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一十章 獵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一十章 獵盟字體大小: A+
     

    (哇哦!夥伴們好給力,日點擊終於破兩百了;小羽在此保證,每日三更不斷,後面的故事將更加精彩、、、夥伴們,可否多給小羽一些支持,小羽拜謝。碼字去了,要不明天《仙元》就不能更新了!)

    “你在哪得到的?”龍吟停下腳步,回過身來看着陳天羽手裏的東西,眉頭不由得微微的皺了起來。“給我看看。”

    “就在這裏,我記得這個地方是那條大蛇所躺的地方。有什麼不對的嗎?”陳天羽順手就扔給了龍吟。

    “你自己看看吧!”龍吟再手上隨便翻轉了一兩下,就扔還給了天羽;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陳天羽接過龍吟扔過來的牌子,仔細的看了一下。拿在手裏,重若無物,察覺不出是何原料製作而成。

    只見一面有着一個古樸而又滄桑的古篆:獵,再無其他任何裝飾。好像其他的裝飾都比不了這麼一個字。另一面同樣有古篆字:丹,丹字下面還有一個序號:十三。

    看着這個莫名其妙的牌子,陳天羽皺着眉頭沉思了起來。這是什麼東西?

    “龍吟,我們就這麼走了?不去他的洞裏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看着頭也不回的龍吟,陳天羽看了看懸崖上的洞口,有些失落的說道。

    “在你休息的時候我就去看了,沒什麼好東西,你能用的我都帶了出來。走吧,再晚的話有可能會遇上那些趕往這裏來的傢伙。”龍吟頭也不會,眨眼間就不見了蹤跡。

    “小虎,過來,我們跟上龍吟。”看着離去的龍吟,陳天羽叫來身邊的黑狗,抱起來追上消散的龍吟。

    冬天的黑夜來得總是要比夏天來的早一些,才傍晚上7點左右,天空早就黑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

    縣城北端的一個郊區,兩個人影突然在空地上顯現出了身形,同時出現的還有一隻黑色的大土狗。

    “怎麼樣?還能堅持嗎?”突然間有個人對另一個人說道。“當初叫你別帶上這隻笨狗你還不信,偏要跑去拉什麼屎,差點就壞了大事。”

    “還好,龍吟。現在即使是能堅持我恐怕也不能回去,現在這個樣子回去,還不被我老爸老媽盤根問底啊?”原來,出現的兩人正是從外面趕回來的陳天羽和龍吟。“甩掉他們沒有?”

    本來他們在趕路趕得好好的,可是在半路那條該死的狗偏要跑去拉屎,正好撞見趕往傲風哪裏的那羣人。

    能在大山中看見如此肥大的狗,想必是很多人的喜愛。於是,陳天羽他們聽見了小虎淒涼的叫喚。還是龍吟果斷的把那人擊昏在地,抱起被嚇得瑟瑟發抖的狗拉上陳天羽就跑,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可是能發現傲風哪裏能量異常前來查看的人,絕對不會比傲風差。所以,儘管陳天羽他們先行跑路,但聽見狗叫喚過來查看的人還是發現了一些能量的波動。於是就跟上了陳天羽他們離開是所留下的波動一路追蹤,按龍吟的說法,他們耗費了一個半時辰的時間才把那羣尾巴甩掉,然後就

    有凌晨天羽他們剛纔的那一幕。

    “差不多吧!反正他們是別想再發現我們的行蹤了。”龍吟看了眼老實坐在陳天羽腳邊的小虎,嘿嘿的笑了笑。平時若是龍吟罵他一句,他都敢瞪上兩眼,只是今天,很是老實的挨着陳天羽,沒有去看龍吟,想來幾個小時前的事讓它後怕不已。

    “你是故意的吧?龍吟。嗤....”陳天羽話還沒說完,再次噴出了一個黑色的血液。

    這一路上趕來,陳天羽不知道噴了多少鮮血,可每次血液剛從自己的身體離開,龍吟就隨手一揮,讓血液分解在空中。

    “是,先讓你體驗一下被追的滋味如何。只要是對他們有益的事,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會如此;那你說,若是他們知道了你的身份你會如何?”龍吟也沒有去做過多的辨解,直接說道。

    “嗯,我知道。走吧,這裏快到我同學家了,接下來的時間可就要他來給我做掩護了。”陳天羽擡頭看了下壞境,轉而向前面徑直走去。

    郊區,在城市邊緣,比農村可好得多了。這裏到處是低矮的自建樓房,任宏他家就居住在這裏。

    “喂,小宏,我現在在你家旁邊,到你家來玩,歡迎不?”陳天羽他們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後,他就拿出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不一會兒,他前面急匆匆的跑來一個人影,手裏還拿着一顆手電照亮。

