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三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三年字體大小: A+
     

    (感謝兄弟岸裏瀾的打賞,小羽拜謝!下面故事有將進入到另一個階段了,夥伴們有沒有準備好啊!)

    “你的問題沒有人可以回到你,若你想知道答案,那就請你自己去尋找真相。”龍吟聽到陳天羽的自問自答,嘆了口氣說道。

    “真相?何爲真相?哈哈....龍吟,當有一天你發現了所謂的真相,是不是會後悔?”陳天羽有些悲哀,悲哀到有些不明所以。

    “不管是後悔也好,不後悔也罷。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條路,即使你想退出,別人也不會允許你退出;從當初你的選擇開始,你除了一往直前外,你還有選擇嗎?”龍吟好像知道些什麼,但陳天羽不敢確定他知道的是真還是假。

    “你的本心爲何?”看着陳天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龍吟淡淡的問了一句,不再去做其他的解釋。

    本心爲何?聽見龍吟的詢問,陳天羽低下頭,在心裏面不斷的問着自己。真的不想去看看嗎?真的可以不去理會身邊發生的事嗎?爲何龍吟會出現?爲何...爲何.....太多太多的爲何,自己真的可以不去理會嗎?

    答案是肯定的,自己不甘寂寞,不甘被擺弄。這路是自己選的,在開始階段就如此的迷茫,那後路是不是如同前人那樣。真相永遠隱藏在歷史的長河中,隨波逐流;自己真的甘心嗎?

    不甘,所以我要去找尋那真相,去尋找隱藏在哪歷史長河中的真真答案。王的宿命不該如此,王的使命不是就此終結。

    “龍吟,我想知道獵盟的身份牌是不是可以尋找到我?”陳天羽恢復了他本該就有的表情。

    “你與以前所有出現的王不一樣,本源的凝聚過於與衆不同。在你本源不動用的情況下,傲風的身份牌對你沒有什麼反應。所有...”龍吟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陳天羽打斷了。

    “嗯,我明白了。”陳天羽打斷龍吟的話,不讓他繼續說下去。“龍吟,我說如果;如果我什麼都沒做,他們會不會放過我?”

    “嗯,如果你不是王的話,我想他們是有可能放過你的。嗯,我說的也是如果。”龍吟看着陳天羽不切實際的幻想,很是同情的說道。

    “好吧,龍吟,我明白了!”陳天羽真的明白了嗎?誰也不知道。

    回想着龍吟所說的這一切,陳天羽隱隱的有些犯頭疼。在漆黑的夜中,看着嘴角帶着微笑酣睡的任宏,陳天羽只能是在心裏默默的想到:他一定是在和那個妹妹約會吧!

    收回目光,於黑夜中慢慢閉上眼。默默的彌補術殺的缺陷,這是自己的殺招,完善才是自己最大的幫組。

    接下來的幾天,陳天羽一直待在任宏這裏,有着擋箭牌不用,難道還要去尋找一個擋箭牌?直至一個星期後,陳天羽拉着任宏到了他家,這也讓陳天羽擺脫了父母的追問。

    寒假就這麼過來了,陳天羽恢復到了平常的生活狀態;沒有去考慮自己修行的問題,沒有

    去在意獵盟對自己搜捕又加強了幾分;依然我行我素,這個死黨家玩兩天,那個死黨家玩幾天,就這麼混過了這個寒假。

    轉眼,開學。

    開學階段,陳天羽發現了些不同。他沒有再發現王義的下落,自從上次汽車站事件後,他已經好久沒有再看見王義了;就連過年的時候,也沒有看見王義出現。猶如是消失了那般,只是王義的父母還如那樣,這至少證明王義還在,就是不知道去了那裏。

    除了王義的消失外,陳天羽還發現,劉嬌與自己間的距離似有似無的有那麼些疏遠。有時遇見,只是相互間點點頭;哪怕劉嬌發現陳天羽是在那裏故意等待自己,有時也只是微微的一笑走了過去。不再想上學期那樣,說着笑着;或許,這就是女生吧!

    有些失落,有些迷茫。陳天羽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有時會默默的跟在他的後面,送着他上學放學;有時會在某過路口獨自等待,看着他從自己面前走過。

    看着她和別的男生有說有笑,陳天羽的心裏有些失落;但又能怎樣?自己又不是她的誰,能干預她的生活嗎?答案是肯定的,至今爲止,陳天羽也沒有弄明白這是什麼原因。

    但自己又能怎麼樣了?除了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外,自己就是一個農村的窮小子。或許,自己應該默默的祝福她吧!

