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藥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藥引字體大小: A+
     

    (PS:小羽的收藏好可憐,非常感謝紅蓮連天紅的章推;現在每天只有一更,好吧,以後只要增加十個收藏,就加更一章;三十紅一更;要不小羽真的沒有動力更文啊!)

    五分鐘之後,只見餘正上方的原藥材不斷的乾癟,好像所有的精華都被抽取了那般!

    就在那乾癟的藥材旁邊,正有着一顆散發着生命氣息的血紅色丹藥出現;三七精華的紅,黨蔘精華的乳白,人生的金黃,再加上一點白芷的純白色。

    以三七特有的功效爲主,加之人生黨蔘精華和白芷的細胞再生能力!應該能讓餘正真正的身體換髮出新的生機。

    至於他所中的毒,其實就是一種破壞細胞再生獲得養分,阻止新陳代謝活躍和氣的流暢;只要元氣不能順利的運行,那就不能帶動血液的循環,也就不能讓細胞擁有充足的營養保持鮮活的動力,就會造成死亡。

    中毒的原理,不過就是一種外在阻礙因數;隔絕細胞獲取養分,造成細胞死亡,從而導致機體死亡。想要解毒,其實很簡單;只要他的元氣能夠暢通,他所中的毒就會被自身的細胞接收分解;從而達到解毒的目的。

    而餘正所中的毒,其可怕程度是在於把他的元氣之泉給強行封鎖;外界的氣不能進入,而內部的元氣不能運行;如此做到隔絕所有細胞養分的目的,從而達到殺死目標。

    想要解開他的毒,其實很簡單但也很困難;簡單就在於只要有足夠精純的外在元氣進入他的身體,強行喚其所有萎靡的細胞自主奪取養分,那他的毒就不攻自破。而體內的毒素就會因爲自身細胞的排斥而強行被排擠出體外,也就達到了解毒的目的。

    而困難的地方就在與,如果沒有這種毒的解藥,能到達極度精純超過毒素本身的藥物很難提取到;即使是現在的科技手段,也不能達到百分百的純度;即使是純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促進元氣的藥劑,也只能是勉強維持一個平衡局面;而且還會讓這些毒素慢慢的壯大。

    而陳天羽所做的就是用自身精純的木之元氣,調和藥材裏面的木之元氣;把裏面最是精華的部分隔空提取出來,幾種相加融合;用以加大肝的分解能力,從而達到解毒和抗毒的目的。

    再過了兩分鐘,餘正上方的藥材化作一抹灰飛,向着下方飄落。陳天羽左手一揮,蓋在餘正身上的被子飛到了另一邊。

    看着餘正身上所穿的病服,陳天羽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右手控制着那顆小拇指大小散發着生命波動的紅色液體和藥材剩下的粉末,左手急速的揮動。

    只見餘正身上的病服瞬間化作飛灰,向着旁邊飛落;蘇紫嫣和蔣月瞬間臉色一紅,雙手捂臉轉向一邊。

    只有林墨一臉疑惑的看着陳天羽的動作不斷的變幻,這讓他迷茫的看着;就在餘正病服化作飛灰的瞬間,在他上方的那幾種藥材粉末飄落到了他的身上。

    在那些粉末接觸到他身體的瞬間,就見他丹田處好

    似有一道黑色的氣流瞬間飛起,剎那間佈滿全身,不允許那些藥渣粉末的接觸。

    就在那到黑色氣流出現的那一刻,陳天羽右手牽引着他上方的那顆散發着金色光芒的血紅色藥液,向着餘正狠狠的砸落。

    猶如是石塊掉進了平靜的湖面那樣,只見那些黑色氣流正在一圈一圈的向着外面擴散;好像被衝擊開了不少。沒過十秒鐘,那些被衝擊擴散出去的黑色氣流瞬間倒飛而回,想要重新封鎖於正的丹田所在。

    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陳天羽雙手不斷的變幻,引導着那滴散發着生命波動的藥液瞬間分爲三份;一份向着全身擴散,一步分緊守丹田屏障,還有一份向着餘正的肝快速行去。

    十分鐘後,那些黑色的氣流不甘的在丹田上方彙集,想要集合所有的力量再次衝擊丹田,奪回已經失去的陣地。

    然而,此時餘正的肝不斷的運動,帶起一絲一絲的黑色氣流從肝內而過;每當多過一秒鐘,那些黑色氣流的的衝擊就減弱一分。

    半個小時之後,餘正全身恢復到了正常人的面貌;呼吸平穩,心跳有力!看來,他的危機已經解除了。

    而此時的陳天羽,終於是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只是他急忙用右手扶着額頭,好似要摔倒在地上那樣。

    “陳..火焰,你沒事吧!”林墨焦急的喊道,差一點就把陳天羽的名字給叫了出來!

