽由手輕擡,就見這些衝向他的人速度由快到慢,直至停了下來。

    “不知道你們是西方那個國家研製的,膽敢做如此事情,就不怕遭天譴嗎?”陳天羽看着前面停下來的人,冷冷的問道。

    “天譴,人不爲己,那纔會遭到天譴!小子,受死吧!”陳天羽的問話,得來的只是更加瘋狂的攻擊。就見陳天羽前方離他最近的那個人,雙手向着陳天羽伸出,就這麼不停的伸長再伸長,手指上的指甲瞬間冒出十來公分左右,上面幽深的綠光,好似在說上面有着劇毒。

    然而,這個人無論如何是努力,他卻是發現他的手最終只能停在陳天羽前方一米左右的距離,不能再前進絲毫。

    “不知道你們再死一次之後還能不能重生?”陳天羽沒有去理會近在咫尺的爪子,而是看着這被冰慢慢封住的五十來人,冷冷的說道。

    另一邊,荊離難和假顧尋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從最開始攻守之間的平衡;因爲假顧尋對墨家手段的熟悉,荊離難已經處在了一個相對的弱勢。但依然能夠在顧尋換招之間給予那麼一兩次攻擊。

    而假顧尋就沒有荊離難的顧忌,對於荊離難的攻擊,大多數都沒有采取防守的意思。而是就這麼任憑荊離難的攻擊打在身上。即使是皮開肉綻、深可見骨,但對於顧

    尋來說,看也不看一眼,就是這麼拼命的向着荊離難攻擊而來。

    這讓荊離難的眉頭皺了起來,若是換着其他的任何一個人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勢,別說是繼續進攻了,就連能不能站起來都還是一個問題。

    “哈哈....小子,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的家事自己處理嗎?那爲什麼我看到的只是你在不停的逃跑了?”假顧尋一邊瘋狂的進攻,一邊對荊離難發出嘲笑。

    只是此刻的荊離難,拿劍的手隱隱的顫抖,臉色蒼白如紙,嘴角還掛這一絲血液;喘着粗氣,眼神凌厲的看着前方的顧尋。

    荊離難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顧尋,居然會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知道一味的進攻自己,從來不去防守什麼的!

    “是嗎?”荊離難和顧尋應該對碰,轟的一聲巨響傳進了陳天羽的耳朵,愣愣的回頭,看着這向自己倒飛而來的荊離難。

    “師弟,可否找出這羣人的特點?和致命缺點?”荊離難沒有回頭看身後的陳天羽,而是眼神凌厲的看着前方的假顧尋。

    “缺點和弱點暫且還沒有找到,只是這羣傢伙不怕疼和不怕死的特點很是讓人頭疼。”陳天羽看了眼和荊離難對陣的假顧尋,臉色陰沉的開口說道。

    “師弟,能不能說得好聽的,這些可都是他們的優點啊!還有,你能不能別這麼變態,把他們的衣服都脫光了來欣賞吧!就算那些女的是拿來欣賞才脫光的,可這些男的你毀滅人家的衣服幹嘛!”荊離難有些無語回答這陳天羽,再次向着對面的假顧尋撲殺而去。

    “師兄,可不是我變態,而是這羣傢伙才變態啊!他們可都是死了一次再出現的,當然沒有任何的衣物來遮掩身體,難道師兄你還去給他們找來一堆衣物讓他們穿上了再打?”對於荊離難說的變態,陳天羽有種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感覺。

    不管是誰看到陳天羽的前方,思想都不由得想這想那,因爲他面前的畫面太過不堪入目;五十餘人,居然全身赤裸的在哪裏冷笑,這不得不讓其他的人胡思亂想。

    “你說這些傢伙已經死了一次?”看着前面嗷嗷叫喚的顧尋,荊離難愣愣的停下向前撲的身子,回過頭來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嗯,先前被我用火燒死了一次,這次被我冰凍而死,我看看他們是否還能再活過來!”陳天羽淡淡的迴應着荊離難,好像是在做什麼研究那般。

    然而,就在陳天羽的話剛剛出口,就看見了那些在透明冰塊中所出現的畫面;身體不斷的壓縮,好似在把全身的能量集中在一個散發白色光芒的點之上。

    原來如此,這些被製造出來的人就像是傀儡那般;只不過,這個傀儡和一般的機械傀儡不同,這些是人型的肉體傀儡。

    而那個發光點,就像是修士的丹田和氣海,專門儲藏元氣或者是記憶之類的東西。是整個人的核心所在,想要毀滅這種生物,只需要毀掉這個就完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