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奸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奸細字體大小: A+
     

    猶如是世外高人那般,韓瑜的轉身毫不拖泥帶水,瀟灑而又自如,讓格萊爾有些琢磨不定他說的是真還是假。

    “哼,無言以對就想一走了之是嗎?沽名釣譽之人豈可信之?今天,我就看看誰會有血光之災!”看着韓瑜的背影,格萊爾的心情可想而知。

    原本好好的心情,卻是被這個江湖術士三言兩語給說的毫無一點興致,反而還讓心裏添了一堵牆那般難受。

    對着這個人的背影,就是一拳轟擊過去;說我有血光之災?那他有給自己算過今天的運程如何?是否同樣有血光之災?格萊爾心裏不不斷的自言自語說道。

    “你就真的這麼不相信我說的話?”韓瑜回頭,看着近在咫尺的拳頭,拳上所帶的勁風吹的睜不開眼。

    “對於你這種江湖騙子,信了你的話那纔是有血光之災!”看着回頭的韓瑜,格萊爾冷冷的說道。

    “嗯,小子聰明!居然知道這麼多!可你認識我手裏拿的這是什麼不?”韓瑜看着憤怒的格萊爾,指了指左手裏拿的東西問道。

    “這是什麼?”看着韓瑜手裏的拿的那棵青色竹竿,還有竹竿上所掛的帆布以及帆布上的字,格萊爾並不清楚韓瑜說指的是什麼?

    “不知道是吧?不知道的話那我告訴你,好好的學!這是竹竿,知道怎麼用不?”韓瑜把手的竹竿拿在面前,上下不停的打量,看着格萊爾一臉微笑的說道。

    看着格萊爾茫然的搖頭,韓瑜微微一笑;手裏的竹竿瞬間就敲打在了格萊爾的頭上,一邊敲打一邊說:“小子,記住了,這叫敲竹竿!”

    不知道是因爲憤怒還是因爲發懵的原因,反正格萊爾就這麼愣愣的看着韓瑜手裏的竹竿不停的敲打這自己的腦袋,咚咚聲不斷的傳了出來。

    這讓格萊爾身後之人驚訝出聲,這是什麼情況?

    “看嘛,就給你說了你有血光之災你還不信!看看,現在不是出血了嗎?”韓瑜一臉悲痛的看着格萊爾,只見格萊爾的頭上有着一絲血線留下。

    “你這是在找死!”如果到了現在都還不明白被這個自稱是神算的傢伙給忽悠了的話,那格萊爾也真是活該倒黴。

    就在格萊爾說話的瞬間,只見他右手一個翻轉,瞬間抓住了韓瑜敲打下來的竹竿;擡頭,看着對面嬉笑不斷的韓瑜。

    “嘿嘿...反應過來了?”韓瑜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格萊爾,伸出右手,抓了抓後腦勺。看着前面這個臉上掛有血跡,更顯得面目猙獰的格萊爾說道。

    另一邊,蘇紫嫣依然向着前方不斷前行。

    她此刻悲哀的發現,現在的呼吸已經越來越困難,身體是越來越沒用力氣。若今天再次被這些人帶回西方據點,那蘇紫嫣可以斷定,他永遠也別想再出來了。

    “呼...呼...”出氣聲是越來越大,前方的路是越來越窄,越來越彎曲;可後面的人還是緊緊的跟在自己的身後,盡

    管他們不願意接近自己身邊兩百米,可他們並沒有放棄把自己抓回西方據點的事實。

    “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想要過此路,留下買路財!”或許是禍不單行,蘇紫嫣無奈的搖搖頭,看着前方出現的狀況。

    不管在什麼年代,都會有一些這種人的出現;看着前方那個攔路的人,卻是一個華夏人無疑,有能力在這裏打劫過往修士,卻是無能力卻往前線;或許,這就是一種悲哀吧!

    “大哥,我不是已經把買路錢交給你了嗎?”就在蘇紫嫣一邊歪歪扭扭前行,一邊胡思亂想的時候,前方再次傳來的聲音打斷了蘇紫嫣的思緒。

    停下身子,喘着粗氣,向着前方看去;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的原因,前方之人是那麼的熟悉。微微一笑,向着前方再次邁開步伐而去。

    “等等,你的事等會再說,前面來了只肥羊!”打劫的看也不看在他面前不斷哀求的人,而是擡頭,看着前方歪歪斜斜踉蹌而來的蘇紫嫣。

    “美女,你也是要從此路過?”看着前方走來的人,打劫的眼冒桃花,留着口水問道。

    “不,我不路過!你不是打劫的嗎?敢不敢劫我?”蘇紫嫣看着前面的這個人,一身黑色的長袍,猶如是沒有見過女人的臉色,站在原地艱難的問道。

    “我是打劫的,可我只劫財,不劫人!”陳天羽很是鬱悶的看着蘇紫嫣,這個丫頭,這樣玩也太明顯了吧!

