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失心瘋發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失心瘋發作字體大小: A+
     

    (PS:每天都求,夥計們,給點支持可好?嗚嗚....)

    一條直線,三隊人,在向着相對的方向行去;或許吧!在這場獵與被獵的遊戲中,誰又能真正的獨善其身,做到事不關己!

    在遇見龍吟的當初,陳天羽很天真的想過,他所要的只是簡簡單單的生活,不再被人欺負,也不去欺負別人。最後,他卻是發現,有很多的事情一直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例如這次修者之戰的開啓,又例如獵盟的出世,又或者是仙古年間三千部衆的覺醒等等這一切的一切,隱隱的都出乎了陳天羽的預料,這和他想要的隱隱地有些背道而馳的感覺。

    神識看着那一百多熟悉即陌生的夥伴被西方聯軍帶走,陳天羽此刻的心情很是複雜;不知道是悲傷還是什麼的,反正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從心裏滋生。

    前方,三十里處,雷小天他們兩百來人臉色陰沉的向着陳天羽快速而來,只是他們的快速在陳天羽的眼裏看來那簡直就如蝸牛那般。

    而跟在他們身後的聯軍,明明是知道他們是在等什麼,可就是毫不在乎那樣,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兩百來人身後,也不發動攻擊什麼的。

    在他們認爲,這已經是既定的獵物,不可改變的事實,讓他們多跑一會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時間,一秒一秒的在過去;而陳天羽的速度,卻是在慢慢的逐漸放慢,兩分鐘後,陳天羽距離雷小天他們還有十里左右的路程。

    擡頭,已經可以看見跟在方林他們身後五百米左右的聯軍;只見聯軍一臉微笑的看着前面的方林他們在奮力的向着前方行去。

    八里,方林他們有些迷茫,看着前方而來的兩人,氣息波動根本就不強,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弱;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方林他們還是很堅定的向着前方走去。

    “呼呼...”長長的呼吸聲,似在表示柳河他們已經到了極限!不僅是他們,就連跟在他們身後的那些人若不是有一個信念在支撐,恐怕早就躺在了地上起不來了。

    五里、三裏、兩裏,雙方,是越來越近,近到可以看清彼此臉上哪細微的表情;與方林然身後的聯軍不同的是,陳天羽沒有笑臉,有的只是冷冷的微笑。

    直至相隔一里遠之時,陳天羽很自然的停了下來,慢慢的從空中落下,站到了地面之上;一臉凝重的看着前方同樣停了下來的西方聯軍。

    方林等人沒有說話,很是自然的來到陳天羽的身後,默默的站定,不斷的控制着呼吸。好似在等候着什麼發生那般。

    詭異的場面,就在這詭異的氣氛中形成,誰也沒有說話;就這麼相互間靜靜的凝視,好像要看穿彼此那般。

    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道格爾和旁邊的斯科脫對視一眼,點點頭,向着前方慢慢的向前走去。

    直至雙方相隔百米間距時,道格爾揮手,讓衆人停了下來,看着站在前方的陳天羽。

    “如果沒有看錯,閣下應該是他們的首領?”

    道格爾看着陳天羽,微笑這說道。

    雖然,這個年輕人給了他一種別樣的感覺,可他還是不願意把這個傢伙放在心上!他縱然有合一的戰力又如何?難道他還能在十來個同級別高手的圍攻下安然無恙嗎?

    “那不重要,至於你們帶走的那些人,你們最好是放他們離去!改日再會,我們走!”陳天羽看着這個紅色衣衫的中年男人,一臉平淡的說道,沒有威脅,更沒有哀求;好似在陳述什麼那般,並且還慢慢的向着後方退去。

    “呵呵...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你是不是認爲我們就是擺設?”道格爾看着陳天羽慢慢後退的樣子,手一會,身後的人慢慢的向着陳天羽壓了上去。

    “看來別無選擇了?”陳天羽看着慢慢向着自己等人壓上來的西方聯軍,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還好的是,那些合一期的高手並沒有向着陳天羽他們而來。到了現在這種情況,對付這兩百殘兵敗將,還用得着他們那個級別的高手出動嗎?

    “師弟,這該怎麼辦?”自從和這些西方聯軍接觸以來,荊離難至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現在,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影向着自己壓來是,那種沉悶的氣氛,讓荊離難不由得有些喘不過氣。

    “退,慢慢的退!”陳天羽擡頭,看了眼這些西方聯軍,眉頭皺得不是一點半點;但別無他法的陳天羽,除了讓荊離難和方林他們慢慢後退之外,還能做什麼?

