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章 坑爹的古武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二十章 坑爹的古武社字體大小: A+
     

    “呵呵...如此說來,我是得聽取你的建議了。”雨傾城皮笑肉不笑的笑着對陳天羽說道。

    “嘿嘿...不用的,師姐!”有些不對,陳天羽恍然間醒悟過來,嘿嘿笑着看向對面的雨傾城。

    “蘇嵐,很好笑嗎?還不快把這個拉去訓練,等着被別人揍趴在地上。”雨傾城有些火大,轉而對着蘇嵐吼道,用手指着樊東;擡頭看了一眼,回頭盯着陳天羽,這個過於普通的小子有些太氣人。

    “林源,這個人交給你,若是半月後的挑戰這小子輸得太難看,我看你面子往哪擱,怎麼給你家老不死的交待!”雨傾城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突然間嘴角帶上一絲得意的笑容。說完,頭也不回的就向二樓走去。

    這時,一個人影慢慢的從二樓護欄邊轉身,皺着額頭;慢悠慢悠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你不能快點嗎?”雨傾城有些不滿意林源如此慢吞吞的節奏。

    “雨傾城,別像和誰都有仇的樣子,當初又不是我家老不死的從中作梗。”林源不以爲然的說道。

    “喂,我說,小子你怎麼惹到這頭老虎的?不過,我挺同情你的,祝你好運!”林源看着這個有些普通的人,普通的外表與普通的裝飾,一切的一切都顯示着這人的普通。

    “別用你那副眼神看着我,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這所有的老人中,我是最不會教新人的,哪怕是剛和你一起來的同伴,教得都會比我好!”林源看着陳天羽那疑惑的演神,很是同情的說道。

    “那...”陳天羽剛開口說話,就被無情的打斷了。

    “你別和我說面子與交待的問題,我先問你:我本來就不會教人這是衆所周知的事,那我還在乎什麼面子,教與不教豈不是一個樣都要被笑話。至於交待,那就更好解釋了,這些人都知道我家那老不死的還不知道嗎?”好像知道陳天羽想要說什麼,林源就很是無賴般的打斷了他的話。

    “所以了,接下來的事情不是我面子的問題,是你自己會不會丟面子的問題;你可要考慮清楚了。”林源微微笑着看向目瞪口呆的陳天羽,有些憐憫他的感受;不過,林源可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會有什麼不好意思,反而覺得這樣很是正常。

    看着這個有些帥氣,穿着一身名牌休閒運動裝的陽光男孩;哎呀!管他是男孩還是男人,反正說白了就是什麼都幫不了陳天羽的人。

    帥氣的臉,再加上陽光般的笑容與酷酷的髮型,十足的少女殺手;只是陳天羽很少看見他在學校裏露面。

    “那,老師,我可不可以不參加半月後的挑戰?”陳天羽哀求般的看着林源。

    “嗯,這個,理論上是可以的;但你還是新人,被衆多師兄們推崇。所以了,結果是不得不參加。”林源撓了撓後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衆多師兄?”陳天羽有些不明白,今天自己纔來的,那有師兄會認識自己?推崇自己?這裏面一定有人搗鬼。

    “是啊!就是後面正在訓練的這些!”林源怕陳天羽不知道是誰,用手指了指後面訓練場上的那些人。

    順着他的手往後看去,只見場上的衆人一臉微笑的看着自己,很是肯定的點着頭,那有先前那怒目而視的表情。

    “師父,我纔剛來報道,怎麼就會有師兄推崇?我沒來之前,怕是師兄們都還不知道有我這麼一個人吧?這不是明顯的坑爹嗎?”陳天羽看着訓練場上衆人的表現,他有種孟姜女哭倒長城的衝動。

    “這個你話明顯的說錯了啊!這不是坑爹,這是坑師弟!記住,別說錯了啊!”林源看了看陳天羽那似哭非哭的表情,突然間發覺心裏面要暢快很多。

    “哦,順便給你說一聲;別叫我師傅,要不你上場輸得太難看的時候被你當衆叫一聲師傅;別人會怎麼看?人家一定會說:你看看,這就是那人的師傅,肯定也是一個慫包,要不怎麼會教出這樣的徒弟來。”林源可不怕陳天羽會生氣,依然無所謂的給他說道。

    “所以了,你以後叫我林哥或是源哥都可以,千萬千萬不要叫我師兄或是師傅;否則會很沒面子的。你明白了沒有?”雖然林源嘴上說着面子不值幾個錢,是無用的東西,但現說起面子來比誰都看得重。

    “明白了,林哥。我現在很是懷疑樊東他到底是不是你們古武社安排的間諜,否則,怎麼會拉我進這坑爹的古武。”陳天羽現在是有哭說不出來,此刻的他真的體會到了啞巴吃黃蓮的痛苦。

    “唉,對,這纔像話嘛!”林源聽着前面的話還挺舒心的,可後面的就不是滋味了。“什麼叫我們安排的間諜?是你自願進來的好不好!我都告訴過你好幾遍了,我們這不是叫坑爹,這叫坑師弟。記住,別說錯了啊!”

