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章 何爲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二百章 何爲水字體大小: A+
     

    水是什麼?陳天羽還沒有完全弄清楚,轉身默默的離開了這個小生命出生的地方;繼續去尋找什麼是水。

    水,什麼纔是完整的水?水是生命嗎?不,不完全是,水不僅可以製造生命,也可以毀掉生命;這纔是水,完整的水。

    可水是怎麼毀掉生命的?既然它能賦予生命,又是怎麼去毀掉生命?陳天羽還是沒有弄明白。繼續轉身,在這濛濛的細雨中獨自漫步;看着燈火通明的街道,陳天羽有種感覺,自己就像是多餘的,有沒有自己的存在都一樣。

    搖搖頭,無奈的笑笑,繼續在這紅塵中漫步;看着百家長短,品味着他們的辛酸苦辣。

    “你TM的一個大男人,怎麼那麼沒用啊!這樣不會,那樣也不會,除了吃除了睡你還會點什麼啊?要我一個女人來養你,你好意思嗎?你還是男人嗎?”不知不覺間,陳天羽聽到了這樣的叫罵聲。

    搖搖頭,這是女強人的強勢嗎?陳天羽不懂,也不懂爲什麼那個男人就這麼安靜,一點也不反駁。或許,這就是夫妻吧!包容理解對方的一切。

    繼續漫無目的的在這雨中行走,尋找這那一點點契機。

    雨夜中,有着太多太多行色匆忙的路人;有的夜店尋歡,有的爲生活行走,有的還在雨中浪漫。太多太多,這就是形形色色的各種生活;他們的生活沒有離開過水,水在滋養這他們。

    但是水還有毀滅,水爲什麼會有毀滅?

    陳天羽還是沒有看到,就在這雨中漫步,直到天明,陳天羽還是沒有找到水爲什麼會是毀滅。看着越來越熱鬧的街道,陳天羽慢慢的向着遠方走去,想去看看其他地方的水又是什麼樣的?

    漫無目的的行走,看着山川大地上的植物動物在雨水的滋潤健康的成長;看着人們在水的灌溉下走向遠方。

    不知不覺間,陳天羽來到了這條河邊,那條他曾身化爲水,在這水中體悟變化的那條大河。看着陰暗潮溼的河邊,泥濘的水岸,沒有幾個行人願意到這裏來。

    “爸爸,今天你要去打魚嗎?”突然間,陳天羽的前方出現了一對父子,那個小孩大約十來歲左右,他的父親大概三十多到四十之間。

    “是啊,你不是嚷着要吃大魚嗎?今天風平浪靜,正適合我們的這種小船在水面滑行,今天爸爸就去給你打上幾條大魚來!”父親慈祥的面孔溺愛的摸着小男孩的腦袋。

    “那爸爸,爲什麼要今天去了?今天還下着雨的了?”小男孩有些不解,右手任由爸爸牽着,左手抓了抓後腦勺,好像在思考什麼問題。

    “呵呵..水是母親,但也需要我們的尊敬;母親既能養育我們,當然也能毀滅我們!”小男孩父親的話瞬間揪動了陳天羽的心,這不就是自己正在尋找的問題嗎。

    “爸爸,那爲什麼了?既然已經養育了,爲什麼還要毀滅?”小男孩擡頭,看着慈祥的爸爸,爲什麼爸

    爸會說出這樣的話。

    “孩子,你要記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水即是生命的源泉,當然也是生命的禁區!一滴水或是一瓢水可以拯救一個生命或是創造一個生命;可一滴水或是一瓢水同樣能毀滅一個生命!”可能是父親的話太過哲理太過深奧,小男孩並沒有明白父親話裏是什麼意思。

    “爸爸,我還是沒有明白?”小男孩搖搖頭,眼裏全身茫然。

    “呵呵..沒明白就對了,這就是水,朦朦朧朧,讓人看不真切!你看,這些飄動的霧氣是水;你看,這河裏流淌的也是水;你再看,飄落的雪花是誰;你再看,凍結成冰的還是水;你在看,那火爐上茶壺裏沸騰的還是水!這回你明白了什麼是水了沒有?”那父親的話讓小男孩很是憧憬,猶如父親說的就在他眼前不斷的飄過。

    “哦,我懂了,這就是水;滋養萬物,毀滅萬物!水滴石穿,海納百川;放浪於形懷之外,不必拘泥於小節;跳出此中條款,就能明白水的存在!爸爸,是這個意思嗎?”小男孩擡頭,看着父親的那慈祥的臉。

    “呵呵..孩子,你認爲了?我說的再多有何用,還不是要你自己能明悟,不是嗎?”父親再次摸摸小男孩的頭。

    他們此時已經到了岸邊小船的位置處,父親輕輕的上的小船,解開拴在岸邊的繩子,向着水中央滑行而去。

    回頭,揮手。

    “孩子,再見!”陳天羽有種錯覺,那小男孩的父親不是在和他的兒子打招呼,而是在和他打招呼。

    有些不信邪的轉頭,去看那個還站在岸邊的小男孩;只看見那個小男孩正對着自己揮手說再見。

    舉手,搖了搖!

