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賣的師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賣的師弟字體大小: A+
     

    (PS:小羽厚顏求收藏、訂閱...)

    有人說,女人是天生最敏感的生物,初始還不願意相信的陳天羽現在卻是不得不相信,女人有着最是敏感的第六直覺。僅僅是是因爲覺得,蘇紫嫣就能毫不猶豫的說和陳天羽見過,這不得不讓陳天羽有種窒息的感覺。

    “嗯,我們的確是見過!”陳天羽沒有去理會上官冥與楚向河那殺人般的眼神,很是平靜的喝了一口啤酒纔對蘇紫嫣說到。

    “是嗎?你不會是要告訴我,我們就是剛纔見過的吧!”看着陳天羽那連思考都沒有的話,蘇紫嫣無奈的微笑着說道。

    “當然...不會,我怎麼會這樣做了!”見自己的小把戲被蘇紫嫣拆穿,陳天羽訕訕的抓着自己的腦袋,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的蘇紫嫣。

    “哦,那我也很好奇,我們是在哪見過!”蘇紫嫣的微笑,猶如是很肯定陳天羽會說出些她滿意的話語。

    “不知道蘇小姐你有沒有印象,我們在夢裏見過。”陳天羽那一本正經的臉色讓蘇紫嫣徹底的無語。

    這種話,誰會相信他說的了;不過,這更加能證實,這個叫龍吟的傢伙在掩飾些什麼!

    “嗯,的確是還有一些印象,難怪我會覺得我們是在哪見過的!”這次輪到陳天羽愕然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紫嫣居然會這麼的配合自己。

    原以爲,這個叫龍吟的傢伙與蘇紫嫣正的是舊識;可誰曾想到,這個傢伙的話語是如此的輕佻。輕佻就算了,讓上官冥和楚向河不能接受的是,蘇紫嫣居然會這麼配合。

    他們想要博得她一個笑臉都不知道要費多大的勁了,可你到好,人家居然還來配合你。你以爲你是誰?你以爲,你是憑藉一己之力扭轉南方危局的火焰?

    此刻的上官冥,心裏不知道有多少個小鬼在不停的抓撓,讓他的心裏很是難受。

    “夢裏見過?誰信啊?我還說我和紫嫣每晚在夢裏約會了!”不知是嫉妒,還是羨慕,上宮冥的話帶着點深然的火藥味,一臉鄙視的看着陳天羽。

    “蘇小姐,人家說和你約會了!”至於這個上官冥,陳天羽對他真的沒有一點偏見。只是,這丫的老是跟在蘇紫嫣的身後讓他很是不爽而已。

    “兄弟,你中毒已深了!必須得及時治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啊!”荊離難有些生氣,自從被他的師弟叫到這裏來,除了最開始讓這兩個打擾師弟的傢伙有些臉色陰沉之外,這兩個傢伙對他是不聞不問的,這讓他的自尊感受到了侮辱。

    於是,決定讓這兩個傢伙從這毒癮之中解脫出來,還他們兩一個嶄新的明天。

    “誰是你兄弟!荊離難,別以爲誰都怕你,但是我可不怕你;你的醫術真要是這麼厲害,你去把被聯軍所重傷昏迷的道友治好,我不僅是相信我中毒,而且還會任憑你處置。怎麼樣,你敢還是不敢?”上官冥看了眼荊離難,眼裏不由得閃過一絲厭惡之

    色,但卻是隱藏得極好。

    “有什麼不敢?不就是幾個重傷員嗎!那會用得着我出手,就我這個學醫不到兩年的小師弟就可以搞定。”荊離難想也不用想,伸手在陳天羽肩膀上一拍,隨口就答應了下來。

    “別光是說得好聽,若是救不了你又如何說?別到時候給我來個行醫猶如行軍打仗,勝敗乃兵家常事!若是辦不到,我要你當着大夥的面承認,你師兄弟是徹頭徹尾的大騙子!如何?”上官冥冷冷的看着荊離難,好像斷定荊離難不會這麼做那樣。

    難得的,楚向河沒有說話,不僅是如此,就連其他幾個家族所來的年輕子弟都饒有興致的看着荊離難;就只是想看看荊離難會做何選擇,是逃避還是面對。

    簡單的說了,這是荊離難和上官冥兩人之間的小衝突,小輩之間的打鬧很是正常。可若往大的方面來說了,這是隱世勢力與半隱世勢力的一次暗中較量。

    上官冥代表八大家族三大門派和衆多的小門派,荊離難則是代表瑤池、道門、儒家等等的隱世勢力。經過兩人的碰撞,可以簡單的看出隱世和半隱世的各自優勢和劣勢。

    憑什麼這些勢力就可以全面隱世,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現;而這些半隱世家族,卻是爭鬥在第一線。難道,就因爲他們是隱世勢力就可以安心等待所謂的機緣道來後纔會出現?

