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七十一 悲傷的世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七十一 悲傷的世界字體大小: A+
     

    (PS:求訂閱、收藏....)

    有時候,女人就是男人身邊的調和劑,更何況是漂亮的女人。

    蘇紫嫣的話讓荊離難有些無奈的看着陳天羽,看着這個半路撿來的師弟;雖然,他知道,這個假冒的師弟有些祕密,但誰又沒有一點祕密隱藏了?

    “要我出手也可以,但我有個條件!”陳天羽看了眼荊離難,再看了眼有些無語的蘇紫嫣;無奈的搖搖頭,看來還是沒辦法逃避啊!

    “說吧!只要能答應你的就不會說不!”蘇紫嫣看了眼這個龍吟,卻是從他的眼了看那出了自信,好似他可以救助這些重傷者這般。

    “這件事得我師兄出手,我打下手!”陳天羽的聲音很是平靜,就這麼安靜的看着蘇紫嫣。

    “不行,荊離難說過,只能你出手,否則....”上官冥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本陳天羽的冷笑聲打斷。

    “那你慢慢否則吧!就當我沒有說過!”簡單的一句話讓蘇紫嫣愕然的看着這個龍吟,此刻這個龍吟的話讓他猶如是看到了某人的影子。

    站起身,看了眼這燈紅酒綠的娛樂大廳,亦如酒吧那樣,讓人肆意的在這裏揮灑自己多餘的精力;但此刻的陳天羽,來到這裏卻是覺得這是件多麼無聊透頂的事情。

    早知道自己就不應該受到荊離難的蠱惑,再次來到這南方據點;看到了如此令他不堪甚至是不爽的畫面。

    現在,居然還在有人拿規則來說事情,難道全隱和半隱之間真要分出個輸贏就可以連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不顧了嗎?原來,不管是在平淡的普通人中間也好,還是在這殘酷的修者世界,永遠都會有着這樣的心思存在。

    不去看荊離難,也不要去管蘇紫嫣那愕然的眼神,更沒有去在乎身邊圍觀之人的目瞪口呆;很是自然的起身,向着大門處走去。

    把自己的背影留給這些無聊的人吧,更何況自己不是神也不是聖,自己只是一個想要安靜活下去的平凡人而已。自己還有幾十萬的債務等着自己去償還,與其在這浪費無聊的時日,還不若就此離開,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嘚瑟什麼,你以爲你是誰?”看着陳天羽的離去,上官冥的火氣也不由得竄了上來;在他的記憶裏,還從來沒有那個人敢這麼如此對他說話。

    “哈哈...原來這就是我的師弟,不管是真還是假,從現在起,他就是我真正的師弟了!縱然四處流浪,那又如何?哈哈....”荊離難笑了,看着陳天羽離去的背影,很是開心也很猖狂的笑了。

    笑得就這麼莫名其妙,笑得就是如此的癲狂;此時,他的心情或許沒人懂,但他敢確定,離去的這個男人懂。

    他們如此癲狂、如此放 蕩 不羈,不是因爲他們真的如此,而是他們用此來僞裝自己,僞裝自己內心的傷悲。

    因爲,他們是瘋子,他們的世界沒人懂!

    當年,這個世界用莫言造就了一個荊離難,而現今,這個世界用自己這個便宜師弟將再次造就一個什麼?荊離難不

    敢斷言,也不敢妄言。

    同樣站起身,忘卻了剛纔和陳天羽的嬉鬧,與蘇紫嫣微微的打了一個招呼,告了一個罪,道了一個別,然後默默的離開,背影如同陳天羽那樣,蕭索而又孤單。

    此時,蘇紫嫣看着兩人離去的背影,她終於是明白;這個叫龍吟的分明不是他荊離難的師弟,爲何荊離難還是如此願意把他當師弟看。那怕是荊離難知道,他這個師弟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可荊離難就像是不知道那般,依然把他當着是師弟。

    不同時代的人,在相同的地點,有了驚人的相似;原來,彼此的臭味相投,僅僅是因爲他們懂得對方,懂得彼此的寂寞和孤獨。

    “哼,什麼隱世門派,不過就是一羣膽小鬼!”看着荊離難的同樣離去的背影,上官冥嗤之以鼻,一臉鄙視的說道。

    “上官冥,別以點帶面,他墨家子弟可代表不了我茅山弟子!雖然,我們不像墨家那樣精通醫道,但還是想出手試一試,看能不能把衆位受傷道友的傷給治好!不管怎麼說,我楚向河不向他荊離難那樣,連試都不敢!”可能吧!看着荊離難的離去,在場就還有楚向河一人可以代表隱世門派站出來。