    “再..”陳天羽的話沒有說完,也沒有在繼續說下去。

    他們怎麼會發現自己的?即使是離體期的存在也別想發現自己的鏡花水月,可這父子兩明明是普通人,他們怎麼能夠發現自己。

    轉頭,向着河中間看去,水面上哪有划船的中年大漢,那有什麼破舊小船;有的只是濛濛的霧氣。回頭,看了眼岸邊的小男孩,果然也不見了蹤影。

    呵呵..無奈的搖搖頭,自嘲的笑了笑;枉自己自諭聰明。連自己走進了誤區都還不明白,還得讓人家現身來提醒!

    漫步來到剛纔小男孩站立的位置,解除鏡花水月;看着平靜的河面,深深放彎下自己的腰。

    “謝謝指點之恩,小子永世不忘!他日若有用得着小子的地方,只要不是傷天害理、違背道義之事,小子甘效犬馬之勞!”雙手抱拳於胸,彎下自己高昂的胸膛,對着河面靜靜的行了一禮。

    那怕是日後,對方要自己點化對方成靈,陳天羽也照辦不誤!因爲,這是自己的承諾,只要對方的要求合情合理,自己絕不會有食言的道理。

    轉身,繼續施展鏡花水月,遊走在世間繁華之地,繼續看山川大地。

    七天後的中午,陳天羽回到了XY學院,來到自己的宿舍;難得的是,大道分身正在進行大戰,就連陳天羽進來了都不去理會!

    “哈哈...敢惹老子,老子不滅了你!哼!”大道分身用手在鼻子上一抹,很是得意的看着陳天羽。

    “本尊,你別看!我這幾天沒有惹事,也沒有咒你死,更沒有去找妹紙滾牀單!”大道分身看着對面牀上坐下的陳天羽,急忙的解釋。

    “我知道,我就是來看看!”陳天羽的話讓大道分身一愣,隨即,他就發現了陳天羽的不同!

    “本尊,你..你..水系本源也開始凝聚,也就是說,你..你即將進階!”大道分身看着陳天羽,嘴裏掩飾不住的驚訝!

    陳天羽這纔出去幾天啊!就把水系修到了極致,只差凝聚本源,然後渡劫!這怎麼可能?

    “嗯,所以來看看你,若是還在給我添亂,那我過段時間就重新弄一個水系的,然後把火系的毀滅!”陳天羽的話很是平淡,好像是在述說這什麼。

    “別,本尊,別!我很聽話的,我再也不會搗亂了,我會老老實實的做好我該做的事情,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起疑的,你儘管放心就是,別去弄水系的傢伙,那樣會很傷害你的神魂的!”大道分身不斷的在給陳天羽述說,希望陳天羽打消再製造一個大道分身的念頭。

    現在的火系大道分身可是很明白,在陳天羽沒有凝聚其他本源的時候,所製造出來的分身就會是他一個,也只能是他一個;可若是陳天羽凝聚了其他的本源,那麼陳天羽就能在利用其他的本源在此製造出相同種類的分身。

    而原有製造的這個就會被他無情的抹滅神智,把本源迴歸天地!那麼,即使是他在以後再次製造同系的分身,能出現他的可能就很渺茫了!

    “你說的那些我知道,我就是來看看我是不是需要尊好準備,這樣才能不會手忙腳亂!”陳天羽的話讓大道分身心裏咯噔一下,如果本尊這傢伙繼續堅持這樣的想法,那可是很危險的思想。

    “本尊,看在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你還是別製造水系那傢伙了!你看,女人如水,你再用水來製造一個分身,那不是娘娘腔了嗎?這樣有損你萬王之王的形象!”陳天羽聽到這話,當場愕然。

    這樣的分身自己真的還敢在用嗎?唯一自己還能確定的是,自己對於這個分身有絕對的控制權,可自己控制不了這傢伙去思考去想象啊!這...

    “好吧,就如你所說,剩下的這段時間看你的表現;如果還是給我惹出亂子來,那我還是選着用娘娘腔都比你省事許多,你自己考慮吧!我先走了!”陳同樣說完,就向着楊濤哪裏走去。

    施展鏡花水月,然後跳下陽臺,去看看雨傾城!畢竟,現在她可是自己唯一的女人!接下來自己要做的事很是危險,能不能安然撤退都還很難說;還是先去看看她的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