    “是嗎?可我沒有財,就只有一個人,你劫還是不劫?”搖晃着身體,好似隨時都能倒下;可現在的蘇紫嫣卻是什麼也不擔心,至於身後之人,算了吧,在這個傢伙的面前還真的無所謂。

    至於陳天羽身前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荊離難!看着蘇紫嫣的到來,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着他身後之人,一臉的疑惑。

    “你又沒有財,難道要我劫色啊?”陳天羽鄙視一眼,這可真麻煩了!要是知道這個丫頭能這麼快認出自己,他就不和荊離難對換身份玩遊戲了。

    原本他們商量的是,荊離難扮演劫匪,陳天羽扮演被打劫的;可演着演着,荊離難覺得還是陳天羽來演劫匪,他來演被打劫的,這樣才能更好的找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你要是敢的話,那也無...”蘇紫嫣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向着地面倒了下去。這讓陳天羽很是無語的一個閃身,伸手在了她的腰上,把她抱了起來。

    無奈的搖搖頭,看着蘇紫嫣已經閉上的眼,還有那嘴角的笑意;陳天羽知道,這次又有麻煩了。

    “前面這位兄弟,在下墨家顧尋,是西方據點的守將!可否把你手裏抱着的這位女生交給我們?”顧尋上前,看了眼荊離難,微微的一點頭,就對着陳天羽說道。

    看着顧尋的動作和話語,不僅是陳天羽眉頭微皺,荊離難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這個顧尋的話,表達了太多太多的意思。

    “交給你?爲什麼?這可

    是我打劫得來的,我還要帶回去做壓寨夫人了!”陳天羽可不幹了,怎麼可能會隨便就把蘇紫嫣交給這個顧尋。

    “這位兄弟,只是這個女生干係重大,否則我也不會開口向你討要!還請你看在大事的份上,把這個女生交給我們吧!”顧尋見陳天羽不同意,聲音有些凌厲。

    “事關重大?也不是不可以,但請你告訴我這有何重大?他明明也是華夏修者,爲什麼你們會對她窮追不捨,也不敢靠近她?”陳天羽很是疑惑,這個顧尋所帶的人,明明有那個本事直接上前把蘇紫嫣擒下,可爲什麼偏要跟在蘇紫嫣的身後不離不棄。

    “好吧!反正這種事情遲早也會傳出來的,就像南方戰線那般,這個蘇紫嫣他是西方聯軍的奸細;混入我方據點,竊取了我方的軍事機密;因爲他是華夏修士,所以必須得把她帶回據點嚴加看守!”顧尋無奈的搖搖頭,一臉悲哀的模樣,好似在爲據點出現叛徒而悲哀。

    可是,顧尋的話讓陳天羽心裏咯噔一下,蘇紫嫣是聯軍的細作,那反過來的意思不就是說,他們是西方聯軍的細作?

    可陳天羽和荊離難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蘇紫嫣絕對不是奸細,包括顧尋也不可能是奸細;而現所出現的情況就是顧尋指正蘇紫嫣是奸細,顧尋不識的荊離難和陳天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天,陳天羽和荊離難離開的時候,雖然已經給顧尋等人打了招呼,不能透露出自己和荊離難存在的信息;可現在看來,顧尋是把荊離難和陳天羽給遺忘了。

    可荊離難能肯定的是,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師叔顧尋,哪怕是修爲、神魂氣息和行爲舉止,都和荊離難的師叔顧尋沒有任何的區別。可顧尋這個樣子出現,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說,蘇紫嫣是奸細,也就是華夏的叛徒?”陳天羽看着前方的顧尋等人,臉色微皺的問道。

    看着顧尋等人的點頭,陳天羽是更加的疑惑!陳天羽也能肯定,這個顧尋和自己先前見到的那個顧尋就是同一個人,可他爲什麼會對自己不認識了?

    “縱然是如此,可我也不能把她交給你,這我要帶回去做壓寨夫人的!”在確定了一些事情之後,陳天羽依然肯定的說道。

    “這位兄弟,話雖如此,可你就這麼忍心看着華夏如此多同胞慘遭他人欺辱嗎?而且,你有如此好的條件,不上前線幫助我們一二就算了;可你爲什麼要給我們添麻煩?”顧尋的聲音慢慢的了冷了下來,看着陳天羽說道,貌似有一眼不合就會隨時出擊那般模樣。

    而同時,荊離難看着顧尋的表現,狠了狠心,來到了顧尋的面前。

    “請問顧尋道友,敢問您可認識荊離難?據說,他也是這次你們墨家的領隊人之一啊?”荊離難上前,問着顧尋,

    “是啊,就是不知道我師侄跑到哪裏去玩了,到了現在我都還聯繫不上他!”顧尋無奈的搖搖頭,好像在對他的師侄很是無語。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