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鬼族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鬼族現字體大小: A+
     

    (PS:小羽發現,先前的那個 店鋪的名字改爲‘有家黑店’,前面的小羽會去改回來的,謝謝..)

    對於陳天羽的話,這讓劉姓執法隊長驚愕莫名;就這麼愣愣的看着陳天羽,他是有持無恐,還是初生牛犢。

    默默的轉生,帶上自己的人,想要就這麼離開,可讓他愕然的是,就在他要開車離開的瞬間,陳天羽的話又傳到了他的耳朵裏。

    “那個劉隊長啊,您回去就得了哈,沒必要把人家王飛有孕在身的女人也帶走吧?”一臉微笑的的看着這個劉姓隊長,讓他的臉色再次變了幾變。

    唉,劉姓隊長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很是無奈的把趙雅請下了車,帶着其他人離去。

    惡狠狠的走進‘有家黑店’,一臉憤怒的看着王飛,回頭看了眼坐在先前位置上的陳天羽,不知道是該笑好了還是該哭的好。

    “好了,別這麼看着我,我想你也應該知道爲什麼要你留下來。小鬼,你說是嗎?”陳天羽好似在對趙雅說話,但好像又不是,這讓趙雅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心慌。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在說別人是小鬼之前,你因該考慮一下你自己是不是小鬼!”雖然不明白王飛的這個朋友在說什麼,但趙雅卻是知道這人是在和她說話。

    “嘿嘿……你說的是不錯,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領你的情了?”陳天羽沒有去反駁趙雅的話,而是笑得有些詭異。

    也就在此時,趙雅那才五個多月的胎兒,居然在她的肚子裏面顫抖了幾下,這讓趙雅伸手不斷的撫摸自己的小腹。

    “寶寶乖啊,寶寶不鬧,媽媽在了,別鬧啊,乖乖的!”可能是聽懂了了趙雅的話,他腹中的胎兒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而此時,陳天羽的耳朵里居然傳來了一箇中年漢子的聲音。

    “小子,別以爲會一些奇門異術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哪來的滾哪去,別自己找事,要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個聲音好似在警告,好似在威脅。

    不過,這有用嗎?好像沒有,陳天羽也不會去吃他這一套。

    “哦,是嗎?我從小的夢想就是想量一量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既然你知道,那能否請閣下告知小子一下這天之高與地之厚?”陳天羽的話讓這個傳音的人愣了下去,他哪知道天多高地有多厚。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拭目以待吧!”這個聲音沉寂了下去,不再和陳天羽聯繫,但這讓陳天羽的眉頭微微一皺,看來即使是普通人也不能真真正正的置身事外啊!

    沒有繼續去探討這個問題,陳天羽的表情讓王飛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於是他把在旁邊打盹的小李叫了起來,放了他半天的假,讓他去陪他的小女友去了。

    或許是認爲事情的嚴重,也或許是認爲這種事應該早點處理的好。還沒有等陳天羽想出個所以然的時候,先前離開的那個劉姓執法隊長又回來了。

    這次,來的就兩個人,一個是劉姓

    隊長,一個是五十左右的胖子,大肚便便的樣子,再加上肥肥的臉上只剩下了一雙滴溜子轉的眼珠,還有那長期積累的一點淡淡威亞。

    一走進‘有家黑店’,看着坐在一張桌子邊上的陳天羽,對直就向他走來。

    “呵呵……真是對不住啊,同學。不知道是哪個混賬東西在您的包裏塞了幾包冰糖粉末,然後再向我們報警;真是對不住啊同學,不僅是耽擱了你的時間,也耗費了我們不少的人力與物力,若是給您帶來的不便還請你諒解。”這個男人一邊走,一邊別笑呵呵的說到,幾句話,就想把這件事情掀過。

    “不知道您是?”不知道陳天羽是裝還是什麼的,反正陳天羽是一臉疑惑的看着這個大肚便便的傢伙在不停的自言自語。

    還沒有等這個中年男人介紹自己是誰,坐在旁邊一臉生悶氣的趙雅就迅速的向着這人走來。

    “乾爹啊,就是他,他一來王飛就吼我,還兇我,還說要翻臉不認賬,難道我就這麼白讓他睡了?”趙雅嬌聲嬌氣的說話,緩緩的向她的這個乾爹走來。

    然而,此時的王飛,一臉的漠然,好像早就知道趙雅會這樣做。對於趙雅的動作,冷漠的看着,不發表一句言語。

    “小雅,我不是告訴過你這樣的男人靠不住,你還年輕,把孩子打掉不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了嗎?爲什麼還要堅持。”這個大肚便便的人看了眼趙雅,很是無奈的搖着頭。

