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一十章 烽煙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一十章 烽煙起字體大小: A+
     

    雷小六驚恐的看着這個微笑不斷的人,不知道該怎麼去述說此時他心中的千萬言語,可看着對面這個普通人那肯定自己不會說的眼神時,小六真的有些迷茫是該說還是該說。

    “六,怎麼了?是不是他又欺負你了?”水四轉頭,冷冷的看着陳天羽。

    “沒有,我說他居然是傾城姐的男盆友,難怪會那麼的放肆!”雷小六的話讓幾人有種暈倒的衝動。

    你這不是瞎說嗎,人家不是她男票,人家會在哪大庭廣衆之下行那曖昧之事?

    火一幾人沒有去管雷小六發生了什麼事,而是站起來給陳天羽打了下招呼,然後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接下來的幾天,陳天羽一直在陪着雨傾城,沒有去任何地方;陳天羽怕,他怕自己哪天出去後再也回不來,所以能多陪雨傾城的時候,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那點時間。

    而在兩天後的某個晚上,雷小六終於是抵擋不住自己心裏好奇的誘惑,來到了雨傾城的房間。

    聽到敲門聲,雨傾城那甜美的聲音淡淡的說了一句進來。

    很是自覺的把門關上,雷小六就看到了那個站在窗子前看着外面下雨的天空,今天老天不怎麼作美,一整天都讓外面的溼漉漉的。

    就這麼看着那個 站在窗子邊上的背影,獵雷小六沒有說話,很是安靜;雨傾城只是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翻看着一本不知道是什麼書。

    等了幾分鐘,見他們誰也不說話,雷小六主動打破了這平靜。

    “當天,我們六人來到這裏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幾股熟悉的波動;只有我自己能發現的波動;所以我就找了各種各樣的藉口留了下來,想要一探究竟。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沒有想到這股熟悉的波動來源於何處。”雷小六的話讓人絕得他有些迷茫,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或是做什麼。

    “我一直以爲是我的神經過敏,可那天早上,當我看到那個背影的時候,我想起了一切;一個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身影;我的出現,只爲等待那人的出現,再次陪那人一起去完成當年沒有完成的事業!”雷小六坐到了地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聽他說話,就這麼一個人在那裏不斷的說着。

    “我想起了爲何在這裏會有熟悉的氣息,那是在那個時代的夥伴所留下的氣息;當我看到有陌生人敢玷污當年的夥伴,我..我..”雷小六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因爲他在第一時間沒有發現這個人是誰,以至於鬧出了這麼一個烏龍。

    “’你是誰?”陳天羽的話沒有絲毫的感情,也沒有去責怪他的意思。

    “三千部衆雷小天覲見我王!”雷小天在那人的話語中翻身而起,單膝跪地,恭敬的對着那人。

    “既然你已經覺醒,應該知道我沒有那麼多規矩,起來!”陳天羽的話讓雷小天一個激靈,沒錯,沒錯,終

    於再次看見這個人的出現了。

    沒有說話,雷小天恭敬的站了起來微笑的看着雨傾城,在看看陳天羽的背影,他發現,這個背影,和那個背影是多麼的相信,不對,簡直是一模一樣。

    “當年的恥辱你想不想洗刷?”陳天羽的話再次讓雷小天繃緊了心神,當年..當年..

    “想,我時時刻刻都在想,當年我們根本就沒有錯,爲什麼要針對我們?我們只想活下去而已,這有什麼錯;爲什麼要針對我們?”雷小天的話有些激動,激動到有些顫抖,好似在隱隱的哭泣。

    當年,當年究竟是發生了什麼?讓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兒都要流下淚水,是悔恨,還是不甘。

    “是非恩怨總會有個了結的時候,但不是現在。現在我要給你一個任務,召回當年的兄弟姐妹們,若是不願意迴歸的,不必勉強。你是否能辦到?”陳同樣的話讓雷小天隱隱的有些激動,還是和當年一樣的條件,一點也沒有改變。

    “保證完成任務!”雷小天很是高興,再次單膝跪地。

    “這次的修者大戰,對於我們來說很是不利;我對於你們覺醒了的人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儘可能的幫助華夏贏得此次戰爭,否則,未覺醒的夥伴們可能很難再覺醒。”陳天羽的話有些凝重,凝重到雷小天都皺起了眉頭。

