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連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連勝字體大小: A+
     

    “憑什麼啊?我的石頭,我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石頭!”突然間歐陽清風如守財奴那般抱緊自己面前的石頭,這次,他真可謂是搬起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本想坑大夥幾塊石頭用用,沒想到自己腰包裏的石頭全被那該死的小子給坑了出去。現在,歐陽清風看着臺上那不可一世,就仗着咒言術欺負人的陳天羽,他的火就不是一般的大。

    “東方明,我記得咒言術雖然是不世奇術之一,可它有個致命的缺點。只要與之對持着不搭理對方所說的話,那咒言術就無法發動成功。”歐陽清風憤恨的看了眼臺上的陳天羽,隨即就問道。好像王了剛纔他那心痛的模樣是如何的悲傷。

    “雖然咒言術修行比較簡單,但想要修成真正的咒言術,我想除了那個人之外,還沒有人修到過小成境界。你說他會不會是那個人啊?”東方明說着說着,好似想到了什麼!

    “話雖如此,可你帶出來的東西有反應嗎?”歐陽清風鄙夷的看了眼東方明,隨即就不去看他。

    “雨傾城和林源叫我給你說,該把他們的東西還回去了。他們還說,若是你輸不起的話,就把他們的本金還回去就可以了。”東方明不理會歐陽清風的眼神,低頭繼續玩手機,淡淡的說道。

    “我的靈石啊?怎麼又要離我而去。嗚嗚...爸爸捨不得你們啊?嗚嗚...”聽到東方明有在提石頭的事,這次的歐陽清風也不在遮掩,嚎啕大哭起來。

    “你說的是真的?”歐陽清風聽到東方明說可以只還他們兩個的本金,瞬間就不在哭泣,高興的說道。

    “嗚嗚...我的靈石啊?我怎麼那麼苦啊?平時省吃儉用的存了這麼點存貨,怎麼一下子就全送給了別人!嗚嗚...我的靈石啊!嗚嗚...”歐陽清風哭得是越來越傷心。

    “你有點出息行不行?好歹你還是這次任務的隊長,你這個樣子都把歐陽家的臉給丟盡了。”東方明無賴的看着歐陽清風的哭,真是肝腸寸斷啊!

    “我要不是姓歐陽,我不就可以只還他們本金了嗎?就因爲我姓歐陽,還得乖乖的把靈石陪給他們,你說我冤不冤啊?嗚嗚...我的靈石啊!”歐陽清風繼續哭着自己的靈石。

    “是、是、是,你很冤;你不應該姓歐陽,不應該去開什麼賭局;這還不都是你自找的結果嗎?能怪得了誰?”東方明看着他這個樣子,微笑着說道。不知道是高興了還是幸災樂禍。

    賽臺上。

    宋慧文屈辱的看着自己的手在隨着她的話語再慢慢的移動,眼淚在眼裏不停的打轉。

    “雙手略帶羞澀的伸向自己的腰腹,慢而又慢的往上提起自己的貼身衣服。”此時,宋慧文早就把練功服扔在了擂臺上,雙手這在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腰間移動。

    看着宋慧文白嫩的肌膚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陳天羽皺了皺眉。

    “停下手裏的動作保持不動。”陳天羽看了眼送慧文,淡淡的說道。

    “嗷嗚,美女。快脫啊!我好像看見了白蒲蒲的肌膚了,快繼續往下

    脫啊!”有着狼性的那聲在看臺上不斷的打着哨子歡呼,好像在爲一場久違的表演而激動。

    “你現在可以選擇不繼續告訴我?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在這曝光的後果是什麼?”陳天羽擡頭看着宋慧文,無喜無憂的眼神一直在告訴宋慧文陳天羽可以說道做到。

    “好,我答應告訴你,但你不許再去找她們的麻煩!她們只是些普通的女孩,求你別再去打擾她們了!”宋慧文看着陳天羽的眼神,閉上眼,眼淚瞬間滑落。哀求的說道,好似在爲了自己出賣夥伴而悲傷?

    “她們?她們是誰?我幹嘛要去打擾她們?我認識她們嗎?和她們有關係嗎?”陳天羽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完全不明白宋慧文在說些什麼。

    “你..你不知道?”宋慧文看着陳天羽那清澈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好像自己發現了什麼不該發現的事,宋慧文不由得這麼想到。

    “喂,我說你這人很是莫名其妙唉?你說的她們是誰?我又何時去招惹過什麼女孩了?怎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居然會知道?難道,你..”陳天羽不敢在想下去。

    “你真的不知道?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如此說來,就是有人故意這麼給我說的了。幸好我沒有繼續堅持下去,否則,那可就是最大的笑話了。好了,我認輸就是了,對不起!錯怪你了。”宋慧文說着,鞠了一個攻、原本她是想試一下身體能不能運動的,可沒想到自己居然給別人低頭認錯,還是一個很無恥的華夏人。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未免也跳小看這舞臺的效果了吧!”看着宋慧文轉身就走,陳同樣閉上眼淡淡的說道。

