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偷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偷襲字體大小: A+
     

    “不,不,你不能這樣!你這是欺騙!你不能這樣做!要不然超能組會找你麻煩的!”尼古拉看着陳天羽那微笑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後退。

    “哦,超能組嗎?他們要找我的麻煩,那還要他們能找到我才能找我的麻煩,要是找不到我了?你說超能組會怎麼辦?”聽見尼古拉說超能組,陳天羽笑容更深了。

    “不,不,你不能這樣做?”尼古拉看着陳天羽,雖然在一直後退,可他沒有發覺,他還是在原地打轉。

    “不、不、不,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煩唉!你們害普通人的時候有沒有喊過不?現在來和我說不,你不覺得很可笑嗎?你閉嘴吧!”陳天羽厭惡的看了眼尼古拉,對着他五指一捏,就見尼古拉瞬間被冰封在了原地。

    “唉,現在改咋辦了?”陳天羽犯難了。

    轉眼看着周圍的四座冰雕,兩隻蝙蝠、兩隻灰狼,這該咋辦纔好?

    不能真像自己說的那樣烤翅膀和烤狼腿吧!陳天羽邪惡的想到。甩甩有些發暈的鬧到,怎麼老是想到靠翅膀了?不對,不對,一定比還有比烤翅膀更好的解決辦法。

    想不到好的結局辦法,陳天羽鬱悶的坐在了地上,看着兩隻蝙蝠後面的那對大大的肉翅,吞了吞口水。

    “不行,不能看見他們的翅膀,否則真會做出傻事的!”陳天羽很是堅定的說道,然後轉頭看着大灰狼的四肢。好肥碩的腿啊!就是不知道狼肉的滋味如何?

    “啪”的一聲輕響,陳天羽給了自己一巴掌。在想些什麼了,陳天羽,這幾位雖然都是異種,可先前還是人的樣子,你好意思下口嗎?在心裏面無助的天人交戰。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血族了是西方魔族,還有西方神族;聽龍吟說,西方神族的翅膀那纔好吃了,不僅精華凝聚,還是雞翅膀中極品中的極品。

    “啪”陳天羽又給了自己一巴掌,‘陳天羽啊!你怎麼老是想到吃了?你就不能想點其他什麼的嗎?’陳天羽不斷的在心裏面給自己說道。

    “好麻煩。早知道這樣,就不來找他們了,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陳天羽很是無辜的想到。

    “算了,還是溫他們自己吧!”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陳天羽乾脆把尼古拉放了出來。

    看着瑟瑟發抖、臉色蒼白,用恐懼眼神看着陳天羽的尼古拉,那樣子就像是被誰欺負了的小媳婦那樣幽怨。

    “別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告訴我,我該怎麼處理你們!別說放,你們最好是想也別想。”陳天羽很是無恥的說道。既然不能放,那就只有殺和囚了,可現在的陳天羽居然不殺也不放,他究竟想要幹嘛!

    看着陳天羽的眼神,尼古拉發現那眼神不是看自己,而是兩眼放光的看着自己的身後。自己的後面有什麼?值得她這麼專注?

    回過頭,尼古拉有種自殺的衝動;自己沒事幹嘛把翅膀放出來啊!這不是引誘人犯罪嗎?

    “翅膀不好吃的?翅膀肉是酸的,真的不好吃!”尼古拉看

    着陳天羽那眼神,恐懼的說道。他真的想哭了,這麼會真有人去吃翅膀!吃的還是吸血鬼的翅膀!

    “酸的啊?可是...停,你翅膀是酸的還是甜的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幹嘛要知道你的翅膀是酸的還是甜的。你吃過嗎?真的是酸的?”陳天羽有些莫名其妙的說着。

    “沒...”尼古拉剛開口,就發現了不對,要是自己說沒吃過,那他問自己既然沒吃過那有怎麼知道是酸的,那該怎麼辦?尼古拉不由的在心裏想到。

    “沒怎麼吃過,我吃過一次,很酸,所以就不在吃了!”尼古拉心虛的說道,看着有些失望的陳天羽,不有得在心裏想:唉,這是個什麼人啊?怎麼老是想要吃了?再說,那會去吃自己同類的。

    “才一次啊!那會不會是因爲你是吸血鬼,纔會覺得翅膀是酸的;有可能是甜的了?”陳天羽還是不死心的想到,這翅膀萬一要是甜的,那自己不是虧大了。

    “大哥,你是大哥!翅膀真的不好吃,求求你,別這麼看着我好不好?”尼古拉看着陳天羽那吞口水的動作,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我有說過要吃你的翅膀了嗎,真是的,這麼小氣!看看不可以啊!”很不自覺的擦了擦口水,陳天羽很不情願的轉過身,看着哈斯。

    雖然哈斯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可他的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顫抖着,只是動靜有點大,連同冰塊一起瑟瑟發抖。