    聽到林墨的叫喚,蘇紫嫣急忙拿開掩臉的雙手,快速的伸手去扶着陳天羽,只見他現在臉色有點微微的蒼白,好像有些消耗過度。

    “我沒事,只是消耗有些過度;雖然沒能全部給他解除毒素,但是他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休息一會就會醒過來的!”陳天羽在蘇紫嫣的幫助下,來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回頭看了眼餘正的樣子,這才輕微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院子外傳來了賈仁義的高聲叫喚。

    “聽聞火焰大師還是一個藥師專家,只需要一些簡單的原藥材就可以解毒;在下斗膽,懇請大師幫幫這些重傷的同道吧!”賈仁義嘴角帶上一抹陰謀得逞的微笑,高聲的向着病區裏面喊道。

    “賈仁義,你剋扣每位道友的前線物資不說,還強行掐斷各位受傷道友的醫治條件;現在你不僅是不允許各位重傷道友安心靜養,強行把他們帶到這醫務區來高聲喧譁,你這是何意?還是說,你這暗地敗類當夠了,現在要轉爲明面敗類?”蘇紫嫣的話從於正的病房裏面傳了出來,冷漠的聲音不帶一點絲毫的感情。

    “哈哈...蘇紫嫣,你別在這裏胡說八道,我還說我看見了你蘇家把所有物資運回了族裏保存起來了;你爲什麼不給大夥一個說法!”賈仁義可不會在乎蘇紫嫣的話語,而是再次高聲的狂妄的說道。

    “我說過,膽敢在這裏高聲喧譁者或是接近此處十米者,一律殺無赦!”陳天羽微微的睜開了剛閉上的眼,右手輕輕擡起。

    “哈哈...你以爲你是誰

    ?傳說中的王嗎?隨隨便便就可以判定別人的生死。即使是哪個人,還不照樣是在六年前被捕獵。哈哈...”對於陳天羽的話語,賈仁義可更不在乎;以前不知道他是誰的情況下還有一點忌憚,可現在知道,他的後臺是蘇家的時候,他賈仁義就更不會在乎陳天羽的話了。

    然而,他在下一瞬就莫名的驚恐起來,只見哪個叫火焰的傢伙嘴角帶起一抹邪意的微笑。擡起的右手瞬間對着自己,慢慢的下灣,呈半握之狀。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說完話的時候,蘇紫嫣一臉怪笑的看着他。

    只見陳天羽的手向着後方輕輕一拉,賈仁義就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慢慢的向着他移動;儘管他自己使用出了賦神期的元氣相抗衡,可他還是驚恐的發現根本沒有一點改變,還是在不斷的向着他飄行而去。

    “啊..啊...馮長老,救我..救我..蘇紫嫣他要殺我,馮長老,快救我,快點來救我啊...”賈仁義見抵擋沒有任何作用,瞬間放棄了抵擋,轉頭向着後方的樓房高聲的呼喊。

    “忘了告訴你,在我十米的範圍內一切由我控制,你就是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聽見!”陳天羽的話就像是一把殺豬刀,瞬間讓賈仁放棄了尖叫;一臉恐懼看着坐在凳子上臉色有些蒼白的陳天羽。

    “大哥,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大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來打擾你了!大哥。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賈仁義看着陳天羽,瞬間就跪到了他的面前,不斷的哀求、不斷的磕頭,只聽見地面咚咚的作響。

    “紫嫣,現在的源藥材不夠;我看這個人肉身中同樣含有各種未吸收的藥性,我看不若就用他來做藥引;或許把他一個煉化,十個八個都能救得過來!”陳天羽的話讓蘇紫嫣一愣,然後看了眼餘正旁邊病牀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男子,鄭重的點着頭。

    “蘇小姐,你不能這樣做啊,這樣做是犯法的,不能把人入藥啊!求求你,別這麼做,你要多少藥材我都給,要多少物資我都拿出來,求求你,別把我做藥引...”原本賈仁義求陳天羽時本就是在裝一個樣子,他知道陳天羽不敢把他怎麼樣。

    可陳天羽接下來放話就讓他瞬間一個激靈,如果,這個人說的是真的,那這裏所有的修士可能都會同意把他入藥,來救治這更多的人。

    畢竟利益最大化是他們崆峒派提出來強行讓所有人同意的;如果這個火焰說的是真的,那麼那些重傷這的家屬絕對會欣喜若狂的給他崆峒派一點補償後把他入藥救治其他更多有用的人。

    “咦,我看錯了,把他用作藥引煉化的話救不了十來個餘正這樣重傷的人!”陳天羽盯着賈仁義看的目光,讓賈仁義如坐鍼氈,背心在不斷的冒汗。

    可他的話卻是讓賈仁義擡手擦拭了一下額頭的細汗,這讓他安心不少。還沒有等到他放下心中的石頭,陳天羽接下來的話讓他心臟差點驟然停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