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迴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迴歸字體大小: A+
     

    (夥計們,你們給小羽的驚喜好嗨哦,收藏掉了...)

    這個六月,陳天羽默默的忍受着來自外界的一切;嫉妒也好,貪婪也罷;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慢慢的執行這他所謂的計劃。

    而在這六月的某一天,陳天羽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讓他錯愕的電話。

    政府的驗收組下來了,來驗收他的項目;這讓他有些措不及防;別人的項目驗收都會被提前通知好幾天,而他的就是剛掛電話,人家已經來到了半路上。

    急急忙忙的從地裏面趕回家等着等着驗收組的到來,然而,這只是事情的開始,這不是事情的終極。

    他們只是從陳天羽的家門前經過,直接到了地裏面,看了一眼,然後讓陳天羽陪着走了一圈,然後說了一句,沒有達到標準,補助款項不能發放。

    對於他們此行的結果,陳天羽抱着理解的態度一笑而過,不去評論是好還是壞,就讓他隨風而散的好。

    而此時,陳天羽手裏的資金再度一空,哪怕是今年四月去到另外一家銀行所借得的幾萬元,也已經全部耗盡;而他現在所面臨的問題也是這幾年所面臨的問題再次出現,資金再次出現短接。

    還是在這個六月,陳天羽他們所有收穫的貨物出發,前往給予商家。

    六月末,本以爲可以獲得點彙報的陳天羽等來的卻是絕望;商家以低於先前所談好的兩倍價格收購陳天羽他們的貨。

    這讓貨也前往外地的他不得不無奈的接受這個事實;因爲他沒有把貨物運回來的錢。價值五萬多元的貨,最後只是得到了一萬多一點,這讓陳天羽錘頭喪氣,

    七月,小姨從外省趕回來,向陳天羽索要所投資的錢;理由就是他陳天羽已經出了一次貨。當陳天羽解釋了他目前的狀況時,小姨給予的迴應是冷冷一笑。

    不管你怎麼做,是偷也好,搶也罷,他只是要拿回他的錢;也不會去管你陳天羽是生還是死,他只需要看到他的錢。

    而對於當初的約定,小姨給的理由是你虧了就可以不還錢嗎?他只需要他的錢,毫不在乎陳天羽是死是活!

    爲此,陳天羽默默的閉上眼;不斷的品味着這所謂的生活,所爲的一切。而她如此做的原因就是陳天羽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翻身的可能,趁陳天羽還未死的時候,把她的錢給索要回來而已。

    無奈的陳天羽,只好是給予承諾,同意給予對方一定的報酬,把他打發走,而這結果就是三個月後給予對方。

    七月末,陳天羽就連吃飯都已經成爲問題;已經求遍了朋友的他已經不好意思再向朋友開口,只好是向自己的大姐求助。

    可能是因爲陳天羽這幾年搞得很是狼狽吧,大姐說得比陳天羽還要慘;好吧!陳天羽已經做好了隨時解開封印的準備。

    對於生活的滋味,陳天羽已經體味得夠深刻的了;若是還在修真界,修士需要給自己的靈賦予神的話,就需要封印一切到人間來體味生活,現在陳天羽發現,

    他體味的已經夠多的了。

    九月,陳天羽開始了今年的收穫,連同去年沒有采挖的藥材,一同收穫而起;今年還好的是,沒有再出現任何的意外情況。

    十月末,陳天羽把小姨的錢還予給她;繼續採挖自己的藥材。

    第二年一月份,陳天羽所有藥材接近出售完成,除去小姨拿走的幾萬,所剩餘的剛好十七萬元。

    還掉一家銀行的錢,再次借貸,提升金額;再還掉另外一家銀行的錢;而此時,他是所剩餘的也就只有幾萬元的資金。

    來到自己的供貨商家,把身上所有的資金拿了出來,給予他家。至此,陳天羽還欠外債二十七萬元;二十萬來自銀行,其餘幾萬來這供貨商家。

    猶如是瞬間蒼老了幾歲那般,陳天羽想着自己這幾年的過往,他突然間回憶着自己所經歷的一切,發現若是他可以寫書的話,一定能寫出一本人間最是平凡的小說,可惜他沒有。

    回到家中,陳天羽準備在適當的時機解除自己身上的封印;然後,把一些該處理的事情給處理一下,就去尋找雨傾城。

    第二年二月,陳天羽到此時還沒有解開自己身上的封印,因爲他還沒有找到一個契機,一個解除了封印就可以迎來木之雷劫的契機。

    木之雷劫,這是陳天羽這兩年來所探尋的目的,也是他四年前回到家鄉探尋大地奧義之後的又一個計劃。而現在,他不得不終止他的計劃,因爲他怕再也剋制不住自己,突然間解開封印,對普通人出手,可就是現在,他也有種對普通人出手的衝動。