    況且,荊離難兩師兄弟的離去,不也是讓他楚向河少了兩個有力的競爭對手嗎?只要自己出手,不管成功與否,那都只會提升自己的名氣。

    本以爲,自己如此的表態,會引得蘇紫嫣的刮目相看,自己再適當的操作一下,自己的南方之行就不虛此行。然而,蘇紫嫣無奈的搖頭一笑;或許不懂得他們爲何會有如此孤單的身影,但蘇紫嫣能隱約的明白,他們的內心,比他們的表面還令人難琢磨。

    “各位,對不起!因爲昨天受傷的緣故,略感身體不適;所以先行告退,若有怠慢之處還請各位見諒。大家儘管喝好玩好,自會有人來接替小妹,陪大家共飲暢聊!”蘇紫嫣站起身來,向着其他幾大戰場和隱世門派所來之人告別,向着娛樂廳大門就走了過去。

    “蘇小姐,小子不才,略知曉一二醫道之術;若是不介意的話可否容許我幫您看看?”楚向河同樣站起身來,向着正要離去的蘇紫嫣說道。

    按着以往的經驗來看,沒有那個女人會當面拒絕自己;會在這種場合絕拒絕自己的邀請,駁自己的面子。只要她停下,然後....嘿嘿...

    正如楚向河所想的那般,蘇紫嫣果真停了下來;轉頭,看着一臉微笑的楚向河。

    “對不起,我拒絕!”蘇紫嫣那微笑的話語,和那淡漠的眼神,甚至可以說是沒有把他楚向河看在眼裏;回頭,繼續向着前方走去。

    目瞪口呆的看着蘇紫嫣的背影,楚向河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有被拒絕得如此乾脆的一天;不僅是被拒絕,而是人家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裏。

    南方據點,沙灘海邊

    陳天羽一個人獨自的坐在海邊的石頭上,看着漆黑的海面,聽着浪花不斷拍打着身下岩石所發出的聲音;一個人看着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想什麼了?師弟!”荊離難出現在陳天羽身後,同樣來到了陳天羽所坐的這塊大石頭上,陪他一起看着遠方。

    “師兄,看來我不能再陪你去其他的戰場懸壺救世,拯救水深火熱的同胞了!”陳天羽沒有回頭看,都知道來人是誰。

    雖然,他們僅僅是相識半天的時間而已,但想要了解一個人,可能就只是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就也足夠。

    “我明白,所以我跟這你來看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看着海面,荊離難難得的認真和陳天羽交談起來。

    “沒什麼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世上很多的事都不如意,但我們還得繼續生活,不是嗎?”陳天羽沒有回到荊離難的話,反而是淡淡的問道。

    “是啊,當年亦是如此,現在還是如此!可能這就是發展的必在產物吧,事事沒有永恆的絕對;若是沒有黑暗,又豈能體現光明的美好了!”荊離難淡淡一笑,很久很久都沒有再找到可以聊天的人了。

    “或許是吧,若是沒有絕望,又哪來的希望;沒有希望,又哪裏會有失望!然而,所有的人都只是過渡的索取自己所需,但他們何曾想過,他們付出了多少?”陳天羽雙手向後撐在了石頭上,微微的向後靠了一下,有些懶散。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麼放鬆過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記憶裏所剩下的就是擔心與惶恐不安,就這麼默默的忍受着,走到了這一天。

    “那些人你會去救嗎?”同樣懶散的荊離難,看着同樣懶散的陳天羽,兩人相視一笑。

    “你說了!”如此驚人的相似,或許,荊離難都會覺得,這個人就是自己的親弟弟;可惜,他知道,這個人永遠不是自己的弟弟。

    他是有着和自己同樣傷悲的夥伴,生活在這個同樣令人傷悲的世界;重複着令人傷悲的往事,看着不斷重複上演的悲傷生活;生活,原來就是如此。

    “呵呵...”有時候,荊離難希望自己不要懂得一切,也不要明瞭這一切;就永恆的做個糊塗蛋就好;傷心放肆大哭,開心就放懷大笑。

    其實,生活真的很簡單,就看你如何去看待。有人說,生活就是一個美女,看着美好,其實你無論如何,都達不到他的要求;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覺,那就是生活。

    “師弟,不打算告訴我你的名字嘛?”荊離難閉上眼,仰頭看着天空,輕聲的問道。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就如你叫師兄那般!不是嗎?”陳天羽學着荊離難的樣子,說着相似的話語。

    “看來我又着相了!不管以後你在哪,有用得着師兄的地方,就儘管開口!不管千山萬水,師兄一定到場幫你壓陣。”荊離難很是無奈,轉頭看着旁邊的陳天羽。

    “原來你們在這!”這是,一個柔和的女聲從身後傳進了陳天羽他們兩人的耳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