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敵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敵襲字體大小: A+
     

    (PS:謝謝挫愛依貓的打賞,感謝...)

    太陽已經緩緩的向着西邊大地落下,把人們的影子拉的老長老長;人們說,落下的太陽猶如那遲暮的黃昏,預示着不多的未來。

    可對於南方站場上的這些重傷者來說,今天這已經垂向了西邊的太陽好似那初生的朝霞,讓人生機勃勃。

    看着陳天羽在那病房內急速揮動的雙手,那些在地上的藥材在他的指間跳躍,演繹着一場歡快的舞蹈。

    “下一個!”這是病房內傳出來的天籟之音,誠然這個聲音除了一些比較堅定有力外,真的說不上什麼好聽,沒有那些歌手般讓人繼續聆聽的慾望。可對於現在南方戰場上的所有傷員來說,這就是那天籟之音。

    看着來到自己面前的這個用一雙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陳天羽微微一笑;只見他很是艱難的解開自己胸前的衣服,一雙眼裏隱隱的充斥着淚水,牙齒緊緊的咬着雙脣。

    “呵呵.....沒事的,只要你還不死,我應該都能幫上一點小忙!”看着他的表情,陳天羽用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微微一笑表示沒什麼關係。

    然而,下一瞬間陳天羽就愕然的楞在了當場;只見面前的這個人解開衣服的瞬間,他的胸前忽然間跳出了一對小白兔,這可把陳天羽給弄得怪不好意思的。

    誠然,陳天羽相當的驚訝,還不由自主的吞嚥了一下口水;然而,在下一刻,陳天羽卻是收起了那愕然的眼神,轉而看着她的胸腔之間,有着一條五釐米左右長半釐米左右寬的傷口,傷口上面帶着淡淡的灼燒之力,讓他的傷口始終不能癒合。

    而且,這傷口上的灼燒之力還有着向旁邊蔓延的趨勢;若是沒有她的元氣進行不間斷的阻擋,那她早就成爲了一尊木炭。當她的元氣消耗役盡之時,也就是她命隕之時。

    此時,他的抵擋是越來越弱;就連傷口周邊五釐米的範圍內的血肉,都已經呈現出了慢慢枯萎的症狀。

    “在我面前玩火,哼,不知道是該說你聰明瞭還是愚蠢!”陳天羽輕輕一撇嘴,一抹邪意的微笑讓坐在他面前的這個人愣愣的擡起頭。

    她自己可是記得,爲了治好自己的傷,他的胸可是不低於被二十個自稱可以對付這種火之力的人摸過;每次,他們以爲自己看傷爲理由,雙手卻是在他的雙鋒上不斷的轉動,讓她流下了欺辱的眼淚。

    拖着自己的身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發誓不再求任何人來給自己治療傷勢的她;看着每個進了病房的傷員都是喜笑顏開的出來時,這讓他的心再次有了些許的活躍。

    不甘心就此認命,再次的違背自己的誓言,來到了這人的面前;原本已經做好了被欺辱的準備,卻是看到了這個年輕的普通男孩子經過了開始的驚愕之後,隨即認真的觀察傷勢。

    陳天羽沒有去在乎這個是女人還是女生的傷者想什麼,說句不好聽的話;就她面前的這個,和雨傾城的比起來,陳天羽真的提不上一絲興趣,如果是蘇紫嫣的話...

    得,別扯遠了,陳天羽很沒有形象的啪了一下腦袋。雙手急速變換,對着她的傷口右手成爪,向後輕輕一拉。

    “嗯啊....”只看見這個女生仰頭,一聲淒厲的尖叫從病房內傳了出來!

    看着手裏忽明忽暗的火焰,陳天羽滿意的點着頭;微微的閉上眼,手上的火焰慢慢的消融在了手上。

    雙手往地上一招,帶起一些補氣益血生肌之類的藥材;在那僅僅是一兩分鐘的時間,陳天羽的面前再度凝聚出一顆小拇指大小的藥液。

    輕輕一彈,只見藥液瞬間飛到了她的傷口上;因痛苦尖叫而仰着的臉,瞬間露出了享受般的表情。

    在這一切剛做完,陳天羽準備休息一下再繼續;可就在這時,一聲咆哮打斷了陳天羽想要休息的慾望,臉色是要多陰沉就有多陰沉。

    “哈哈...林墨,你在哪兒了?老朋友晚間來此拜訪,還請勿怪!哈哈...”一聲猖狂至極的笑聲,讓林墨雙拳緊握。

    “蒼朮..”林墨擡頭,看向遠方,一臉的冷漠!

    “火焰,你繼續爲大夥療傷,我帶人去迎敵,守護防線!”林墨看了眼外面還在很多的傷者,再看看有些虛弱的陳天羽,轉身就向外面快步行去。

    “前方是哪個大隊,堅持住,後方增援立刻就會上來!來人,通知第四五隊做好候補準備,一二三隊前線支援!快!”林墨走了,把輕傷這都帶走了;這裏所剩下的,都是一些重傷者!

