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古時代的縱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古時代的縱橫字體大小: A+
     

    (感謝魔蠍甜蜜小鑫、凡世二哥107和李沫夏大哥的打賞,小羽感激不盡、、)

    聽到龍吟的問話,古通天一臉疑惑的看着他;再次轉頭看着牀上的雨傾城。雖然臉色還是很蒼白,但也不想之前自己被兩個冥族引出去時那般的彌留狀態。

    回頭,看了眼病房門外;閉上眼,細細的感知一下。

    並沒有其他的潛在因素;轉回頭,看着龍吟。越看越是覺的不對,他這張臉自己好像是在哪裏見過。

    不去管再哪裏見過,古通天從病牀那邊走到龍吟的面前。

    隨手一揮,一道藍色且帶着赤色光芒的能量罩瞬間把四人籠罩在內。

    “陳小子、小雨,接下來我要做的事在大多人看來是大逆不道,有爲天和之事!可這是對於勝利者而言,對於我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古通天並沒有回答龍吟的問題,而是眼神凝重的看着雨傾城與陳天羽。

    不去理會兩人是不是明白他在說什麼,古通天退後幾步,正對着龍吟。

    很是恭敬的單膝跪地,頭顱低下。

    “縱橫劍第一千六百九十四代傳人古通天叩見我王;願我王早日迴歸!”古通聲音平靜,帶着一絲興奮與激動。

    縱橫一脈除了最初的那兩代傳人之外,都沒有誰見過傳說中的王;大家見的最多的就是那枚從仙古年代傳承至今的模糊影像。

    難怪古通天有些熟悉,原來他就是哪個人;從仙古年代至今都還存在的那人。

    “怎麼,縱橫一脈還記得我的存在嗎?”龍吟的話讓陳天羽與雨傾城同時一愣,什麼意思?難道縱橫家是龍吟留下的?

    “我王恕罪,沒有王上,且有我縱橫!生生世世,絕不敢忘!”古通天額頭有着細微的汗水流出;據那枚玉簡記載,在哪個混亂的年代,這個人才是真真正正的王;即使是當時的掌權者,這人也不會理睬。

    “生生世世、絕不敢忘?當初留下你縱橫一脈,所爲是何?現在又是爲何?你居然敢給我說生生死死,絕不敢忘?你當我是什麼?”龍吟的話讓陳天羽皺眉,這些怎麼自己不知道。

    “王上恕罪,還請王上息怒,容在下慢慢秉來!”古通天額頭冒汗,這人和玉簡裏記載的完全不一樣。

    “古叔,好了;什麼情況起來說吧!以後看見這傢伙別再行這個大禮了,我怕他折壽!”陳天羽看着單膝跪地的古通天改爲雙膝跪地,這讓陳天羽很是不爽。

    “還請王上別給他計較,他不是修者,可以不用給王上行禮;還請王上原諒!”古通天聽到陳天羽的話,更是顫抖得厲害。

    “陳小子,快啊;快點給王上賠禮,請王上的寬恕!”古通天擡頭,看着陳天羽,慌忙的說道。

    “聽見沒有,快點給我賠禮道歉!”龍吟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看着陳天羽,一臉陰笑的說道。

    “龍吟,玩夠了沒有,適可而止!”陳天羽一腦門子的黑線,這個傢伙居然要自己給他下跪行禮道歉。

    給別人行禮道歉陳天羽聽說過,可給自己行禮道歉,陳天羽這還真的沒有聽說過,也做不來。

    “王上息怒,原諒陳小子的冒失,他並非我輩中人,還請王上別給這種冒失的小子較真!”古通天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這個小子怎麼這麼不懂規矩啊!

    “我今天就要和他較真了你要咋的,你還能怎麼做?”龍吟看着地上的古通天,有些開心的看着這個人。

    他這樣的情況,至少還沒有迷失縱橫劍的本心;如此久遠的時間過去了,他縱橫一脈還能保持這樣的心態還是很難的。

    “還請王上恕罪,若王上真的要懲罰的話,還請王上罰我吧!只是,在我死後,還請王上善待我徒兒;若是王上滿意,還請王上傳於她我縱橫一脈;如此,我九泉之下也可有顏面見祖師。”古通天好似下定了什麼決心,身體不在顫抖,而是平靜的說道。

    “好,好,好,很好;原來你縱橫一脈居然發展到了這種地步,看來還是我小看了你們了!”龍吟的聲音有些憤怒,讓古通天的的心隱隱的在發寒。

    陳天羽沒有說話,但他也明白龍吟這是是試探古通天是否還遵循着一些古老的東西。

    “是很好,我縱橫一脈世代遵循王的教誨,不牽連無辜、不傷天害理、不偏袒左右,護佑一方平安。這就是我縱橫!陳小子今天與這事無關,此事因我師徒而起,既然王上要罰,也是罰我縱橫一脈,與他人無關!”古通天擡頭看着龍吟,沒有一絲討好的語氣。

    雨傾城看到這種情況,手扶額頭,很是心累;怎麼會有這種師父啊!你覲見你的遠古之王,好吧,是沒錯!可你也要看一下吧,就這麼稀裏糊塗的就這麼強硬,你很厲害嗎?

