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八章 魔語.術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八章 魔語.術殺字體大小: A+
     

    見周圍再次有細小的冰塊凝聚,晴朗的天空再次飄落着雪花。陳天羽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龍吟不是說他也半死不活的嗎?怎麼可能如此之快的爬起來再次攻擊。

    “星火.燎原”面對這再次下降的溫度,陳天羽同樣結印對抗傲風的攻擊。

    可是,雖然陳天羽結出了印決,可他卻是發現周圍的一切根本就未發生任何變化。在傲風術法的狀態下,地面上的冰塊越來越厚,天上飄落的雪花越來越密集。

    這時的陳天羽才發現,身邊的一切事物在剛纔雷霆的轟擊下什麼都沒有發生;雷洛下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現在還是什麼樣子。很是疑惑的打量了身邊一樣,陳天羽有些不知所措的搖搖頭。

    “你的星火了?怎麼不燎原啊?再不燎原可就沒有機會了?”看着結印但是未曾有變化的陳天羽,傲風好心的提醒着。

    “你怎麼可能恢復得這麼快?”看着慢慢渡步而來的傲風,陳天羽很不甘心的問道。

    “雷劫又不是我的,主要針對的又不是我,只要付出點代價就可以了。”雖然傲風的話說得輕鬆,但不管怎樣,人家的傷行就是比陳天羽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這時的陳天羽這纔想起來,自己在最後三輪雷霆的轟擊下就沒有再發現過傲風那白色的身影在雷霆中翻滾,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怎麼發覺我們又回到了之前的原點上?”傲風看着由坐改爲蹲在那裏的陳天羽,似有所感。

    經過傲風這一說,陳天羽發覺真的和先前的場景很像;可以說,就是先前那個場景的翻版。

    同樣渡步而來的傲風除了更加蒼白的臉色外就沒有其他的區別,但同樣蹲在岸邊上的陳天羽去再也不能做出抵抗。

    剛纔被連翻的怒雷轟擊,不僅是他全身面目全非,而且還把他的內俯拳給轟出了原來的位置,從而導致元氣運轉不暢。

    其實,這樣的問題很是簡單,只要有一定的時間就可以緩解過來,可現在陳天羽最缺的就是時間,傲風不會給他時間。

    “看來你能熬過雷劫,對你的傷害可不是一般的小嘛!內傷可不輕嗎?”傲風戲謔般的聲音再次傳到了陳天羽的耳朵裏。此時的他已經走到了岸邊,站在岸上打量着十來米外的陳天羽。

    “星火.....”不甘心的陳天羽再次結印,對抗這傲風的術法;他自己知道,若是再不能順利的對抗傲風,那等待自己的結果和先前不會有差別。

    而且,陳天羽還敢保證,自己再次被冰封后絕對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然而,強行做事情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嗤”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灑落在他面前的草地上;就如他現在這般,雖然結印完成,可剛在體內運行到一半的元氣就因爲內臟的移位而強行終止。

    而強行終止的結果就是陳天羽傷上加傷,而剛剛恢復一點點的傷勢再次成倍加重,現在的他就連蹲在地上的身體都在隱隱的有些

    發抖。

    “哇哦!吐血了?你不要緊吧?”看着強行運氣而吐血的陳天羽,傲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那般讓人驚奇。

    “不過,你吐血關我屁事,你若是因爲反噬死了那還可節省下我不少功夫了。”突然間,傲風那溫和的笑臉已然不在,轉而換上了一副凌冽的面孔。

    “別用這幅眼神看着我,我說的是實話。”傲風看着陳天羽疑惑的眼神,淡淡的說道。

    “好,那既然如此,你可不可以給我解釋我幾個疑問。第一:你一直在和我說他、他、他,他是誰?”陳天羽沒有去理會傲風是不是會給自己解釋,也不再去做無謂的用功,而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任由身邊的冰塊越凝越厚。

    “嘿嘿.....好吧!既然你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傲風也沒有在繼續往前走,而是站在了岸邊,擡頭看了看天空,好似在回憶着什麼。

    “他,是一個代指,代表了某個人;或許也不是人,反正就是用他來稱呼。他,就是萬王之王,天地間唯一的真王。”傲風想了想就說道。

    “明白了,那什麼是捕獵?好像對你來說,捕獵是一件很榮幸的事?”陳天羽有些不明白的傲風口裏面說的捕獵是什麼意思。

    “嘿嘿...很好解釋啊!捕獵,就是把王比喻成獵物,天下間所有的修者爲獵人。獵人與獵物之間的遊戲而已”傲風嘿嘿的笑了笑,覺得陳天羽問了一個很白癡的問題。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還是我來慢慢告訴你吧!反正你的傷也不是一會兩會就能好的。”看着陳天羽想要再度開口說話,傲風也不着急;於是就搶先說道。

