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九章 術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九章 術殺?字體大小: A+
     

    “魔語.術殺。”陳天羽擡起顫抖的右手,並指爲劍,指着傲風說用冰冷的話語說道道。

    看着陳天羽突如其來的一搞,反倒是讓傲風站在了原地楞了一下。左右看了看,什麼情況都沒有發生啊?而冰凍的速度又在加快了幾分,就連陳天羽的身上都開始爬上冰晶。

    “你搞什麼情況啊?把我嚇得半死?還以爲你有什麼絕招了,切,純碎就是嚇唬人用。”傲風回頭打量着顫抖如篩的陳天羽,驚疑的說道。

    然而,此時陳天羽的身上已經覆蓋上了手指般厚的冰晶,唯獨沒有蔓延到頭上。

    “噗嗤....”陳天羽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撒字冰櫻的地上是如此的耀眼。不知道是傲風的冰封讓他噴血還是先前的舊傷帶動。

    “你看看、你看看,叫你別多此一舉,你就是不聽。現在可好了,又吐.....”然而,傲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陳天羽。左手瞬間擡起,捂住自己的左胸。

    從陳天羽的術殺到現在傲風捂胸,前後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這點時間內,傲風冰封的速度堪稱是可怕,短短兩個呼吸,就把陳天羽凍住。

    “噗嗤....”傲風接連吐出幾口黑色的鮮血噴了出來,看着陳天羽,斷斷續續的問道:“你...你...究竟....做...做了什麼?讓我...讓我....死個明目。”

    然而,讓傲風奇怪的是,此時的陳天羽也如他那般,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只是他身上的冰凍在傲風吐血的時候瞬間崩潰,連同他身上那焦黑的表皮,一同隨着碎裂的冰塊一同落在了地上。

    我們的畫面回到幾個呼吸之前,懸崖邊上。一人一狗就這麼安靜的坐在懸崖邊上看着下面再次展開的爭鬥。

    “小虎,你主人這次真的要完蛋了。沒想到那條小水漓居然來這手,騙過雷劫,先行裝死,這樣,他就有比你主人多的時間來恢復;所以,現在他居然搶先攻擊。”龍吟看着在水面上站起來的傲風,不住的點頭。

    “你主人要遭殃了,你還別不信。你看,傲風要用範圍性法術,先把他困住。然後再是冰凍。”傲風他不知道的是,他所做所想的事,全都被這個人給說在了前面,只是沒有去打攪他。

    如龍吟所說,傲風確實是按照他說的去做的。只是,龍吟沒有猜到陳天羽接下來會怎麼做。是坐以待斃還是互偶頑抗,互偶頑抗,他又會怎麼做。

    看見陳天羽出域,龍吟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現在的龍吟張着一張嘴,用手指着吐血的傲風,同樣不可思議的問着:“小虎?這是什麼情況?”

    “走,看看去。”龍吟說着,懸崖邊上就消失了他的身影,連同消失的還有他身旁的狗。他們再現身時,也是在了陳天羽的旁邊。

    而此時,傲風的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看着陳天羽,滿眼的希意陳天羽

    會告訴他是怎麼回事。然而,他等不到陳天羽告訴他,他就已經不甘的停止了呼吸。

    “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這連我自己也還沒有全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嗤...”陳天羽的身體還是那麼的搖晃,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等他說完這句話,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就這麼的閉上眼睛向後面倒了下去。

    就在陳天羽倒向後面的瞬間,傲風那半跪在地上死也不閉上的雙眼居然慢慢的閉了上去同樣向着旁邊到了下來;在倒地後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傲風的身體就再度變化成了先前那條在雷中翻滾的那條大白色大蛇的樣子。

    “同歸於盡?不會吧?我說你好歹也是一條水漓吧,在自己的地盤上連個人族小子都搞不定,活該落得這個下場。”龍吟打量了一眼在旁邊現出原形的傲風,不滿的說道。

    “喂,別拉我。有本事你自己去救,我可不管他。”說完傲風,龍吟發現有東西在拉自己的衣服;低頭一看,這是小虎這傢伙用嘴咬着自己長衫的衣角在往陳天羽的旁邊移動。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龍吟還是走到了陳天羽的旁邊,打量了他一眼。只見他身上被雷轟擊的焦皮已經脫落在地上,全身如嬰兒般細膩的肌膚。

    “你還要裝死到什麼時候?”龍吟用戲謔的語氣對躺在地上沒有呼吸的陳天羽說道。

    “你有點同情心好不好?沒看見我動不了嗎?”陳天羽虛弱的睜開眼,有氣無力的說道。對於龍吟這種態度,陳天羽早就見怪不怪。如果他真的不管自己,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那會在這裏說自己的風涼話。

