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仙古舊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仙古舊事字體大小: A+
     

    (PS:求收藏、訂閱...小羽拜謝!)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縱然已過千古歲月,但陳天羽骨子裏面的本性還是很難改變;依然如當初那樣,可以爲了女人而傷神。

    “是嗎?可我不覺得我真的一層不變;至少我現在所用的東西龍吟那傢伙不會!”陳天羽擡頭,似笑非笑的看着離殤。

    “如果連這點變化都沒有,那你還應什麼劫。那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沒有?是繼續逗留在這南方戰場附近還是去其他地方看看?”離殤白眼一翻,對於這個人,他真的是不好說些什麼。

    華夏外部的八大戰場,今天之後,或許說是七大戰場才適合;至於南方戰場,想必倭寇還沒有那個膽子敢單獨再次對南方防線進行衝擊。

    除非,聯軍把八方戰場壓縮,成爲四路或是更少的時候,就有可能吧南方戰線作爲突破口;但是,現在陳天羽還不會去考慮。

    “聽說過獵盟嗎?”陳天羽沒有說去哪了,轉而是問道。

    “獵盟?暫時還沒有聽所過,怎麼,這個組織很有名嗎?”離殤一臉的疑惑,當年可沒有聽說過這個組織或者是派系。

    “獵盟,是獵王者聯盟的簡稱,是昊天一手創建的。只要有仙古遺民的地方,就都會有獵盟的存在!不管當初的原因如何,昊天可是最後的贏家!”陳天羽那淡漠的笑容,讓離殤恨恨不已。

    “昊天?當年,要不是昊天做下那等事情,那會讓他輕易獲勝;那你也不用應劫,兄弟們也不用遭難!”離殤那恨恨的聲音,好像很不滿意提起當年之事。

    “好了,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我們要放眼未來,看向新的明天!”陳天羽站起身,手搭在離殤的肩膀上,說着一些讓離殤不斷翻白眼的話。

    “切,行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你要是肯吃一點虧的話,那兩個凡夫俗子會出車禍?你要是肯吃虧,當年會果斷應劫?說說吧,是找獵盟玩玩還是繼續去幫助華夏打架?”離殤白眼一翻,過去的就放下,你丫的要是能做到的話,那會出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兩件事不可以一起做嗎?”看着自己被揭穿,陳天羽無所謂的一笑,這讓離殤又種感覺,現在的這個傢伙比當年還黑。

    “當然可以,只是,我現在所聚集的兄弟還有點少,就是不知道兄弟們覺醒之後會不會相互聯繫了!”離殤雙手一攤,有些無奈。

    “喂,龍吟,現在覺醒的兄弟們有些可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不可能再像當年那樣帶着大夥去打劫別人吧!而且,還有一點就是兄弟們的家室可都是凡人,需要用到真金白銀;你不會再出什麼餿主意去劫富濟貧吧!再說,現在凡界的法律嚴謹、科技發達;即使是去搶劫也找不到好的目標下手啊?”離殤的話讓陳天羽愣愣的回身,愕然的看着離殤。

    這個?不會吧,難道當年的龍吟就是這麼弄來經

    費的?看誰不爽,拉上一羣人把你搶了;看那個宗門不順眼,帶上一羣人去敲詐一番;看你那個家族不滿意,帶上一羣人去你家做客?

    這應該不是我做的吧!畢竟,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我有良好的素質,我從不做別人不願的事。當然,若是別人願意這麼做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別,這種事一定不是自己做的,這肯定是龍吟做的;剛纔離殤叫的可是龍吟而有不是自己,所以,這肯定不是自己做多,這是龍吟做的。

    陳天羽在心裏面很是肯定,離殤說的這些事,絕對不是自己做的,而是龍吟做的。不過,貌似離殤說的還是蠻刺激的,要不,那天也找個機會試試離殤說的這些。

    不不...自己是文明人,自己不去做壞事!阿彌陀佛,迦釋,有沒有爲我像老禿驢問好啊!

    而此時,陳天羽發現了一個很悲哀的事情;他突然間發現,他不知道迦釋是誰。只是很自然的想到,心裏面就有一種不爽的感覺。

    “龍吟,你怎麼了?有沒有目標啊,我們去搶那一家?話說,搶銀行最好了,哪裏有多多的錢,我們搶了就跑!你說怎麼樣?”陳天羽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而且,這賊船更可氣的是自己這個船長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難道你能說去搶?這不可能吧!算了,還是打消他這種念頭吧!