    “喂,尼古拉!你說我們把那對翅膀烤了怎麼樣?”轉頭看着尼古拉慶幸的面孔,不由得問道。

    “好啊!不..不..不好...蝙蝠的翅膀真的是酸的,一點也不好吃!”尼古拉本來滿心歡喜的答應,可隨即想到:要是這翅膀真的好吃,那他還會放過自己的嗎?心有餘悸的往自己的身後看了看,在看着一臉失望的陳天羽。

    “翅膀他說不好吃!那該怎麼辦了?要不我們烤狼腿你說怎麼樣?”陳天羽再次歡喜的問着尼古拉,滿眼的期望。

    “不、不,狼肉也是酸的;不好吃。”尼古拉看了眼冰凍這的科斯和尼爾,在此搖頭說道。

    “這也是酸的,那也是酸的,究竟什麼不是酸的!”陳天羽很生氣,問着個不行那個也不行的,很是鬱悶。

    “我看,你是什麼都不知道,在給我瞎說!”惡狠狠的看着尼古拉,陳天羽有種想就這麼撲上去咬對方那肉肉翅膀的衝動。

    “沒、沒有,我沒有騙你!我真的沒有騙你!蝙蝠肉喝狼肉都是酸的!等等..好像有人來了!”尼古拉說着,突然間側耳傾聽。

    看到他這個樣子,陳天羽也轉頭看去;一片漆黑的樹林裏連一隻鳥的叫聲都沒有,這麼可能有人道來。

    回頭正準備找尼古拉算賬,可就在轉身後,頭腦中再次有一個波動傳來。

    “啊...”雙手抱頭,看着尼古拉。

    “嘿嘿...你以爲空間戒那麼好拿的嗎?我忘了給你說了,那是我的長輩留給我護身用的寶物,沒想到你竟然貪心道把他手了起

    來。嘿嘿..我那長輩的聲波共振可是比我的厲害很多倍了,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承受下一擊了?”尼古拉看着陳天羽,嘴裏在此唸唸有詞。

    “啊...啊...”陳天羽抱着頭在地上不斷的撞來撞去,看情形,這真的很不好受。

    “哈哈...你剛纔不是很牛馬?剛纔不是說要吃我的翅膀嗎?怎麼現在跪在地上幹嘛?起來啊?我的翅膀就在這裏,有本事你來吃啊?哈哈...”尼古拉大笑着,看着地上不斷翻滾的陳天羽。尼古拉很是看心。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這樣的機會,要是自己能吸掉這個人的血,那自己百分之百的能進階。

    “啊...啊..啊...”陳天羽沒有去理會尼古拉的瘋狂,而是抱着頭大叫道。

    “哈哈..哈哈...疑惑我就是伯爵了!哈哈...”尼古拉看着在地上翻滾不斷的陳天羽,大笑着撲向了陳天羽的脖子,就連冰凍之內的夥伴都沒有去理會。

    轉瞬,已經到了陳天羽所造的地上,抓起正在打滾的陳天羽,漏出自己那鋒利的獠牙;對着陳天羽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你們西方人真的就這麼絕情啊!能就同伴的時候不就,反而在爲自己的進階做打算!真不愧爲最是無情西方人這句話了!”陳同樣套頭,看着自己面前近在咫尺的尼古拉,臉色很的蒼白的說道。

    “你..你...你沒事?你怎麼可能沒事?”尼古拉看着說話的陳天羽,就想見了鬼那樣驚恐的後退。

    “還好,你那守護真的很厲害,要不是我有一些特殊手段的話!我想真會載在你的手裏。”看着尼古拉驚恐後退,陳天羽慢慢的爬坐起來,看着他不斷後退。

    “不..不.. 你怎麼可能擋下大公爵的聲波攻擊,不可能...我不信..”尼古拉看着坐起來的陳天羽,他那蒼白的臉色很是嚇人。

    轉身,不想再看見這個人,奮力的撲扇翅膀;不管自己是否逃的掉,也要去試一試,何況他還受了傷。

    “回來吧!你是別想逃了!現在我想到了處理你們的辦法了!”陳天羽坐在地上,看着飛出去的尼古拉說道。

    “哼,你以爲我真的是在逃跑嗎?”倒退回來的尼古拉不僅沒有驚慌和恐懼,反而還一臉興奮的看着陳天羽。

    對着陳天羽再次用出聲波共振,對着他的脖子再次撲過去。

    “你以爲,我還會像以前那樣忍受你的攻擊嗎?”陳天羽的話說完,只見他的面前豎起以免平靜的誰面,不一會就波濤連連,好像吹風那樣吹動水面。

    嘴裏念念有次,這是那守護寶物最後的一次攻擊了;尼古拉不由得在心裏面想到。

    然而,陳天羽不爲所動,對着尼古拉伸出自己的右手:“魔語.術殺”

    嘴裏的吃還沒有唸完,尼古拉驚恐的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在呼吸了。強忍着自己的比適,擡頭看着陳天羽。

    “原來是你..”尼古拉很不甘心的看着陳天羽,眼睛瞪着他始終不肯閉上的慢慢向後倒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