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突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突襲字體大小: A+
     

    (漢啊!小羽發現這章內容居然與前127章內容一模一樣,爲什麼沒有人給我說一下了?現也修改回來,請大家放心觀看!)

    惡狠狠的看着這個和東方人差不多的面孔,若不是他說話的語氣那麼讓人討厭的話,陳天羽不會認爲他是倭人。

    “渡邊,他們說這局我不會輸!你說了?”陳天羽微微的和這個倭人說道。

    然而,此時的評委臺上,叫罵聲一片。

    “渡邊這個蠢貨,怎麼還要去和別人說話?難道顯示自己別他優秀嗎?”柳下俊看着渡邊那副樣子,不滿的說道。

    “這不能怪渡邊的,若是你們不是這麼自大,這裏恐怕早就是你們的地盤了,那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樸昌範冷笑着說道。

    “哼,我們還用不着你來教訓,就是不知道是誰,居然還要求這人家幫忙打仗,最後卻過河拆橋,說這是自己的文化,說那是自己的文明!”柳下俊鄙視的看着樸昌範,嘰訪的說道。

    “我要是有你們這種閒功夫在這吵架,還不如想想怎麼解決現在的麻煩,若是不能讓這個該死的混蛋下臺,你們別說是羞辱古武的人,恐怕連面子都會丟盡吧!”漢尼皺了皺眉,冷冷的說道。

    賽臺上

    渡邊看着陳天羽,嘿嘿的笑着。

    “他們是對我這麼說過,但是他們的要求是我把你弄殘後再主動認輸,讓後面的人繼續和你對戰,直到最後一個人才解決掉你,你說着樣的結果好不好?”渡邊看着陳天羽,猶如多年的老朋友這般溫和的說道。

    “嗯,好是好,就是不知道你是先廢了自己的雙腿在說話了還是先說話再廢掉自己的雙腿?”陳天羽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但這全然不能影響渡邊要對陳天羽下狠手的事實。

    “嘿嘿...去死吧!華夏的蠢豬!”渡邊冷哼這說完,就從對面直接對陳天羽發起了進攻。

    “我看你還是先把你們做的好事先說一說在開始打也不遲,你說是吧!”陳同樣對渡邊的進攻視而不見,用手摸了摸下巴,略有所思的說道。

    此時,渡邊的進攻正進行了一半,他就突兀的發現自己的身體莫名的聽了下來。規規矩矩的站在了賽臺中央。

    “您有什麼疑問儘管提出來,小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渡邊點頭哈腰的對陳天羽說道,和他剛纔那兇狠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渡邊,你在搞什麼鬼?是不是想以死謝罪天皇?”柳下俊看着渡邊那雷聲大彩虹般的臉,冷冷的問道。

    “你閉嘴?你誰啊你,你有資格說我嗎?還有你們幾個道貌岸然的傢伙,不就是設計想坑人家古武社嗎?讓人家古武的人丟臉嗎?還好意思說什麼新人挑戰,你們說說看你們參賽的人,有哪個學習是低於五年的?真不知恥!”渡邊回頭看着評委臺上的幾人,瞬間出口的話就讓衆人楞在了當場。

    “我發覺我有點喜歡上這個會咒言術的小子了。”看着臺上渡邊太郎的表現,歐陽清風完全忘記了他的石頭,滿意的點着頭看着臺上的表演。

    “你還好這口?”坐在他旁邊的東方明冷冷的打了個寒顫,驚疑的說

    道。

    “滾,你想些什麼了?思想不純的傢伙。”歐陽清風笑罵這東方明,不過,說真的,能看見其他幾個社團吃癟,歐陽清風還是蠻開心的。

    “你看我的表現您還滿意嗎?”渡邊在罵了柳下俊之後,回頭諂媚的看柘城天羽說道。猶如是一隻狗那般的在討自己的主人歡心。

    “還算可以,那你給我們大火說說剛下臺的那個宋慧文是怎麼回事吧!”陳天羽在此淡淡的問道。

    “哦,你說哪個宋慧文啊!那簡直就是一個傻子。她因爲他的幾個姐妹出去開房後找不到了男的,就在她這裏哭訴;然後他自告奮勇的就承擔起了替姐妹們尋找男人的擔子。有人見他這般辛苦,就好心的告訴他這裏有他要找的人,於是就報名加入了空手道。”渡邊回憶着說道。

    “嘿嘿...我告訴您啊!那女的簡直就是一胸大無腦的傢伙,要不是他那戰力有些嚇人,我們早就把她給辦了!”渡邊看了眼四周,再悄悄的給陳天羽說道。

    “你們?”陳天羽皺了皺眉頭,問道。

    “對啊,就是我們啊!還有樸昌範的兩個表弟,武士俱樂部的大部分成員以及今天參加挑戰的八個社團都有人蔘與到起中;花言巧語把那些無知的小女生騙上牀之後,揚長而去,誰又能把我們怎樣了。”渡邊太郎繼續說道。

    “你說的不錯,確實是沒人能把你們怎麼樣,因爲那都是他們自願的。那你看,你們做了事讓我來背黑鍋,你們過意得去嗎?對於那些被你們所騙的女生,你們又過意的去嗎?不若你代表他們認真的給那些人道歉怎麼樣?”陳天羽思索了一會,再次給他說道。