    “你還想怎樣?”宋慧文強忍着發怒的脾氣,轉身問道。

    “我不喜歡替別人背黑鍋,哪怕是你已經道歉了的情況下!”陳天羽沒有睜開眼,而是淡淡的說道。

    “好吧,我想如果我要是不說的話,我可能會繼續留在這個舞臺上爲在做的所有同學表演激情的脫衣舞了吧!”宋慧文無奈的嘆了口氣,回頭看着陳天羽,淡淡的說道。

    “看來你還知道自己的處境是什麼?那就不用我重複了吧!現在,你是不是該告訴我一些事情了吧!”陳天羽看着走回來站在自己面前的宋慧文,打量了一眼說到。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幾個小姐妹們,他們都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的男子上了牀而毀了她們的貞潔,事後又不知道對方是誰!經過我的多方打聽,終於是找到了點蛛絲馬跡,矛頭直指社團。於是我報名加入了空手道,以毫無知情的身份四處暗訪。最後有人告訴我,我要找的人就是古武這次參加比賽的人。所以,就有了...”宋慧文不好意思看了看陳天羽,說話的聲音月來越小。

    “那你怎麼肯定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陳天羽被他的精神所感動,居然爲了朋友而做到這種地步。

    “雖然你好色,可你不像是色不折飢之人;在看別的女生時從頭看到尾,先欣賞在好色。這就表明你知道什麼該碰什麼不該碰,所以不會是你!

    ”宋慧文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好像這不是理由吧?”陳天羽明白這純碎是宋慧文在瞎扯,他不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訴陳天羽,

    “好吧!我告訴你,是誰我現在還不敢確定,但我有百分之八十敢肯定就是那人或者是那人的朋友做的,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宋慧文知道,若是不把自己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個可惡的傢伙絕對不會輕易就放過自己的。

    “這樣啊!那好吧!你可以走了,但是在走之前你還得要做一件事!我想你應該懂的!”陳天羽似笑非笑的看着這個有些偏執的女生,但還是不能就這麼輕易讓她好過,誰叫她冤枉自己了!

    “對不起,本人自不量力,以空手道來挑釁國粹,自己打自己的臉;還請古武的師兄原來小妹的過失!”宋慧文深吸了口氣,壓下自己心裏的怒火,對着陳天羽彎腰行李說道。

    “哦哦,小事小事!你下去吧,看讓所有的對手乖乖折服在我的王八之氣的下面!”陳天羽毫不掩飾的一句話,差點讓正在下擂臺的宋慧文一個踞溧摔倒在地上。回頭看着這個可惡有可恥的混蛋,宋慧文了那哼一聲不再去看他。

    看着下臺的宋慧文,看臺上的男同胞們可就不滿意了。他才表演到一半的脫衣舞,怎麼能半途而費了。

    “嗷嗚..美女,你的脫衣舞還沒有表演完了,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回去繼續表演脫衣舞!”有一個男同學不滿的喊道。

    “如果有誰在這麼無故起鬨,那麼我們古武將會用無力請你出場,望大夥好自爲之。”王兆興不滿的看着這位同學,冷冷的說道。

    評委臺上

    “林源,我是不是可以考慮說不認識你了?”雨傾城看着這種莫名其妙的挑戰賽,有些不滿的看着旁邊假寐的林源。

    “哼,你還好意思說,這種會咒言術的人你居然讓我去填坑?照你的話說我是不是該說我不認識你了?”林源拿下蓋在連上的扇子,不滿的說道。

    不是他不滿,那是因爲他想到這有些後怕。要是那天這小子對自己使用咒言術,那自己會是什麼情形?林源看着雨傾城那皺着眉頭的眼神,不滿的抱怨道。

    “我要是知道他會這個,我何必還叫你打探什麼?自己不是吹噓說有什麼什麼了不起的能力嗎?怎麼連人家會咒言術都查不到?”雨傾城有些無奈,真的不明白這傢伙爲什麼給他一種似有似無的感覺。否則,他又怎麼可能讓那個老怪的寶貝弟子去冒險了。

    擂臺上,陳天羽沒有去理會那些無用的小插曲;坐在哪凳子上慢慢的等候下一位的挑戰這。

    “呵呵...看來今天我們的流氓同學 運氣不錯啊!居然連續幾個人主動認輸!就是不知道接下來武士俱樂部的人還會不會如此主動認輸了?那讓我們拭目以待!下面,有請武士俱樂部的渡邊一郎!”主持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雨傾城的旁邊會到了評委臺中央,用高調的聲音說道。

    “華夏豬,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渡邊一上臺,看着無所謂的陳天羽,惡狠狠的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