    王玲沒有什麼變化,依然像以前。而自己,也慢慢的習慣了王玲出現在自己身邊;陪着她胡鬧,寵着她的亂來。

    幾個死黨沒有什麼變化,除了周順失戀一次變得有些不愛說話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都在各自長大,各自成熟。

    文理分科,幾個死黨和王玲還有譚梅、譚君等一系要好的朋友選擇了理科,劉嬌和一些同學選擇了文科。就這樣,陳天羽發現自己和劉嬌的距離越來越遠;而她,也從外面的住宿搬到了學校的宿舍,再想在某個路口等着她的路過也不再那麼現實。

    雖然這座小縣城偶爾還有幾次那麼超自然的事件發生,可再沒有像那年的轟動。王飛做回了他的‘小霸王’,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樣蹲在學校門口欺負同學,而是像木樁那樣看着學生們過上過下。

    小黑的手藝越來越好,曾經找過自己商量說有開一間正規早餐店的打算;沒有給他什麼建議,就任由他去和王飛商量了。

    如此,看人來人往,潮起潮落;花開花落,花落又再開,時間也過去近三年。

    三年的時間,變化得太多。幾年前青澀的小姑娘如今也亭亭玉立,變成了美麗的少女;環繞在她們身邊的色狼魔鬼又更多了。歲月讓人成長成熟,但唯獨陳天羽,三年來沒有多大的變化,除了臉上多了些許成熟外,基本上和三年前沒有變化。

    三年來,誰也不知道陳天羽有何進步;就連長期跟在他身邊的龍吟,也不清楚現在的陳天羽戰力如何。龍吟只知道的是他一天也沒有放鬆過自己的修煉,或

    許是爲了不讓自己去想其他的事情纔會如此的吧!

    高考早也甩在了身後,看了看自己的成績。非常的令人失望,就連個二本線都沒有上。不過,這也是在情理之中;在高考前夕,龍吟告訴過自己,現在的自己最好還是別去大城市,否則後果真的很難預料。

    劉嬌如願以償的考上了自己喜歡的學校,王玲也還不錯。幾個死黨也參差不齊,周順因爲失戀的關係發揮失常,和自己差不多,小哥還可以;唯獨陶紅和任宏不知道什麼原因落第,從此,他倆正式跨入了生活。

    譚君也還勉強一般,譚梅對自己不滿意,於是再重新來過一次。記得他復讀得還可以,第二年也考上了理想的學校。

    同年9月,陳天羽告別了所有的夥伴,踏上了自己的尋夢之旅。原本他是想邀請王玲與他一同前往的,奈何王玲沒有同意。最後只得是孤身一人,說錯了,不是孤身一人,同行的還有龍吟。

    默默的爲着離別的夥伴們祝福,希望他們一切安好。如此,陳天羽獨自踏上了這條看似不歸的路。

    看着火車外不斷向後飄飛的風景,羣山如奔跑般向後退去。我還會回來的,家鄉。等待王的降臨吧!陳同樣閉上眼,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這三年來,不知道蘇紫嫣的丫頭去幹嘛了?現在他已經有二十二了吧?是不是早就嫁人了?不知道爲什麼,閉上眼的陳天羽會想到了幾年前那個給自己找了幾尋麻煩的瘋丫頭。

    不知道等自己回來後會是什麼樣子了?王玲會不會拉着一個帥哥突然跑到自己的面前來對自己說:嗨,小羽,這是我男朋友。我們準備要結婚了,到時候你來和喜酒啊!

    那時,自己會怎麼做?會不會把這丫頭拉到一旁給她說:哼,你結婚?有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別忘了你可是我的。呵呵...陳天羽居然會想到這些無聊的情節。

    還有劉嬌,她會做什麼?會不會如他和自己說的那樣。在他讀書的生涯裏不會有情情愛愛的事情出現,還是這是她爲了不讓自己煩她而專門給自己說的。

    突然間,陳天羽想到在幾年前汽車站的時候;自己有請龍吟幫過忙,自從那次後,劉嬌對自己就在慢慢的疏遠。因爲事後他們問自己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而自己有沒有說過實話。

    因爲這樣,自己還曾懷疑過龍吟辦事不靠譜;而龍吟則信誓旦旦的對自己說他的辦事能力是是如何的了得;若自己不信開學後就知道。會不會是龍吟做了什麼手腳,才導致劉嬌對自己如此。陳天羽不得而知,也沒有去問龍吟。

    “XY站到了,在XY下車的乘客請做好準備,帶上自己的行李,請勿遺失在車上。”想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在經過了一天一夜的旅行後。陳天羽終於是到了此行的目的地,XY。

    下車,拉着自己的行李,出得車站。擡頭,看着這座陌生的城市車來車往;默默的打量着這座自己接下來要生活三年的城市。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