    他們很可憐,可憐到連自己爲什麼要這麼做都不知道;他們所爲的就是那一點快感,欺負比他們弱小時的快感。

    他們很可憐,也很可悲;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悲之人必定有其可嘆之處;陳天羽默默的閉上眼,站在二樓的走廊上,思考着靠如何懲罰他們。是生是死,現在就在陳天羽的一念之間。

    這一年,修者大戰開啓的第六年;各方聯軍雖然沒有撤離,但他們的攻擊是越來越虛弱,到了如今,每次的戰鬥能有養靈賦神級別的高手參與那就算是激勵的戰鬥了。

    華夏內部的四方戰場,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再次交戰了,雙方都很是刻意的保持着雙方的立場,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就這麼相互對持。

    猶如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修者大戰開啓的第五年開始;各方的戰鬥從明面戰鬥轉換爲了暗地戰鬥,細作探子頻頻出現。

    在各方的大後方不斷的收集情報,收集到關於那場大劫的情報;只要多知道一點相關的資料,那就可以在大劫中多一分自保,多一分安全。

    在農曆還差幾天就過年的階段,在縣城到某個鄉鎮上的公路上,出現了一起惡意違規的交通事故。

    一輛深灰色麪包車不知是何原因,在這路上連撞兩車,最後撞到一面崖壁上;車身多處刮難,裏面的時機已經不省人事。

    被政府相關處理部門急速送到醫院搶救

    ,最終保住了生命;只是落下了點小小的病根,四肢癱瘓,再也不能行走。

    而就在這人出事被送往醫院搶救的時間內,他的家人收到了信息,要求快速的趕往醫院;因焦急前往查看傷情,所以就駕駛自己的車快速前往。

    就在這同一天,在陳天羽他所在的這村裏到縣城的公路上再次發生了一起離奇的交通事故;出事車輛是一輛黃墨色的麪包車。

    車上除司機外,載有三人;最後送往醫院治療結束出來,結果顯示這次的車禍所造成的後果是一重傷兩輕傷。重傷着如同今天另一條路上所出車禍那般,四肢癱瘓,再無恢復的可能。

    而輕傷者沒有多大的傷勢,就是被驚嚇過度,受點皮外傷。而受傷者,不是別人,正是上次陳天羽村裏的那個領導,帶頭尋釁滋事的領導。

    當此事傳到陳天羽父母耳朵裏面的時候,他們不驚大呼,老天開眼啊!對於父母的表情,陳天羽去是在心裏默問:這真的是老天開眼嗎?

    搖搖頭,隨便輕輕一笑,陳天羽從走廊上來到自己的房間,躺在了自己的牀上,準備在過年後想要再解開自己身上的封印。

    不知不覺間,陳天羽居然就這麼睡了過去。睡夢中,他看見了那讓他流連忘返的雨傾城,還有高中時那個給自己惹事的蘇紫嫣。當然還有那個在縣醫院上班的王玲,還有那個已經許久不見的劉嬌。你們都還好嗎?

    過年後,現在也是第二年三月,陳天羽不再執行他所謂的計劃,而是獨自一人來到‘有家黑店’;幾年沒見,‘有家黑店’已經從小店變成了小餐館,也早也不在了原來的地點,只是不管去哪裏,都逃不過有心查探的陳天羽。

    看着陳天羽走進來,新來的夥計根本就不認識他,急忙跑了上來。

    “請問您幾位,想吃的什麼?”看着陳天羽有些土頭土老的進來,這個小二並沒有厭惡之色。

    “小李還在嗎?去叫他出來吧!”陳天羽來到旁邊的一張桌子旁坐下,右手放在了桌子上不斷的輕輕敲打。

    “您是?”小二有些不懂陳天羽是幹嘛的,可看他的樣子,好像不是光來吃飯的那麼簡單。

    “不在了嗎?那把小黑或是小猴或者是王飛叫過來吧!”陳天羽沒有擡頭,也沒有點菜,而是繼續點了幾個人。

    “小張,你怎麼還不去做事,還在這裏幹嘛?”這時,一個小女生的聲音響了起來,但是陳天羽根本就沒有去過問是誰。

    “您好,我們是正當經營,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請儘管開口,我...”這個女生繞過了服務員小張,轉瞬看着陳天羽。

    雖然給了她一些熟悉的感覺,可這讓他不敢相信這是誰,而是把他當成了訛詐的那種人;不過,說來也是,陳天羽現在的樣子,的確很像是一個訛詐的人員。

    “羽哥,你去哪了?我都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我們都好想你,你去哪了?”當看清這個人那永恆不變的外貌時,這個女生驚喜的叫了起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