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零三章 暴風雨的開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零三章 暴風雨的開幕字體大小: A+
     

    (PS:靠靠..怎麼老是那麼手賤啊?怎麼又點到了上傳,系統大大,可不可以讓我從來點擊定時發佈啊!)”

    猶如千隻烏鴉呱呱飛過,讓原本竊竊私語的衆人安靜的回頭!看着這個說話的白衣人。

    原本滿心歡喜,手舞足蹈的小六,突然間就停在了哪裏!愣愣的回過頭,看着那個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色身影。

    這..這..這就是傳說中的高人嗎?連感謝的方式都這麼與衆不同!不過,好像有哪裏不對了?

    小六回頭,看着自己的大哥;想要問問他們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也是他的目標之一,只是,現在他不會在我們的身上花費太多的精力,大家小心點,一有機會就跑!這些人比他還可怕,不管如何,我們最少要把小六保出去送信!”小六的大哥不等小六說話,滿臉的大汗看着那個白色的身影;生怕他最先來找他麼幾人的麻煩。

    “怎..”小六本想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可看到大哥手一擡,制止自己說話!

    “裝神弄鬼!”麗莎有點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這個人帶給他們的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再這麼僵持下去,最後能有幾人還敢出手都是問題。

    於是,嘴裏不斷的細念,右手裏法杖頂端的藍色寶石光芒急轉,對着陳天羽就是揮動而去。

    只見一條狂暴的水龍在空中成型,對着陳天羽就急速奔來。

    雙手一揮,同樣一道水藍色的光幕瞬間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阻擋了水龍的前進。

    “這就是養靈境水之極致者的表現?你可比化丹境的十三號差得遠了!”陳天羽搖着頭,對於麗莎的攻擊很是不滿意。

    真的如陳天羽表面上說的這麼簡單嗎?肯定不是。既然人家是水之極致者,肯定有她的獨到之處。

    “如此輕描淡寫就能化解七階水系法術水龍,看來你果真是那人無疑了!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水之極致者!”看到陳天羽輕描淡寫的狀態,麗莎很是滿意;這次終於是找到了正主了。

    就在陳天羽皺眉的時候,麗莎的咒語已經念動完畢;手裏的法杖對着陳天羽揮動!

    沒有言語,陳天羽只感覺到了麗莎這次的攻擊很簡單,簡單到陳天羽不敢相信!就是兩顆顏色各異的兩滴水珠,一青一白;青是深青,白是乳白!

    隨手一揮,同樣一團元氣變化成水幕,擋在了兩滴水的必經之路上。

    只見兩滴水輕易的劃過陳天羽的水幕,眨眼間就到了陳天羽的胸膛處,速度之快堪稱光速,眨眼即到。

    體表再度升起一道火紅色的光幕,試圖擋住這兩滴水的進攻;可陳天羽悲哀的發現,這兩滴水眨眼就再次穿過火暮;狠狠的撞擊在了自己的胸前。

    身體猶如離弦風箏,向着後面不斷的滑行!

    咳咳..

    陳天羽擡頭,看着已經飛回了麗莎手裏的兩顆水滴,眉頭皺了起來。擦拭了一下嘴角,看了眼手背上想血跡;擡頭看着麗莎。

    “玄陰離水、三元重水

    ?”陳天羽一手扶胸,一邊在冷聲的問道。

    不知道多久了,還沒有那個一個開始就讓自己受傷了的敵人了!今天,又出現了一個,而且這個還更難纏!

    “一起上,這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麗莎見這人只是嘴角帶血,並沒有影響多少行動的時候,心情很是凝重。

    這兩樣東西可是他不都的幾樣底牌之一,可現在也只是能給對方造成一點小傷害,這讓麗莎很的煩悶與凝重;難道,他真如傳說中的那麼可怕嗎?

    “殺..”見陳天羽飄飛後退還受了傷,其餘的人很是興奮;只要這人還能受傷,那就證明此人還是可以力敵的。

    於是,一羣人就像是打了雞血那般,嗷嗷的叫着衝向了陳天羽!

    “那麼真以爲我這麼好對付?冰火兩重天!”陳天羽雙手結印,把所有的人籠罩起內。

    今天他很是生氣,居然被一個外國人小看,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氣了!陳天羽擡頭,看着麗莎一羣人。

    見到陳天羽的域出現,十八人急忙展開自己的域,相互疊加,希望把陳天羽的域給壓垮。就在同時,小六六人同樣撐開自己的域,生怕被那傢伙的域籠罩,那樣他們可就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份了。

    可就在他們的域與陳天羽的域想碰撞的時候,幾人瞬間被彈了出去,遠離了這個戰場。

    然後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管是怎麼回事。幾人瞬間收起自己的域,快速的離開;他們現在可是身受重傷,要是被那傢伙盯上,可絕對完蛋。

    看到幾人的離去,陳天羽終於是微微的笑了笑,轉頭,看着這剩下的十八個極致者或是堪比極致這的存在。這些人真是沒事找事,不給他們一個教訓他們還真以爲天下無敵了!