    “嗯,你說的很對,我應該道歉。對不起,閣下!”說着就給陳天羽彎下腰,躬身的說道。

    “得了,我不是你們的人,別用這幅嘴臉和我說話,去給他們道歉。記住,態度要誠懇。”陳天羽厭煩的揮了揮手,早知道倭人的道歉是這樣,就不要他道歉了。

    “誠懇是標準是什麼?”渡邊擡頭,認真的問道。

    “至少你要三跪九叩,這樣纔可顯示你的誠心。”陳天羽提醒着渡邊,要如何才能顯示誠心。

    “好的,閣下!”渡邊再次對着陳天羽鞠躬行禮,轉身對着圍觀的羣衆。

    “對不起大家,我們太過無恥,給各位當事人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我在此代表國家及個人給你們真誠的道歉。我不祈求你們的原諒,但我的驕傲需要你們的原諒來安慰!對不起!”渡邊說完,就重重的跪在了賽臺上。

    “咚”的一聲響,地面都隱隱的飄起了一片灰塵;跪下去的力度,讓看着他跪的人都在心疼。

    起身,再次重複那句話,再次用力的跪下。

    “咚”

    “咚”

    ...

    “渡邊,你在搞什麼鬼?讓你上去是爲國增光,不是叫你上去丟盡國人的臉!”柳下俊看着渡邊那乖巧的模樣,晃的一下就重作爲上站了起來,憤怒的吼道。

    然而,此時的渡邊哪會理柳下俊,依然重複着他的事。

    “八格牙路!渡邊,你個蠢豬!”柳下

    俊的怒火無邊的燃燒,然而,他有心上臺去打斷渡邊

    ,奈何這規則是他們之間訂下的。若他違法,那要這規則何用?

    “咚”

    渡邊第七次鬼了下去,等到再想爬起來的時候,他悲哀的發現無論如何都不能怕起來!

    “你的驕傲可不允許你半途而廢,還有兩次,繼續!”陳天羽的話猶如是催命的喪鐘,渡邊再次掙扎着站了起來,再次重重的跪了下去。

    “咔”的一聲脆響,如那瓷器破裂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慄。

    “渡邊,你個蠢貨,八格牙路,蠢貨,你給停下!”柳下俊看着還在掙扎着站起來的渡邊,瘋狂的喊道。

    然而,他的話在渡邊的耳裏猶如是過眼雲煙,轉瞬即過,毫無一點做用。

    “咚”

    “喀嚓”

    渡邊第九次跪了下去。

    “啊!”一聲慘絕人寰的叫喊,打破了在場衆人的不忍,看着渡邊如此淒厲的叫聲,有的人只是冷漠的看了一下。

    例如歐陽清風、林源、雨傾城、東方明等所有古武的成員,當然還有一部分圍觀的童鞋;當然,要說最是冷漠的還屬離他最近的陳天羽,只是看了看渡邊因跪破錶皮而隱隱流出的鮮血,就不再去看他。

    “華夏豬,我詛咒你不得好死!”渡邊艱難的回頭,看着依然坐在凳子上毫無動作的陳天羽。

    “哦,你真的想好了要如此做嗎?你先前上臺說要打斷我的雙腿,結果你自己的雙腿先斷了;現在你又詛咒我不得好死,你確定真 要如此做嗎?”陳天羽皺了皺眉,有些厭惡的看着渡邊。

    “就是死也要拉你墊背,華夏豬!”渡邊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惡狠狠的對陳天羽說道。

    “哦,明白了。那你繼續用頭謝罪吧!直至頭破纔可停下。”陳天羽的話剛說完,就看見渡邊極力的昂着頭,不肯屈服的向下。

    “八格牙路,華夏豬,你敢!”柳下俊看着渡邊慢慢向下低的頭,再次狂怒的站了起來。

    然而,這次他不光是站起來就這麼簡單了。

    只見他雙手撐用力的向桌上一撐,身體就如炮彈那般彈射而起;躍過評委桌,在評委臺邊緣用腳借力,眨眼間就出現在了擂臺上陳天羽的面前。

    還未等衆人會過身來,就見柳下俊雙手閃電般的抓向陳天羽的雙肩;輕而易舉的就把陳天羽提了起來。

    閃電般的速度,雙手手刀擊向陳天羽的脖子,瞬間變手刀爲戳,擊向陳天羽的太陽穴。見陳天羽因被攻擊而低下的腦袋,柳下俊一個雙手上揚,瞬間就抱起住了他的腦袋向下一壓,膝蓋往上一頂,正中陳天羽的眉心。

    接着一個勾拳正中陳天羽的下巴,就見陳天羽向後一仰,歪歪扭扭的向後退去。看着此時的情況,柳下俊撒步、起身,對着陳天羽再次進攻二去。

    而此時,柳下俊發現,一條腿這向自己的面門飛來,若自己不管不顧的進攻,那等待自己的將是無窮盡的攻擊。

    只好放棄攻擊陳天羽,踢向飛來的退。柳下俊無奈的搖搖頭,他知道,眼瞎自己不會再有機會出手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