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七章 誰的雷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七章 誰的雷劫字體大小: A+
     

    看着站在水面上望着自己被雷劈後狂笑不斷的傲風,陳天羽對着天空不滿的咆哮道。

    “日,不會吧?”看着芬飛而來的幾縷雷霆匯聚成一股,傲風粗口頻出,轉身就跑。然而,任他身輕如燕,那會跑過下落的雷電。

    “轟咔”傲風停在了原地,嘴角慢慢溢出的血液;似在說明他捱了這一下後沒有陳天羽那般輕鬆。

    “哈哈哈、、我還以爲只會找我一個人了,你的表情怎麼怪怪的?”看着水面上漆黑如墨,只剩兩顆眼珠在哪裏轉動的傲風,陳同樣的心裏終於是找到了一絲的平衡。

    “轟咔、轟咔、、、”然而,不等他高興太久,接連不斷的閃電就從他的頭上落了下來。

    對面懸崖上,看着被接連不斷的落雷劈中的陳天羽,龍吟饒有興致的看着這一切的發生。只是,不知道爲何,漫天的雷霆居然對着懸崖上的一人一狗無動於衷,任由他們在哪裏看着。

    “小虎,你說你那個主人這次是不是死定了?”龍吟回頭看着身邊的黑色大狗,饒有興致的問道。

    “唉,不知道是他的運氣好了還是他的運氣差;本來第一次的雷劫只會有九道。誰曾想哪裏居然有一個人,硬生生的把這雷劫的威力提升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現在的這種雷劫,就是二源王對上也得小心翼翼纔可以活命。現在他居然就遇上了,看來他的氣運可不是一般的好啊!”龍吟沒有理會那條個狗狐疑的眼神,而是淡淡的說道。

    “死狗,別用那副白癡的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享受雷霆的沐浴,我可以吃頓免費的狗肉。”龍吟看着這條狗,比看見他的主人還讓人生氣;可這畢竟是他養的,要不然怎麼一條狗就敢對自己如此。

    不知道那狗是不是聽明白了龍吟的話,但是在龍吟威脅之後就老實的趴在懸崖邊上看着下面發生的一切,不再去看這個和他主人一模一樣但性格決然相反的人。

    “轟咔”

    “五”......

    “轟咔”

    “八”

    “轟咔”

    “九,靠,你有完沒完的,一連轟了我九次,讓不讓人休息一下的。怎麼轟他一次就不管他了?”陳天羽擡頭,憤怒的咆哮着;其嘴角掛着的血線也在說明他被轟得很不好受,一邊還伸出烏七八黑的手指着對面水面上用憤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傲風。

    “草,你是哪家的臭小子;你自己的事怎麼老引到我身上來?”看着陳天羽那無辜的神情,傲風是要有多大的火氣就有多大的火氣。

    然而,天上的雷霆不會聽他的解釋;瞬間再分出一道對着他急速而來。他不是沒有想過要躲,可他自己明白,不管是躲到哪裏,都會被他找到。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要麼自己撐過那小子的雷劫過去,要麼就是自己死在這雷劫下;否則,逃到哪裏都不會有用。

    “看來,只能拼了,否則真的沒有一絲機會了

    。”看着急速而來的閃電,傲風做了最後的決斷。

    只見他往前跨步,縱身、騰躍,對着翻飛而來的閃電就撞了上去。然而,看着傲風如此做的陳天羽先前還不明白他是怎麼回事;然而,在眨眼後,陳天羽的嘴巴瞬間變成‘O’形,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傲風。

    “不會吧?”看着傲風迎雷而上的壯舉,陳天羽他連自己頭上蓄勢待發的雷電都沒有去過多的理會。

    這可不能怪陳天羽,因爲這個世上很多奇怪的事情,他大多數都只是聽龍吟講過,卻未曾見過。畢竟他只是一個半大的孩子,然而突然間發現瞭如此不符合科學的東西,哪會沒有好奇之心。

    只見傲風縱身騰躍之後,傲風就不見了;在他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條蛇一樣的怪物。全身白色,如蛇一般的身軀,只是其頭上有一對角,狀若鹿角;狹長的腦袋張開血盆大口,對着雷電獅吼,騰上半空。

    這時,也正是隱龍村的村名所看見的;蛟龍迎劫,去俗塵,蛻凡體。

    “白漓?”看着傲風所變幻的身形,陳天羽從最初的驚訝道若有所思也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用不確定的語氣輕輕的說道。

    龍吟曾經給介紹過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物種,其中就有種是叫白漓的。現在他所看見傲風的樣子,就和龍吟介紹的一模一樣。

