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了了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了了之字體大小: A+
     

    (小羽今天厚顏求點月票、推薦、收藏,好不好?)

    “與咒言術有着異曲同工之妙的存在,甚至還在咒言術之上的存在:王氣。凡屬掌握王氣的人或是修者,都將是同級別對手的噩夢!”東方明看着擂臺上晃動的人影,淡淡的說道。

    “不錯,王氣絕對是同級別對手的噩夢,但在現在的末法時代,王氣的作用才能越顯得更加彌足珍貴與不可或缺。可你別忘了,不是每個擁有王氣的人都會使用王氣;每一種王氣都有不同的使用方法。”歐陽清風看着臺上倒下來的人,淡淡的說道。

    “你說得不錯,可柳下俊再怎麼垃圾,他也經學會了使用王氣,雖然還只是初級階段的王氣,可要是對上不會王氣的人,那就是碾壓般的存在。可他在這個自稱是龍吟的傢伙手裏,卻是毫無還手之力。你不覺得奇怪嗎?”東方明沒有繼續玩手機,而是饒有興致的打量着這個叫龍吟的人 。

    “所以我纔會問你,可是我現在還有一種疑惑;現在在賽臺上的可能早就不是龍吟,而是願來的那個叫陳天羽的流氓!”歐陽清風由些不肯定的說道。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話是有多麼的正確。現在臺上的根本就不是去救援的龍吟,而是一直在臺上的陳天羽。

    所以,柳下俊纔會如此的驚恐,因爲他明明把陳天羽打到了不能站立的地步,可下一瞬間,他卻是看見了被自己打得吐血的在把自己打得吐血!

    有什麼樣的反差會是這樣讓他難以接受?沒有。所以,他只想快速的離開這個人,離開這種不存在的事,連認輸都忘記的只想快速離開這個有些不可思議的人。

    “歐陽清風,雖然你今天很是不正常,但是你說的這點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可是你有沒有發現,是他們兩人的裝扮不同才導致的兩人不同,還是他們兩人本來就不同?”東方明的話讓歐陽清風有些皺眉,緩緩的擡頭看着下面休息區的陳天羽;一幅病怏怏的身體外帶那蒼白的面孔。

    再看看臺上的龍吟,瀟灑的着裝外加那不凡的身手,在這二十幾人中猶如閒庭散步,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裏。

    “一羣仗勢欺人的傢伙,不給你們點教訓我看你們是不記得華夏是你們的禁地。”龍吟或者更直接的說是陳天羽的話才落,在擂臺上其他幾個社團的參賽人員就驚恐的發現,他們的行動猶如是陷入了泥澤那般,緩緩纔可抽都。

    “松下君,可否有發現這是怎麼回事?在你未來之前,我們有幾個成員的比賽完全是屈辱而敗的,全身在對方的話語中主動認輸。”樸昌範看着臺下的情況,對旁邊剛來坐下不久的松下任一說道。

    “壓制,這是絕對的壓制;看來,華夏真的不可小嘁,就連一個普通的地方都會有這種人的存在,那其他地方有會是何種情況了?看來,這次的華夏之行,是越來越期待了!”松下任一看了眼樸昌範,淡淡的說道。

    “漢尼,讓主持人宣佈此次挑戰的結果吧!再打下去也不會再有任何

    的結果,純碎是給古武的長面子。”松下任一對旁邊的大漢說道,隱隱的帶有些尊重,但也只是有一點,還談不上尊重二字。

    “主持人,宣佈勝負吧!”漢尼有些失落的對主持人說道。

    “好了,臺上的選手們都注意,此次的比賽已經過個評委的商議,已經有了結果。下面還請大家安靜,我宣佈,此次挑戰賽的勝者方是古武社。”主持人看着臺上只能勉強站立的五六個人,有些心涼的說道。

    而這幾人,不是鼻清就是臉腫,反正是沒有一個完好的人站在臺上。當然,有一個人除外,那就是古武的代表。

    此時,躺在臺上得以回過神來的柳下俊。看着身邊多出來的身影,柳下俊默默的閉上了悔恨的眼睛。

    若是這個人一直在的話,即使是從前線調回來尋找寶物的松下,也別想再這人手裏討道任何好處。

    聽到主持人的宣佈,柳下俊終於是可以安心的呼吸一下;不像是剛纔那般提心吊膽的看着陳天羽,他已經被他那無恥至極的招式給折磨的七竅生煙,可就是逃不掉他的魔掌。不過,現在好了,不用在擔心這傢伙會突然間踩到自己的臉上而有裝無辜的表情。

    “怎麼?你們想打就打?想停就停?有沒有問過我同不同意?”龍吟聽着那主持人的聲音,看着慢看後退衆人,冷冷的問道。

    “流氓,這是比賽,不是你家那一畝三分地!”柳下俊掙扎着坐起來,看着龍吟冷喝說道。

    “哦,你也知道這是比賽啊?可是你怎麼會來偷襲我了?難道是因爲衝動?”龍吟好笑的看着臉色不斷變換的柳下俊,慢慢的向他走來。

    雖然看是柳下俊被龍吟打的悽慘,可柳下俊很明白,他根本就沒有怎麼出手,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戲耍自己,羞辱自己;但是明白又能如何?能不被他羞辱嗎?

