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在哪見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在哪見過字體大小: A+
     

    荊離難的舉動,瞬間出賣了他之前的完美形象;但他那紳士般的行爲,還是給不少少女留下了一個還算好的印象。

    “離哥哥,你不記得小妹了?”蘇紫嫣微微一笑,看着荊離難那滿眼桃花;可下一刻,荊離難就像見了鬼一樣。逃一般的來到蘇紫漠的身邊,伸手勾搭在蘇紫漠的肩膀上。

    “哈哈...蘇兄啊,你別告訴我那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紫嫣妹子!”荊離難的笑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嘴裏說着想念,但卻是不識的蘇紫嫣是誰,這說出去誰有會相信他說的是真還是假。

    “咳咳...荊兄啊,不是我打擊你,我也不想騙你!那位確實是舍妹!”蘇紫漠難得的看到這個荊離難吃癟,滿臉的笑容看着荊離難。

    沒有說話,荊離難那微笑的臉瞬間就快哭了出來,手一個勁的拍着蘇紫漠的肩膀。看他的表情,是要有多懊惱就有多懊惱。

    “師弟,找到坑不,容我哭會先;我這大好的光輝形象啊,都被蘇紫漠這混蛋給害慘了!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幫我泡了他蘇紫漠的老婆...哦,不是!是幫我泡了他妹妹給我出氣!”聽到蘇紫漠的話,荊離難瞬間就來到了陳天羽的身邊,一下小子就哭喪這臉說道。

    只是他的話讓這在場的衆人全都到吸一口涼氣,他說的這些都是些什麼?居然蠱惑他師弟去泡人家妹妹,而且還光明正大的說出來;這你不是欠抽嗎?

    “師兄,你找不到坑你也別拉我填坑啊!師弟我還想多活兩年了!話說,師兄,當年你有沒有把蘇兄的老婆給泡上了?”行啊,你荊離難可以拉我填坑,我照樣可以給你挖坑。

    本以爲會發火的蘇紫漠,卻是手捂額頭,好似頭疼那般的回過頭來,看着荊離難這兩師兄弟。如果可以的話,那他絕對不會讓這個有病的荊離難上得島來。

    “你們兩師兄弟要拉誰填坑了就去拉人,別再拿我做擋箭牌;荊兄啊,是不是讓大夥去吃點東西你們再談其他的?”蘇紫漠有些頭疼的看着荊離難,對於這個瘋子來說,蘇紫漠真的是沒有任何辦法。

    有些無奈,荊離難雙手一攤,表示無所謂的和蘇紫漠走了進了娛樂樓;這裏,是南方據點修士的娛樂場所,是大家在執行了任務之後的最好去處。

    看了一下這娛樂樓;陳天羽有些感慨,自己在這南方據點三天的時間,可從來沒有到過這娛樂樓來看過。有時候,就連吃的,也是蘇紫嫣幫陳天羽送去的。

    進得大廳,一樓是用餐的地方;大大的一個餐廳,擺着很多的桌子。聽在此吃東西的人說,這些物資,全都是昨晚下半夜和今天早上從聯軍據點運回來的。

    如此爆炸性的消息,除了剛剛參與戰場的隱世門派之外;哪怕是華夏內陸的三宗一盟,同樣有人來到這南方據點求取破滅聯軍的真經。

    只是,來到這裏的隱世門派之人就不知道爲什麼其他己方戰場之人會

    來到這裏了;難道,這些人都是其他戰線派來支援最弱的南方防線?

    “那個,餘正啊!爲什麼他們都在說這些是倭寇的物資了?難道倭寇還送物資給我們不成?”荊離難端着一杯紅酒,故作高雅的品嚐,一邊問着同樣黏在蔣月身後的餘正。

    “荊兄,我沒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實乃本性也!不若,你去給別人治病吧;你看看,跟在我們蘇家大小姐身後的那位,據說是茅山派的少主楚向河;還有哪位是上官家的上官冥等等幾個八大家族三大門派的子弟,他們每到一處,都是獻着殷勤。他們中的毒太深,你應該去給他們治療治療!”餘正把手一指,指向了圍繞在蘇紫嫣身邊的十來個帥氣年輕人。

    對於這個人的特殊奢好,在看見了這個人後蘇紫漠可全都給大夥說過;他其實沒有什麼壞心,只是以前傷過心,所以纔會如此。

    “不不...他們的毒得我師弟去解,得我師弟去治療!”荊離難的搖頭,反倒是讓餘正有些愕然的看着他。

    據蘇紫漠所說,凡是遇到這種事,他荊離難可是第一個跳上去的;今天居然會是主動把這種好事讓給了他師弟。

    而此時,陳天羽正無聊的在哪裏坐着,端着一杯啤酒,在哪裏無聊的看着蘇紫嫣身旁的牲口在想着各種方法博得蘇紫嫣一笑。

    “抱歉,失陪一下!”蘇紫嫣站起身來,向着衆人微微行了一禮;然後向着旁邊的陳天羽這裏走了過來。

    “不介意我坐在這裏吧!”蘇紫嫣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做到了陳天羽的對面,看着這個荊離難的師弟龍吟。

