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山本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山本之死字體大小: A+
     

    “捕獵我們?你什麼意思?獵盟有規矩,不準成員之間相互殘殺的!”山本突然間驚恐起來。他顯然明白,獵盟中的王者,即使是比他低上一兩個境界,自己想要對抗,還是很難的,說不定就會被秒殺。

    “哦,是嗎?可那又如何了?只要你們都死了,那還有誰能知道了?”陳天羽看着山本,慢慢的一步一步向他接近。

    “不,不...獵盟有明確規定,成員之間是不可以相互殘殺的;即使我們全都死了,可你的身份牌也會有記錄的。你不能這麼做,這麼做對你沒有好處!”山本一邊後退,一邊驚慌的喊道。

    他好像忘了,他可是一位相當於養靈境的武士;不管怎樣都不應該這麼被動。只是,獵王的身份讓他太過敏感,他真放很怕。這還不只是身份的問題,主要還是實力上的問題。

    “哦,這樣啊!那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們獵盟這次有沒有王者道來?”陳天羽停下腳步,看着山本。

    “我不知道,獵盟的人是不會相互見面的!即使是兩人相遇,也不會彼此知道對方;所以我不知道這次有多少獵盟的人到來,有沒有王者到來!”山本看着陳天羽,搖着頭不斷的說道。

    “如此啊!那你們可以相互間求救嗎?”陳天羽好奇的問道。

    “可以的,只要把自己的精血滴落在自己的令牌上就可以了!”山本很是誠實的答道。不過,山本好像想到了什麼問題。

    “你也是獵盟的人,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些簡單的常識,你是誰?”山本突然間看着陳天羽,惡狠狠的說道,看他現在的樣子,那還有半點害怕的樣子。

    “我是誰?我爲什麼要告訴你我是誰?”陳天羽看着山本,玩味的看着他。

    “你究竟是誰,丹境第十三王的令牌怎麼會在你那裏?你究竟是獵盟的哪個敗類?”山本看着陳天羽,不再害怕;只要不是獵盟中的王者,山本還沒有不戰而逃的先例。

    “獵盟中有敗類嗎?再說,我有告訴你說我是獵盟的人嗎?”陳同樣話鋒一轉,就這麼看着山本。

    “你不是獵盟的人,那你是誰?你不是獵盟的敗類,那你捕獵我們幹嘛?”山本看着陳天羽,有些想不明白。

    “除非...”山本突然間想到了獵盟存在的原因,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這人;可是,他手裏的信物沒有半點動靜與痕跡。

    擡頭,看着前面的人;看着他認真的點着頭,證實自己的猜想,可自己手裏的令牌就是沒反應。

    “怎麼,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我覺得也是,不過我不奇怪。所以,我們的角色互換了,你們可曾做好準備?”陳天羽看着山本,淡淡的說道。

    “這..這...”山本突然間發現,這個人比獵王還可怕;這個人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戰力究竟如何?這個人到目前爲止,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哪怕是獵盟,對這次出現的這個人也還在是未知。

    “快跑,你們快怕,回去通知奈落隊長,獵物出現了!你們快跑,我擋住他!快..

    .”山本焦急的喊道,就這麼抽出自己的佩刀,向着前面的人砍去。

    聽見山本那焦急的話,誰也沒有發問,轉身就想來路跑去,恨不得自己多生幾條腿纔好!

    “沒用的,我既然把你們帶到了這兒,就表示不會放過你們!”陳同樣搖着頭,輕輕的就閃過了山本的攻擊。

    雙手快速結印,對着地面向下一壓。

    “域.冰火兩重天。”陳同樣那冰冷的聲音傳進了正在奔跑的人耳裏,他們悲哀的發現,他們的速度很慢很慢,比蝸牛的速度還慢。

    趁着陳天羽分心之際,山本快速的把自己的精血噴在自己的令牌上;手裏不斷的變化。

    “獵物出現,請大家準好準備!”山本的話纔剛開始,就聽見陳天羽那冰冷的聲音傳進了耳朵。

    “冰凍,現在纔想要搬救兵,是不是太遲了?”陳天羽的話說完,只見山本的令牌迅速被冰封在了空中。

    看了眼周圍的壞境,山本發現,現在還能動的就是他一人了;而其,這還是因爲他有獵盟令牌的緣故,否則,他照樣不能動彈。

    “二源王,你居然是二源王?”山本驚恐的喊道。

    “怎麼?這有問題嗎?”陳同樣看着山本,淡淡的問道。

    “山本君,你快走,我們抵擋他一下!”發現自己不能走動,剩餘的倭人把希望寄託在了山本的身上。

    “火遁.大龍捲。”只見一個個倭人快速的結印,對着陳天羽發動忍術攻擊。

    “水遁.波濤。”

    “雷遁.落雷”

