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四章 槍與槍的對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一百零四章 槍與槍的對決字體大小: A+
     

    (求點收藏、點擊、推薦,新書《仙元紀事》望夥伴們支持,小羽萬謝、、、)

    “哇塞!飛這麼遠啊?我看看啊,撞斷了幾棵樹。”傲風單手持槍,抗在了肩上;左手誇張的放在額前做了個望遠鏡的姿勢。

    “一、二、三、四、五,咦?才撞斷五顆樹唉!”看了看陳天羽飛出去的軌跡,不滿意的說道。

    “喂,我說小子,就你這樣還來找我麻煩啊?你也不撒泡鳥照照自己,沒本事學人家逞什麼英雄,現在可到好;英雄沒當成,反倒是把小命丟了。”看着蹲在地上聚精會神看着自己的陳天羽,傲風搖了搖頭說道。

    “哇,你吐血了,我還以爲你沒事了?”突然間傲風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那般。

    “這可怎麼辦了?人家都吐血了,再接着打不好吧?”傲風握槍,抗在肩上;左手不斷的在下巴上摩擦着,好似在糾結些什麼。

    不理會他在說些什麼,陳天羽只是專注的看着傲風。就在這時,陳天羽的視線裏沒有傲風的存在。閉上眼,突然間睜開。

    傲風也近在咫尺,雙手握槍,以極快的速度向着自己飛來;看其現在的表情,哪還有半點糾結與疑惑。

    凌厲的槍風迎面而來,容不得他多想;半蹲在地上的身子凝神準備。

    雙手纏繞着火紅色的光芒,拍在自己面前的地上。全身借力,向着右邊側身而去;出現在了他所蹲位置右邊的一點五米左右,在原地留下一個淡淡的虛影。

    而這時,傲風人與槍剛剛從虛影中穿透而過。由此可想而知,若是聽信了傲風先前的自言自語,那現在被穿透的可就不是虛影,而是陳天羽的真身了。

    (傲風:那個坐在電腦前碼字的那位,商量件事可以不?你可以少點廢話不?每次都要我比了半天才開始。你讓我早點完事,吃頓飽飯好回去繼續睡覺,沒閒功夫陪你閒扯?

    記住,我是神,別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鑑於你初次所犯,我決定讓你多活兩節。

    傲風:你意思是說我會掛了,你信不信我一槍把你穿了?

    我是神,無視你的存在。

    傲風:喂、喂、你別走啊?有事好商量的嘛!喂喂,你混蛋,給我回來。你再跑,吃我一槍先、、

    好了,讓大家開心一下,老是緊綁着心神也不好。下面繼續啊!)

    雙手半握,右手前,左手後,呈拿棒的姿勢。對着剛從面前飛過去的傲風就的後背就這樣砸去,本來空無一物的手上,就在他向着傲風后背砸去的時候;在其手上慢慢的光華流轉,出現了一柄古樸的長槍。

    沒有傲風的絢麗,也沒有傲風的耀眼;就這麼平平淡淡的一柄長槍,只是呈現出了古老而又滄桑的感覺。

    察覺到身後的異狀,傲風眉頭皺了皺。居然這樣了都還有還手之力?難道是打不死的小強。

    不管如何,傲風急速的停下身子,手裏銀白色的長槍倒插在後背。正此時,傲風的耳裏傳來了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

    發現進攻被阻,陳天羽急速用力,槍身摩擦着對方的槍體而過,滑過對方的身體;雙手輪換,左手前,右手後

    ,從左面再度橫掃過去。

    傲風沒有多餘的動作,側身換位,向着右邊移動。站在自己長槍的後方,冷眼的看着橫掃而來的長槍。

    左腳踢向自己的槍尖,雙手上揚,瞬間抓住槍柄。對着橫掃而來的長槍就是一個上挑。挑飛長槍,姐其上揚之力,對着他面前大開的胸門就紮了過去。

    只見他回槍,雙手向前滑動到了槍柄中間的位置,槍成直立狀。右手上,左手下,左手擺動,以槍柄磕飛自己扎過去的槍尖;右手順勢用力,對着自己的面門砸了下來。

    側身向右移動半步,讓過砸下來的長槍,強勁的槍風吹起了自己額前的縷縷黑絲。

    被起磕飛的槍尖也到力的盡頭,藉着回彈之力;左手在後抓着槍柄向右擺,右手握着槍身奮力向左擺,向着他的身子橫掃而去。

    就見他收槍而回,左手上右手下,擋住了自己的橫掃。然後彎腰,從自己的槍身下而過;而他的長槍再次對着自己橫掃而來。

    起身,騰躍至兩米左右的空中,對着地面的那傢伙再次紮了下去。就見他擡頭看着自己,右手拿槍,左腳帶起一片火雲登在地上。

    左手後襬,身子向後飄飛而去。就在此時,自己向下刺去的槍尖在他剛剛離去時到達,槍尖與他的面門插肩而過。

    “轟”的一聲響,地面再次出現了一個一米左右的深坑。收身而回,右手提槍,槍尖向下。站在土坑旁邊,等煙霧慢慢散盡,凝望着對面那個年紀不大的小子。

    就這麼看着對方,誰也沒有說話。傲風不再像先前那般自言自語,只是偶爾的皺眉,似在表明他很疑惑。

    “小子,沒想到你也用槍?”似在驚訝陳天羽和他使用相同種類的武器。“不過,你認爲能改變什麼嗎?我們拖得也太久了,是結束的時候了。”