    “哎呀!我都說過了,你別再用臉來給我擦鞋了,這樣很不好的!”突然間,陳天羽又在哪裏叫我起來,看着柳下俊那一臉享受的模樣,好像這是他莫大的殊榮。

    “臺上古武的那位,比賽已經結束;你可要清楚,你的師弟還坐在哪裏了,若是你師弟也來給我擦鞋,我想這樣的結果也不是你想要的吧!”松下任一沒有開口求龍吟放過柳下俊,而是用在旁邊休息的陳天羽做威脅。

    “哦,是嗎?你要是認爲可以的話就儘管去好了!”龍吟對於他的話,毫無反應微笑着說道。而他的腳一直在柳下俊的臉上摩擦。

    “哼,試試就試試!”松下任一怒氣騰騰的站起身來,看着坐在那裏休息的陳天羽目光不善。

    “師弟啊,你這麼做可是很不厚道啊!枉我辛辛苦苦千里之外趕來就援,你就是這麼對待我的嗎?”陳天羽看着松下任一那不善的目光,瞬間就對臺上的龍吟哭喊起來。不過,我怎麼發現他的話有些不對了?

    “喂,你搞錯沒有?現在我是師兄你是師弟?你怎麼說話的了?”臺上的龍吟瞬間就離開了柳下俊的臉,看着臺

    下的陳天羽就吼道。

    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陳天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嘿嘿...對不起啊,還沒有入戲。演師兄習慣了,所以就...不好意思哈,我重來!”陳天羽很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師兄啊!你千里...”陳天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臺上的龍吟給打斷了。

    “停、停下好不好,你別解釋了。現在我下來,你有什麼事就趕緊滾蛋!”臺上的龍吟真的是怕了,雖然這羣年輕的不能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可還有那麼幾個老傢伙跟着來的。

    那幾個可不是吃素的,要是讓他們知道了他們的後輩被這麼欺負,那還得了。所以,還是躲一躲的好。

    “歐陽社長,我們說好的賭注會在一個星期之內給你們奉上。但是,我還想與你們古武賭一次。不知道歐陽社長如何?”松下任一看着龍吟下臺,就對歐陽清風說道。

    在他的眼裏,不管臺上臺下的兩個人誰是師兄誰是師弟,究竟是誰就援誰,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大不了,花點時間把他從這世上抹除就可以了。

    不管是誰,只要是敢侮辱太陽帝國的人,都將會被消滅。松下任一淡淡的看了眼臺上的龍吟與臺下的陳天羽,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看到松下兄在此出現,那麼我想廢物般的柳下俊就該退位讓賢,由松下兄擔任社長一職了。就是不知松下兄想如何的玩法?”歐陽清風見松下任一再次發起挑戰,雖然有些皺眉,可怎麼能弱了華夏的威名。

    “如果你們的規則還像這次一般無二的話,那我想我們是沒有時間與功夫陪你們再玩過家家的遊戲的!”東方明收起了自己玩遊戲的手機。擡頭看着松下任一。

    “各位儘管放心就是,至於規則和地點,我會在一週之後通知你們,若是對規則和地點有不滿意的地方,儘管與我說來,我會安排到你們滿意爲止。”松下任一好像篤定了對方會答應那樣。

    “好,那我歐陽某人就靜待松下兄的佳音了!雖然我們家大業大,可你們還是別忘了這次的賭注哦!”歐陽清風提醒道,說完,起身就向遠處走去。

    “散了散了,沒有什麼可看的了!大家都散了吧!”原本準備了幾天的賽事,居然用了短短的兩個小時就給了結了。

    有些不甘的同學們只能談論着古武的霸道而慢慢的向學院放心走去。

    而此時,龍吟與陳同樣趁大家不備,早就換回了原來的身份!在臺上欺負了所有人的陳天羽,把所有的黑鍋都給了龍吟,而他自己只是說是一個敗北英雄,別人在談論時有褒有貶。

    “喂,小羽,你在這裏一定要注意安全!方圓五十里之內能威脅到你的高手就不低於百個,還有那些能給你造成麻煩但又威脅不到你的人會更多!而且我敢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趕往這裏,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龍吟猶如話嘮那般的給陳天羽說個不停。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