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阿里瓦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阿里瓦剌字體大小: A+
     

    聽見吼聲的蒼朮,顧不得還在和林墨對戰,與他一招硬碰硬之後藉着反彈之力,急速的向着下方戰場趕來!

    “蒼朮老友,見你如此行色匆匆,不知你是要去往何處?難道你就不擔心你走後這幾個人一個都回不去嗎?”見蒼朮要去搗亂,林墨急忙的在後面追趕;奈何蒼朮是有預謀的逃走,林墨一時也追趕不上。

    然而,一聲不甘的尖叫讓林墨和蒼朮同時驚愕的楞在了原地,一臉不可置信的回頭,看着和吳雲四人對戰的那五個相當於合一期的降頭師。

    只見一個降頭師一手捂着脖子,慢慢的回頭,看着他的身後;嘴裏不斷的咂合,好像在說些什麼。可是因爲氣管的斷裂,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蒼朮很是奇怪了,爲什麼這個降頭師不把自己溫養的靈放出體外逃跑了?他可是記得,即使是被華夏的修士給打殺了,他們也會用自己的靈很快奪體重生;可蒼朮驚愕的發現,他們的靈居然一同被抹殺,這是真正的死亡。

    “離殤....”蒼朮仰天大吼,此刻他很是憤怒,但卻找不到發泄的對象;除了仰天大吼之外,他找不到解決之法。

    “不知兄臺叫在下有何貴幹?”毫無做作的聲音突兀的在蒼朮後方想了起來,這讓正在發狂的蒼朮瞬間寒毛倒豎,以超越光的速度回頭,看着後方十米處慢慢出現的身影。

    只見離殤用手撓着頭,一臉的不好意思;好像做錯了事的孩子那般,無辜的看着蒼朮。

    “啊...啊...我要殺了你...”看着現身的離殤,蒼朮瞬間失去了理智,不再去管身後的林墨,瘋狂的向着離殤就撲了過去。

    下方海面

    陳天羽的水之怒不斷的在聯軍中間肆虐,二十來米長的水龍,不斷的在聯軍中進進出出;每一次爪子的揮動,必有一兩人會被那爪子撕裂。

    擺動的尾巴,讓聯軍接觸之人剎那間向後飛去,在空中口吐鮮血,掉落在海面生死不知。除了氣息波動在離體境的人外,凡屬接觸水龍者,不死也是重傷。

    “咔咔...”的聲音傳來,陳天羽急忙向後躍去,看着那些被絕對零度所籠罩的聯軍,有那麼十幾座冰雕發出了聲音;隨着響聲不斷的傳來,冰雕上面的裂縫不斷的增多,不一會,冰塊全都被抖落在了地上。

    看着這些居然能擋住自己絕對零度的人,陳天羽眼神凝重的看着這些人;而其中的一人,正是蘇紫嫣所說的那個阿里瓦剌。

    “哈哈...大夥不用再擔心此人,他也中了我的降頭,蹦躂不了多久了!嗤...”阿里瓦剌看着陳天羽身上那若有若無的一絲黑氣,一臉得意的狂笑;不知道是不是他開心過度,居然會笑着笑着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是嗎?你就這麼確定我中了你的降頭?”對於阿里瓦剌的話,陳天羽輕蔑的一笑,雖然他自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可那又能怎樣。

    “嘿嘿...

    .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阿里瓦剌不去理會陳天羽的輕蔑,一臉很是確信的表情讓雙方之人臉色大變。

    看着想要跑上來的蘇紫嫣,陳天羽急忙擡起右手,阻止了他繼續前進的動作;然而,就在此時,陳天羽居然發現他手上有這一圈黑氣在流轉。

    這讓他後方的這三百多防守軍心驚膽寒,這個阿里瓦剌是何時給陳天羽下降頭的,怎麼會沒有一點的徵兆?難道,今天這南方防線真的要被攻破嗎?

    “何時給我下降頭的?”陳天羽很是好奇,他是什麼時候對自己下降頭的,爲什麼自己會沒有一點察覺。

    而且,陳天羽還發現,這些在自己身上不斷流轉的黑氣,好似有生命那般,在不斷的繁衍,不斷的壯大。若是不急早控制的話,那它會在急短的時間內繁衍到一個可怕的程度,然後殺死宿主的機體。

    “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嗎?”阿里瓦剌鄙夷的看了眼陳天羽,難道他會是三歲孩子,像陳天羽邀功請賞。

    “是嘛!既然你不說,那我就替你說吧!你下的降頭其實早就準備好了,只需要在一個恰當的時間把降頭釋放出去就可以了!而這個機會,就是我的元氣合你的元氣相接觸的機會。不知道我有沒有說對?”陳天羽看着阿里瓦剌,一字一句的說道。

    看着他驚愕的眼神,陳天羽瞬間肯定自己猜對;可下一瞬間,陳天羽就看到了阿里瓦剌那嘲諷的眼神;好似在說,即使你知道了什麼時候被下的降頭,但那又如何?