    “每次就你的廢話最多,是沒人和你說過話嗎?結束可不由你說了算,吃我一槍再說。”陳天羽同樣也是被打出了火氣。

    今天怎麼這麼倒黴,屬性上被壓制不說,還處處被人搶先攻擊。被搶先進攻就算了,還被人壓着打;被壓着打處在下方就算了,居然還受了傷,直到現在胸口都還在發悶。

    陳天羽話剛說完,右腳踏地,身體就躍至兩米的空中;大開的胸門就這麼對着傲風飛了過去。眨眼間,陳天羽就到了傲風身前。

    不再右手單獨持槍,改爲雙手握槍;人在半空就對着地上的傲風砸了下去。若是傲風舉槍橫檔,那麼陳天羽敢保證,他會手一些內傷。

    可人家會嗎?當然不會。只見他動也不動,簡單而又直接的側了側身,讓過砸下來槍;也不管凌厲的槍風是如何的讓自己秀髮飄動。

    然後陳天羽就看見他很是輕巧的單手持槍,從右向左橫掃向自己。棄雙手持槍,改用右手單拿;向後彎腰,讓過迎面飛來的長槍,而右手的長槍向着傲風的下盤再次掃去。

    傲風騰躍凌空,橫掃向陳天羽的槍剛到他的脖子附近,瞬間改爲劃。而此時,陳天羽同樣藉助長槍向右橫掃之力,身子向左面滑行而去。

    剛過傲風槍尖的範圍,瞬間起身而立;對着還在半空中的傲風

    就砸了下來。而此時,翻飛在空中的傲風把手裏的長槍上挑;挑飛了陳天羽砸下來的長槍,順勢就像陳天羽的面門刺了過去。

    藉着槍被挑飛之力,陳天羽回槍放聲;用槍柄磕飛刺來的槍尖。而此時的傲風,從先前的翻飛讓過自己的橫掃到現在落地向自己刺來,前後也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在磕飛傲風的長槍後,槍下壓,再次砸向傲風;而他還是簡單的一個側身就讓了過去。藉着向下之力,左手抓着槍柄又拉,右手向左用力;槍再次由砸變橫掃,划向傲風的脖子。

    低頭,彎腰。輕而易舉的讓過陳同樣哼劃而來的槍尖。在低頭彎腰的瞬間,傲風收槍,對着陳天羽的肚子就刺了過去。

    同樣側身,讓過刺來的槍頭;收槍,對着傲風的脖子扎去。向右簡單的側身,長槍順勢向陳天羽砸了下來。

    回槍,以槍柄上挑;在這空擋見,左手後撤借力;右手握住的槍柄自右向左對着傲風再次掃了過去。而此時,傲風被挑飛的長槍還在上空,未曾到力盡之時。無奈之下只的右腳踏向地面,向後飄飛而去。

    如此看來,在陳天羽這次搶攻中,傲風稍稍落在下方;但也只是落在下方,未曾受過半點傷害。

    好不容易纔創下下的如此局面,陳天羽怎肯如此輕易的放過。看着向後飛去的傲風,陳天羽同樣騰空上躍,對着傲風飛去的軌跡就刺了過去。

    未曾言語,看着同樣飛來的陳天羽,傲風停下飛動的身體。凝神貫注的看着陳天羽飛來的這一槍,不見有多餘的動作,就這麼的把自己的長槍從右向左砸去。

    而此時,陳天羽順勢藉着被磕飛的槍頭倒轉槍身,以槍柄橫掃向傲風。傲風皺着眉頭,再次磕飛陳天羽的槍柄。

    然而,接憧而來的是陳天羽的槍頭再次橫掃而來。這時的他,已經站在了傲風的身前,面無表情的擺動着手裏古樸的長槍。

    上挑、下壓,左掃、橫突;棲身、突刺;陳天羽這時才發現,以前用得不順當的槍現在在手裏面猶如是自己的手臂那般,想打哪裏就打哪裏。

    “你還有完沒完的了?”被陳天羽這種無賴的打法壓得有些鬱悶,看着他上躥下跳的蹦來笨去;雖然沒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傷害,可就是心裏面窩火。

    傲風的話纔出口,瞬間冒着受傷的危險;棲身而上,用左手瞬間抓住了陳天羽的槍身。而他用手裏的槍對着陳天羽的面門刺了過去。而陳天羽用了同樣的方法,纏繞着火紅色光芒的左手同樣抓住了他的槍。

    於是,這裏出現了詭異的畫面;兩人面面相覷,四目相對,誰也沒有說話。

    此時的傲風纔有多餘的時間去打量那個大男孩手裏的長槍,古樸而又滄桑的感覺,沒有多餘的裝飾;猶如是很多個紀元前就有的產品。

    而槍身上有着彎彎曲曲的一些花紋,這是這條槍上唯一的裝飾。等等、、那不是花紋。傲風仔細的看了看,這才發現上面那些扭曲的線條不是花紋,而是很古老很古老的一種文字:古篆。

    定眼看去,那扭曲的字體好似‘輪迴’,又好似‘宿命’二字。等等...輪迴、宿命?這...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