    反正,上官冥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他卻是知道,這是家族裏長輩安排的任務。在必要的時候,測試一下隱世勢力的子弟有何能耐;於是,上官冥就借題發揮。

    不管怎麼說,八大家族三大門派的高層是沒有辦法來解決掉各家弟子所受的傷。你隱世勢力不是高我們一等嗎?想來是有辦法解決的了,否則,你們和我們又有什麼區別了!

    “荊離難,你想好沒有?”見荊離難陰沉的臉皺着眉頭不說一句話,上官冥不由得不滿的催促到。

    這可就讓荊離難爲難了,若這僅僅關係到他自己一個人的話,那拒絕又有何妨。可現在,他代表的可是隱世勢力,這就容不得他有半點的退縮,那怕是失敗,也得硬着頭皮上。

    上官冥的話,讓荊離難擡頭看着他,然後再看着陳天羽這個半路撿來的師弟。等等……半路撿來的,嘿嘿……上官冥,這可不能怪我耍詐了。

    “怎麼,江湖上頂頂大名的莫神醫,也會有救不了的人嗎?”上官冥看着荊離難那陰晴不定的臉色,滿臉笑意的看着他,嘴裏的話語滿是嘲諷之色。

    “哼,上官冥,別拿莫言這個名字來激我!你不就是想看到我們隱世門派出醜嗎?那我偏不遂你的願。不就是幾個重傷者嘛,還用不着我莫神醫出手,我這個僅僅是學了我兩成醫術的小師弟上就足以應對。”荊離難那一副世外高人的形象,若是不知道他本性的人,可真的會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荊離難,你可要想好了,別到時候你師弟不行,你又親自上陣,那可才

    是天大的笑話!”見荊離難如此託大,最開心的莫過於上官冥了。

    “說過我師弟上就我師弟上,即使是輸了,我也不會耍賴到不承認的地步。”荊離難那肯定的話語,讓上官冥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這個結果,正是他荊離難想要的那種,他豈會去自討沒趣。

    來的時候,老傢伙用就百般叮囑,千萬千萬不可以卻觸碰被被聯軍所傷的那幾個重度昏迷的傷者;否則,這可不止是關係他一個人人的聲譽。

    嘿嘿……你們不知道我會狸貓換太子吧!即使是不允許我碰,但那又能如何了!

    疑惑的看着荊離難,上官冥很想從他的話語裏或是表情中尋找到一些他爲何如此自信的破綻。可惜,無論上官冥如何去仔細觀看;荊離難那微笑的神情都是那麼無懈可擊。

    “君子一言!”上官冥長出一口氣,很是鄭重的說到。不管荊離難他耍何種詭計,這對八大家族受傷的弟子來說都沒有任何的壞處。能夠治好,那是再好不過,不能治好,那也不會有什麼損傷。

    “快馬一鞭!”荊離難可不會管你上官冥是何想法,反正,不管這件事是輸還是贏,都不會與他隱世勢力有任何的關係。

    “既然如此,什麼時候出發!”荊離難看着上官冥,再次問道;據他所知,這些傷者,可都是在自家防線處治療,並未到哪裏去。

    “咳咳...”上官冥正要開口說話,就被一陣咳嗽聲給打斷了;轉頭,看着這個發出咳嗽聲的人。只見他端着一杯啤酒,在哪裏不停的搖晃,好像是在學他們品味紅酒那般慢慢的品嚐。

    上官冥有種很強烈的直覺,若是給這傢伙一杯紅酒,別說是高端的,就是普通的紅酒;都會有一種牛嚼牡丹的感覺。

    “師弟,你有什麼要補充的不?有什麼條件就儘管提,要不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荊離難看着陳天羽,滿臉的微笑,很是關心的問道。

    “師兄啊,我確實是有條件!”陳天羽看着幾人把目光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很是惋惜的說道。

    “說吧,什麼條件!能答應的我們就不會說不!”上官冥看着陳天羽,雖然皺着眉頭,很是不爽的看着他,但還是禮貌性的說出了自己所能接受的條件。

    “你兩個混蛋,要打什麼賭就拿自己去賭,拿我一個外人來賭,你們兩個是什麼意思!滾,什麼破賭約,關我屁事!”本以爲,荊離難的這個師弟會提出什麼過分的條件,自己要找什麼藉口或者是理由來拒絕。可上官冥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傢伙會彪悍的來這麼一句。

    “咳咳...師弟,你可要想好了,這真的不關你的事嗎?”荊離難臉色難看的看着陳天羽,那個表情,是要多惋惜就有多惋惜。

    “師兄唉!你可真是我親師兄!即使要賣師弟,你也得分我一本羹吧!”陳天羽的話,讓衆人疑惑的看着荊離難這兩師兄弟,他們在打什麼啞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