    “好吧!我有點同情心。我想告訴你的是,這裏出現如此大非自然的能量,我看不出兩個時辰,煩人的傢伙就會到達。”龍吟一屁股坐在了陳天羽的旁邊,看着天空好像在自言自語。

    “來就來吧!休息一個時辰大概能夠恢復一成左右,勉強可以躲開他們。”陳天羽閉上眼睛,不再去看龍吟。

    看着再次閉上眼睛休息的陳天羽,龍吟也沒有再去打攪他,就這麼坐在哪裏看着天空。就連那條大黑狗也沒有像以前那樣去添陳天羽的臉,生怕把他吵醒。

    一個時辰,也就是兩個小時,其實真的沒多久。讓陳天羽沒有想到的是,本以爲需要兩個小時才能給恢復的傷,沒想到一個半小時就可以了;而其比自己預期的要好得多。

    “醒了,那我們走吧!現在別和他們對上。”看着陳天羽睜開眼睛,龍吟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雜草與泥土。走到傲風那條十多米長水桶般粗的身體旁邊,手一揮,大蛇就不見了蹤影。

    看着龍吟這些一連串的動作,陳天羽也只是默默的看着,未曾發表任何建議。只是深鎖的額頭是在想什麼事情。

    “龍吟,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依然坐在地上,擡頭看着龍吟,哪有半點想離開的樣子。

    哦,我也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訴我?”回頭看着有些在耍無賴的陳天羽,龍吟也用同樣的語氣說道。

    “那些突然間獲得特殊能力的人,哪個不是活的瀟瀟灑灑,風光無限?不僅左擁右抱還美女成堆?爲什麼我要躲躲藏藏,時刻隱瞞?不僅沒有這些,還要到處拼命,搞不好那天這條小命丟在哪都不知道?”沒有去理會龍吟的問題,陳天羽擡頭看着天空,有些悲哀的說道。

    “我檢查過那條水漓的屍體,死因爲心臟突然間焚化虛無,從而引發魂魄自燃,化做虛無。而妖丹安靜的待在他的體內,好似被某物禁錮,不能脫離。因此,他魂燃燒時順帶略過妖丹,連同裏面所存留的殘靈一同焚燬。”龍吟也沒有回答陳天羽的問題,用手摸着下巴,似在思考什麼。

    “那是火之本源的一種運用,我稱之爲‘奧義:魔語.術殺’的後果,術殺,是我自己創造的一種只適於自己使用的全新術法。術殺一出,先行鎖定對方的生命源泉:心臟,藉助人體五行屬性的原理,結合自身火之本源引動對方體內先天之火;由內而外焚化心臟,其次點燃魂。因爲自身先天之火,與其本身同源,所以不會引起丹或是靈的反應,丹或靈自然而然的等其火焰到來。”這次陳天羽沒有去說什麼,把術殺的原理告訴了龍吟。

    “因爲你是那東西選擇的人,他的不同所以造就了你的不同;因此,你不可以與常人而論。否則,你的小命就將不再屬於你;若你想活,就得這樣;這是你的宿命。”龍吟聽了陳天羽的描述,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才說道。

    “龍吟,這世上真的有輪迴嗎?宿命是不是真的存在?”陳天羽有些迷茫,很不甘的問道。

    “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輪迴,是不是真的有宿命。可我失敗了,永遠再沒有資格去探究那個讓我同樣也是讓你煩惱的問題。”龍吟擡頭看着天空,嘆了口氣很不甘心的說道。

    “你的本源和我們的本源有些不一樣,這樣看來,你是想做些不同以往的改變。接下來的旅程,我給不了你太多的教導了,因爲你的法是你自己創造的,我不懂也理解不了;能給你打最多是一些技巧上的幫組。這點你還要明白?”龍吟不再嘆氣,而是認認真真的和他說道。

    “我明白,但是我不得不如此去改變;那東西選擇的物種有這麼多,但是成就最高的你們都沒有能夠逆轉宿命;若是還和你們一樣,那是不是和以往沒有什麼區別。”陳天羽無奈的嘆了口氣,誰也不知道他嘆的是什麼;是命運的悲哀還是命運的使然,誰也不知道。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儘快離開此地,以免和那些人做不必要的碰面。”龍吟也不去理會陳天羽在哀嘆些什麼,說完就往前走了。

    “龍吟,等等,你看這是什麼?”跟在龍吟後面的陳天羽突然叫到,因爲此時他的手裏拿着一塊巴掌大小的牌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