    “看你這麼不屑且輕蔑的眼神,那你的意思是想告訴我說即使我知道了也沒有用是吧?可是我發現你的降頭猶如有生命那般,如果被火焰灼燒之後又會如何了?”陳天羽不去看阿里瓦剌,而是自言自語的在說着些什麼。

    擡頭,微笑的看着這個阿里瓦剌,陳天羽突然間發現,這個阿里瓦剌摘去了他那神祕的面紗後,居然一點都不可怕!

    “你說的是不錯,可你認爲一般的火焰會有作用嗎?”阿里瓦剌看到陳天羽的表情,忌憚之意在無限的放大。

    僅僅是一個接觸,就讓這個火焰對他的降頭豪不放在心上,這讓他如何不忌憚;自從他到底南方戰場這幾年,華夏修士對他的忌憚簡直到了老鼠遇見貓的程度,然而,這個據說是昨天剛剛到達戰場的傢伙,卻是對他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先解決你們這些令人討厭的傢伙吧!”陳天羽身上的氣息一換,從那連綿不絕的意境一下只換到了狂暴的氣息,讓阿里瓦剌心裏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紫嫣,小心點!我去把這個傢伙解決掉!”陳天羽回頭,看了眼旁邊的蘇紫嫣,眼裏難得的出現了一絲溫柔。

    不去理會蘇紫嫣看向自己的眼神,陳天羽看向前面的聯軍;除了被自己冰封零度和水之怒所帶走的三百來人外,這裏還剩下的兩千多人並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眼神凝重的看着他們對面一身白衣的自己

    看到如此情況,陳天羽當然明白這些然怕的是什麼!可惜,現在自己根本就不敢用那招。對於阿里瓦剌的降頭,雖然嘴上說得那麼輕鬆,可陳天羽心裏對這些降頭師有這三分的忌憚。

    就如這個阿里瓦剌,他所對自己下的降頭,不僅是讓自己沒有防備,而且即使是自己動用的本源之火也沒能在第一時間把這降頭給清理乾淨。所以,陳天羽決定,首先把這些降頭師給清理出局。

    “域.炎界”時隔多年,陳天羽再一次用出了自己的火域,把方圓近千米的地方全都籠罩在內。雖說在大海上用火系法術有一定的影響,可除了火焰對降頭有一定的壓制之外,其他的的屬性根本就沒有多大的作用,即使是有,陳天羽現在也沒有掌握。

    被域籠罩在其內的聯軍驚恐的發現,他們的猶如是陷入了泥澤那般,行動艱難,自身的元氣運轉不暢。

    “這是華夏修士的域,會域的快快釋放,相互抵消!”在最先的驚恐之後,終於有人發現了陳天羽所用的東西是什麼。

    對於聯軍的叫喚,陳天羽無所謂的一笑,雙手不斷的交織變換,在眨眼只見完成;

    “炎之舞!”陳天羽的輕喝聲,讓聯軍再次心頭狂跳;只見被火紅色光圈籠罩的範圍內,不斷的各種各樣的獸類,全都冒着深然的火焰,灼熱的溫度,即使是用元氣設立了屏障也能感覺到溫度在不斷的升高。

    冷漠的看着聯軍淒厲的嘶嚎,陳天羽猶如是沒有看見那般;靜靜的等着從裏面強行脫離出來的聯軍。

    最先出來的不是別人,真是那個阿里瓦剌,只見他全色黑氣涌動,冷冷的看着陳天羽。可在下一刻,這個阿里瓦剌就向遠處飛去。

    “想跑?是不是晚了?”轉瞬間,陳天羽就到了阿里瓦剌的身後,全色籠罩在火焰之內,對着阿里瓦剌不斷的進攻而去。

    “這是你逼我的!”阿里瓦剌看着陳天羽對着他不依不饒的攻擊,不再逃跑,而是一抖袍子,一團黑雲就向陳天羽急速飛來。

    擡手,一團火焰瞬間把這黑氣包裹;手指一捏,只聽見啪啪的響聲不斷;一股惡臭隨即想陳天羽撲來。

    搖晃一下有些發暈的腦袋,陳天羽瞬間發現,自己好像又中了阿里瓦剌的降頭;這讓陳天羽殺阿里瓦剌的心就更嚴重了。

    就在自己不小心吸入了一點臭氣進口時,陳天羽瞬間發現,自己的身體裏面猶如是長了蟲子那般,在不斷的亂竄,讓自己渾身難受;但又說不出這種難受的的感覺在身體的那個部位。

    “哈哈...縱然你再厲害又如何,還不是得乖乖受死!”阿里瓦剌看着陳天羽那不由自主抖動的身體,仰天狂笑。

    “是嗎?看來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你了!魔語.術殺!”陳同樣察覺到身體的變化,即使是有本源之火,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把阿里瓦剌的降頭給焚滅的。看着前面的阿里瓦剌,一聲冷喝瞬間而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