    在經過了傲風的訴說,陳天羽終於是明白了所謂的計劃,一個捕獵天地之王的計劃。

    據他所說:史料記載,王秉天地氣運而生,食天地本源而長;在最後階段,王爲了滿足其自己的一己私慾,最終破滅天地,奪取天地本源爲已用。如此一來,被奪取本源的世界就將會在接下來的數百年內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天地間所有的修者爲了阻止最後災難的發生,不知道在什麼年代起就有了一個不文明的規矩:凡遇王者,必要將其捕獵;捕獵不成者,亦不能讓其安然離開。

    “喂,你說的這些究竟有多少是真實的?”陳天羽皺了皺眉頭,很是不理解的問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傲風嘆了口氣,說出了連他都在疑惑的問題。

    “那你沒有去懷疑?”陳天羽很不甘心。

    “懷疑?爲什麼要去懷疑?有人給我承諾,只有我能夠在這個該死的鬼地方發現他的線索,就允許我進入冰龍一族,成爲其中一員。你知道嗎?像我們這類擁有一絲龍族血脈的物種來說,想要進化到最後一步會有多難?除了在龍族有可能外,其他的任何地方你是想也不要想?”傲風沒有去和陳天羽爭辯什麼,而是說出了一些自己的目的。

    “我明白

    了,最後我想問一下,你怎麼能夠肯定我和他有關係?”陳天羽很失望也很慶幸,至於他在失望什麼和慶幸什麼,誰也不清楚。

    “若不是某些地方對應不上,我早就認爲你是他了;何必還要和你說這許多廢話。”傲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算了,還是一併和你說了吧!他有個最顯著的特徵:絕對的屬性掌控、練氣期的域;這兩天,在哪個地方某些勢力或家族能夠辦到。當然,還有最主要的標誌;但凡他每次出手,必定會有‘輪迴’與‘宿命’這兩個幾個字的出現。要麼只有輪迴、要麼只有宿命,要麼就一起出現。”傲風再次解釋道。

    “那你怎麼說他和我有關?”陳天羽皺了皺眉頭,很是疑惑的問道;畢竟他自己最是清楚,他每次的出手,都和這四個字扯上半點關聯。

    “別忘了,你那把槍。實在是太古老了,古老到沒有人願意去憶起那是多少個紀元前的事情。”傲風說出了他懷疑陳天羽的地方。

    “好了,我也給你解釋了這麼多了,你也可以安心上路了。別怪我,我也只是想活得更久一點。”傲風說着,不再去看陳天羽,而是重中之重的慢慢結印。

    “你聽說過天地輪迴嗎?”沒有去理會傲風是如何做,陳天羽想起了在夢裏面發生的故事;既然傲風知道這麼多,問問他或許可能會知道。

    “天地輪迴?好像是有這麼一個傳說,但不知道是真還是假;上面的人顯現的時間太短,沒有講解更多的事情經過。”本來傲風結印的手突然間停了下來來,想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謝謝你幫我解釋了這麼多。”見到他不再想繼續說下去,陳天羽溫柔的說道。

    “不客氣,反正我要把你殺了獻給龍族的那羣傢伙。所以,你沒有謝我的必要。”傲風有些不自然,畢竟他要用陳同樣換取自己的利益。

    “冰封、絕對零度”傲風現在距離陳天羽十米左右,再次結印。而這次的絕對零度不再像上次那般,而是以絕對的優勢把陳天羽冰封。

    “你別費力氣了,這次的絕對零度不是上次那種普通寒冰,而是我在長久的日子裏用元氣提煉出來的玄冰,普通的火焰連融合他的資格都沒有。”看見陳天羽還想要做無謂的掙扎,傲風再次說道。

    “哦,是嗎?域.炎界。”陳天羽嘴角露出了一個邪惡的微笑,對於傲風的話,不可置信的否認。然而,這次卻未成見他結印,只是看着慢慢行走過來的傲風纔開口說道。

    “我說過你傷得很重,彆強行運氣。普通.......嗯?”傲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未曾看見他結印。卻是發現周圍的火焰在不斷的凝結,組成一個若有若無的圈。

    “冰封千里”察覺到不對,但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心裏總有種怪怪的感覺;傲風只得用冰封千里來加強絕對零度的威力。

    “魔語.術殺。”陳天羽擡起顫抖的右手,指着傲風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