    “嗯,小天明白了!”雷小天離開了,就這麼安靜的退出了雨傾城的房間,沒有去給陳天羽說什麼道別的話語。

    但陳天羽毫不在乎,因爲當年大家都是這樣,陳天羽只是做了個大方向的目標,細節全都是他們自己去處理好的。

    雨傾城和上書本,來到陳天羽的身後,抱住了陳天羽的腰。

    “怎麼了,這次的難關真的這麼難?”雨傾城不是不知道這次的危機有多可怕,但他不想陳天羽一個人揹負那麼多。

    “這次的危機不是這麼難,而是特別難,即使是有三千部分覺醒部衆的參與,但華夏想要贏取這次修者戰,勝算也不會超過兩成!”陳天羽的眉頭緊鎖,看着窗外的細雨,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那三千部衆會心甘情願的幫助華夏嗎?你可別忘了,華夏的勢力可就是那些人留下來專門針對我們的。”雨傾城的話很是平淡,但還是隱隱的透露出了一些不滿。

    “沒辦法,即使不願意那也要願意,這是爲了更多的夥伴着想,若是不盡量幫助華夏方, 若是讓另外的勢力取得勝利,那沒有覺醒的夥伴還能覺醒的機率不會有兩成。”陳天羽說出了自己最是擔心的事情。

    “你什麼時候走?”雨傾城的眼淚在眼裏打轉,這個人天生不是能停在某處的人,即使他想安靜,也有人不會讓他安靜,所以他不得不拼命的奔波,拼命的去爭取那一線的生機。

    “在過幾天,我想多陪你幾天!”雖然雨傾城沒有要求過陳天羽說什麼,甚至是讓陳天羽說一句,她雨傾城是他

    陳天羽的女朋友,但陳天羽心裏明白,他給不了她什麼,能給她的只是動盪不安,牽腸掛肚;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說什麼了。

    輕輕的拿開環在自己腰間的小手,轉身把她擁在了懷裏,若有可能,陳天羽絕對不會東奔西跑,絕對不會去到處拼命,即使是做個吃軟飯的也是很滿意的躲在家裏陪着雨傾城,可這他只能想一想,全然不能實現。

    低頭,探索那香允的尤物所在,在這不多的安靜時間裏,盡情的纏綿;哪管他洪水滔天、哪管他天崩地裂,都不及這一刻溫柔相中的情意綿綿。

    兩人極盡所能的纏綿,不願意出去;哪怕是外面春暖花開,最多的時候就是在客廳裏吃點東西,兩人也會在衆人那怪異的目光中回到雨傾城的房間,就這麼躺着彼此的懷裏,享受這這份難得的安寧。

    陳天羽來到雨傾城這裏的第七天,陳天羽離開了;好像知道陳天羽要離開了那般,在昨晚,雨傾城盡情的索取,以至於今天早上,陳天羽何時離開的都不知道。

    這樣也好,就當的春夢瞭然吧!在你寂寞無助的時候,希望你能永遠記住還有這麼一個女孩在等你,一直在等着你的回來。雨傾城低低的哭泣,對着遠去的背影,不斷的揮着自己的手。

    她很想把他留下,自私的把他留下;可她明白,留下他,只會害了他,只會讓他在以後的某天裏莫名其妙的死亡。既然如此,放開一切,等你回來。

    陳天羽走了,把自己那個孤獨的背影留給了這個人兒,自己什麼時候才能來找她,才能把她重新擁入懷裏?

    搖了搖頭,陳天羽走向了遠方,去尋找自己那可憐而有卑微的未來。

    一個半月後,近代史上的第二次修者大戰打響;此次規模堪稱是宏偉,牽扯出了整個修真界的參與。

    而交戰雙方不是什麼聯盟與聯盟的戰鬥,而是華夏修真界對抗全球修真界的大戰;史無前例的戰鬥,終於是在XX年四月十七日開幕;這一年,被後世修者稱之爲黑暗年;這一月,被後世修者稱之爲黑暗四月;這一天,被後世修真稱之爲黑暗天。

    在這一年這一月這一日出生的孩子,被後人看做是新的開始,取名新生;這一天,亦是修真界的新生。

    這一天,林源走了,張子成也走了;他們都將開赴前線,去阻擋瘋狂進軍的入侵這,拿着卑劣的藉口就肆意挑起戰火的入侵者,他們,要去給這些傢伙一個慘痛的教訓,要讓他們明白,華夏,不懼你任何的狗屁聯合。

    雷小天走了,帶着他的幾個哥哥,遊走在華夏大地,清除潛伏境來的探子;雨傾城也走了,和古通天一起,他們去了那裏沒有人知道;陳天羽認識的人都走了,從華夏XY這座小城撤離,各自開往戰爭的最前沿,去給予這些無知者一個慘痛的記憶。

    XY恢復到了三年前的平靜,可這樣的平靜,讓坐在仰天山上的陳天羽隱隱的不安。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