    “我說介意你就不會坐在這裏了嗎?”陳天羽擡頭,看着今天一身黑色晚禮服的蘇紫嫣;玲瓏剔透的身材,無限的誘惑,讓人浮想聯翩。

    “怎麼單獨一個人在這裏?雖說我們這南方戰線沒有多少能上得了戰場的女生,可漂亮的文職女生也有不少哦!怎麼,不想去認識認識?”蘇紫嫣看着這個有些熟悉,但有肯定沒有見過的人,語氣中帶着點輕佻的說道。

    “認識了就是我的嗎?”陳天羽的話讓蘇紫嫣那微笑的面容僵硬在了臉上,愣愣的看着陳天羽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可你不認識卻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僅僅是一兩個呼吸,蘇紫嫣就恢復了剛來到這裏時的微微笑容。

    “那我現在可以說認識你嗎?”陳天羽沒有去反駁蘇紫嫣的話,反而是微笑這問道。

    “那請問你是我的嗎?”看着蘇紫嫣愕然的點着頭,再次問道。

    這反到是讓蘇紫嫣楞然的搖頭苦笑,她沒有想到,今天,居然會遇見這麼一個奇葩的人。可以說,如果這個人和陳天羽比起來的話,那這個人剛好就和他恰恰相反。

    “兄弟,在下楚向河,介意我坐在這裏嗎?”楚向河端着一杯紅酒,同樣來到陳天羽的旁邊,不請自到的坐到了陳天羽的旁邊。

    “蘇小姐,我們可真是有緣啊,到哪都能遇見!”不管陳天羽是不是答應,楚向河看也沒有去看陳天羽一眼,反而是把眼睛看向了蘇紫嫣。

    “如此的泡妞技巧,是不是太過落後;是不是覺得那些小說書上說你是某某公子少爺的,別的女生就會主動投懷送抱?”陳天羽無聊的看了眼楚向河,對於他們來說,陳天羽沒有什麼惡意。

    只是,看到他們想跟屁蟲那般的跟在蘇紫嫣的身後,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爽。

    “這是哪家的狗,怎麼在這裏亂叫!”楚向河可不會在乎陳天羽是誰,他只知道,陳天羽打擾到了他泡妞的計劃。

    “師兄,是不是你的狗沒有拴好,跑出來亂咬人了!它可快要要到你師弟我了!”對於楚向河的話,陳天羽嗤之以鼻額,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對着那邊正在給人家解毒的荊離難喊道。

    不爽的轉頭,看了眼陳天羽所在的方向;荊離難無奈的向餘正說了聲抱歉,端着自己的酒杯就向陳天羽這裏走了過來。

    楚向河僅僅是出現在了陳天羽的旁邊一會的時間,上官冥就假裝的找楚向河而來到了陳天羽的這裏。

    “楚兄,原來你在這裏啊!我們正找你拼酒了,你就躲到了這裏來!咦,紫嫣,你也在這裏啊?”上官冥好像是突然間發現蘇紫嫣坐在那裏那樣,滿眼的驚喜;只是,他的神情好假好假。

    “你是誰啊?我認識你嗎?我和你很熟嗎?”楚向河看了眼上官冥,眉頭微微一皺,這是誰啊?

    上官冥那原本微笑的臉色,瞬間僵硬在臉上,愣愣的看着楚向河;不過,他說的也不錯,他上官冥和楚向河真的不熟;就是先前,圍繞在蘇紫嫣身邊的時候,他們也是相互拆臺。

    “咳咳...我觀兩位坐姿,發現兩位中毒已久,不若我給兩位看看如何?”正在上官冥下不來臺的時候,荊離難來到了陳天羽這裏,一臉溫和的看着上官冥和楚向河說道。

    “你纔有病了!”上一刻兩人才剛剛相互拆臺,而這一刻,兩人卻是一口同時的說道。

    “哼,我師兄說你們中毒,你們還不信!就說先來的這個吧,觀其臉色氣血不足、身體有些浮腫,這是縱慾過度的結果,容易暴怒、心浮氣躁,這是心火旺盛之兆,一切表明你腎有損傷。如此,綜合上述來說,你也中了劇毒!師兄,我沒有說錯吧!”陳天羽看了眼楚向河,平靜的話語讓楚向河差點暴跳如雷,但隨即就坐了下來。

    “嘿嘿...師弟,不錯啊!我還以爲你連這觀望之術都還沒有學會了!沒想到你的悟性還挺不錯的嘛!”荊離難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陳天羽所的話,但很快就把那驚訝之色給很好的收了起來。

    “龍吟,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還沒有等陳天羽他們任何一個人開始說話,蘇紫嫣就皺着眉頭的看着陳天羽,一雙眼裏滿滿的都是疑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