    “我不,這是我的寶寶,即使他爹不要他,我也要他!”趙雅搖着頭,撫摸這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一臉的溫柔。

    可能吧,這就是一個母親,對於自己的孩子來說,一切都不重要,只有她的寶寶纔是最重要的。

    “你的想法是很好,我也支持你的想法;但就是不知道你的孩子會不會感謝你了?”陳天羽看着趙雅的動作,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我看你也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要然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了?”趙雅擡頭,看了眼坐在那裏一臉懶散樣的陳天羽,狠狠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位,您還沒有告訴我你是誰了?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樣的身份來和我說話了?孩子的父親還是一局之長?”陳天羽沒有去理會趙雅的話,但陳天羽聽到這話是心裏還真有的不舒服;一年多了,不知道雨傾城如何,自己也沒有主動去找過人家;或許,自己還真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小劉,你過來一下!”這個大肚便便的人看了眼陳天羽,兩眼發亮;轉頭對着那個劉姓執法隊長說道。

    只見那個劉姓執法者來到這個這個大肚便便的傢伙身邊,彎下腰,把耳朵伸到了他的面前,準備聽他說什麼話語。

    然而,讓這個劉姓執法者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彎腰的瞬間,他就這麼直直的彎了下去,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此時的趙雅,好像機械那般,慢慢的走道了一張桌子旁,做了下來;無端的打了一個大

    大的哈欠,就這麼趴到了坐子上睡了下來。

    在這間‘有家黑店’裏,還剩下的人除了昏睡過去的趙雅,就只剩下了這個大肚便便的局長,陳天羽,王飛和小猴。

    在小猴目瞪口呆的眼中,他們看到從趙雅身上慢慢的凝聚出了一個身影,不斷的凝實,不一會兒功夫,一個三十左右的人就出現在了王飛幾人的面前。

    而同時,同樣有這一個人影從這位大肚偏偏的傢伙身上走了出來,直接是凝實的身體,就這麼冷漠的看着陳天羽。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誰,可你真的不應該多管閒事,先前我就給你說過的!”這個中年的男子看着從大肚便便傢伙身上出來的身影,陰冷的看着陳天羽。

    “小的錢無風,參見將夜大人!”這個中年男子,在看清從大肚便便身上走出來的人後,快速的跪在了地上。

    “王飛,這裏的後事你來解決,我先走了!”陳天羽的話讓王飛心裏一緊,走,他這是要到哪裏去;難道把這兩個傢伙惹出來後就這樣放任不管嗎?沒等他注意,陳天羽的聲音已經消失在了這間‘有家黑店’裏。

    “現在纔想跑,你不覺得晚了嗎?追上他!”被稱作將夜的人手一揮,對着陳天羽消失的方向就追了過去。

    看着消失的身影,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幾人,王飛就這麼目瞪口呆的看着。

    “小猴,你打我一下,看看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王飛轉頭,看着同樣愕然的小猴,就這麼的看着他。

    “飛哥,我們現在是不是先關門?”小猴的話讓王飛瞬間一個激靈,若是讓別然看到這樣的場面,那‘有家黑店’真的成了黑店了。

    而此時,虛空中,有這三人正在對持;一方提着一個挎包,一方是兩個黑衣人;好像攔在了這個題挎包的人身前。

    這是陳天羽,先前他的挎包被那幾個執法者翻亂,可是這幾個執法者在最後居然把所有的東西都給陳天羽放回了原位;所以陳天羽這才擰上了自己的挎包而來。

    “兩位這是何意?難道還不讓我走了嗎?”陳天羽微笑的看着這兩個鬼族,淡淡的問。

    “小子,你認爲把我們叫破身形,就這麼想走了嗎?是不是認爲這樣很好玩?”將夜看着陳天羽,臉色陰晴不定。

    “你們這樣做已經超出了遊戲規則,難道還不能說了?還是意思是說,你們鬼族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遵守規則?”陳天羽的話讓這個將夜嘴角抽了抽,一臉鄙夷的看着陳天羽。

    “規則,當然要。可是,如果是他們自己請求我們這麼做我們還算不算違背規則了?若心裏無鬼,怎麼會有鬼上身?”將夜的話讓陳天羽閉上了眼睛,很是默然。

    “即使是如此,你們也不該打亂普通人的生活;不管如何,你們擾亂了普通人的生活,就是違背了規則!”陳天羽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反駁這個將夜的話。因爲他知道,現實中,還有比鬼更可怕的東西。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