    “師父,你別鬧了好不好?他們兩個要去打生打死你就讓他們去打,你跑去充什麼好漢!”雨傾城很是無語,這個師父,你是猴子請來的嗎?

    “小雨,你怎麼說話的了!還不快賠禮道歉!”古通天瞪着雨傾城,再次冷聲的說道。

    “對,快點賠禮道歉!要不然我也和你記上!”龍吟聽到古通天的話,轉頭看着一臉鬱悶的雨傾城。

    聽到龍吟的話,古通天有點懵了,這是怎麼回事?正要開口說話,請求龍吟不要計較的時候;雨傾城的話要他瞬間有種犯傻的衝動。

    “你這是什麼王啊?居然如此戲弄你的下屬!”雨傾城聽到龍吟的話,忍了一下會,隨即操起枕頭就向龍吟砸去。

    “師父,難道你還沒有看出這兩個傢伙就是一個人嗎?他們兩個在唱雙簧,就想看看縱橫家是不是還記得古訓!”雨傾城呼吸有的急促,看着古通天很是無語。

    此時,古通天還在懊悔雨傾城扔的枕頭,可雨傾城接下來的話如晴天霹靂,一下只劈中了古通天。

    這是一個人,這兩個傢伙是一個人?不肯相信的古通天擡頭向這兩人看去。

    我的媽呀,怎麼可能!古通天瞬間就癱坐在地上,看着這兩個出了

    裝扮不一樣之外,一樣的微笑、一樣的面貌,還有一樣的動作與同樣戲謔的眼神。

    手掌撐地,登登的向這後面退了幾步;看着這兩人那戲謔的表情。古通天就這麼看着,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

    原來是這是回事,難怪陳天羽不在乎龍吟的話,難怪十個養靈境的冥族不知所蹤;有這兩人在,別說你十個,就是千個萬個那又如何!

    “古叔,我不是早就叫你別對這傢伙行禮的嗎?你怎麼不願意相信小子的話啊!”陳天羽搖搖頭,有些無語的看着古通天 。

    “這...這..”古通天還沒有這完,指着兩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這那那的很好玩嗎?你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還像不像一個縱橫家的傳人!”龍吟的話讓古通天一愣,是啊,自己不就是爲了找他的嘛!怎麼現在反而是怕了。

    “求王上救救小徒!”古通天翻身跪下,頭低得很低。

    雨傾城沒有在對古通天的做法有反感,眼裏反而還有這淚水在轉動。

    “好了,我能做的就不會推辭!”陳天羽閉上眼,沒有去看任何人。

    “是,謝謝王上!”古通天沒有明白這是誰說的話,而是恭敬的站了起來。他知道,王上的話不願意說第二遍;這是祖上傳下來的遺訓;王上答應的事情,就不會有反悔的道理。

    古通天來到雨傾城的牀邊,看着這兩人,他很想知道這兩人究竟誰纔是誰!

    “別看了,這麼給你說吧!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只是我是輪迴前的他,他是輪迴後的我!這麼說你該明白了吧!”龍吟看着古通天那上下打量的眼神,這麼給他解釋。

    古通天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不僅是他,就連雨傾城和陳天羽同樣的是點頭又搖頭,反正就沒有聽懂龍吟說的是什麼!

    讓你們聽懂,讓你們聽懂那還叫高人嗎?龍吟看着幾人發懵的表情,很是得意。

    “小羽,你有把握嗎?爆發的先天帝王氣,我以前都沒有控制過;你有沒有把握?”龍吟的臉色凝重,看着陳天羽。

    “應該不會有問題,但要雨傾城肯配合,否則我也沒有把握!即使她肯配合,勝負也在五五之間,連六成的把握都不到!”陳天羽的眉頭同樣皺了起來,雨傾城的情況別想象中的要嚴重許多。

    “還有第二種辦法,直接送小雨去輪迴;找到她的輪迴之身,讓她從小就開始操控,那就不會有任何的風險!雨傾城,你自己選擇!是輪迴重生還是現在冒險一試!”陳天羽的表情凝重,看着雨傾城。

    “我想知道輪迴後我還是我嗎?”雨傾城看着龍吟與陳天羽,同樣臉色凝重。

    “我不知道,他說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可我現在都不明白我怎麼會是他!”陳天羽指着龍吟,苦笑的看着雨傾城。

    “既然如此,那我選擇第一種辦法!我想,即使是失敗,你們也會有辦法再次找到輪迴路上的我!”雨傾城點點頭,做出了自己的選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