    白漓,蛇屬中的一個分支;其體內還有冰龍族的一些血脈,所以被外人稱之爲漓。其性喜水,凡是有其出現之地,必將有着天然好泉;善控水與冰,號稱是水的寵兒。

    回憶有關於白漓的一些基本信息,陳天羽這才釋然。原來是這個東西,難怪自己會被他壓制得死死的。

    不等他看傲風被雷劈後的結果如何,就不得不回過頭來;因爲他在注意間又被雷劈了,打量着接二連三落下的閃電。陳天羽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半小時左右過後,陳天羽毫無動靜的倒在了草地上。迎面向天,看着在慢慢散去烏雲,陳同樣不由得手了口氣。

    不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次怎麼會有雷劈他,差點就讓他永遠的停留在老者裏。閉上眼,慢慢的數着這次共招了幾次雷劈,前前後後一共是被劈九次、九十一道雷霆閃電,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粗壯。

    到了後來,陳天羽也沒有去看傲風所變幻的白漓是如何的了,連自己都管不了,那還有空閒去看別人。

    現在的他,全身猶如剛出爐的木炭,焦黑糊臭,如一隻烏龜那樣四腳朝天,躺在哪裏,有一搭沒一搭的呼吸着,像是快死了的人在彌留。

    “哇塞!你這樣都還沒死啊?”突然間,陳天羽聽見了這麼一個不和諧的聲音;艱難的睜開自己閉上的眼睛。

    看着這個滿臉好奇與驚訝集於一臉的擋着自己光線的人,陳同樣連話都不想和他說,再次閉上眼睛休息。

    “嗯嗯,是還沒死,不過,看起來離死也差不多了

    。小虎,我不是和你說過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就請你吃烤肉的嗎?來,可以開始了。”見陳天羽不理會自己,龍吟也不生氣,轉身對旁邊看着陳天羽的打黑狗說道。

    “龍吟,你真就這麼希望我出事啊?不幫忙就算了,現在還來說風涼話。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實在是受不了了,陳天羽睜開眼,惡狠狠的說道。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一口鮮紅的血液就從他口裏噴了出來撒在旁邊的草地上。

    “良心是何東西?價值幾何?”龍吟好奇的問着陳天羽,見陳天羽白眼連翻,轉頭看向大黑狗。“小虎,你知道什麼是良心?”

    可能是他的話語太突出,就連大黑狗都把頭一扭,表示我不認識他。

    “傲風了?”對於龍吟如此出狀的表現,陳天羽是見怪不怪,純粹選着無視那還省心不少。

    “和你一樣半死不死的躺在水面上。”不再去調侃陳天羽,見他只是受點重傷,還波及不了小命,就不再去理會他,帶着小虎回到懸崖邊上,繼續看着這場被雷劫打斷的鬥爭。

    艱難的爬起身來,坐在地上,勉強能看見水面上同樣奄奄一息的傲風。只是他全身白色的鱗片上面黑色凌亂,有些地方還掉落不見。

    看着試圖爬起來的陳天羽,傲風也睜開了他那半閉的眸子。恨恨的打量着這個罪魁禍首,見他不比自己好的情形,心裏面多少有些安慰。

    “我說,小子,你究竟是哪家的混小子?怎麼小小年紀就能讓老天對你降下如此雷劫,你是不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了?”熬過沒有變化身形,依然用他那十多米長的身體躺在水面上張着血盆大口問着已經爬起來坐在地上的陳天羽。

    “你說那雷劫是我的?我還以爲是你的,我是被你給連累的。”陳天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蛇體傲風。

    龍吟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在這修行的前期階段會有雷劫的降落,否則,他也不會這麼的被動,一點準備都沒有。

    “你說是我的就是我的啊?我可是被你冰封了的,剛從冰封裏出來就被雷劈,怎麼可能會是我引來的?”陳天羽還是不願意相信這是他的雷劫,很不知恥的說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當時的陳天羽確實是被自己的‘絕對零度’給凍住,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可以這麼說,他連這是自己的雷劫都不知道。

    同情的看了眼岸上坐在那裏的陳天羽,傲風沒有繼續和他討論這個問題。

    “懶得和你說這個問題,反正現在可以肯定你就是他了。不趁你現在虛弱不堪的時候捕獵,難道還要留時間給你恢復嗎?”傲風說着,巨大的蛇身慢慢直立而起,再次幻化出那個帥氣的年輕男子模樣。

    看他的樣子,除了有些蒼白的臉色外,其他的地方和先前陳天羽看到的那個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冰天.雪地”傲風雙手結印,再次用出了範圍性的法術,把陳天羽包裹在了中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