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事了拂衣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事了拂衣去字體大小: A+
     

    (PS:小羽望支持,求收藏、訂閱...)

    對於林墨等人去追擊三浦沅夕的結果如何,陳天羽不知道;因爲他沒有跟着林墨他們一起追上去。

    當三浦沅夕帶着所剩下的人撤退時,陳天羽一手抱着蘇紫嫣只是在遠遠的看着,想必林墨比他還懂的如何去做。於是,就默然的轉身,向着南方據而去。

    只是在轉身的時候,微笑的臉再次變色,哇的一聲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這到是讓蘇紫嫣嚇了一跳。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陳天羽只是強行把傷勢壓住,並沒有好轉。

    他先前強勢的模樣,那全人是裝給三浦沅夕看的,讓他存在忌憚之心,這樣就能給林墨等人創造機會,拿下南方聯軍的據點。

    “我沒事,只是受了點傷!回去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陳天羽淡淡一笑,讓蘇紫嫣默默的點頭,陪着他他向着南方據點慢慢行走而去。

    第二天早上十點左右,陳天羽悠然的睜開眼。打量了一下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這裏是一間單人宿舍。各種設施一應俱全,這可是這南方據點上林墨等高層所能享受的房間了;昨晚,自己終於是不用去醫務樓的病房裏將就了。

    昨晚?一想到昨晚,陳天羽就有些莫名的無奈;如果換着以往,那陳天羽絕對會留下來,只是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資格留下來。刨去這見不得人的身份,那他陳天羽就是一個生活在華夏最底層的平民百姓。

    處處享受着他人有意無意的嘲諷,時時看着他人有意無意的流言;這一切的一切,讓陳天羽已經明白了太多太多。所以,他不想留下臺多的東西,把最美好的回憶留在心裏面就好。

    開門,走出自己的這間豪華的單身公寓;回頭,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永別了,這漂亮的房間。

    出得宿舍樓,來到這南方據點的廣場上;陳天羽所看到的不是破滅聯軍據點的高興,也不是以少勝多而贏了這場戰役的歡呼。

    有的,只是衆人默默的流淚,收拾這親人朋友的遺物;眼裏有的,只是這淡漠的悲傷,淡淡的哀愁。

    有時,陳天羽會在想,這戰爭是爲何而生,爲何而來?難道真的是因爲自己而來嗎?自打來到這南方據點上這不多的時間來,陳天羽有一種感覺,這場戰爭說是因爲自己而起,可在陳天羽的眼裏,自己只是這場戰爭的藉口而已。

    看着來來往往的人,陳天羽發現,他有種多餘的感覺,好像和他們有種格格不入的那種感覺;但陳天羽所不出這種奇怪的感受。算了,反正也要走了不是,管這如和了?

    擡頭,享受這南方大海上這太陽的滋味;今天一別,或許也不會有機會再來這裏享受這種太陽的溫暖了吧!

    “小羽,你在這裏啊?”突然間,陳天羽的身後傳來了蘇紫漠的話語。

    “大哥,你的傷害沒有好就來找我有什麼事嗎?”頭也不回,陳天羽很是平靜的問到。

    “沒什麼事,聽說你要走了,我還沒來得及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所以就過來看看!”蘇紫漠同樣學着陳天羽的樣子,一起看着天空白雲飄過。

    “不存在謝還是不謝的問題,如果紫嫣不去找我,我可能也會來看她過得好不好的!即使你不是紫嫣的大哥,但你也是一個華夏人,僅憑這點我都會盡我所能!”陳天羽無所謂的一笑,反倒是讓蘇紫漠有些愣愣的出生看着他。

    原以爲,因爲蘇紫嫣的原因陳天羽會說些什麼客套的話;可這陳天羽的客套,讓蘇紫漠有些愕然而已。

    “昨晚事情怎麼樣了?”雖然不想去管林墨他們的結果如何,可陳天羽還是忍不住向蘇紫漠問道。畢竟,昨天晚上那個瘋狂的舉動,可是他提出來的。

    “昨天晚上可以說大獲全勝,共計殲滅六千餘人,俘虜三千餘人,物資若干。而我方損失三百七十六人,十個合一高手,隕落六個,其餘幾個重傷;其他人員輕傷這不足十人。就連馮四海這個合一中期的高手同樣隕落。”雖然戰績輝煌,可陳天羽從蘇紫漠的話語裏停不出絲毫的興奮,反而是聽出了幾許無奈的悲傷。

    “嗯,我知道了!替我向林叔和餘正告別,我去看下紫嫣就走了!”陳天羽點點頭,也不管蘇紫漠是不是同意,轉身就向後面的單人宿舍裏走去。

    “小羽,你能再停留一會嗎?其他幾個戰場上像我和餘正這樣的重傷者正在向這裏趕來;可不可以看在同爲華夏人的份上,救救他們?”蘇紫漠看着陳天羽那向着宿舍裏行去的陳天羽,站在他後面問道。

    “即使我不在,同樣也有人能救他們的;這個就不用操心了!”陳同樣停下腳步,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之後,就像着宿舍區走去。

    五分鐘後,陳天羽來到一間單身宿舍的房門前,輕輕的推開門,向裏面走了進去。

    看着牀上躺着的人兒,平穩的呼吸,和閉上的眼睛,似在證明她在睡覺。嘴角帶着的微笑,好像是在夢中見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還有些蒼白的臉色,這足以證明昨晚受的傷還沒有好。

    來到牀邊,看着蘇紫嫣,陳天羽難得的微微一笑;低下頭,輕輕的吻在她的額頭。如此,就相忘於江湖吧!