    “冰封.絕對零度!”陳天羽最喜歡的控制類法術,兼帶極強的攻擊效果,是一個很不錯的攻控類法術。

    “星火.燎原”若是講攻擊,水系的法系怎麼可能與火系或是金系的想比,雖然現在的陳天羽還不會金系法術,可是火系的法術去是信手黏來。

    一個範圍控制兼帶攻擊,一個純範圍的攻擊;一水一火的存在,讓麗莎這十八人眉頭緊皺。

    剛剛擋下他的冰封,讓衆人若墜冰窟;接下來卻是到了炎炎夏日,溫度隨即恐怖上升。

    可他的攻擊奇怪的是,上一瞬間明明還是冰封的寒冷,下一呼吸就變成了熊熊燃燒的火焰,讓人防不勝防!

    “吃我一拳!”癟三的啊猜擋下了陳天羽的兩次進攻,瞬間帶上自己的域對着陳天羽急速行來,對着他就是狂暴的一拳。

    雙手向着後方一推,掃掉身後的攻擊,轉身一拳,對着啊猜的拳頭上就砸去。

    “轟”一聲巨響,啊猜順勢倒飛,身還在空中就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被他身後的幾人聯手攔下,順勢帶着幾人在向後飛一段距離。不甘的跑起來,看着這個白色的聲音繼續和別人交戰;完全沒有把他看在眼裏。

    心有不甘,擦拭了下嘴角的血液,再次加入這

    個戰團!

    只見陳天羽防多攻少,儘量的不讓攻擊落到自己的身上。雙方都放棄了威力強大的法術,一是麻煩,二是法術的攻擊可不長眼睛,不會看你是同盟就不會攻擊你!

    除了陳天羽外,其他的人都不想使用法術,即使是用,都是用單體鎖定類的,絕對不敢使用無差別的攻擊類。

    若是用了那樣的法術,說不定還會間接的幫到那個人!

    只見陳天羽在這十八人的圍攻中不斷的翻滾跳躍,時不時的回上一次攻擊;其餘大部分時間都在閃避這他們的進攻。

    剛剛一個側身閃過身後的一隻帶着狂暴元氣的大手,正是自己舊力剛去,新力未生之時。

    前面一把武 士 刀對着自己的面門而來,好像是要一刀刺破自己的腦袋。

    雙手快速旋轉,結印;一道冰牆矗立在了自己的腦袋前方。然而,這也僅僅只是阻擋了那武 士刀瞬間的功夫,剎那即破!

    但有這剎那的緩衝時間,陳天已經翻身,站立在了戰場上,看着蓄勢待發的衆人。

    “殺..”

    十八人的再次輕喝,再次打破了這短暫的寧靜,瞬間,陳天羽再度被他們包圍在了中間。

    池田一方的五人,苦無手裏劍翻飛,對着陳天羽不停的攻來;暗器、突襲,只要有丁點的機會,都不會放過對陳天羽的進攻。

    騰挪、跳躍,陳天羽也是手忙腳亂;從開始到現在,他們已經打了近二十分鐘了;除了麗莎最先開始的攻擊讓陳天羽吐了一口不痛不癢的血之外,現在的他們可還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皺了皺眉頭,陳天羽擔心自己被這些傢伙纏住,要是在來幾個相當於賦神期的傢伙,那自己鐵定玩完。

    “殺..”

    陳天羽一聲低喝,終於是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從丹田內把那個一直陪伴自己的王兵給召喚了出來。

    “大夥小..”麗莎看到陳天羽召喚出來的劍,急忙提醒大家。

    然而,他的提醒還是太遲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舉刀抓住機會向着陳天羽劈下來的倭人不甘的低頭看着自己面前的劍。

    即使單打獨鬥,他自己也相信不會輸給那人多少,可爲何在衆人圍攻的情況下他還這麼輕易的就敗了!

    抽劍,回身。

    “丁丁碰碰”的一陣亂響,陳天羽終於是得以跳出戰團,看着對面的十七人。

    就在剛纔他順勢殺了一人之後,他們的配合就更加緊密了;讓自己再也找不到機會殺人。

    可那又如何?殺這些不是極致者的人又有何難?只是花費多一些時間吧!

    “萬劍.無影”陳天羽很少用劍招,特別是這種大招,他更是少用。

    只見他手裏的劍脫手而出,飄飛在自己的身後,手裏快速的變幻。轉瞬間,身後就出現了無數的劍影,對着前面的這十七人就進攻而去。

    “防禦”麗莎大喝一聲,看着飛來的劍影就揮動手裏的法杖,一層又一層的冰牆剎那間矗立,阻擋陳天羽的劍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