    “土遁.地動”

    “風遁.撕裂”

    這是這羣倭人中的忍着對着陳天羽發動的攻擊,在這些忍術後面,則是武士們提上自己的武器,對着陳天羽狂奔而來。

    “冰封.絕對零度”看也不看對着自己而來的攻擊,只是快速結印,雙手一合,一圈無形的波動圍繞着陳天羽散開而來。

    凡屬向着陳天羽而來的攻擊,在空中慢慢的定型,成爲了各種各樣的的怪異雕塑。在這後面的武士,則是變成了各種動作的人形冰雕;包括髮動忍術的那幾人,他們的手印都還沒有消散掉,就這麼保持了那個模樣。

    “山本,你覺得這樣的場景如何?”陳天羽看着因爲獵盟令牌爲沒有被冰凍的山本,淡淡的問道。

    “你..”山本回頭看着陳天羽,一臉的不可思議,;他沒想到的是,他所帶來的這兩隊十六人,居然不能擋住陳天羽絲毫。

    “上次你不是挺強悍的嗎?你不是說看見我要不是生擒活捉、碎屍萬段?怎麼,現在你想幹嘛?”陳天羽看着山本那驚恐的模樣,慢慢的問道。

    “八嘎..”山本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與其逃跑,還不如背水一戰。

    提刀,向着陳天羽刺來;刀光凌厲,所遇阻礙全都被刀光絞得粉碎。

    陳天羽擡起右手,一片水幕擋在身前;身子慢慢的向後飄去。

    “喲!山本,這就發火了?你的定力實在是太差了吧!”陳天羽看着憤怒的山本,微笑的看着他。只要小心一

    些,山本就別想傷道自己分毫。

    “八嘎..”山本咆哮了一句,提起佩刀就由上向下劈砍,一刀就把陳天羽的水幕分爲兩半掉落在地上。

    而道上的刀光向着陳天羽飛奔而來,輕輕一側身,讓過飛來的刀光;再次看着山本。

    “如果你沒有其他的能力的話,我可不陪你玩了?”陳天羽的話猶如催命的喪鐘,讓山本額頭的細汗再次密佈。

    “八嘎..”再次一聲咆哮,山本的招式轉爲陌生,好像要出什麼絕招。

    “火.炎舞”有些無語的看這山本那上竄下跳的山本,直接讓他去陪火焰玩。其實,也不是陪火焰玩,而是陪陳天羽操控的火焰玩。

    “山本,你要是在不拿出點真本事出來,我真不陪你玩了!”陳天羽無聊的看山本,打這呵欠。

    “要不,你般救兵吧!這樣的話我就有點緊張的感覺。”陳天羽隨手把冰凍的令牌還給了山本,對其淡淡的說道。

    “你..”山本看着陳天羽,不在是驚恐,而是恐懼。因爲他發現,今天看見的這個人與十幾天前看見的那個絕對是兩個人。

    上次遇見的那個他還能與他打得難解難分,這個他卻是連反抗的勇氣的沒有。

    “不願意嗎?那我幫你吧!”陳天羽的一句話讓山本更加恐懼。

    然而,他更是悲哀的發現,就在對方話音剛落的瞬間,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對着他的胸膛就是一拳砸來。

    “噗嗤”山本不由自主的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哎呀!別浪費了!這次只能用一滴,剩下的留着下次再用!”陳天羽看着山本噴出來的鮮血,手一揮,那血液就在半空停下不動。

    山本捂着胸口不斷的咳血倒退,看着陳天羽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一個瓶子,把自己的血分了進去,不知道有放到了哪裏。

    “你說,他們會不會有人道來啊?”陳天羽看着山本,把他的令牌與他的血液慢慢的靠在了一起。

    看到此情況,山本心裏咯噔一下;完了,獵盟完了。如果真的是自己看到的這樣,等他成長期來,獵盟與他究竟誰纔是獵物?

    “你看,是不是這樣的?然後獵盟的人都會知道你的地點,然後趕來!”陳天羽終於的把那滴血移動到了山本的令牌上,擡頭看着他。

    “你不說話嗎?如果你不說話我就表示你默認了?”陳天羽看着閉上眼的山本,淡淡的問道。

    “既然如此,那就結束吧!冰封.絕對零度!”陳天羽厭惡的看了眼山本,冷冷的說道。

    “對於你們倭人,我是最討厭的;啥本事也沒有,還整天嘰歪!”此時,陳天羽已經解除了自身的幻術,讓山本看到自己的真實面目。

    “對於我是不是很意外?縱然我在你們的面前過上千百遍那又如何?我知道你們,可你們不知道我?這就是你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很訪刺?可惜,你再也沒有機會知道後面的事情了!”陳天羽的話讓早已冰封的山本更是心冷,現在的他有種後悔進入華夏、進入獵盟的錯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