    “哇靠,小羽,你是不是和家裏吵架了?要不這麼大晚上了怎麼一個人到這裏來。”任宏看着陳天羽身旁的大狗,有些不敢相信的問着他。

    “好久不見,小虎。”不等陳天羽說話,任宏反而和那條狗打起了招呼。“把你的爪子收回去,那麼髒我纔不和你握手了。”

    “什麼啊?只是太晚了回不去了,順便找你幫我做掩護。我可能要在外面待好幾天,然後,你懂的...”陳天羽看着任宏,說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

    “好,我知道了。走吧!和我回去弄吃的,還有你這條大狗。”任宏明白了陳天羽要他做什麼掩護,也沒有去問陳天羽的祕密,就這麼帶着他回到了家裏,隨行的還有那條大黑狗。

    陳天羽的出現,全然在情理之中;可小虎的出現,楞是讓任何的父母以爲陳天羽他去哪裏偷來的大狗;任宏解釋了半天這才把陳天羽小偷的名號給洗掉。

    看着已經睡熟的任宏,陳天羽完全沒有半點睡意。在吃完任宏弄給自己的晚飯後,他們兩人就到了任宏的房間,而小虎則是待在了他家客廳裏。陪着任宏閒扯了大半晚上,終於是讓他睡了過去。

    回想着龍吟今天給自己說的話,陳天羽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因爲自己實在是想不通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全部的修者聯手捕獵自己。哪怕是認識也好,不認識也罷,只要確定是那個人,就會毫不留情的出手,哪怕這個人是自己的伴侶或是父母乃至妻兒。

    完全的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而今唯一能做的就是隱藏好自己,把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全部消

    失在這個世上。

    閉上眼,默默的回想着在路上龍吟給自己所說的。

    “龍吟,這是什麼啊?一面獵,一面丹?還有個十三?”陳天羽看了會手上的東西,對着前方慢慢飄飛的龍吟說道。

    “你真的想知道?”龍吟沒有給陳天羽解釋,而是陰沉着臉說道。

    “嗯,我不想知道我問你幹嘛?我又沒吃多。”陳天羽有些不明白龍吟爲何在看見這塊牌子後臉色變得如此的陰沉。

    “好吧,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龍吟有些悲哀的擡頭,看着天空。

    “你知道那塊牌子是用什麼做的嗎?呵呵....說來很悲傷也和可笑,那是用我們這類生物的身體來做成的;所以重如無物,似金非金;因爲是用王的軀體做成,所以容不下其他的任何裝飾,有的只是一些數與字的相伴。”龍吟的表情很是悲傷,很是無奈。

    “怎麼,不可置信還是不敢相信?這就是王的宿命,終究會有被捕獵到的一天。之後就是抽取本源用以溫養本源之晶,或者是用來做第三步到第四步突破所用;凡是擁有王之本源或是天地本源者,皆有跨入第四步修行的可能。

    所以,只要是發現王的存在;你說說看,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若是成功捕獵到王,第四步修之路就有望;不僅如此,只要不夭折,前三步修之路就將順風順水,不在有半點阻礙。

    直到現在我都沒有明白王的出現是怎麼回事?有何意義?是成全修者前往第四步,還是有其另外的宿命。這些從古遺留到今的謎題,至今爲止還沒有誰來解開過。

    而你手上獲得的這個令牌,是一個名叫獵王者聯盟所持有的信物。獵王者聯盟,簡稱獵盟;內有盟主一位,副盟主五位;護法執事不計期數。

    獵盟的最低標準爲築基,是爲新人。而往上則還有化丹、養靈、賦神等等的階段。而每過十年,獵盟會招募一批新人用於補充新鮮血液。各級別的競爭非常的殘酷,所以不得不每十年招募一批新人。

    而你手裏的這塊,前面的獵表示獵盟的獨有標誌;而後面的丹則代表化丹境,而數字則是代表這一境界中最厲害的王。看上面的數字,他應該是獵盟中化丹境十三位捕獵王者中的最後一位。

    每一個境界中,都會各自逐鹿產生十三位最強大的獵者,捕獵者之王,簡稱獵王;這就是你手裏哪塊牌子所帶來的信息。”龍吟一口氣說了他所知道關於這塊牌子的事情,表情陰冷,眼裏飽含悲哀。

    “這塊牌子只是代表身份嗎?”陳天羽同樣對這樣的信息有些難以想象,再次問道。

    “當然不只是代表身份那麼簡單,這還是他們找尋王的重要羅盤。只要有王的出現,這些牌子就會自動示警或是飛向王的所在;所以,凡是獵盟之人,都會擁有這麼一塊身份牌。”龍吟冷笑着說道。

    “這就是獵盟嗎?捕獵天地之王的聯盟?王,究竟是因何而生?”陳天羽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