    默默的站起身,陳天羽陰沉這臉;回頭看着蘇紫嫣和已經坐了起來的蘇紫漠這些十幾個最先救助的傷員。

    “你們誰知道去前線的路,帶我過去!我總覺得這次敵人的突襲很是奇怪,有些不放心前線的人員!你們儘管在此等候就是,我待會回來繼續給大夥治傷!”陳天羽看着些人人期意的眼神,不由得低下頭,很是無奈。

    他不得不上第一線去看一下,這裏面有着很多的疑點;在林墨把藥材拿回來,已就不過一個小時左右,倭寇卻是帶着人來進攻,這讓人不得不起疑心。

    而且,更奇怪的是,前方的情報人員居然沒有發回一些可疑的消息,就連有倭寇出了據點的消息都沒有,這讓陳天羽更是擔心。

    “大哥,麻煩你打電話回家去,抽調幾位前線醫者和一批護士上島來;恐怕我一人還來不及就治這麼多人!”陳天羽低着頭,走到門邊,看着遠方!頭也不會的話讓人很是莫名其妙。

    “啊..哦..”原本蘇紫漠是不想搭話的,可當所有人看向浙江的時候,他有些不安的接過話。

    而此時,前方有個人急速的向着陳天羽飛行而來!看其臉色,很是慌張!

    “火焰,司令叫你帶上傷員,趕緊撤!他拖不了多少的時間,快點!”這人一邊咳血,一邊對陳天羽大喊。

    “哈哈..還想跑嘛!既然你已經帶我們找到了這裏,那你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了,去死吧!”只見這人的後方,出現了兩個倭人;一個是浪人武士、一個是忍者!全身

    氣息波動相當於賦神期修士。

    “火焰,快走!只要有你在,我們的希望就還在;快走,我擋他們一會,爲你爭取足夠的離開時間!”這個來報信的修士,僅僅只是賦神初期而已;若是他沒有受傷,或許擋住這兩人一時半會不會有問題。可現在他重傷的狀態之下,卻是連半分鐘都擋不住。

    看着向他飛速斬下來的刀光,陳天羽擡頭看了一眼那個倭人,嘴角冷冷的一笑。雖然陳天羽這一個多小時來一直沒有休息,雖然有些消耗;可王的尊嚴絕對不會讓這兩個小小的倭人來侮辱的。

    向着陳天羽報信的修士在回頭瞬間,看到下落的刀光,已經閉上了雙眼,準備認命的時候。

    “叮”的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裏,睜開眼,看着自己面前這個站立在半空,替自己擋下這必殺一擊的人。

    “火焰,你...”開口,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就你門這種能耐,也想在我面前逞兇?不知道誰給你們這個勇氣和膽量敢來犯我華夏邊境?”陳天羽擡頭,看着面前兩個那愕然表情的兩個倭人,一臉的不屑。

    “空間塌陷!”旁邊的那個忍着,雙手快速的結印,眼神鎖定陳天羽所在的方向,好像在等着什麼奇蹟的降臨。

    “火焰,那個是空間忍者,快...躲開!”陳天羽身後的這人,看着忍者的動作,急忙的向陳天羽提醒。

    只是他的聲音有從開始的吶喊到後面的弱不可聞,然後張着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站在他前面的陳天羽。

    對於那個忍者的空間忍術,陳天羽閉上眼,然後微微一笑。

    “鏡面.反射”只見陳天羽右手輕輕的揮動,一道平滑的水面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上面水紋波動,就看見那個空間忍者向着後面跳躍而去。

    “你們就這麼點本事嗎?”陳天羽的話讓這兩人狂怒不已,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能擋得住他們兩個的配合。

    “八嘎!華夏豬,你這是在找死!”浪人武士抽刀而回,他剛纔的一刀,本想一刀了結這個報信之人,順便再收一點下面利息然後再去找那個火焰的麻煩!

    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不僅是沒能去找那個火焰,就被眼前這個穿着白色古裝的人擋在了這裏;不僅是如此,連同他的同伴,那個空間忍者都在向後面退去。

    “是嘛!一行三人!兩個在空中,一個在地底實施偷襲,不錯!可惜了,這次你們的運氣有點不好。魔語.頌葬!”陳天羽的話讓他面前的這個武士瞬間冷汗直流,正如陳天羽所說,他們所來的確實是三人。

    還有一人潛伏在地底,準備找到那個情報上所說的火焰,然後實施必殺的一擊。然而,他就在自己對面這個人話落的瞬間,沒有了地底那個夥伴的氣息,就這麼毫無徵兆的消失了。

    “你是誰?”浪人武士驚恐的尖叫,身體顫抖着向後面慢慢的退去,他不知道地底的夥伴出了什麼事情,氣息就這麼徹底的消散在了地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