    即使陳天羽把蘇紫嫣領回了家,陳天羽也沒有那個本事給他安寧的生活;不若就此別過,把她永遠記在心裏,把這美好永遠封存。

    轉身,靜靜的離開了房間;這次,他的離開了,猶如來時那樣,靜靜的來,也靜靜的走吧!就讓這南方戰線的所有人認爲這就是做的一個夢吧,只是這個夢夢想成真了而已。

    在出門的瞬間,陳天羽再次鏡花水月上身,身子就這麼消失在了衆人的手裏。很是安靜的離開,沒有任何一個人察覺。

    只是陳天羽不知道的是,在他關上門的瞬間;在牀上早已熟睡微笑的蘇紫嫣,慢慢收起了嘴角的笑容,平靜的睜開眼。

    慢慢的起身,蹲坐在

    牀上;看着陳天羽離去的背影,咬着嘴脣,嗚咽出聲;眼裏淚水滑落,雙手抱着小腿,把頭埋在了膝蓋上,獨自一人蜷縮在哪裏,孤獨的哭泣。

    忘記了時間,也不知道就這麼低低的哭了多久;蘇紫嫣只知道她膝蓋上的被子已經溼透了,但他還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哭泣。

    “砰砰”的敲門聲傳來,蘇紫嫣擡頭,看了眼房門出。急忙的收拾好自己的眼淚,胡亂的把臉上的淚痕擦拭掉。

    “進來!”儘量的保持微笑,蘇紫嫣終於的開口叫到。

    “小妹,林叔叫我來你這裏看看,火焰有沒有在你這裏!現在其他幾個戰場上和我類似的傷員已經到達我南方防線,還請火焰出手幫他們一把!”蘇紫漠開門進來,一臉興奮的喊道。

    可是,蘇紫漠的笑臉,很快就消散,看着這不大的房間,哪還有其他人存在的樣子。

    “他了?”疑惑的看着蘇紫嫣,這時的蘇紫漠才發現,蘇紫嫣的眼睛紅紅的,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

    “哥,我是不是很傻?”蘇紫漠不提還好,當蘇紫漠一提到他,原本已經止住哭泣的蘇紫嫣,再次哭了起來。

    “好了,不哭不哭啊!他走就走吧,我還怕他留下來耽誤我妹妹,想癩蛤蟆吃天鵝肉了!我妹妹又不是找不到人,隨便挑一個還不得乖乖聽話的!”蘇紫漠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他的妹妹蘇紫嫣。

    畢竟,這是蘇紫嫣自己的選擇;不過,蘇紫漠不得不承認;那個傢伙雖貌普通,雖然說不上帥,但也不能說醜;但自身去有着一種特殊的氣質存在,時隱時現,讓人琢磨不定。

    “哥,你這是在安慰你妹妹了還是在挖苦你妹妹啊!”蘇紫漠的話蘇紫嫣苦笑不得,似笑非哭的看着蘇紫漠。

    “好了,小妹,走吧!現在我們南方據點能拿的出手的人可沒有多少了!你好歹也算一個賦神大圓滿的高手,一起卻給蘇家撐撐面子吧!”蘇紫漠有些無奈,看着蘇紫嫣;雖然他知道,蘇紫嫣不想去被人指指點點,但她也明白,現在南方據點上面還能行動的賦神期以上的高手不會超過兩百人。

    而這兩百人,大多是帶傷撐面子的;誰叫他南方戰線三站三捷不說,最後居然用三百多人的代價,覆滅了聯軍據點,取得前所未有的戰果。

    此時,距離南方據點北方五百里外的一座無名小島之上;同樣有着一些簡陋的房屋,這個房屋的簡陋,只能說是用來遮擋太陽之用,可能被風一吹就會倒塌的那種。

    而這時,陳天羽呆呆的坐在這簡陋屋子前面的空地上,看着地面癡癡的傻笑,這讓離殤唉聲嘆氣默然無語。

    “本以爲,現在的你經過輪迴重生,享受過酸甜苦辣,品味過悲歡離合之後會和以前大相庭徑;可是,你看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和以前又有什麼區別?”離殤很是無語,看着陳天羽又在爲女人而傷神的時候,離殤又再一次的開始說教。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