    “這個,離殤啊!你說的了是以前的事,我們現在說的了是現在的事;現在這個年代了,不再流行打劫什麼的;我們是文明人,我們要做文明事,雖然...”陳天羽喋喋不休的說着,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再次被離殤給打斷了。

    “可是,龍吟,你說的現在這個社會不在流行打劫什麼的,可我發現,現在這個社會的打劫可比我們那個時候先進多了,刃不見血的就有收穫。你看,我們不是有些與衆不同嗎?那我們就去碰瓷,就去賣寶貝,就去算命、請神什麼的,憑我們的本事肯定能大賺特賺。”離殤越說越是興奮,只是陳天羽越聽後背越是冰涼。

    如果,如果這羣傢伙去碰瓷;陳天羽不由得想到,幾個傢伙稍微用法術一變,一個小孩子在人家車底下血流如柱,他旁邊還有兩個父母傷心的哭泣,那這個司機不就是跳下黃河都洗不清了!

    還有,去行醫吧!雖然他們根本就不懂一點醫術,可他們有神識啊;神識在人家體內一掃,一下子就可以知道哪裏病變。然後用元氣給梳理一下筋脈,在把病變的地方處理一下,保準十天半月準不會有問題的發生。

    這樣的結果,是不是有點太下人了?好吧,說道算命,這幾個傢伙誰人多的不說,但那三兩下子還是能辦到很多人辦不到的事,這讓陳天羽很是擔心,如果他們真的是這麼幹了,那纔是最大的麻煩。

    而現在,陳天羽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去給離殤解釋;因爲離殤說的這些,已經有人這麼做了;如果他們去做的話,那將

    會更像,沒有一點破綻。

    “這個,離殤啊,我們不能這麼做!我們...”陳天羽有些無奈,但不知道該怎麼去說的好。畢竟,離殤所的可都是事實;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再次被離殤給打斷了。

    “那個,龍吟,那你說,我們該怎麼做纔好了?難道說,兄弟們出來一段時間,回到家後不可能還要讓家人來養活吧?”離殤抓着腦袋,這個問題確實是個很難辦的問題。

    “這...”龍吟真的無話可說了,這個問題他確實是沒有考慮過;他只是想着讓大夥聚集,雖然大夥是不需要吃飯,至於物資方面也不會有太大的追求。

    可是他們家人哪裏了?那裏可不像是他們可以不吃不喝,他們家人的哪裏,可是普通凡夫俗子,哪裏可是需要的真金白銀,哪裏可是需要物慾橫飛,哪裏可是要金錢至上。所以,陳天羽還是別把他那套理論拿出來,傷了大夥的心。

    “這什麼啊?”離殤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陳天羽,不明白他怎麼有點婆婆媽媽的了!

    “這個,你們還是去問龍吟那傢伙吧!別問我,這種事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好!”龍吟很是無奈的咬着頭,既然者是龍吟的作風,那你們去問龍吟吧!

    貌似,現在離殤可就是認爲陳天羽就是龍吟,龍吟就是陳天羽;好像不只是離殤這麼認爲,按照龍吟的說法,陳天羽就是現在的他,他是以前的陳天羽。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可這簡單的事情,反倒是讓陳天羽覺得很是複雜。

    陳天羽的話終於是讓離殤安靜了下來,不再去詢問他該去打劫那家銀行,該去怎麼碰瓷的問題;而是一臉疑惑的看着陳天羽;如果他不是龍吟,那他有是誰?離殤發懵的看着陳天羽,上下不停的打量。

    “離殤,你有沒有見過雷小天哪傢伙?”陳天羽轉頭,看着一臉疑惑且發懵的離殤,轉移了話題。

    “雷小天?雷系部衆的?見過,上次在北方戰場上看到過這個傢伙,同樣帶着幾十個兄弟在那裏幫助北冥家抵禦長毛子的進攻!”離殤回憶了一下,點點頭說道。

    “是嗎?看來那小子混得還不錯!你有沒有見過縱橫九天、問心劍典、陰陽劍訣的人?”終於是把離殤那滿腦子打劫的想法給轉移掉,這讓陳天羽不由得鬆了口氣。

    要是離殤老是糾結這個問題不放,那陳天羽可真的只有跑路的份了;雖然知道離殤這麼說是開玩笑,可這畢竟是事實,這讓陳天羽不好去面對在仙古年間就跟着自己打拼的衆兄弟。

    “縱橫九天的沒有見過,問心劍和陰陽劍的見過;現在的修爲波動在靈動境中期左右,還算不錯!只是他們兩個沒有仙古年代的記憶,恐怕很快就會被其餘的兄弟們超越!”離殤點了一下頭,淡淡的說道。

    “賦神大圓滿嗎?也不錯了。對於內部四大戰場,你有沒有什麼消息?”陳天羽回頭看了眼離殤,眼神有些凝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