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生命之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生命之水字體大小: A+
     

    聽到張子成的話,陳天羽擡頭看着他。

    “怎麼,你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嗎?”陳天羽有些疑惑,能有什麼事情讓張子成如此。

    “不錯,我發現的是華夏方的幾個堪比極致者的存在正在圍攻丹境第十王,倭人的黑騎。四人聯手佈下結界,讓黑騎無法傳遞消息回駐地求救,可黑騎還可以用獵盟的身份發出求救信息。但因以前那人用了同樣的方法捕獵了好幾人,所以這次就沒有人理會!”張子成苦笑着,原來華夏方打的是這注意。

    “而此次發現,華夏方還特意派出了一個堪比火之極致者的存在,特意模仿那人的絕殺術,把所有的出事者都僞裝成那人的傑作。”這話,讓陳天羽愕然楞在了原地,這..

    嘿嘿...直到現在陳天羽才明白,爲何今天古通天看自己的眼神那麼奇怪,原來是這麼回事;原來他以爲這些事都是自己做的。憑他的身份,當然可以知道那天修真者大會上發生的事情。

    陳天羽有些無語,無奈的搖搖頭;既然你要用我的身份去幹壞事,好吧!我認了;就隨你們去搞吧!

    “你的陰陽劍訣學得如何了?”陳天羽繼續拿起筷子,一邊吃菜一邊發問。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陰陽劍訣,你..你..你是誰?”張子成就像是小貓被踩中了尾巴,挑起來指着陳天羽。

    而林源就這麼疑惑的看着張子成猶如見了鬼一般的模樣,看着陳天羽;他們兩個究竟是在搞什麼鬼!

    “你的了?問心劍修到了和種境地?”沒有去看張子成,而是繼續吃菜,頭也不擡的問林源。

    “你是誰?怎麼會知道問心劍?”林源沒有結巴,而是聲音驟然冰冷,無形的劍氣鎖定陳天羽。

    經過了剛纔的震驚,張子成同樣鎖定了陳天羽,被兩大養靈境堪比極致者的修者鎖定,陳天羽居然無動於衷。

    見陳天羽沒有說話,張子成與林源相互對視一眼,好似達成了什麼協議。

    “即使是在諾大的武當,陰陽劍訣的存在也不會有五個人知道;每代傳人只會挑選一人來傳承陰陽劍決,也就是武當的護道者。而這位護道者守護的不是武當的傳承,而是另一份絕密劍訣:陰陽劍訣。”張子成沒有問陳天羽是如何知道的,而是講述了一個武當的機密。

    “在蜀山,同樣有着一位護道者,但他守護的同樣不是蜀山,與武當的這個護道者一樣,守護的是一份從仙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劍術:問心劍。”李源早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說出了蜀山的祕密。

    “問心劍、陰陽劍訣同樣流傳下來了嗎?那麼我是不是可以這麼認爲武當與蜀山其實就是掩護這兩樣東西存在的幌子;讓這兩件東西得以流傳下去。如此說來,兩位就是這代的護道者,一生的任務就是保護與傳承這兩件東西!即使武當、蜀山滅亡,也不關你們兩人的事!”陳同樣同樣放下手裏的筷子,看着兩人。

    “不錯,所以

    絕非生死關頭,我們兩人絕對不會爆出自身的實力!那麼現在你可以說自己是誰了吧?縱橫九天還是哪位?”林源看着陳天羽,他們想到了一種可能;這世上還有一種厲害的劍術,縱橫九天;但不知道流落到了何處。

    他們問心劍與陰陽劍訣的護道者還有一個使命,找到流落在外的縱橫九天;若是縱橫九天的傳人還記得仙古遺訓,那就任其存在;否則,不管付出何種代價,都要把縱橫九天拿回掌握在這兩個傳人的手裏。

    “問心劍,以心修劍、以劍爲心;演變成了蜀山劍修一點也不爲過,可亦讓很多的勢力忌憚這是獲得了那份傳承而來的。至於陰陽劍訣,所演化的太極劍,那就更加讓人忌憚了;一陰一陽、借力打力;這可是陰陽劍訣裏獨有的特點!”陳天羽的話讓兩人的眉頭更加緊鎖,凝神戒備的看着陳天羽。

    “這代縱橫九天的傳人是雨傾城,今天我才從她哪裏回來!”陳天羽的話讓兩人有些琢磨不定。雖然心有疑惑,但還是沒有開口詢問。

    “你的話沒有可信度,我今天一直看着你在監視之內,哪怕是你去城裏的那段時間,你也是在監視範圍!”林源搖搖頭,對於陳天羽的戒備更加慎重幾分。

    “因爲你監視的是他!”陳天羽雙手結印,在旁邊出現一個與他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當大道分身出現的瞬間,很是迷糊的看了一眼。然後就看見目瞪口呆的林源與張子成。