    不見西方聯軍的進攻,只見他們就這麼慢慢的向着自己等人壓了過來;西方聯軍的如此做法,陳天羽當然知道他們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只是想憑着氣勢就把陳天羽他們這兩百來人的信心給擊垮。

    當然,不管是誰換做西方聯軍指揮官的位置,都會像他那樣去指揮;滅殺他們的信心比滅殺他們的身體可有用多了。只要這兩百來人風內心崩潰,再把這些人放回華夏,那會產生什麼樣的美妙畫面了?道格爾不由得如此想到,一邊幻想這進入華夏內陸的風光偉績!

    荊離難從來沒有覺得時間會過得這麼的慢,慢到他想自殺的衝動;可他轉頭時,卻是發現他便宜師弟和他身後之人,很是平靜的在後退,臉色平靜,平靜到荊離難有這害怕的程度。

    時間過得很慢很慢,每一秒的渡過,就如渡過一天甚至是一年那樣漫長;呼吸聲是如此的明顯,一呼一吸之中,好似一個輪迴那麼悠久。

    直至陳天羽他們退出了三百米左右的距離,但這短短的三百米,卻是耗費了陳天羽他們二十來分鐘的時間。

    看着依然向着前方慢慢壓去的人影,道格爾等人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羣人的心裏素質也太強了點吧!如此長的時間過去了,還未聽見他們崩潰的聲音。擡起手,看了下時間,現在華夏時間下午五點四十八分,距離天黑還有四十幾分鍾。如此長的時間,讓道格爾不由得有些煩躁。

    若不是爲了打破華夏人的抵抗決心,他早就下令攻擊;對付這區區兩百餘殘兵敗將,只需要一次簡單的

    攻擊,就可以把這些人全部消滅役盡。可是,爲了減少將來的損失,道格爾不得不如此做。

    五點五十三分,陳天羽道格爾距離陳天羽三百五十米;而離他最近的西方聯軍距離僅僅只有十餘米。

    Www★ttκΛ n★C 〇

    擡頭,看着前面的西方聯軍,一臉的平靜;右手上舉,阻止方林他們繼續後退;超過軍人的素質,不需要任何的動員,只需要一個簡單的動作,他們就明白該怎麼做。

    “你們不該這麼放肆,畢竟這裏不是你們自家地界!”陳天羽那淡淡的話語,和那簡單的動作,讓他前面十米開外的西方聯軍愣愣的開着他。

    “小子,是不是失心瘋發作了?哈哈...”前方之人聽到陳天羽的話語,一邊大笑,一邊嘲笑。

    然而,讓他們給加奇怪的是,陳天羽不僅是沒有變色,反而和他們一樣,瘋狂的大笑起來!

    這讓他旁邊的荊離難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事後有人問道荊離難那是什麼感覺的時候;荊離難的回答是:很奇怪的感覺,但說出來。

    “你笑什麼?”看到陳天羽的笑,有人急忙的問道;因爲陳天羽的笑太過詭異於不安;試問,有誰會在這幾千大軍的包圍下大笑出聲?

    “就像你們說的,失心瘋發作!”陳天羽的回答很是幽默,就想冷笑話那般。可是,這個笑話真的一點都不好笑,甚至是有一點瘮人的感覺。

    “你找死!”有人受不了了,擡手就想陳天羽進攻而去。

    猶如是沒有看見那樣,也好像是沒有聽見這個人的話;就在這個聯軍戰士向陳天羽進攻的時候,陳天羽的嘴角帶起了一抹邪意的微笑,這讓進攻他的人都楞了那麼一息的時間。

    雙手急速的變幻,只在一個眨眼之間就完成,快到他前面的這些人否沒有發現陳天羽的動作;只是愣愣的看着陳天羽即將被擊中。

    “魔語.頌葬!”冷冷的話語,毫無一點感情;瞬間下蹲,陳天羽的雙手接觸到了地面;這讓攻擊他的聯軍不由自主的散掉了手裏的攻擊,愣愣的看着陳天羽。

    現在的荊離難,真的有一種想要崩潰的衝動,他甚至一度懷疑,他的這個師弟,是不是真的失心瘋發作;要不,面對八千餘衆聯軍精英,居然愚蠢到了主動進攻的地步。

    這不的不證明他的這個便宜師弟有失心瘋,包括他自己也是有失心瘋;否則,怎麼會和他的這個師弟把自己送進八千聯軍精英的口裏。甚至就連犧牲了,也沒有人知道他是死於和西方聯軍的戰鬥之中。

    可是,就在兩三個呼吸之後,荊離難伸手捂住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雙手雙腳不停的顫抖,再顫抖。

    前方,十米開外,西方聯軍的精英,在哪裏慢慢的化作一捧泥土,掉落在地面,就連一絲灰塵都沒有激起。

    “我一定是失心瘋發作,對,是失心瘋發作!否則這些人怎麼可能會化作泥土!”荊離難只好是在心裏吶喊,然後閉上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