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事端頻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事端頻發字體大小: A+
     

    (PS:小羽厚顏無恥,每章都有這麼一句話;求收藏、訂閱,小羽拜謝!)

    說到華夏內部四大戰場,冥、鬼、巫、妖分屬在華夏內部四大戰場,除了最開始的那兩年比較激烈之外,這幾年都處於一種平穩的狀態。

    只是這種平穩,反倒是讓華夏三大門派和超能組的人更加的凝重;因爲誰也說不清這是幾族聯合商議的計謀還是幾族有意撤退的打算?

    “你不說的話我還會真的會忽略這幾個問題,雖然說華夏內部的分爲四大戰場,其實就是華夏內部所剩餘的力量和這四族較量。大戰役沒有,小戰場隨處可見,在華夏內陸,隱蔽地區,都可以見到四族戰場的存在。”離殤的話讓陳天羽皺起了眉頭,華夏內部都是這四族的戰場,那豈不是說,只要有心之人,都能夠發現點滴蛛絲馬跡?

    “而且,除了這四族之外,還有魔族、蠻族活動的跡象,這些可都是一些不穩定的因素存在。因此,前方的八大戰線纔會那麼吃緊,捉襟見肘,疲於應付各方的聯軍進攻。”離殤接下來的話讓陳天羽的面容冷了下來。

    當年,也是因爲魔族的挑撥,再加上有心之人的炒作,纔會把諾大的九州搞得破碎不堪,僅餘中州獨存於世。

    “是嗎?看來,內部的戰場纔是這次的關鍵啊!或許這樣說,華夏內部這幾族的目的纔是最明確的。”陳天羽眉頭皺了起來,有些頭疼。

    外部的八大戰場,或許聯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攻入華夏,找到被華夏撿了漏的王之屍體,分一杯羹回去。

    而華夏內部出現的這幾族,從開始的猛烈進攻到後來的焉息旗鼓,好像已經知道了些什麼事情或者說是在醞釀什麼更大的事情。

    但這些全都是各自的猜測,並沒有什麼證據能夠表明這些問題的存在;但現在內部幾族的不積極動向,實在是很難讓人琢磨頭他們的用意。

    “不錯,而且這幾年來,華夏的普通人中,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聽到修真界的傳聞,鬼怪之說。而且,華夏有着很多的兒童和婦女的失蹤!這讓本就不多的人手顯得更加的不堪!”離殤再一次的話,讓陳天羽眉頭更加深鎖。

    他說的這個問題,陳天羽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過;他一直以爲,這就是普通人中間的一些拐賣問題,可從來沒有從超自然方面想過。不過,現在看來,這些事情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這段時間,我們除了聚集覺醒的夥伴之外,就是在追查這件事情。可是到了現在,卻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就連那些婦女孩子的去向我們都沒有查探清楚!”離殤的眉頭皺了起來,這讓陳天羽更加的不安。

    這些事情看似簡單,可往深處一想,把這些簡單的事情全部做爲一條線的話,那這些事情的目的就很是明確。

    “而且,在追查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還發現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各戰場上有屍體莫名其妙的失蹤,而且,就

    連醫院裏同樣有着屍體莫名其妙的失蹤,但醫院裏失蹤的屍體僅限事故屍體,列如疾病這類的屍體就完好無損!”離殤的話讓陳天羽愕然的回頭看着他,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什麼奇怪的問題嗎?一起說出來?”陳天羽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好接受更麻煩的問題。

    “其他的暫時還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離殤的只是讓陳天羽心裏咯噔一下,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只是什麼,別吞吞吐吐的!”陳天羽皺了一下沒,能讓離殤支支吾吾不想說的事,那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只是,我們在追查這些事的時候,遇見了同樣在追查這件事的華夏探查員;然後...”離殤不說話了,伸手抓了抓腦袋,一臉歉意的看着陳天羽。

    “你別告訴我說你們起來衝突?”若是這樣,陳天羽還能接受,但若不是這樣的話,那...

    “你可以把你的相信力再放開一點嗎?反正都已經發生了!”離殤死豬不怕開水燙,一臉無奈的看着陳天羽。

    “好吧,那你是不是要告訴我說,華夏追查人員把這些事推到了你們的身上,不去追查真正的兇手,反而咬着你們不放!”陳天羽閉上眼,說出了這最後的結果。

    離殤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嘿嘿傻笑;好吧,陳天羽現在終於明白,先前爲什麼離殤老是蠱惑自己去打劫這個搶劫那個了,原來是他們被冤枉了不爽。

    “那隨便吧!反正華夏官方里面有這那麼一些混蛋老是想着清除異己,作奸犯科;那就不去管這些事就得了。”陳天羽那無所謂的話語,讓離殤愕然的看着他。

    原本以爲,這個傢伙會說些什麼話來這,沒想到他的話就是這麼簡單的把所有的事情給扔到了一邊,不去管理這些。

    “那我們現在去幹嘛?兄弟們總要練練手吧!”離殤有些無語,他明白,陳天羽聚集兄弟們的目的很簡單。再次和昊天一決雌雄,當年的恥辱,還等待着他們去洗刷!