    “好,知道了,林哥!坑師弟的古武社。”陳天羽真的很想哭,但他哭不出來。

    “那,林哥。你是不是有什麼祕訣傳授於我,免得到是輸得太難看丟古武的面子。”陳天羽很不甘心,就這樣被坑了一次。

    “唉,不是我不想幫你,實在是我什麼祕訣也沒有啊!即使有也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可以學會的。”林源很是滿意陳天羽的表現,用左手搭在陳天羽的肩膀上,宛若多年的好兄弟那般。

    “我說,你究竟是怎麼得罪雨傾城那瘋丫頭的,會讓她甘願欠我們衆人一個人情。”就在林源把手搭在陳天羽肩膀上的時候,悄悄的在他耳邊問道。

    聽到此話,陳天羽默然無語,怎麼會發生如此情況?

    “好了,雖然我什麼都教不了你,但是了我還是願意幫助你的。我代他出去訓練去了,別找我們!”林源看着陳天羽那無辜的表情,怪有些不好意思;於是,決定補償補償他。所以,就對衆人說道,拉着陳天羽就像外走!

    在林源他們兩人走後,欄杆邊上就多出了那麼十幾個年紀大約在二十左右的男男女女;看其模樣,帥的帥、靚的靚,就沒有一個是普通人的樣子。若陳天羽在此的話,一定會發

    現雨傾城也在這其中。

    “雨傾城,你就不怕林源不願意要你這個人情,私自教他一些東西?”其中一個似是領頭的男生微笑着對雨傾城說道。

    “呵呵...南宮清風,你可別忘了,林源出自哪裏?他即使是想教,恐怕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學會的吧!”雨傾城不可否認林源會私自傳授東西,但她很肯定林源所教的陳天羽短時間內學不會。

    “嘿嘿...你說的是不錯。不過,我一直很是好奇,古通天的寶貝徒弟居然捨得用掉他好不容易爭取到的一個人情,居然被用到了這麼一個普通人的身上;就是不知道古老知道後會作何感想?”站在南宮清風旁邊的一個男生陰笑着再次說道。

    “怎麼?歐陽漠你有意見?”雨傾城眉頭微微的一皺,有些不悅的說道。

    “呵呵...我怎麼會有意見?要是讓家裏人知道我們這麼簡單的就把古老的人情還了,不知道會怎麼獎賞我了;對於獎賞,我可是不會有意見的。”歐陽漠陰陽怪氣的說道。

    “既然沒意見照我說的做就是,那有那麼多的廢話!”雨傾城很是不滿意他們的這種態度,憤怒的轉過身就向着樓下走去,準備離開古武社。

    “東方明,你號稱算無遺漏,你可有猜出她如此做是和用意?花費如此大的代價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是不是有些太過了?”歐陽漠一手撐着下巴,還是想不明白雨傾城的用意。

    “我怎麼會知道她這麼做是爲什麼?可能和她有仇唄!也可能想拉進雨家...反正有很多的情況,我也不好說。”東方明有些吊兒郎當的模樣說道。

    “南宮清河?”南宮清風突然間喊道。

    “五哥, 什麼事?”在南宮清風后面,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大小的一個年輕人問道。

    “你去查查這個陳天羽是什麼來歷?”南宮清風如此說道。

    “五哥,這是你要的東西。就在中午雨傾城說動用那個人情的時候,我就去查了這個人的來歷;包括他來學校時所發生的事都有記錄。”南宮清河從衣服口袋裏拿出一份資料,緩緩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給大夥說說這個陳天羽有什麼特殊之處。重點在他來學校的這期間所發生的事!”南宮清風淡淡的說道。

    “好的,五哥。陳天羽,男....”南宮清河打開資料,就緩緩的唸了出來。

    與此同時,古武樓前書林裏的一座小亭子的閣樓上,有着兩個人同樣在敘述者相同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古武社裏面是有人把陳天羽的資料打印在那裏給衆人述說。而這裏,則是當事人陳天羽的親自講述。

    至於這閣樓上的位置,他們是如何上去的,那就沒人知道了。

    “你沒有說實話吧!就你所說的來看,根本就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啊?那她怎麼會這麼安排?”林源有些不敢相信的聽完陳天羽的述說,然後一副看絕世珍寶的眼神看着陳天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