    “嗨,子成、源哥!你們也在啊!哇,吃大餐唉!我就不客氣了!”大道分身可沒有去理會林源與張子成的看法,在旁邊拿了副碗筷就做到了桌子上,早就開始了風捲殘雲般的收割。

    “禁術.大道分身!”林源與張子成看到剛出現的這個陳天羽的舉動,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原來是你!”林源看到了大道分身,也徹底的明白了陳天羽爲什麼會知道問心劍與陰陽劍訣。

    可隨即,兩人又再次搖頭;不對,那天修真者大會上出現的不是這個人!

    “不是你,雖然這大道分身是他獨有,可那天出現的分明不是你!”林源與張子成搖着頭,看着陳天羽,很是不能理解。

    而且,他們能肯定,出現的兩人沒有那一個是分身;也就是說,兩個都是獨立的人。

    “按照他的說法,他是輪迴前的我,我是輪迴後的他!好了,既然你們也知道了我是誰,希望你們別忘仙古遺訓;我走了,這個傢伙你們給我看着點,別給我弄出什麼亂子來!”沒等兩人反應過來,陳天羽已經起身獨自離開了包間,把自己那單薄的背影留給了兩人。

    看着離去的背影,兩人面面相覷,到現在都還有些不敢相信,這個這麼多人尋找的人,居然就在他們的身邊。

    “他說的是真的嗎?”張子成看着依然在吃東西的大道分身。

    “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給你們兩個提點醒,這件事就你們兩人知道就好!”大道

    分身看着兩人,搖搖頭,有些無奈。

    這事換着是誰也不願意接受,也無法接受。原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人,怎麼轉眼就變成了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這是真的嗎?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澤吧!

    “就這樣吧!我也回去了,如果你們真的想明白,可以去找雨傾城!拜拜..”大道分身隨手抄起一張紙巾,擦拭了下嘴巴,就這麼的離開了。

    兩人苦笑的搖着頭,這算是什麼事啊?

    沒有人去理會他們兩人回怎麼想,也沒有人去在乎他們兩人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至少兩人明白,他們今天終於是見到了這個人的真面目,可那又如何?

    獨自漫步在濛濛細雨中,品味着水的變化;陳天羽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急躁過!自從聽見了這座不入流的小城居然匯聚了三千多修者高手時,陳天羽的心就越是煩悶。

    最後居然是在這種危險的檔口把林源與張子成的身份叫破,爲的不過是讓兩人去保護雨傾城而已。即使現在雨傾城突破到了化丹境,可她最多也就能和普通養靈境的敵手交戰;而且,冥族是不會放過她的,她那先天帝王氣,可是尋找王者最有利的武器。

    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而現在的陳天羽在慢慢的思考,何爲水?水又該歸位在哪裏?

    在中醫理論中,腎屬水?腎爲何會是水?腎在人體中有何作用?腎主藏氣,是生命的源泉;可自己又該怎麼把自己的水之元氣化歸爲腎臟?

    上次火本源的凝聚,因爲自己的生命受到了絕對的威脅,生命之火不願意停息,所以才能在機緣巧合之下把火之元氣化爲火之源;讓其取代自己的心臟,纔有現在的術殺。

    可現在,若是自己還在不能把水之源凝聚,那自己還是悄悄的離去吧!這樣就不會有任何的麻煩了!

    可陳天羽自己更能明白,自己來到這裏是自己的選擇,若是就這麼回去,那傷心的就會是父母,而不是他。

    搖搖頭,還是就這麼漫無目的的在這濛濛細雨中行走,品味着雨的孤獨。

    “哇哇..哇哇..”不知何時,一聲嬰兒的聲音傳到了陳天羽的耳朵裏。

    向着這個地方看去,陳天羽看到了一了一羣人正在迎接這一個剛剛來到的新生命;呱呱大叫的聲音好像在向這片天地宣告他的到來。

    呵呵..溫柔的笑了笑,看着還躺在牀上微笑的那個母親,陳天羽的眼睛突然間就這麼的看着!好像時光在倒流那般,這個嬰兒在慢慢的回到了她母親的肚子裏,慢慢的向後演化,讓陳天羽看個明白。

    看到了他的父親在與母親做那事,看到了他父親的腎在分泌一種水,看到了她母親的腎同樣在分泌一種水;兩種水在她母親的肚子裏相會,隨後陳天羽又看見了這個嬰兒在其母親肚子裏成長,然後到呱呱墜地。

    這就是生命之水,可爲什麼麼我總覺得還差那麼一點纔是真真正正的水之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