    “既然如此,那大夥就先去找冥族的晦氣吧!我記得,冥族這羣傢伙老是陰魂不散,不僅當年的事就有他們的影子,七年前又帶人故意伏擊我。很好,雖然這裏不是他們的大本營,但他們也別想好過!下一站,冥族,你們可還記得當年事?”陳天羽的眼神突然間變得犀利,這讓離殤雙眼一亮。

    “冥族,可還記得當年事?嘿嘿...”很好,離殤重複了一了一下陳天羽的話,然後就向着外面走去,召集兄弟們去找冥族的晦氣去了。

    “龍吟,現在了也沒有什麼事,你還是去給大夥找個安身的地方,別老是讓大夥走到那住到哪,四海爲家。若是能夠找到一個安身的地方,那大夥就可以把家人接到哪裏,不管去到哪裏也不再有後顧之憂!”離殤一邊走,一邊想陳天羽揮手。

    看着離殤離去的背影,陳天羽再次轉過身來,看了眼南方戰場的方向

    ,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向着內陸趕去。畢竟,南方據點只是他生命旅程中的一個站臺,不會有過多的停留。

    至於南方據點會出現如何的事情,陳天羽沒有去理會,也不想去理會;但他知道,華夏八大守護家族,蘇家的地位又再一次的提升。

    畢竟,八方戰場,可全都是以他八家爲主力部隊;而只有這看似孱弱的南方戰線,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取得了驚人的戰績,還破滅了南方聯軍據點防線,這讓華夏其他戰場上不管是聯軍也好,華夏方也罷,都背心發涼發涼的。

    聯軍可是很清楚,他們最近在做如何的安排;可是,安排的最是嚴密也是最有可能破滅華夏防線的據點,卻是被最孱弱到不可能反攻的一個華夏防線破滅了最是配比完全的聯軍據點。

    而且,破滅最嚴密聯軍據點的華夏防線,居然沒有任何外援的情況下就把他聯軍據點給覆滅;這如何不讓聯軍後背發涼。

    而讓華夏各大戰場上人員背心發涼的原因就是,自己內部居然存在奸細;而且,沉默了幾年年的聯軍居然準備做最後的攻擊,意圖一舉攻入華夏;這就不知道他們光是就準備從南方據點進入了還是同樣準備了從其他地方進入。

    聯軍的這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之舉,讓華夏各高層憂心忡忡;紛紛派遣人員前往南方據點求取破滅聯軍據點的真經;那方都不希望自己家守護的防線被聯軍用來做爲突破進入華夏內部的缺口,否則,那就是歷史和社會的罪人。

    可是,當他們來到南方據點,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地方的時候,只是每時每刻都在聽見南方據點上的人員都在討論火焰,好像對於他們的到來隱隱的有着不滿。

    來到這南方據點的其他人員,看到了這種情況之後,他們有種錯覺;如果,如果他們不是自己人,那他們肯定相信,他們連南方據點的島嶼都上不了。這種毫無憑證的判斷,那是因爲他們發現,外面有一羣很是高傲的傢伙,正在哪裏不斷的叫囂着說認識林墨什麼的。可看管陣法的修士卻是連看也不看這些人一眼。

    而造成這樣結果的原因,真的是讓人啼笑皆非;僅僅是因爲那羣人所了一句火焰有什麼了不起的之後,這些原本準備進入陣法的人就被攔在了外面。而守護陣法的幾個修士看也不看着幾人一眼,就當沒有看見這幾人那樣。

    於是,衆人紛紛詢問打聽火焰是誰的時候,這南方據點的人很是奇怪的一笑,什麼也不說的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而此時,林墨卻是接到了蘇暮武用傳音玉簡發來的一條加密信息;只有他們兩個能看懂的信息。

    “隱世門派居然出戰了?這怎麼可能?難道,他們就不怕沾染因果,被大清算嗎?”林墨拿着傳音玉簡,很是疑惑的看着裏面的內容。

    如果不是因爲這傳音玉簡是蘇暮武加密發來的信息,那他林墨一定會相信,這是敵人的詭計;可現在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